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

「明天我們要去玩漆彈,跟我一起去吧?」

坐在美式餐廳裡,譚緯文這樣對我說。

我偏了偏頭,「漆彈啊,可是我沒玩過。」

「總會有第一次的嘛,而且我也想跟我朋友炫耀我女朋友有多漂亮。」譚緯文餵了我吃了一根薯條。

我對他笑,「所以你覺得我漂亮?」

「當然。」他摸摸我的頭,「我沒看過比妳更好看的。」

「你該不會對每個女生都說這種話吧?」我笑著問。我可不是譚緯文的第一個女朋友。

他做出傷心的表情,「我這麼誠懇,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的。」

我明知道他是假的,但還是心軟了,摸摸他的手,「那我們明天什麼時候集合?要在哪裡見面?」

譚緯文也不再糾結那個問題,「我來接妳,我開車來,就在妳家巷口等妳。」

「好啊。」我玩著他的手指,「你的朋友們會很難相處嗎?」

「當然不會,妳明天看見他們就知道了。」

「GO!GO!GO!」

漆彈打在我身前的障礙物,發出了碰的一聲。我靠在鐵桶後面喘氣,同時轉頭看了譚緯文一眼。

這個時候他也剛好轉頭看了我一眼,我們的視線在半空中交會,我真產生了我們是戰火中倖存的幸運兒的感覺。

趁著對方攻擊的空檔,譚緯文一個翻滾,滾到我身旁來。

「還好嗎?」他喘著氣,聲音裡都是笑意。「沒想到妳第一次玩,能活這麼久。」

「我──」

我正要開口,背後的鐵桶又是一連串的漆彈打擊聲音。

譚緯文一伸手,把我攬進他懷裡,一手抱著我,一手壓著我的頭,好像我真的會因此而喪命一樣。

「等一下,我從左邊出去,等我吸引了砲火,妳就去把他們得分版搶下來。」譚緯文手上縮了縮,我甚至可以感覺到些許的疼痛。

可就是這樣,我心中反而感覺更開心了。

「不不,我的準頭不好,犧牲打這種事情,應該要犧牲我。」我看著他,看見他有些詫異的表情。「就這麼說定了。」

沒等他回應,我往一旁滾了出去。

我運氣不錯,滾出去的時候,並沒有被漆彈打到,甚至還可以架起槍,朝他們射擊。

譚緯文趁此機會,按照我們的戰術,往敵方衝鋒陷陣。

那一瞬間,我的心臟也被高高的提起,更加不要命的往敵方射擊。那一刻,好像我們真的是在戰火下求生存的一對小情侶,為了讓彼此活下來,可以什麼都不管。

遊戲結束之後,我們在附設的餐廳裡休息吃東西。

「都淤青了。」譚緯文看著我腿上七、八個淤青,心疼的說:「下次不帶妳來了。」

他的手指輕輕的從我的淤青處滑過,低聲的問:「痛不痛?」

我點頭,「有一點。」

「都是我不好,沒想到妳皮膚這麼薄,被漆彈打成這樣……」譚緯文少見的懊惱,「我還是帶妳去看醫生吧?」

我笑出聲,「這個去看醫生會被醫生拿掃把趕出來吧。」

譚緯文被我說形容的話面說的笑了,正想說話,就聽見他朋友唐恩德探頭過來看著我的大腿說:「捨不得了?」

譚緯文一把把他的頭推開,「滾。」

我有點不好意思,拿起外套蓋住了腿。

「唉唷,幹嘛這樣,我就是想說我有抹淤青的藥,你們要不要?」唐恩德笑嘻嘻的,像是沒把我們的反應當回事。

「還不趕快拿出來!」譚緯文笑著推了他一把。

我在一旁看著他們笑鬧,譚緯文的人緣一直不錯,當年他雖然只是偶爾回學校社團指導一下,但還是滿多學弟妹都喜歡他。

我等了一會兒,譚緯文就拿著藥膏回來了。

他擠了一點凝膠在我的傷處,輕輕的用手指抹開。「現在血管剛破掉,所以不能揉。」

他的手很輕,但男生略帶粗糙的手指輕輕的摩挲過皮膚上,帶來一陣陣的麻癢。

等他把我的傷處都抹上藥膏之後,我甚至有點遺憾我怎麼就這麼幾個地方受傷。

我真的好喜歡他小心翼翼呵護我的樣子,像是我是他的心上至寶。

「在想什麼?」他對上我的視線,笑著問:「第一次被人抹藥嗎?」

我低下頭笑了下,說:「第一次被你抹藥,在想,我怎麼這麼喜歡你。」

譚緯文幫我抹藥的那個片段,像是全世界只有他跟我一樣,我只要一直看著他,人生就滿足了。

「怎麼這麼傻?」他揉揉我的瀏海,「那是因為我也很喜歡妳。」

譚緯文趁著周圍人都不注意的時候,飛快的在我唇上啄了一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