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5)

一早,我到了學校,已經有好幾個人在教室裡了。

上大學之後,第一件新鮮的事情就是不用再穿制服了。

我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滑了一下手機,正前方的座位就坐了一個人。

「早啊。」祖治淵的聲音從我頭頂傳來。

「早。」我一邊回話,一邊彎腰把裝著他外套的袋子拿起來遞到他面前。「我洗好了。」

「明明就是洗衣機洗的。」

「不好笑。」

他聳聳肩,沒當一回事。

真奇怪,我跟他從認識就好像從針鋒相對開始,可是儘管我們說話都很直接,但是也沒有誰真的生氣了。

祖治淵打開早餐的袋子,當著我的面吃起來,這對於一個饑腸轆轆的人來說,根本就是一種折磨。

我看了眼時間,從教室到學生餐廳,是肯定在上課之前買早餐回來的。

「妳餓啊?」祖治淵突然問,然後用手比了比我的臉,「妳的眼神裡出現了『想吃』兩個字。」

我趴在桌上,奄奄一息。「早上出門的時候太趕了,沒來得及買早餐。」

「喔……」祖治淵沈默了幾秒,「我可以留半杯豆漿給妳,妳要喝嗎?」

「哪有人在送半杯飲料的。」我沒好氣,「謝謝你的施捨,但我不需要。」

祖治淵低低的笑了幾聲,很無辜的說:「沒辦法啊,只吃三明治的話,嘴巴很乾,有半杯已經不錯了吧?」

現在我相信他是真的一點都不喜歡我了。

但是這樣我反而覺得很新奇。

從小到大我跟我姐尚懷筠,身邊圍繞的男生,不是喜歡她,就是喜歡我,我們都已經習慣了。

我還想說點什麼,但教授已經走進課堂了。

開學第一堂課,教授正課沒上什麼,倒是提醒了我們許多瑣碎的事項,注意加退選的時間啊、一學期可以缺席三次,不管是蹺課還是請假都算在內,諸如此類的事情。

今天只有兩門課,總共四堂,上完之後,又順便選了班代,負責訂課本什麼的。

等到一切的事情都弄完了,我已經餓到兩眼發昏了。

「妳還好嗎?」祖治淵彎下腰來看著我。「你的臉色很白。」

「我超餓……」我扁嘴,「下次我一定會記得吃早餐的。」

「誰叫妳中間下課的時候不去買。」祖治淵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我,「從這裡去餐廳比較近。」

我腦子一片空白的被他拉到餐廳裡,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座位,祖治淵把我一把壓在座位上,「妳要吃什麼,我去買。」

我本來想說我自己去,但又聽見他說:「妳這臉色,我覺得可能等一下就要昏倒在餐廳裡了。」

「我哪有這麼嚴重,不然你吃什麼我跟著吃一樣的就好,我不挑食。」我摸了摸我的臉,亡羊補牢的說:「其實我就是低血糖的時候臉色很難看,但我從來沒昏倒過。」

「妳算了吧,我可不想昨天借妳外套,今天要背妳去醫務室,乖乖坐著,我很快回來。」

祖治淵說完話之後轉身就走入人群之中。

我等了一會兒,他很快就端著兩碗麵回來了。

「先將就點吃,等妳臉色好一點,妳想吃點什麼別的再說。」

他這麼說的時候,我已經拿起筷子跟湯匙大快朵頤了。

一碗熱湯麵下肚,我才終於覺得好一點。

「你對每個人都這麼好?」我好奇的問。

祖治淵還在吃麵,他吃東西的樣子特別優雅,一碗六十元的湯麵,硬是被他吃出一百二十元的感覺。

祖治淵白了我一眼,「有沒有良心啊?我是怕妳昏倒在我面前,大家朋友一場,我怎麼好意思不理妳?」

「沒想到你面惡心善。」我故意這麼說。

「你才面惡心善。」

「我長得很好看,怎麼樣也算不上面惡吧?」我洋洋得意的說。

「你就繼續臭美吧。」祖治淵口氣很差的回話。

「你下午要幹嘛?」我吃完了麵,閒著沒事的問。

祖治淵頭也沒抬的說:「沒幹嘛,妳要幹嘛?」

「我要去找我男朋友。」我笑嘻嘻的說,「他是經濟系的,大我們一屆。」

「克制一點,不要放閃,愛護單身狗人人有責。」

我睜大眼睛,「你沒有女朋友啊?你長得這麼好看……不過也對,你這種講話的方式,確實不會有人喜歡你。」

「六十元。」祖治淵朝我伸出手,「本來想請妳吃麵的,但現在忽然不想請了。」

我忍不住笑,「真小氣,我說實話而已。」

我一邊掏錢給他,一邊拿出手機,「我們換個LINE吧?這樣以後你可以幫我買早餐。」

「我欠妳的嗎?」祖治淵雖然這麼說,但還是跟我交換了LINE。

有些人明明才認識幾天,卻好像認識了幾年一樣熟捻,我覺得祖治淵跟我就是這種感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