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9

《六月》1-9         (開始連載)

(電影小說)     2016.版

《六月》電影小說

人性的角度   獨立的作品   為歷史留住記憶

前言

謹以本作品向一九八九年導致六四事件的天安門廣場學生致敬!

自由   勇氣   忠誠   身份   公義   愛   ......

在一段特殊的歷史時光中相遇,他們用青春、熱血、甚致生命各自譜寫了一段屬於自己的浪漫人生

(電影小說)

前言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天安門廣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一段很長時間內一直都是個謎。

本作品初稿寫於一九八九年。後來曾以《秦川人》的名字出過書。卻漏了作品最重要的情節-五、六月間天安門廣場上實際發生過的事。因為那時缺乏了這方面的資料,::…::…¥¥所以用了一個懸疑的手法交待女主角六月四日凌晨失了蹤,像現實般成了個謎。

隨著許多當年的運動參與者陸逐發表的回憶錄披露,無論是官方的或是學生方面的,都令當日的事件、各種說法逐漸素描出了一個運動芻形。由此作者有了新構思,重寫了這部作品,將當年五六月間發生在天安門廣場這場中國現代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以戲劇手法補寫了。

本作品有關天安門廣場的情節資料主要參考了三本書:

1《六四日記》作者:封從德。

2《柴玲回憶》一心一意為自由   作者:柴玲。

3《天安門屠殺》「真相」糸列之八十二   編者:杜斌   明鏡出版社。還有網上視頻文章等等。

歷史資料是創作的素材。一件歷史事件只有通過文學或戲劇創作賦予靈魂,才有生命。有生命的東西才會為一個民族留下記憶。

沒有上述這些寶貴的資料,作品决寫不出那些近乎真實歷史的情節。藝術創作上有一種技巧叫戲仿或第二次創作。本小說部份情節也據上述原始材料做了第二次創作,令本來孤立平面的素材變得立體而深化被賦予了生命。

本作品的許多人物、角色、男女主角都是虛構的,許多情節也是虛構的。所以只能以小說創作視之而不是真實歷史。這種創作方式反而令作品獲得了更大的想像空間,令思想內容更深化。軍隊形像也放在人性角度刻劃,令士兵角色都顯得立體而真實。個性描寫是文學的血肉賦於作品以靈魂。

本地一些涉及事件過程的影視圈名人用了其真實姓名,因為這些事件是真實的歷史,無須忌諱。每個人都有能力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文學是反映現實的,表現方式可各施各法。對於參與到這場民運的主要領袖人物、一些知識份子個別也同樣用了其真實姓名,相信他們同樣有能力對自己的人生負全責。六四事件不僅是中國歷史的傷口,也是香港的政治啓蒙。劉曉波說得對,沒有敵人才不會導致仇恨。中國文化缺乏對愛的深刻理解,每次改朝換代都必定血流成河。民智啟蒙需要文化水土改造,而這個過程是漫長的。

學生為什麼要走上天安門廣場?那是出於愛國的動機,要建立一個真正的共和國那是學生單純的願望。但專制主義的勢力無論那一種顏色都利用了這場運動,結果導致了悲劇發生。這是一場民主運動而不是抱私利目的的民粹主義運動。這是我的看法。小說是種藝術形式,要表現的是作者借事件所做的人文思考,因為寫小說是我生命存在的意義。

2016.   版

(連載中)

1-9

2016.   版

《六月》

(電影小說)

1.

音樂:阿明與珍妮(輕松活潑的古琴與深沉溫曖的大提琴和唱)

大霧彌漫。依稀看到一條蜿蜒公路沿著林木、農舍、小橋環繞。空氣中有流水的聲音。一架打著霧燈的紅色跑車正在公路上向前駛著,那霧燈像篝火般游移疑幻疑真。

  阿明坐在駕駛座還戴了對太陽眼鏡。

阿明的獨白:「傳說『太極』裡面有人的靈魂,那是萬物之源生命之始。我被這神秘的時空迷惑,聽到裡面隱藏的心跳聲。我明白那是久已失落了的文明之迷。」

跑車在轉入大路的路口時遇到紅燈,在那兒停了。

離路口不遠的巴士站上。

有個打著一把黃色油紙傘的少女孤零零地站在那兒等車。她穿著一套白色的運動裝、白波鞋,腳傍一隻灰黑色運動袋,在周圍一片藍茫茫的霧色中那黃白灰黑三色效果頗為鮮明。  

阿明往路口看過來。

眼鏡倒影出巴士站上少女的倩影。

阿明的眼中:巴士站少女的倩影畫面變成了溫暖的棕色。

「一幅水彩畫。」

他拿起隨身相機,校準焦點按下了快門。

阿明的獨白:「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她。她是第一個能闖進我心靈深處的女子。正如真美所說,她在我心中是一件藝術品,今生今世我將沒法擺脫她。」

為了看清楚一點,他換了支長焦距鏡頭對準了少女。

放在她腳旁的運動袋上別著幾隻襟章,其中一隻上面有中國版圖的圖案,中間一行字:我是中國人。另一隻印有紅五角星,下有一行字:主愛民主中華。鏡頭在少女的全身上下瀏漣:修長的雙腿。曲線玲瓏的身材。最後停在她的臉上。(空氣中傳出卡察、卡察的快門聲)

他邊看邊自語:「舞蹈員的身材。臉型與五官非常勻稱。氣質很特別。鼻子很漂亮……」持相機的手開始微微抖動起來。他放下相機像發現了什麼秘密。

「她是跳舞的?」

路口轉了綠燈。跟在他後面的一輪私家車按了一下喇叭。

  阿明向後面打手勢表示請扒頭。那架車扒頭而去。

阿明走下車欲上前與少女搭訕幾句。

這時一架巴士剛到。

少女上了車。

「嗨!」   他向巴士上的少女揮了一下手。巴士關上門,跟著開走了。

他立即奔回自己的車。

那時剛轉紅燈。

他不顧一切沖紅燈開車。

這時剛有另一架橫過的私家車差點與他撞上。

空氣中傳出尖剌的急剎車聲。

阿明尾隨巴士向市區駛去.   .   .   .   .   .

字幕   :(片名、主演員名)

巴士沿著窄窄的靠山公路疾馳。

阿明的跑車尾隨而來。

少女在中途站下了車跟著走入了地鐵站。

阿明立即在附近人行道找了個位停泊。迅下車即快步跟進了地鐵站。

人行電梯上阿明左顧右盼在找少女的身影。

阿明在站台上找了好一會才發覺不遠處少女正登上一列車。

他也趕忙擠進就近的一節車廂。因為人太擠了,他像沙甸魚般被人壓著動蛋不得。

列車開走了。

車窗外的月台上又站滿了等候下一班車的人。

阿明在車廂內企圖往前擠,希望靠近少女。但人太多了擠不動。

到了下一站停車。沒有人下車也沒有人能上車。

列車關門又繼續開行。

一名交通巡警駕著摩托車經過發現了人行道上阿明的跑車。

巡警在路邊停下。打量了一下車子掏出告票抄下了車牌……。

「請泒架吊車來,這兒有架私家跑車停在人行道……。」巡警打著電話。

列車在另一站停站。車門打開少女下了車往人行電梯出口走去。

阿明在車廂人叢中左顧右盼,也往車窗外窺望。

車門關上。這時他發現了人行電梯上少女的身影。

阿明沮喪地在心裡罵了一句:「混賬!」

地鐵又向前開行了。

2.  

門外有塊公司招牌:「朝歌娛樂」有限公司。

會客廳內坐滿了等候面試的少男少女們。他們中有的穿舞衣、有的穿運動裝、有的刻意打扮成電影《勁舞》中的女主角、還有的卻像是霹力舞的高手正在人堆中起舞。

阿明的秘書伊莉莎坐在一角打字,看上去那年紀可以做祖母了。

這時一名應徵者cinny剛到。

  伊莉莎由眼鏡上方斜睨了她一眼,慢條斯理示意了一下:「妳先在這裡填好履歷,然後再到那邊等候。」

「哦。」少女取過表填了起來

  伊莉莎邊打字邊說:「我年輕時候也當過舞蹈員,那時候是在上海。我是大世界第一代的舞蹈明星。那時候除了荷里活之外,上海是另一個世界文化中心……。」

少女對伊莉莎的話感興趣:「那時妳跳甚麼舞?」

  「芭蕾。我是中國第一代的芭蕾舞蹈員。」

  伊莉莎邊說邊起立走出中間脫下高跟鞋像隻天鵝般豎起了腳,作樣轉了一下。但因為已很久沒有練習,所以動作遲頓還摔倒了。但她的表演卻博得了全場應徵者的掌聲。

這時阿明出現在門口。他不知道發生何事看見伊莉莎摔倒在地上趕忙過去扶她。

「妳無事嘛?」

  「我沒事。我給他們示範表演。」

眾人又再為伊莉莎的回答鼓起掌。

阿明扶她回座位。

「我已經記不起有多少年沒有練習了。對不起。」伊莉莎向眾人表示歉意。

「她是中國第一隻天鵝。雖然她祗是在私家花園裡才有機會表演身手,但她始終是第一隻。」

阿明邊說邊拿出已沖晒好的一迭相片。

「昨天早上我在巴士站發現她。你估不到,她像霧中的仙子。她有舞蹈員的特徵。」

  伊莉莎邊看邊欣賞地搖了搖頭:   「叫甚麼名字?」

「我還沒有真正認識她。但我已經知道她在那兒習舞。」邊說邊推門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伊莉莎由眼鏡上方盯了阿明的背影一眼,又看了看檯面上的相片嘴角泛出會心的微笑。

檯頭電話響起。伊莉莎接聽。

「朝歌。請等一等。」

辦公室內

阿明拿起電話接聽:「喂,我是。」

電話聲:「阿明,我已經與名單上的公司聯絡過,但他們想佔便宜。」

「你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願意付廣告費的話,我們唯有改對白。那場戲亦不會將他們的產品拍入鏡頭。我們不要讓他們佔便宜。明白麼?」

電話聲:「   Okay   ,我知怎做。」

阿明掛斷電話看了看手表,收拾檯面上的文件資料出去。

會客廳

阿明手中拿著那迭應徵者的資料由辦公室出來。他走到他們中間,隨意地向身邊的應徵者問一些問題。

「妳看甚麼廣告來應徵?」

少女:   COSMOPOLITAN   (大都會雜誌)

「你呢?」轉對另一名應徵者。

那女孩由於緊張竟然不知阿明在問她什麼。

「對不起,你可不可以再說一遍。」

「不要緊張,我只是隨便問一下。

又轉對另一位:「你好面熟。」

  少女:「我拍過一個衛生巾廣告。」

「哦,我記得。你只是跳來跳去,旁白就靠一把口講,那就OKay。這樣的廣告誰也懂得拍。」  

又轉對下一位:「你呢?你又怎麼樣?」

男青年   :「我在夜總會兼職了六個月,想轉換一下,所以來試一試。」

阿明看了看cinny的資料有點驚喜。

「加洲舞蹈學院!誰是cinny?」

cinny微笑舉了一下手。

「我在法國學舞時,上我們舞蹈課的教師也曾在加洲任教,看來你不錯。」

  他欲想起步,但又問多句。

「為什麼你不去應徵市政局的舞蹈團?」

「我在紐約時也加入過類似的舞蹈團,但我無法覺得滿足不知道為什麼。唯有不斷轉換環境。」

阿明靜思了一下:「你體內潛在的意識與外部世界接觸後產生了化學作用。你要引發它爆炸,否則藝術生命會死亡。」

cinny迷惘的眼神。

轉對眾人:「今天只是一個面試,改天我會為入圍者安排一個試鏡的機會。」

看了看手中的資料。

「   Cinny   ,請進來。」轉身朝辦公室走去。

Cinny小心翼翼地穿過人叢跟進了辦公室。

    3.街角一間咖啡室

阿明除下太陽眼鏡放一旁。他穿西裝單衫T恤牛仔褲,皮鞋。顯得潚洒而輕鬆。他坐在一角漫不經心地看雜誌,偶然看一下手錶似乎在等人。

檯面一角。

看到當日報紙的頭條新聞:北京學運進入新高潮。

4.  

練舞室內。

一角的地板上錄音機正播著一段極具香港城市節奏感的電子音樂。那別有「主愛民主中華」襟章的運動袋也放在一邊。

那天早上在巴士站上見過的那位少女正在練舞。由舞姿上可以看出那是屬於現代舞。墻上鏡中的她在地板上跳躍,旋轉,在空中翻滾……。

5.

街角的咖啡室。

阿明翻看了一下檯上的報紙。對於學運新聞表現得沒有甚麼興趣,看了一眼標題便翻去了副刊版。

 

6.

淋浴室內

 

少女跳完舞之後正在淋浴。花洒張開大口向下噴著熱水,水氣瀰漫。

隔著磨砂玻璃我們又看到另一番裸露的霧中仙子。

7.

街角的咖啡室。

檯上的咖啡已喝完了,侍者剛為阿明端上另一杯。

阿明將看完的報紙、雜誌放在一邊。盯著窗外喝了口咖啡,表現得還是很有耐心地等下去。

8.

少女換了一套恤衫、牛仔褲波鞋頭髮束在腦後左肩揹著灰黑運動袋步出藝術學院大門。

當她在咖啡室對面的人行道上經過時阿明立即放下杯,將一張紙幣壓在杯底便起身離座。

9.

街上

阿明跟著少女穿過街口、穿過天橋,來到電車站上。

一輛東行的電車響著噹噹聲進站。

少女擠了上車。阿明從後趕來狼狽不堪,在關門前擠了上來。他站在少女身傍還向她笑了笑:「lucky。」(幸運)

少女裝著聽不見其實也認出阿明來了。那天在巴士站上她知道他曾用相機拍攝她。

街上車水馬龍。許多車的車身上都貼著支援北京學生的標語。

「我也住大潭。那天早上我們在巴士站上見過。你穿一套白衣、白鞋。腳傍就是這隻運動袋,打把黃色油紙傘,美極了。我還為妳拍了照片。」

邊說邊由口袋中掏出一本相簿來。他打開給她看。

相簿中第一張正是那天早上她站在巴士站上打著黃色油紙傘的倩影,背景被故意模糊了令那藍茫茫的效果更詩意。

少女盯了一眼立即被吸引了。

「……哦!」聲音有點抖。

「送給你吧,裡面都是妳的照片。」

少女接過相簿心裡感動:「真要多謝你了。」

「不要客氣。我喜歡攝影,看到漂亮的景色便忍不住。」

「……拍得真好。」少女一張張翻看道謝說。

阿明取出一張名片:「我是編舞的。這是我的名片。」

「……啊,想不到。」少女聽到阿明是編舞的有點意料之外。接過名片打量了阿明一眼。

「妳的工作是?」

「我是舞蹈學院的學生。」

「我果然沒有估錯。我正在籌組一個舞蹈團,如果妳有興趣歡迎來應試。」

「哦,我會嘗試。」

少女也自我介紹了自己:「我叫june.   中文名叫林珍妮。我正去維園參加一個集會。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來看看。」

阿明也很想了解一下珍妮,所以很樂意。豎起姆指:「good.」(好!)

10.民運集會上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