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0. 漸漸模糊的,那一個背影 01

Chapter   0.   漸漸模糊的,那一個背影

        如果有人問于曼柔,有沒有什麼從小持續到現在的習慣?

        這個問題,她能夠不假思索地點頭,回答:「有。我和別人說再見之後,會站在原地目送著對方轉身離去,直到我看不見為止。」

        這個讓人好像明白卻又好像不太了解的回答總是會讓人忍不住反問:「為什麼?」

        而于曼柔最討厭的,就是這個——為什麼?

        天知道為什麼她會有這個奇怪的習慣,甚至是想改也改不掉……。

        于曼柔第一次發現自己有這個「壞」習慣,是在開始上幼稚園的時候。

        在老爸將她送到幼稚園、她也和老爸道了再見後,她發現自己如果沒有看著老爸的背影漸漸離開,她會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於是,她就乖乖站在原地看著自家老爸遠去。

        也因此,于曼柔小朋友每天的上學都會上演這樣的戲碼——

        「柔柔,爸爸走了就該進來了唷!」老師耐心地勸著。

        偏偏于曼柔小朋友眼也不眨地回答:「不要。」反正又不是最後一名。

        「柔柔,再不進來,點心會被吃完唷!」

        「沒關係。」反正在家裡有吃早餐。

        「柔柔再不進來,怪物就要來了唷!」

        「……」這台詞自家老媽已經講到讓人知道這是騙人的了……。

        五歲的于曼柔展現了她固執的一面,不管老師怎麼勸,都堅持自我地站在原地,而最後——被老師歸類為害怕上學的學生。

        當只有一兩位老師有這樣疑問的時候,于家夫妻還能笑著說大一點就會改善了。但當日子一久,幾乎幼稚園的每一位老師都提出過這疑問的時候,他們兩人的反應已經由從容轉變為皺著眉頭問老師該怎麼辦?

        看著自家爸媽緊張地在討論該怎麼辦才好,五歲的于曼柔覺得自己的無奈真的是沒人懂。

        明明那些抱著爸媽哭鬧著不要上學的同學們才是真正害怕的吧?到底為什麼會變成她才是那個害怕上學的……唉,當小朋友真是各種為難。

        這個讓她無奈的疑問,一直到某天,幼稚園老師的一句話才讓于曼柔恍然大悟——

        「最好的方式就是由爸爸媽媽以外的人接送柔柔,像我們幼稚園有提供接送娃娃車,每個月只要……」

        也讓于曼柔到了長大後都還記得,老師們這樣「誣陷」她害怕上學,是因為想推銷娃娃車,增加他們業績。

        只可惜,于曼柔小朋友的家距離幼稚園只有兩條街道、過兩個紅綠燈而已。

        精打細算的于媽在聽到老師們指點的「明燈」後,做出的決定不是和老師報名每天早上的幼稚園接送,而是在回家之後,走到對門按了門鈴。

        出來應門的是比自己女兒身高高了約兩顆頭的齊展亦,和自己那看起來未來也是不怎麼成材的女兒對比下,于媽對齊展亦的滿意就又忍不住多了幾分。

        甚至,說話的語調也溫柔了許多——

        「阿亦,想不想賺個零用錢?」

        聽到零用錢這三個字,齊展亦二話不說地點頭答應,連「工作內容」也沒問是什麼。

        沒辦法,誰叫他有想買的東西,偏偏他跟老爸最近不太合。

        結果在聽到于阿姨說完事情緣由,他忍不住詫異了下,沒想到隔壁的小妹妹也到上學的年紀,更沒想到她居然害怕上學。

        一時的心軟也讓齊展亦對于曼柔多了些耐心。

        對於一直都想要個哥哥或姊姊的于曼柔小朋友來說,平時沒什麼交集的阿亦哥哥能帶她去上學,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一樣。

        在隔天,齊展亦帶著于曼柔小朋友上學的路上,于曼柔小朋友都緊緊牽著阿亦哥哥的手,趁機講了好多好多早就想分享給對方的事。

        她想,如果早知道阿亦哥哥這麼溫柔,那她一定每天都會去對門按門鈴找阿亦哥哥。

        雖然阿亦哥哥的回覆很少,有時候還會冒出她聽不懂的話,但是于曼柔小朋友還是很開心。

        喋喋不休的于曼柔讓齊展亦無法與害怕上學這四個字聯想在一起,甚至開始懷疑大人們是不是搞錯了?

        到了幼稚園後,他鬆開兩人緊握的手,對她說:「趕快進去吧。」

        只不過,眼前的小妹妹沒乖乖聽話,而是站在原地看著自己,兩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看著,誰也沒有動作。

        大概維持了幾秒鐘的時間,齊展亦打破沉默開口問:「怎麼不進去?」

        這個問題于曼柔小朋友沒有回答,只是繼續看著齊展亦,沒有其他動作……噢,更正一下,于曼柔小朋友很努力用眼神示意——你趕快走啊,你走了我等等就可以進去了啊!

        可惜對方完全沒有接收到任何暗示。

        齊展亦這才明白,原來這傢伙害怕上學的方式就是這樣「無聲的抗議」。

        無奈地嘆了口氣,齊展亦走到于曼柔小朋友面前,彎下腰用沒什麼變化的音調說——

        「會怕上學的人都是笨蛋,妳想當笨蛋嗎?」

        「……」五歲的于曼柔發現自己想反駁卻不知道該從哪說起。

        唉,小朋友大多時候真的都有苦難言。

        明明也沒做什麼,就、這、樣、被、貼、上、笨、蛋、的、標、籤……。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