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0. 漸漸模糊的,那一個背影 02

◆◆◆

        因為始終改不掉自己老愛看人家離去的背影的這個「壞」習慣,于曼柔也只能無奈地接受。

        接受自己將齊展亦的身影記得牢牢的,在後來的幾年,又漸漸地模糊。

        于曼柔這個人呢,既有點任勞任怨又有點小小的叛逆——只敢想想不敢實踐的那種小叛逆。

        也因為如此,于曼柔從來沒有成功地反抗過齊展亦。

        講個實例好了——

        于曼柔小朋友小時候的小名叫作「曼曼」,而在這個小名發揚光大之前,大家其實是都叫她「柔柔」。

        但在齊展亦開始接送于曼柔小朋友上下學的那天,于曼柔小朋友在自我介紹時,說自己是柔柔的時候——

        「柔柔?」齊展亦揚起一邊眉,反駁:「不對吧,應該是『慢慢』才對。」

        「曼曼?」于曼柔小朋友不排斥這個名字,只是五歲小朋友的好奇心讓她很自然地問道:「為什麼?」

        齊展亦笑得溫柔,他微笑的時候總會有淺淺的酒窩出現在臉頰兩邊,只不過他說出口的話卻與他溫柔的笑截然不同——

        「妳這麼遲鈍,做什麼事情都慢半拍,『慢慢』很適合妳啊,慢、吞、吞、的、慢。」

        「柔柔哪有慢吞吞……」于曼柔小朋友略為心虛的反抗。

        為什麼阿亦哥哥知道她每天都被媽媽嫌棄動作慢?

        難道是她家老媽都會跟阿亦哥哥告狀?

        「沒有慢吞吞那為什麼每天早上都不趕快轉身進教室?為什麼剛剛我來接妳的時候,穿鞋子也可以穿老半天?我猜,吃飯的時候也跟烏龜一樣慢吞吞。」齊展亦回想起時不時來自隔壁鄰居家于阿姨的怒吼,隨便說說就是一大串,「還有收玩具的時候也拖拖拉拉的,不然不要叫妳慢慢,叫小笨好了,畢竟小笨蛋通常都有遲鈍這個特質。」

        五歲的于曼柔小朋友被這樣子一說,第一直覺就是認為自己「被罵」了,於是嘴巴一扁、紅了眼眶,急著反駁——

        「我、我才不是小笨!」

        「那就是慢慢了。」齊展亦做出結論不給反駁,並換了個話題:「上幼稚園好玩嗎?」

        上幼稚園好玩嗎?

        于曼柔小朋友的注意力很自然地被轉移,她想了想這個問題的答案,正要回答時,又聽阿亦哥哥說——

        「還說自己不是慢慢,連幼稚園好不好玩這樣的問題都回答得這麼慢。」

        「……」于曼柔小朋友眨眨眼,發現自己好氣但又說不出反駁。

        抹了抹在眼角那要乾不乾的淚水,她決定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幼稚園好玩!老師每天都會說故事,還會讓我們玩家家酒!下禮拜老師還要讓我們分組畫畫拼故事!」

        接著,深呼吸一口氣,再小聲抗議:「我接受阿亦哥哥叫我『曼曼』,但是是曼柔的曼!」

        齊展亦很配合地喊了一聲:「慢慢。」

        于曼柔小朋友很乖地給了回應:「嗯嗯!」

        就在她點頭回應的同時,又聽見阿亦哥哥補充:「慢吞吞的慢。」

        「……」

        從那天開始,齊展亦就都叫于曼柔小朋友「慢慢」,沒有再改口過。

        好吧,除了生氣的時候會怒喊「于曼柔」三個字。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于曼柔小朋友發現身邊的人也都跟著改口喊她「曼曼」。只是除了齊展亦之外,大家都以為曼曼的曼就是于曼柔小朋友名字裡的那個字。

        而于曼柔小朋友則是很逆來順受地叫齊展亦「阿亦哥哥」。

        只不過在後來,她發現阿亦哥哥在自己的媽媽面前裝成三好寶寶之後,她就再也不這麼喊了,而是直接喊「齊展亦」然後在內心默默加上討厭鬼三個字。

        如果來個人生大回顧的話,她想她應該會對於自己喊了將近四年的「阿亦哥哥」而感到搥胸頓足,無法直視。

        尤其是自己老媽整天把自己和齊展亦拿來比較,再來嘆氣說沒有對比沒有傷害的時候——真的是讓人更生氣了!

        真不知道自己老媽為什麼這麼愛齊展亦?

        就因為每個學期拿的那張「紙」嗎!于曼柔小朋友在國小三年級結業式那天終於忍受不住老媽對齊展亦的褒以及對自已的貶,義憤填膺地跑去和齊展亦抗議,無奈只得到了不公不義的結果——

        「自己成績不好怪誰?」簡單一句話,打趴對手。

        「可、可是……」

        「是阿姨自己說要是我有拿到獎狀要拿過去給她看看的。」齊展亦安慰性地在于曼柔頭上拍了拍,「畢竟,她不指望自己女兒能夠拿個幾張給她看。」

        「我、我有拿過!」

        「妳是指妳幼稚園拿到的那張什麼?好像是……最佳脾氣獎?」

        「那、那也是獎狀啊……」可惡,當年明明是讓人覺得非常榮譽的事情,怎麼現在突然讓人有種底氣不足的感覺……

        于曼柔忍不住偷偷嘆了口氣。

        要是可以,她也想要跟齊展亦一樣可以拿張獎狀回家領老媽的獎金啊!誰知道為什麼每次考出來的結果就是讓人無法直視……

        正當于曼柔低頭自怨自艾的同時,她聽見了齊展亦討厭鬼的聲音——

        「看來我們慢慢現在也有上進心了,想拿張學業成績優異的獎狀回家給阿姨看?」

        還沒來得及回覆什麼,又聽見他說——

        「看在妳這一片孝心上,我就勉為其難地當妳的家教好了。」

        家教?!

        聽到關鍵字,于曼柔腦袋先是一片問號,給不出其他反應。

        「目標就先設定在拿個學業成績進步獎好了,一步登天對妳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

        「……」

        在聽懂了齊展亦說的話後,于曼柔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衝回家阻止,但無奈即使在她極力的反對之下,這件事情仍在她家老媽感激涕零的回應中敲板定案了。

          而她家老媽對齊展亦這人的喜愛,又有了質的大躍進。

        一直到長大之後,于曼柔在回想自己「童年」的時候,豁然發現——有百分之九十的部分,都有齊展亦的身影駐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