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一失足成千古恨 (1)

「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

一大清早,能夠沐浴在一片清脆鳥語的美麗早晨中,固然是場令人神往的美好時光,可惜的是這般寧靜充其量不過是案發前的和平假象,如此神清氣爽的晨光時間還沒維持多久,很快地就被一聲巨響澈底破壞,惹得枝頭上嘰嘰喳喳的鳥兒們嚇得到處逃竄。

破壞早晨悠閒氣氛的聲響,很明顯來自於某間看起來再平凡不過的普通住宅,位於二樓的小房間此刻正不斷傳出一聲又一聲響徹雲霄的鬧鐘鈴聲,從響鈴不曾停歇的狀態來看,鬧鐘的主人似乎還沉浸於甜美的夢境當中。

廚房裡,一名婦人正拿鍋鏟煎著美味的荷包蛋,金色蛋黃在平底鍋中呈現最飽滿的美麗色澤,餐桌上烤得微焦的吐司散發出陣陣香氣,而那裝了冰涼牛奶的透明玻璃杯外圍則是開始形成諸多晶瑩的小水珠,沿著外壁緩緩滑落。

「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

「鈴——鈴——鈴——鈴——」

眼看鈴聲沒有要停下來的跡象,婦人不禁開始皺眉,連帶著使用鍋鏟的那隻手力道也跟著變大,或許是因為鈴聲擾人容易使人產生焦慮,原本打算將荷包蛋翻面的她不知怎麼搞的,竟然就這樣一直站在原地瞪著荷包蛋瞧,直到它冒出濃濃焦味外加差點整個起火後才毅然決然關掉瓦斯,直接扔下鍋鏟衝到某個房間去。

「葉季玲!妳差不多該起床了吧?鬧鐘已經響很久了!」

婦人毫不猶豫直接踹開門,隨後雙手叉腰站在房間門口,怒視著試圖用棉被將自己的頭裹起來的少女。

「葉季玲,妳再不起床上學就要遲到了!要是妳每次都要我來叫妳才肯起床,那妳買鬧鐘是要幹嘛用的?一大早就在那邊鈴鈴響吵死人了,要是不小心把月下阿公吵醒惹祂生氣,以後妳三餐就自己處理!」

「嗯……」

好不容易才戰勝周公誘惑的葉季玲懶洋洋地從被窩裡伸出一隻手,以極度緩慢的速度按下放在床頭鬧鐘的按鈕,等確定自己真的不是在作夢後,她這才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打起呵欠來。

「媽,事情哪有這麼嚴重啊。祂老人家才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生氣呢,神明要是隨隨便便就因為鬧鐘鈴聲把祂吵醒而大發雷霆,那就叫作度量狹小,都已經當神明了那不是應該更懂得什麼叫包容嗎?」

她揉了揉眼睛後,繼續補充道:「而且祂老人家說不定跑去哪逍遙了,在不在家還是個問題勒。」

「呸呸呸,囝仔人有耳無喙,毋捌就莫亂講!要是祂一氣之下將來求姻緣的人紅線通通剪斷,我看妳要怎麼負責。」葉季玲的母親往廚房方向走去,還不忘回頭大聲提醒她。「廢話少說,趕快起來刷牙洗臉吃早餐了。」

「知道了啦。」

葉季玲緩緩下床,心不甘情不願地往浴室移動。

呿,又不是呂洞賓,哪可能故意跑去剪別人的紅線啊。

她拿起牙膏,硬是在牙刷上擠了一大坨來洩憤,總算消了心頭那股無名火。

她,葉季玲,照理說現在應該是個全身上下散發出青春活潑氣息的標準女高中生,恣意揮灑青春的汗水才是她這年紀該追尋的理想與目標,與朋友們談論著自己心儀對象時臉上出現的嬌羞、以及不小心在轉角處撞到俊帥學長的浪漫相遇等等這些美好的邂逅與想像,不管怎麼說光是用想的就不禁讓人內心小鹿亂撞一番,而沉浸於這樣老掉牙的粉紅泡泡中不正是她這年紀該嚮往的一切嗎?

很抱歉,想像很豐滿,但現實很骨感。

以上說法純屬於想像,基於某種特殊原因,無論是電視上常演的偶像劇,又或者是漫畫小說裡該出現的必備老梗情節,葉季玲有絕對的自知之明,以上這些情況有百分之兩百的機率鐵定不會發生在她身上。

因為,她家裡供奉著一尊不分男女老少都會前來求姻緣的月老,而且好死不死的是據說在她三歲時,那個可惡的月下阿公竟然託夢給整個家族的人,說什麼她上輩子造孽太深,因此所有幫她綁好的紅線通通斷光光了,這輩子要是不想辦法積點陰德的話,恐怕無法覓得如意郎君。

只不過,光靠積陰德這點是不夠的,除此之外葉季玲還必須遇到一名貴人相助才行,否則,她會因為十四年後的一場小意外將她畢生累積的福分澈底消耗殆盡,一切又得重新來過了。

也就是說,她得再等福分累積到一定的量後才有機會求得姻緣。

葉季玲從懂事的時候起,就覺得整件事實在是有夠荒唐,嚴重懷疑這個他們口中的月老其實應該是詐騙集團才對,家族的人信以為真那就算了,竟然還要她從小就陪在阿嬤身邊學習如何替人解籤詩,藉此日後來累積福分。

她真的覺得很可笑,明明月老使用的紅線很有可能是黑心貨,憑什麼大家可以不求證就認為祂說的通通都是對的?

她不懂,真的不懂啊。

即便葉季玲對月下阿公的話仍心存質疑,而且一質疑就是十幾年,但日子照樣還是得過下去,反正她平常也閒來無事,解籤詩什麼的就當作平日的消遣吧,大不了等哪天她的桃花爆發時再指著月下阿公的鼻子罵混帳就行了。

葉季玲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用紅色緞帶綁好的麻花辮,很是滿意的帶著笑容走出房間,準備迎接這一日當中最美好的開始。

只不過,當她來到餐桌旁拉開椅子坐定後,臉上的笑容頓時僵掉一大半,原本的好心情就像窗戶的玻璃碎成滿地星沙,一陣風吹來直接隨風而逝。

「媽!為什麼只有我的荷包蛋是煎焦的?」

傻眼的葉季玲盯著眼前自己吐司上頭幾乎有一半焦掉的「黑炭碎蛋」,緊接著再看看隔壁盤子上那鮮嫩美味的荷包蛋,她腦筋一轉,隨後拿起筷子想動點手腳,只是女兒的這點心思當娘的怎麼可能不清楚呢?

「煎焦的那份是妳的,不要想動妳爸的份。」葉季玲的母親迅速舉起鍋鏟指向對方,要她別輕舉妄動。「要怪只能怪妳自己太晚起來了,如果妳早點按掉鬧鐘鈴聲,妳的荷包蛋就不會焦掉了。」

「這跟鬧鐘鈴聲有什麼關係?」她抗議著。

「有!就是因為聲音太吵了,所以才害我分心!」

妳明明就是故意的。

葉季玲在心中嘀咕了幾句,即使內心有千百萬個不願意,她還是只能乖乖將眼前的早餐吃下肚,因為她知道自己老媽根本就是愛記仇出名,要是她不把煎焦的荷包蛋吞下肚,那麼之後她老媽鐵定餐餐拿燒焦的菜餵養她的五臟廟。

不,這真的是太恐怖了。她含淚咬下第一口,發誓自己絕對不能再得罪老媽了。

「很好嘛,妳還是挺聽話的。」葉季玲的母親微笑點點頭,很是滿意地轉身繼續煎她的荷包蛋。

「別忘了,今天放學後隔壁的王阿姨要來求籤啊。」

「知道了啦,還不就是要我負責解籤詩。」

葉季玲吞下最後一口吐司夾蛋,倒了杯開水來沖淡口中的苦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