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一失足成千古恨 (2)

當葉季玲前腳才剛準備踏入教室,只見裡頭一名原本趴在桌上小憩的少女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抬頭,彷彿置好的天線接收到緊急電波般,她二話不說迅速站起、直接往葉季玲的方向衝去。

「季玲,昨天劉老頭派的數學作業妳一定有寫對不對?拜託啦借我抄一下好不好?我保證不會有下次了啦。」少女眼巴巴地望著葉季玲,閃閃發亮的眼睛頓時讓葉季玲覺得太過刺眼,有一瞬間她還以為自己不小心誤闖進少女漫畫中了。

「小蕙,請問妳有在我身上裝感應器嗎?要不然我還沒出聲妳怎麼知道我來了?」

葉季玲打開書包,抽出數學講義遞給她,彷彿這一切早已是家常便飯。

「喏,拿去,記得第一節上課前還來,我可不想被班導抓包。」

「安啦,人家劉老頭才不會那麼準時來上課哩。」徐小蕙俏皮地對她眨眨眼,「先說好,我可沒在妳身上裝感應器,之所以會發現妳來了,完全是靠我與生俱來的第六感呢!」

「妳當妳是偵探啊,還跟我瞎扯什麼第六感。」葉季玲笑著回答,還不忘作勢想海K她一頓。

徐小蕙是葉季玲在班上的死黨,據說她對人事物有「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特殊本領,雖然這項絕技在讀書方面對她來說根本就是技能施放無效,不過由於徐小蕙從小就立志要成為一名記者,因此同時也練就了任何消息和八卦都逃不過她順風耳與千里眼的能力。

只不過,身為徐小蕙朋友的葉季玲卻從來不覺得她未來會跑去當電視新聞裡常見的記者,反倒認為徐小蕙成為狗仔的可能性還比較高些。

如果問葉季玲為什麼嘛,其實真正原因她也說不出來,單純只是直覺判斷而已。

「季玲,為了感謝妳的大恩大德,說吧,妳有什麼想知道的消息或八卦,通通來問我沒關係,我保證提供最新鮮的第一手資料給妳。」徐小蕙拍拍胸脯掛保證,彷彿全校的祕密她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不了,我還不至於八卦到想從妳那裡問出誰的事情來。」

第一時間,葉季玲想都沒想直接擺手拒絕徐小蕙的提議,雖然她和徐小蕙是死黨,但這並不代表對方不想知道關於自己朋友的任何八卦。

俗話說得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如果她真的跑去問徐小蕙關於某人的事,那徐小蕙旺盛的好奇心就會被再次挑起,到時對方一定會拼死拼活的想盡各種辦法挖出其中緣由、進而追查出自己為何會突然這麼問的原因。

葉季玲不是笨蛋,更不想被徐小蕙「舉一反三」的舉動逼得無路可走,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想知道什麼祕密自己去查,這種不假他人之手的方法是最一勞永逸的作法。

「好吧,等妳想問時隨時歡迎妳來找我。」徐小蕙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後,緊接著便是興奮的神情。「對了季玲,妳知道嗎?就在昨天放學的時候,我們那個被封為『冰山王子』的學生會長項毅展,又再次打破拒絕女性告白的紀錄了。

「而且根據我精密的計算,這已經是他入學以來第兩百二十一次拒絕別人了。」

「……請問這數字妳究竟是怎麼統計出來的?還有,頭殼壞掉的女生才會跑去跟他告白啦!真搞不懂他的戰績已經如此輝煌了,怎麼還會有人傻傻地跑去當砲灰呢?是要被他當面拒絕才肯死心嗎?真是沒事找罪受。」

葉季玲拉開椅子坐下,還不忘咕噥幾句。「連鐵達尼號撞冰山都會沉了,那些人當真以為自己能感動冰山讓他自融嗎?說不定對方真正想交的不是女朋友而是好基友勒。」

在葉季玲模糊的印象中,項毅展是個足以風靡整個校園的風雲人物,除了擁有人神共憤的俊秀長相外,良好的家世背景與優秀的成績讓他的形象大為加分,儼然就是校園言情小說裡必然出現的男主角,雖然他個性冷漠、據說對女性的厭惡已經到了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步,還是有不少瘋狂追求者給了他一個令人又愛又恨的稱號:冰山王子。

葉季玲對項毅展的長相記得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對方的存在根本太小說設定了,之所以會對這號人物有一絲印象,純粹是因為她之前湊巧路過二樓窗戶時,看見位於一樓的項毅展正帶著來參訪的貴賓準備往校長室方向走去,要不是身邊的徐小蕙及時拉住她、說那就是傳說中的冰山王子,她可能會以為樓下傳來尖叫聲是因為發生了什麼隨機砍人案件。

幸好,葉季玲對項毅展這個人生平沒什麼好感,因此也沒有多大的興趣想知道任何關於他的事。葉季玲突然很慶幸徐小蕙之所以對項毅展感到那麼好奇,完全是出自於她天生具備的狗仔本能而非愛慕之意,否則依照徐小蕙的才能,她恐怕連對方內褲穿什麼顏色都查的出來。

就這樣,早自習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緊接而來的數學課讓班上泰半同學開始進入昏昏欲睡的狀態,下一堂的國文課更是開發了學生無窮的潛能,直接倒在桌上呼呼大睡、或者拿著筆假裝認真聽課其實是在打盹的特殊本領,都不禁讓還在努力和瞌睡大王奮鬥的同學感到嘖嘖稱奇。

繼早上下來一連串足以使人呵欠連連的課程之後,下午的音樂課就比較讓人提的起勁了,等午休時間一結束,教室內的同學紛紛拿起音樂課本,準備往音樂教室移動。

「季玲,快一點!現在這個時間正好是『非常時期』,再不快點就趕不上了!」

徐小蕙在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的那一瞬間,馬上衝到葉季玲的座位開始對她大搖特搖,彷彿不這麼做的話對方不會醒來似的。「對於能否看見關鍵性的一刻,我的人生通通掌握在妳手上了。」

「徐小蕙,妳會不會太誇張,講得好像妳的人生大事一樣。」

葉季玲打起呵欠,伸了個懶腰後這才慢慢從抽屜拿出音樂課本,但她慢條斯理的動作卻讓急性子的徐小蕙忍不住一催再催,最後乾脆直接抓起她的手臂往教室外面衝。

對於徐小蕙的舉動葉季玲沒有多說什麼,那表情看似早已見怪不怪,只是任憑對方拉著自己往前走,雖然葉季玲心裡有著千百般不願意,但她最後還是乖乖跟著徐小蕙來到連接走廊等待。

照理說,今天下午有藝能科課程的班級應該不多才對,但不知道為什麼,距離上課前的這段時間走廊上一直有不少女學生在這附近走動,雖然三五成群的她們看似正忙著要趕到藝能科教室上課,但是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她們移動到走廊盡頭後,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折返回來。

很明顯,她們根本就是藉故在連接走廊上徘徊。

過沒多久,走廊另一端的盡頭突然出現一道修長身影,雖然那些不斷徘徊的女學生們依然假裝若無其事地繼續邊走邊聊天,但她們彼此卻有個共同點,那就是她們都會用眼角餘光偷瞄那抹等待已久的影子。

迎面走來的是名面容俊俏的男學生,雖然對方穿著制服,但這依然無法掩飾他那足以令在場女同學尖叫的挺拔身形,額前過長的髮絲幾乎快遮住他的右眼,在瀏海覆蓋下的明亮雙眸猶如深潭裡的一泓清泉,即使對方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冰冷氣息,他迷人的樣貌依舊讓人久久無法回神。

他就是有「冰山王子」之稱的學生會長項毅展,每個禮拜二到了這個時間,他們班就必須前往美術教室上美術課,唯一的一條捷徑是直接穿越一整排的高中教室,只不過項毅展這個人一向不是很喜歡人多的地方,因此他總是選擇繞遠路走連接走廊,為的就是要避開教室裡的學生時常會出現的不成文反應:每當有人路過教室時,教室內的人幾乎會不由自主向外投以注視的目光。

只不過,這個獨家內幕在經過幾個禮拜後,有一天不小心讓準備去上音樂課的徐小蕙撞個正著,因此徐小蕙的八卦資訊網又再添了一筆。或許是為了造福冰山王子的瘋狂粉絲,也有很大的機率可能只是單純想看好戲而已,徐小蕙秉持著「呷好逗相報」的信念,將這項消息偷偷在女性之間散播,進而導致現在的這種場面出現。

雖然女同學們對冰山王子有著崇拜與愛慕,但大部分的人還是不敢貿然行動或者公然表現出對他本人的憧憬,只因為她們有著一致的想法——

要是因為自己愚昧的舉動打擾到親愛的王子殿下那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

當然,其中還是會有不少「敢死隊」前去挑戰,只不過變成砲灰的機率永遠高達百分之百,因此其餘女性依舊採取著儘量不干擾到本人的貼心策略。

對,沒錯,這裡所謂的「貼心」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她們自認為的而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