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 艾尼尤泰

女王坐在象徵君權的碧璽王座上,俯視單膝下跪的刺客首領。

「願意為了『星之眼』而槓上安格拉斯的你,肯定是走投無路才會出此下策……告訴我,首領大人,這背後有何精彩故事?」

「陛下所言,何以見得?」

「一個不惜一切代價、刻意埋葬過去的人,必定是經歷了什麼,才造就今日的他。」

「陛下,其實那些被他人惡意中傷、受盡鄙視的日子,對微臣而言都不算什麼。」刺客昂首,瀏海順勢滑落,閃亮的眸子裡藏有百萬星辰。「真正能打擊我的,是被自己信任之人出賣,所以我痛恨背叛。」

#

長達一個月的停學終於結束,希珥即將迎接轉院至艾尼尤泰後的第一堂課。她起了大早到辦公室登入學籍,由於「轉院生」的特殊身分,行政人員便仔細地為她導覽學院。老實說前些日子希珥已逛遍整座校園,連鍋爐一區那種鬼地方都去過了,認路什麼的根本小事一樁。她左耳進右耳出的虛應著,當被提醒「要和同學們好好相處」時,也絲毫沒放在心上。

一年級的課全是必修。週二到週五的早上各有一門科目,連上三節,下午則安排在「王者競技場」進行實戰訓練。希珥抱著從二手書攤買來的《初級瑪納學》走入艾尼尤泰大樓,此刻教室內僅有幾位各做各事的學生。為著中途插班還未熟悉環境,她選了角落的位子低調就坐。

過不了多久,也就是鐘聲打響的前一秒,多數同學才成群結隊、吵吵鬧鬧的衝進班上。

「嘿!快把東西還我,蠢蛋。」

「嘻嘻,有種跟我決鬥啊!」

「沒問題,我會像上次在競技場那樣海扁你。」

倏地,張揚的喧囂聲充斥整間教室,打破原有的寧靜。其中音源來自於走道上奔跑的少年,他手握支箭不顧公共安全的隨意揮舞;後頭追趕的紅髮女孩推開桌椅,一邊叫嚷著要他好看,全班頓時陷入熱烈的鼓譟。

「哈!我打賭彩鳩會把彼多射成蜂窩。」希珥斜前方的平頭男孩翹腳打趣道。

「難說喔,彼多沒那麼容易對付。」隔壁的短髮少女加入話題。

「他真笨,誰的東西不拿偏拿彩鳩的。」

少女挑眉反問道:「你倒是說說,誰的武器沒被彼多玩過?」

旁觀一陣子的希珥不禁皺眉,現在是什麼情形?沒人阻止、沒人勸架,讓爭執持續下去?最令她意外的是,大夥兒似乎習慣了這天天上演的鬧劇,早已見怪不怪。

「借玩一下啦,午休再還妳。」名叫彼多的少年將胳膊舉直遠離對方。誰知他剛轉身,就被一旁故意伸出的腳給絆倒,讓那支要命的箭脫手飛出——眾人連忙閃躲,伴隨陣陣驚呼。利器呈拋物線狀射向角落,眨眼一瞬,希珥還來不及挪開屁股,亮晃晃的銀光便佔據了整個視線。

當她回過神後,正以反手握刀的姿勢護身,而腳邊那兩截斷箭,說明了衝突中止的原因。

#

瑪納學的指導者是一位外表看似正經,穿搭品味卻不怎麼正經的男士,學生們都尊稱他為棠根教授。「或許對各位來說,比起戰鬥訓練,瑪納學這門課並不有趣。」他雙手撐住講台,脖子上繫的亮黃色領結和一身黑白花襯衫相當搶眼,令人發笑的那種。「然而,擁有『第二項』技能往往是贏過對手的關鍵。大聲的告訴為師,你們會輸給米安內爾嗎?」

「不會!」台下發出團結一致的吼聲。

「很好,這就是為師要的答案。新單元得花些心思學習,請務必認真聽講。」棠根教授見精神喊話的效果十分顯著,便欣慰地拿起粉筆在黑板寫下「防禦護盾:期中比重百分之五十」的斗大主題。

理想與現實是殘忍的,眾人頓時領悟到「不乖乖聽課,考試有你好受。」才是教授的本意。台下像炸開了鍋似的嘈雜,抱怨聲此起彼落,掩蓋了先前的士氣高昂。

坦白講,他們這樣的反應很正常。對比另外三所學院,艾尼尤泰的瑪納學進度緩慢,且範圍遠不及米安內爾廣泛——說穿了就只著重基礎知識和應用,高深的內容不會被編進書裡。術業有專攻,重武輕文為艾尼尤泰一貫的傳統(或者陋習),故學科一直是該院的硬傷。

不同於其他孩子,希珥抓緊右手袖口,異常專注地盯著黑板思考。「防禦護盾」令她想起廣場的標靶事件,覓雀曾以大量的白色薄膜包覆雙手,好捧住會讓人凍傷的冰錐,這說明了護盾有減少傷害的作用。

至此,她對防守薄弱的自己感到無比懊惱。

身為刺客必要的近戰、突襲等技巧,在贊恩專業教導下她練得紮紮實實;而同樣重要的格擋、護身等招式,她總是提不起勁學習。「以見習生的標準來看,妳稱得上一流。但在刺客的世界裡,會死。」某天結訓,贊恩向態度敷衍的希珥說道:「妳再不改掉攻擊至上的觀念,往後一定有苦頭吃,明白嗎?」

那句話的涵義,在與韓武交手後她才清楚明白。先別說刺客的世界,就連韓武的小異能都差點廢去她一隻手——棠根教授講的對,熟悉愈多技能便愈得以戰勝敵人,她不會再赤手空拳的熱血上陣了。儘管對課程的理解尚淺,希珥還是想跟上老師的進度學習,她努力回憶贊恩提過的瑪納概念,同時往腳邊偷瞄一眼。

 

不見了,不見了,稍早前被損毀的斷箭消失了。她緊張地縮起小腿,好像一旁有團無形之火正在燃燒。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