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 萬靈節前夕

「我從不認為轉院是一場意外,就算是,那也是此生最美好的意外。」刺客首領放下茶杯,看向窗外紛飛的雪景。「我永遠慶幸自己來到艾尼尤泰。」

#

希珥以慢跑速度穿越曙光廣場。冬季早晨六點的天色尚未明朗,暗灰雲層與茫茫霧氣替學院增添一絲寂靜。凌冽寒風如碎冰般被她吸入肺中後,化為團狀白煙由鼻息噴出,和濃密的氤氳融合一塊兒。

 

希珥想維持體溫保暖而選擇玉米式穿法——就是防風外套、層層長袖跟刷毛褲。她把長髮塞到領口隔絕亂竄的冷氣,又戴著圓帽及耳罩,但即便身體熱的像烤爐似地暖和,她臉仍凍僵的泛起一抹淡淡霞紅。

 

天候照這勢頭下去,應該很快會下雪了吧?她心裡嘀咕道。白鹿苑宿舍前有大片青綠草地,草枝上點點露珠沾濕她的麂皮靴表面,希珥漸漸放緩腳步。

 

此刻太陽持續向東升起,趨於清晰的視野周圍,傳來陣陣輕快鳥鳴。

 

#

 

啊……好重呀,什麼東西壓著這般沉?希珥模糊的意識在甦醒之際劃過一個念頭,她不耐地翻轉身子想甩開重量,可那黏人的玩意兒跟橡皮糖一樣弄也弄不走。如此折騰是睡不著覺了,終於,她妥協的睜開眼睛直視上方。

 

「哎呀,妳醒了嗎?」女孩放大數倍的白皙臉蛋幾乎貼近希珥鼻尖,她碧綠的雙眸靈巧地轉了轉,整個人像無尾熊般攀在室友胸前。

 

希珥的反射弧延遲片刻才反應道:「下去啦,跟妳說過別用這種方式叫我起床。」

 

女孩的雙臂將對方抱緊並左右搖晃。「可上回我拿拖把擦妳臉,妳也不喜歡。」

 

「誰喜歡一大早被拖把洗臉啊!普通的喊醒我就好了。」

 

「說到一大早,現在都幾點啦?是日上三竿的中午啊。妳這樣晨跑有意義嗎?我已經上完兩堂課了妳還在睡。」女孩起身掀開棉被,不意外地聽見一連串不雅用詞。「我建議希珥多喝些心靈雞湯,或許它能根治妳愛噴髒話的壞毛病。」

 

「我愛我的壞毛病,心靈雞湯見鬼去。」希珥抓抓凌亂的頭髮走下床,將方形木桌前擺放的紙杯舉至唇邊,卻遲遲沒喝下裡面的水。「為了訓練肺活量,晨跑是不可懈怠的鍛鍊。話說晗碧啊,暫時不要提到上課好嗎?妳明知我這陣子被停學了。」

 

晗碧·崔培爾驚覺自己挑起敏感話題,便不知所措的閉緊嘴巴。事情得從半月前說起:希珥是晗碧在圖書館認識的同年級朋友,前者原先隸屬米安內爾學院,那裡學生個個擅長以符文咒語施展魔法;後者為主修醫療內科的納姆基森學生,在保健室擔任護士長的學徒。

 

據說當時同院的貴族少女對希珥青眼有加,在各取所需的情形下她前途可謂一片光明(以上經歷由本人親口述說)。好景不常,學院高層因希珥犯下的「某個」錯誤對她處以嚴懲:轉至使用武器施法的艾尼尤泰,外加停學一個月禁足。眼下希珥被分到兩院合併居住的白鹿苑宿舍,巧合的是晗碧竟變成自己的新室友,這令她稍微理解「有得必有失」之道理。晗碧曾多次追問對方為何轉院,可希珥似乎不願去回想原因,問題也就不了了之。

 

「在想什麼呢?瞧妳入神的。」轉眼間刺客已換好衣服,估計等等要去學院一隅練習刀法。

 

晗碧停頓很長的片刻才道:「記得上回和我約定的萬靈節活動嗎?」

 

「自然記得,只是離萬靈節還有十幾天,早得很呢。」希珥左手戴上駝色機關手套,腰帶安置幾把皮套保護的小刀,叫她行走的武器庫完全當之無愧。

 

晗碧露出溫馨的笑容。「十餘天?不對呦希珥,我們今晚要出院一趟。」

#

老舊的米色地毯上擱有一只陶甕,甕身黏貼的標籤已被撕下,徒留碎紙殘膠於光滑材質中。雙人房裡有兩面小書櫃,晗碧的那方擺滿排列整齊的草藥瓶罐,因罐子數量太多還向希珥借了書架好置放,後者欣然同意,左右她書櫃只是形同虛設的大型雜物。

 

「出院一趟?別開玩笑了,先不提咱們如何半夜溜出去,我目前可是被禁足的狀態啊。」希珥以指關節扣敲桌面,晗碧鬼靈精怪的性格,總有辦法讓人驚奇。

 

「他們的禁足範圍是學院之內,只要不在院裡就沒這回事啦!至於怎麼出去嘛……」晗碧笑笑地聳肩,手伸進甕內拿出一株閃爍銀光的草類植物,神秘兮兮道:「妳知道它是什麼嗎?」

 

「一串黃金葛?」

 

「錯!聽好囉,這是花費五十年生成的罕見品種——銀色扭扭仙草!」晗碧稍微晃晃手腕,其莖葉便各自擺盪的跳起舞來。當她動作靜止後,整株仙草仍繼續搖著銀光波浪舞。「它的藥性極佳,有補充氣血、改善視力、調整瑪納等數種功效。且在滿月之夜吃下三片葉子能得到短暫的月光庇護,我們就藉此通過大門的魔法屏障。」

 

一聽見關鍵字「調整瑪納」,希珥的頭突然千斤般沉重。「記得上次妳配給我的藥有加扭扭仙草,現在又拿來作其他用途是否太浪費了?」

 

「浪費?咱們這是物盡其用啊。再說倉庫裡還剩些存貨,少了一點也不會被冬青姐姐發現的……」晗碧突然自覺說溜嘴的連忙住口,對方則以闖下大禍的表情望著她。

 

「妳、妳偷了倉庫的仙草?妳在想什麼啊!」希珥震驚的脫口喊道。由護士長冬青小姐管理的保健室倉庫,裡頭存放經溫室栽培後處理好的各種草藥,甚至有王國認證的稀有珍品。凡是對藥草的請求皆得讓她同意,否則無法開啟五道鎖的倉庫之門。

 

「噓——妳小聲一點。這不算偷……是借用!醫者的實驗需求,能叫偷嗎?」晗碧心虛的低下頭,從她眼神飄忽的反應來看,該是趁人不注意時順手牽草無誤。

希珥面有難色的打量陶甕。罷了,如今把贓物還回去也不是辦法。「好好好,既然出院得用到它,我們還不快點行動?」

 

晗碧哽咽的往希珥方向飛撲,險些打翻地毯上的甕罐。「嗚嗚……妳真的願意和我一起出走?我太高興了。」她將手中仙草湊至希珥嘴邊笑呵道:「事不宜遲,咱們來開吃吧!」

#

位於艾米海納偏僻的南方角落,有座名為「鍋爐一區」的廢棄實驗室。它曾是魔法化學課的授課地點,多年前因學生操作失當引發火災,意外使整棟建築及器材全都付之一炬。學院不久後雖另蓋了棟「鍋爐二區」實驗室,可燒毀的一區教室最終遭師生們視為不吉利之地,便漸漸再無人踏足此處。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未經整修又缺乏打理的實驗室,變成雜草叢生、毫無生息的殘破廢墟。倘若在這兒穿鑿附會幾個靈異故事,任誰都會無條件相信。

 

「穿過廢墟後右轉有扇隱蔽的偏門,走上十五分鐘能連到我們目的地,橡果森林。」晗碧自灌木叢中探出頭來,乾冷的晚風令她不禁皺了皺鼻尖。

 

「欸……咱們非得走這兒不可嗎?氣氛怪詭異的。」希珥撥開雜亂的枝葉咕噥道。死寂的鍋爐一區加上陰森的暮夜時分,讓她有股想逃跑的衝動。「雖然從正門出去會多繞點路,但我真的不介意……」

 

「希珥啊,半途而廢是不行的喔。我已經調查過,沒設置魔法屏障的偏門最保險了,還能很快抵達森林。」晗碧嚴肅的解釋道,接著跩住希珥手臂鑽出草叢,後者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停步。

 

「那……仙草還吃不吃?」

 

綠瞳女孩搖搖頭。「不吃了,因為橡果森林似乎不怎麼安全,我想把仙草留在緊要關頭使用。」

 

原來如此,真是相當有見地。希珥聽罷並無持反對意見,即便她覺得這理由有點爛。

 

穿越廢墟的過程不值得一提。和半夜獨自走完曙光廣場長廊的經驗相比,廢墟只是荒涼了點、詭異了點還有股怪味,以上希珥都能忍受,唯獨想起曙光走廊的回憶讓她渾身不對勁。該死,「那件事」早該被忘了不是嗎?希珥懊惱的埋怨自己,她根本沒完全拋下滿月之夜發生的一切,更準確地說,她沒有忘記「他」。

 

夠了!夠了!停止再想下去。希珥努力撫平內心雜念,眼下最重要的是與晗碧前往橡果森林,其他事情就先放在一邊吧。

她們來到近十尺高的偏門前,被藤蔓纏繞且斑駁不堪的黑色鐵門,隱隱散發拒人千里之外的沉重氣息,看來想通過它沒那麼容易。希珥用力搖搖冰冷欄桿,久未保養的鐵門磨擦出尖銳聲響,她檢查扣在中央的破舊大鎖,發現鎖頭鏽蝕的相當嚴重。「這鏽得太厲害了,我要強行撬開恐怕有反效果。」

 

晗碧噗哧一笑,一張小臉瞬間轉為嚴肅。「借過。」她繞到希珥前面站穩後深吸口氣,接著抬起右腳往大鎖奮力狠踹——「喀喳」,龐大的鐵門應聲開啟,鎖頭則掉在地上斷成兩半。

 

「呃……算妳行。」希珥目瞪口呆的傻愣原地,她剛剛到底看了什麼!

 

「杵在那兒做啥?快跟我來。」晗碧在十步之距的牆外招手示意,刺客少女見狀趕了上去,兩人正式逃出學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