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之一(1) 從廁所開頭的穿越

      在清澈見底的蔚藍海水中,一名留有米黃色頭髮的少年痛苦地掙扎著。

      好難受、好難受——

      求生本能促使他的四肢劇烈地擺動著。無奈,無論他如何反抗,海水仍無情地灌入他的鼻腔。

      誰可以來救救我——

      就在少年這麼想的瞬間,一道比少年體積還要大的屏障,將的全身包裹在其中。

      失去意識前,少年只感受得到一股溫暖的氣息擁抱住了自己。

 

      「銀,你看這個人要怎麼處理?他看上去這麼瘦弱,真的沒問題嗎?」

      「嗯……不知道冥你還記不記得之前長老的預言?」被稱為銀的少年以有些苦惱的語氣詢問道。

      迷迷糊糊中,昏迷的少年隱約聽見了另外兩人討論的聲音。

      從嗓音上判斷,正在商討的兩人似乎皆是男性,且似乎都是年齡不大的少年。

      他嘗試打開沉重的眼皮,卻屢屢失敗。

      「當然記得。身為其中一名勇者,怎麼可能會忘記如此重要的預言?」名為凌冥的少年有些激動地答道。回答完後,他想通什麼似地啊了聲,「難道你覺得這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弱雞,極有可能是長老預言中的另一名勇者?」說著說著,他的嗓音帶上了幾絲質疑。

      弱雞?希望這個人口中的弱雞指的不是自己。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他們究竟在說些什麼?從剛剛開始,他們的話題似乎就繞著「勇者」兩字旋轉。然而地球這世界,除了動畫外,根本沒有所謂的勇者存在啊?難道自己還沒睡醒?

      想著想著,少年便更加好奇,睜開眼皮的力道也大了不少。

      在他試圖睜開眼皮的期間,兩名少年的對話仍舊持續進行著。

      「是的。況且同樣身為勇者之一的你,不也感受到體內那股......同類的氣息了嗎?再說,眼下我們也只能選擇相信了。明鏡湖的召喚,絕對有它的用意在。」銀的嗓音堅決了不少。

      「好吧。既然你這傢伙都說到這份上了,難不成我還能不相信嗎?不過我還是要抱怨一下,他的身上非常臭......」說著,凌冥的嗓音戴上了幾絲鼻音。由此不難推測出,他用手指將自己的鼻子給捏起來了。

      聞言,少年下意識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果然,仔細一聞,一股令人難以忍受的氣味立刻竄入鼻腔內。

      而且,距離似乎非常近。

      「話不能這麼說。畢竟我們明鏡湖的水,連接的是他們那邊的馬桶水啊......」銀的語氣帶上了幾絲無奈。

      馬桶。

      聽到關鍵字,少年原先仍有些朦朧的意識,登時完全清醒了。

      是了。他本來是在廁所上大號,怎麼莫名其妙就變到水裡,甚至是被水給淹沒,不知所措了?

      睜開雙眼後,首先映入少年眼裡的,是一片蔚藍無際的蒼穹,以及在天際緩慢飄著的純白雲朵。耀眼的陽光刺得少年立刻將眼睛瞇了起來,連忙將視線投向其他地方。

      一轉移視線,少年便看見方才談話的兩名少年——銀、凌冥。

      「啊、他醒了。」、「您終於清醒了嗎?」

      對上少年甫睜開的雙眼,銀及凌冥適時停下原先正在商談的話題,轉而關心起少年來。

      少年茫然而迅速地從翠綠的草皮中坐了起來。在環顧四周環境後,他有些不安地詢問:「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裡?我記得我本來在廁所上廁所的啊?」

      原本銀正準備開口回答對方的問題,卻在聽聞對方本在上廁所後,尷尬地沉默了下來,就連一旁的凌冥也以微妙的眼神看向疑惑的少年。

      寂靜片刻後,銀首先開口道:「我想我們還是先自我介紹一下吧,這樣也比較好稱呼彼此。您好,我是諾瑪勒那的勇者——銀.塔爾菲斯。」這名帶著溫和微笑的銀髮少年,有著雪白的肌膚,以及一雙夜空藍般的雙眸。那眸子彷彿承載著星空上的點點星辰,很是美麗。

      在少年盯著銀的雙眸入神之際,銀則接續道:「站在我旁邊的這位則是……」

      不待銀替自己介紹,凌冥便先一步自我介紹了起來:「唷,我是諾瑪勒那的勇者——凌冥.柯賽斯。」這名少年有一頭火紅赤燄的髮絲,膚色不像銀那般白皙,卻是健康的普通膚色。那張掛著痞痞微笑的俊逸臉蛋上,有一雙與他髮色極為相像的橘紅色瞳孔。

      銀及凌冥都是長相帥氣的少年,但兩者吸引人的氣質卻截然不同。前者給人的氣質是溫文爾雅,彷彿和煦的春風;後者給人的氣質是爽朗耿直,彷彿耀眼的陽光。

      縱使現在心中有數不清的疑問,但出於禮貌,少年仍先按捺住內心的疑惑。他清了清喉嚨、理了理頭髮,將所有狀態調整到最佳後,才揚起嘴角,開始了他的自我介紹:「我是讓眾多少女拜倒在我石榴裙......我是說褲子下的秋嵐。」

      秋嵐有一頭柔順的米黃色頭髮,因溺水而略顯蒼白的臉龐上,有一雙碧色的瞳眸。與那慘白的臉色相反,他的介紹相當有精神,讓凌冥及銀有些愣愕地看著他。

      銀乾笑了幾聲,「原、原來如此。」

      介紹完畢後,秋嵐像是感到滿意地點點頭,接著便針對他不解的地方做出提問:「不過諾瑪勒那?勇者?請問現在是在拍戲嗎?這樣不好,你們若是想請我來拍戲,好歹也要先跟我簽個約,怎麼能夠二話不說就將我綁來呢,這樣可是犯法的喔。」他搖了搖食指,做了個「不行」的手勢。

      凌冥抽了抽嘴角,正準備開口回答說起話來便滔滔不絕的秋嵐時,後者卻繼續開口說了下去。

      「啊、諾瑪勒那難道是哪部最近火紅的偶像劇嗎?抱歉,我對電視劇這種東西沒有什麼關注,所以不怎麼清楚。不過我倒是確切了解到你們想要聘請我當男主角的心意了,那麼請容許我先回去換套衣服再來,行嗎?」

      銀沒有回答秋嵐的疑問,對於後者那彷彿話匣子被打開的說話模式,銀也沒有流露任何不愉快的模樣,而是以和煦的微笑反問道:「方便請問您來自哪裡嗎?」

      秋嵐不解地看了銀一眼。「這需要問嗎?大家同為住在地球上的台灣人,有什麼好問的?現在難不成是要對我身家調查嗎?啊,想問住址的話,我倒是可以偷偷洩露給你,不過一定要保密啊!不然我怕到時候我會變成火車頭,走到哪後面都跟著一團人。還有,我們看起來都是同齡,就不需要對我用敬語了,平身平身,否則聽起來很不習慣。」

      對於秋嵐這種活潑的個性,銀無奈地笑了下,至於一旁的凌冥則是磨了磨牙,摩拳擦掌,「喂銀,我說我可以揍這傢伙嗎?他好煩又好吵!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銀輕笑了下,「這樣豈不是挺有趣的嗎?這樣我們未來的旅途才不會無聊啊。況且冥你可沒資格說秋嵐,你自己的個性其實也是挺聒噪的啊,呵呵。」他調侃地看向凌冥。

      在秋嵐仍舊滿臉不解,並準備再度發問之際,銀連忙先一步說明起來,堵住對方那張天花亂墜的嘴。

      「秋嵐,雖然這些話說給你聽,或許你會感到難以置信,但我仍必須告訴你......這裡不是你所謂的『地球』,而是諾瑪勒那。諾瑪勒那並不是一齣戲,而是一個世界,與地球一樣存在的一個世界。勇者也不是開玩笑的戲稱,而是我與冥真正的本職。」銀正色道。

      秋嵐呆愣了良久,才從銀這番話回過神來。

      他欲言又止,最後只是艱難地撐起一抹微笑,「你的意思難不成是我穿越了?就像那些小說的主人公一樣,莫名其妙地穿越了?而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你們口中的......諾瑪勒那,不是地球?現在站在我面前的你們,是那些小說內才會出現的勇者?」

      凌冥扶著額頭,一臉「你總算明白了」的神情。「是,事實就是你說的這樣,這樣你懂了吧。總之我們三人是被選中的勇者,這點已是既定的事實。」他沒好氣地看著笑容僵在嘴邊的秋嵐。

      銀微微斂起微笑,「雖然要秋嵐你在一時之間相信我們或許很困難,但這就是事實。若是你當真不信,待會我與冥帶你去周遭走走晃晃,你不信也得信了。除非你口中的地球,也有我們這般的景致與種族。不過就算有,相信建築物的風格等等,也絕對與你們地球不一樣。」

      凌冥捏著鼻子,臭著一張臉,「雖然我知道你大概是想帶這傢伙走走晃晃,但我認為還是先讓他回我們的住處盥洗一趟比較實在,否則絕對會引來路人的側目。」

      銀苦笑道:「確實呢......秋嵐,   或許現在說這些話有點冒犯,但你身上的味道確實不怎麼好聞。」

      秋嵐抽了抽嘴角,弱弱地舉起手,「剛剛在昏迷時,我隱約聽見地球的馬桶似乎連接著你們這裡的什麼......明鏡湖?若是我沒記錯,我被傳送到這裡之前,似乎在我們那個世界大號,所以......」

      銀及凌冥相視一眼,前者一臉莫可奈何,後者則爆笑出聲:「哈哈哈哈!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

      秋嵐的神情頓時鐵青了起來。

      意思是,他大便大到一半,就被捲進去那個有他大便的馬桶,然後帶著一身大便,被傳送至這個世界的明鏡湖囉?!

      老天,要他穿越沒關係,但也用不著以這麼難堪的方式讓他穿越吧!

      說好的酷炫狂霸屌炸天呢!說好的穿越到異世界後,會有一堆軟萌妹子的套路呢!

      那個,他是不是拿錯了劇本......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