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

【前言】

想當初寫這篇的時候可是收到了很多批評的聲浪

還一度挫折太大寫不下去

老闆並沒有想要挑戰大家的道德價值觀啦XD

只不過畢竟裡面幾個梗埋很久了

老闆幾經考慮後   還是下定決心要好好的把它完成

這次已準備好強大的心臟接受各位的指教了

那麼    請繼續看下去

--

未能寄出的一封信,揭開了故事的序幕。

吳建杼推開了那間從沒上過鎖的小套房的門,一如往常的走到床邊,撿起那條從不在床上的被子,然後把它蓋到了正在熟睡中、全身赤裸的祈雨陽身上。

吳建杼深深嘆了一口氣心想,大概沒過幾秒,這條可憐的被子又會被這老是長不大的傢伙踢到地上去了吧?

三、二、一……

「嗯……」祈雨陽咕噥了幾聲,翻個身,又把被子踢到了地上。

嘖,這幼稚的傢伙不管到了幾歲,壞習慣就是永遠改不掉,吳建杼皺了皺眉頭,再度把被子撿了起來,蓋到祈雨陽的身上。

吳建杼嘆了嘆氣,環顧了一下四周,即使祈雨陽已經和台灣最紅的歌手安喬交往了那麼多年,但她卻還是選擇住在這種破破爛爛的地方。

望著小套房數十年來如一日的擺設,吳建杼實在是搞不懂,祈雨陽為什麼始終不願意搬去和安喬住在一起。

坐到床邊,吳建杼伸手用力的擰了擰祈雨陽的臉,「喂,妳給我起來。」

「喬…再讓我睡一會兒嘛…」祈雨陽喃喃的說了夢話,又翻了身繼續睡得香甜,完全沒有打算要起床的意思。

望著祈雨陽熟睡的臉,吳建杼不禁皺緊眉頭,想起前天晚上發生的那件荒唐事,吳建杼就覺得好想死。

她怎麼會一時衝動做出這種傻事來?

這完全毫無道理可言。

若不是梁世芸目前還在巴黎和梁妍熙享受天倫之樂,還能夠讓建杼逃避一陣子、讓她的罪惡感有些許稍緩的跡象,不然她真的很想乾脆找面牆一頭撞死,以死謝罪。

吳建杼不悅的用力捏了捏祈雨陽的臉,心裡起了陣陣漣漪,思緒不自覺的又飄到了前天晚上,那個糟糕至極的夜晚。

她狠狠的瞪著祈雨陽,都是這該死的傢伙………

真是可恨…………

--

(兩天前)

「乾杯!!!」眾人舉起酒杯,齊聲向吳建杼道賀,「恭喜妳啊,建杼。」

在場的都是些老面孔,除了祈雨陽、祈雨月、安喬以外,還有李蓁和姚孀,而吳建杼的戀人梁世芸則是去了巴黎,所以今天沒有出席。

「謝謝。」吳建杼舉杯回敬,然後豪邁的一口把酒喝乾。

下個禮拜是吳建杼的樂器行開幕的日子,她便興致沖沖的約了三五好友提早慶祝,開趴的地點是在梁世芸和吳建杼同居的豪宅。

大學畢業以後,吳建杼就搬進來和梁世芸同居,至今也快邁入第十年了,兩人的感情始終穩固不已,十分恩愛。

吳建杼研究所唸的是企業管理,畢業後就到小公司擔任行銷企劃的工作,這幾年她終於存夠了錢,就毅然決然的辭了工作,準備實現自己多年來的夢想開一家樂器行,如今一切都已準備妥當,樂器行下禮拜就要順利開幕了。

「我說,會不會過沒幾天就倒啦?」安喬幸災樂禍的說道,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她還是改不了和吳建杼鬥嘴的習慣。

「狗屁!臭女人,妳少烏鴉嘴!」吳建杼狠狠的瞪了一眼安喬,然後不悅的對著祈雨陽說道,「喂,妳管一下妳家女人的嘴巴好不好?」

「我這麼怕老婆,哪管的動喬啊?」祈雨陽笑道。

「知道就好。」安喬捏了捏祈雨陽的臉,一臉含情脈脈的望著她。

嘖,這兩人沒事在放什麼閃光?吳建杼暗自感到不悅,每次看見安喬,她就隱隱約約有種不爽的感覺襲上心頭,她也不曉得是為什麼,可能她天生就是和這女人不對盤吧?

「建杼,怎麼沒看見世芸呢?」李蓁疑惑的看著吳建杼問道。

「她去巴黎找她媽媽了,已經去了一個多月啦,下禮拜就回來了。」

「哦?那妳這陣子的夜晚一定非常寂寞難耐吧?」祈雨陽邪惡的笑了笑,用非常曖昧的眼神看著她。

「干妳屁事。」吳建杼馬上白了祈雨陽一眼。

「對了,大家現在過得如何?」祈雨陽一樣不改八卦個性,興致沖沖的向大家問道,「除了我和喬、建杼和世芸,其他人的感情生活如何?應該要分享一下吧?對吧?小孀?」

關於姚氏姐妹這個禁忌的話題,大家一直以來都沒有點開說破,始終心照不宣。姚孀大概也沒預料到祈雨陽竟會在大家面前直接問這個問題。

她頓了一下,也只好苦笑說,「只要我姐…過得好就好了…」

「妳還在等小嬅啊?不會吧…」安喬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姚孀,她們姐妹倆的故事她也略有耳聞,但沒想到都過了這麼多年,姚孀還是從沒死心過。

「呃,安喬姐,先別說啦!」祈雨月趕緊接話道。

祈雨陽看到姚孀那一臉憂鬱的臉,大概也知道自己有點白目問了這問題,趕緊轉移話題,「那…那蓁蓁呢?妳去年不是說妳的初戀情人總算回台灣了嗎?還跟妳同個公司當妳主管不是嗎?妳們有復合了嗎?」

「別說啦,我差點沒被晨曦那傢伙氣死。」平常總是很溫柔的李蓁,也難得會用這種氣憤的語氣說話。

「怎麼?妳們那麼多年不見,不是應該舊情復燃、一發不可收拾嗎?」

「唉,我現在不想提到她了。」李蓁一臉鐵青的說道。

眼看著李蓁不願意說,祈雨陽也不太好意思再問下去,只好乾笑幾聲說,「看來大家的感情路好像都走得不太好…」

「對呀,現場就只有姐妳跟安喬姐、建杼姐跟世芸姐,這兩對過的最幸福快樂啦,真是令人羨慕。」祈雨月苦笑著。

吳建杼盯著祈雨月,她這傻女孩至今還是不斷的糾纏著安喬的經紀人謝文棋,始終找不到解決的方法。

祈雨陽誰的感情都問了,就是沒有問祈雨月,看來祈雨陽是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妹妹,才沒有在眾人面前掀出祈雨月的底牌吧?

「雨陽,我很羨慕妳們。」姚孀深深的嘆了口氣,「妳們真的要好好珍惜目前得來不易的感情…」

「唉唷,幹嘛啦!今天不是說好要慶祝的嗎?幹嘛把氣氛弄得死氣沉沉的?來,多喝一點吧!」祈雨陽趕緊把大家空了的酒杯重新斟滿。

吳建杼皺了皺眉頭,心想,把氣氛弄得死氣沉沉的人不就是祈雨陽自己嗎?

過沒一會,安喬的手機突然響起,她接起來講沒幾句話,就一臉不悅的掛上了電話。

「公司突然臨時說要開會,文棋在樓下等我,我得先走了。」安喬嘆了口氣,對著祈雨陽耳提面命的說道,「喂,妳別玩得太晚啦,不要喝太多知道嗎?」

祈雨陽乖乖的說,「遵命。」

「安喬姐,妳說文棋姐現在人在樓下嗎?」祈雨月瞪大了眼睛,一臉興奮的說道。

「是啊。」

「那我要跟妳一起走,文棋姐這幾天死都不肯接我電話,我得要她好好的跟我解釋一番才行。」

「月月,妳這孩子,別又把文棋給嚇個半死啦!」安喬無奈的搖搖頭,就帶著祈雨月一起走了。

等安喬和祈雨月一走,吳建杼純粹出於好奇,便馬上問祈雨陽說,「月月現在到底有沒有和文棋交往啊?文棋不是還為了她和未婚夫解除婚約了嗎?」

祈雨陽無奈的說,「月月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肯放棄文棋,我也搞不懂文棋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總之她們現在這樣也相安無事,就隨她們去吧,或許有一天她們會突然在一起也說不定。」

眾人又閒聊了幾句,姚孀明天還得早起上班,就提早先回去了。

現場只剩下吳建杼、祈雨陽、李蓁三人,開了一堆酒沒喝完,三人只好輪番上陣,一邊聊一邊灌酒,直到幾乎爛醉,三人才生不如死的癱睡在沙發上。

登登!登登!

忽然間李蓁的電話響起,她只好迷迷糊糊的起身接了電話,「喂?嗯…幹嘛?對啊…我在我朋友家…喝酒?我才沒喝酒呢…什麼?不用了啦…哦…好吧……」

吳建杼還保持著一點清醒,看著李蓁掛上電話、露出一臉匪夷所思的表情,便直接開口問道,「怎麼啦?是誰打來的?」

「我…那個…她快到了…」

「誰?」

「我主管…就是晨曦…她剛打來我問我在哪,說要來接我…」

「哦?這麼疼妳?」

「我待會走了,就剩妳和雨陽啦,她看起來好像也很醉…建杼…妳要送她回去嗎?」

「不行,我好像也有點醉了,我看就讓雨陽在這睡吧,她喝成這樣難不成要我抱她上計程車啊?」

「好吧,那我先走了。」

「嗯,妳一個人小心點。」吳建杼送李蓁下樓後,家裡就只剩下她和祈雨陽兩人了。

坐回沙發上,酒量一向很好的吳建杼也差不多半醒了,她倒了一杯溫水咕嚕嚕的喝了大口,酒意頓時失了好大一半。

她望著靠在沙發上的祈雨陽的愚蠢睡臉,忍不住伸手用力的捏了一把她醉醺醺的臉。

「嗯…」被吳建杼這麼一拉,祈雨陽一個重心不穩就倒在沙發上,剛好趴在了吳建杼的腿上,醉的厲害的祈雨陽大概是把吳建杼誤認為是安喬,便摟住了她的腰,不斷的喃喃自語道,「喬…喬…」

「妳的女人不在這啦。」吳建杼皺著眉,趕緊把祈雨陽推了開來。

「嗯…好熱……」祈雨陽邊說著,一邊就把衣服一件件的脫了下來,然後繼續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著。

祈雨陽裸睡的習慣吳建杼也清楚的很,看來要她在這狀態下去洗澡好像也不太可能,她只好抱起祈雨陽緩緩的走向客房。

才剛把她放在床上,祈雨陽卻突然勾住吳建杼的脖子,然後不斷地親吻著她的臉,「喬…人家想……」

「喂…我不是安喬啦…」吳建杼拼命的推開了祈雨陽。

喝了酒的祈雨陽好像特別的瘋狂,她用力的把吳建杼壓倒在床上,一邊熱情的親吻著她的脖子。

吳建杼自己也喝了不少,意識還是稍微有點模糊,雖然是半醒的狀態,但還是被酒精惹的有點全身無力。

況且自從梁世芸去了巴黎一個多月,吳建杼已經很久沒被觸碰到,身體本已十分敏感,被祈雨陽如此挑逗,她一下子就承受不住,渾身燥熱不已,瞬間甚至有些渴望。

但吳建杼終究還是有理智的,她一邊使勁的推開祈雨陽一邊說道,「祈雨陽…妳…放開我…妳瘋了嗎?」

不過祈雨陽的力氣明顯的就比她大,再加上酒精的催化,吳建杼根本就推不開已經被慾望沖昏頭的祈雨陽。

「喬…嗯…」祈雨陽喃喃的叫著安喬的名字,看來她已經完全把吳建杼當成是安喬了,這讓吳建杼不禁想起,她剛認識祈雨陽時,祈雨陽也總是把她當成其他人的替代品,這一點可是讓她不爽了很久。

「我不是安喬…妳放開我啦……」吳建杼還是拼命不斷的掙扎著。

「我愛妳…」祈雨陽突然喃喃的在吳建杼的耳邊說道,深情的告白讓吳建杼愣了一下。

雖然明知祈雨陽是把她錯認是安喬,但她忍不住回想起…在好久好久以前…吳建杼曾經等祈雨陽對她說這句話…等了好久……

吳建杼不禁晃神了一下,祈雨陽逮到機會,就霸道的吻上了她的唇。

從前因為祈雨陽只是把吳建杼當成替代品,所以在和她上床時,兩人從沒接吻過,算起來這是兩人第一次的接吻,祈雨陽的吻讓吳建杼毫無抵抗能力,她閉上眼睛,從前的往事不斷的浮現在心頭。

吳建杼突然感到一陣心痛,她總算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安喬就會渾身不對勁、總是想故意找她的碴。

她就是不甘願!不甘願安喬竟能如此輕易的就搶走祈雨陽,即使吳建杼現在已經有了深愛的梁世芸,但這份不甘願,還是會在不知不覺中影響到她對安喬的感受。

吳建杼一向是個自負又得失心很重的女人,每當她想起她愛了那麼久的祈雨陽不僅沒有愛上自己就算了、還硬生生的被安喬半路攔截搶走,只要一想起這件事,她就會覺得非常不服氣,甚至還覺得有點受傷。

「喬…」結束了一個吻,祈雨陽又一臉滿足的對著吳建杼叫著別人的名字,暈陶陶的神情,讓吳建杼越看越火大。

祈雨陽不斷的撫摸著吳建杼,看來她已經完全把吳建杼當成是安喬了。吳建杼昏昏沉沉的,腦袋一片空白,完了…糟糕…她…已經停不下來了……

吳建杼像是著魔般的,緩緩脫下了全身的衣物然後用力抱緊祈雨陽,下定決心要讓她在這個夜晚忘了任何人。

--

隔天一醒來,吳建杼呆呆的望著身旁一絲不掛的祈雨陽,該死…完蛋…一切都完了……

她竟然跟祈雨陽上床了。

宿醉讓她的頭痛個半死,她實在很想逃避或是乾脆裝傻,可是…真有這麼容易嗎?

吳建杼正想下床起身穿衣服、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時,祈雨陽卻突然醒了過來。

她神情渙散的望著同樣也是赤裸的吳建杼,大概也是意識到昨晚的那個激情對象並非是安喬,祈雨陽瞬間被嚇醒,然後一臉僵硬的說不出半句話來。

「穿衣服吧。」吳建杼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起身拿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

「妳…妳…我…」祈雨陽滿臉通紅,結結巴巴的對著吳建杼問道,「建杼,我昨晚是不是…跟妳……?」

「對啦!」吳建杼狠狠的瞪了祈雨陽一眼,「做都做了,我能說沒有嗎?」

「難怪…」祈雨陽抱著頭,一臉後悔不已的說,「難怪我就隱約覺得昨天晚上怎麼特別不一樣…原來妳和世芸都用那種姿勢……」

吳建杼脹紅了臉,「妳…妳閉嘴啦!啊啊,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祈雨陽忍不住大吼大叫,「我完蛋了啦!喬會殺了我的!」

「幹嘛啊?搞得好像是我們真的外遇了一樣。」

「不然妳說要怎麼辦?」祈雨陽紅著臉,完全不敢再看吳建杼一眼。

說實在的,她們也不是沒有做過,但在此時,兩人都已經有了深愛的另一半,彼此又是熟到不能再熟的朋友,過了那麼多年以後,突然之間上了床,讓她們的關係在一夜之間,變的非常微妙。

「妳就老老實實的和安喬承認我們不小心喝醉酒上錯床不就得了,我會幫妳作證,妳昨天一整晚都是在叫安喬的名字。」

「那是因為妳不懂喬,她那麼愛吃醋又愛面子,要是她知道這件事,一定會抓狂的……」

「那妳說該怎麼辦?」

「先瞞著吧,反正這件事情只有妳知我知,我們都不講的話,誰也不會知道的。」

「祈雨陽,妳真的很臭俗辣耶!」吳建杼瞪著祈雨陽說道。

「我俗辣?那妳去和世芸說啊,我就不信梁妍熙不把妳掐死才怪…哎…都是妳啦…沒事喝那麼多幹嘛?」

「什麼?妳喝的才醉咧,昨天明明是妳先一直對我手來腳來的好嗎?」

祈雨陽好像想到什麼似的,突然開口問道,「等等…妳剛剛說我整晚都是在叫喬的名字,所以代表妳是有意識的?難道妳是清醒的嗎?」

「我昨晚確實是沒有很醉啊。」

「什麼?妳沒醉?那妳不就一整晚都知道妳上的人是我?」

「嗯…大概知道吧。」

「靠,媽的!吳建杼…妳這死女人…妳沒事幹嘛上我啦?好啦,妳看現在我們兩個都下不了台啦!」

「還不都是妳先一直抱我、親我、摸我…正常人都會受不了的啊?更何況…」吳建杼紅了臉,趕緊打住了話。

她原本想說的是,更何況,妳還曾經是我深愛過的女人。

「唉,總之妳別跟任何人說這件事,就把它當作沒發生過吧。」祈雨陽起身走到客廳,穿好衣服,沒多說什麼就走了。

吳建杼忍不住深深的嘆了口氣,真的能把這件事情都做沒發生過嗎?

祈雨陽可以,但,吳建杼可以嗎?

總之不管如何,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好事,更何況她的樂器行就要開幕了,暫時不要多想什麼才好吧?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

兩天後,吳建杼來到了祈雨陽的小套房。

這兩天晚上吳建杼翻來覆去的就是完全睡不著覺,她心裡清楚,這件事絕對瞞不了多久,與其被別人發現拆穿,還不如自己先跳出來承認比較好吧?

正想和祈雨陽討論看看這件事還有沒有什麼解決的方法,沒想到祈雨陽卻睡的像死豬一樣,叫都叫不醒。

看來,只好等她睡到自然醒了吧?

在小套房內晃來晃去,吳建杼突然注意到祈雨陽的桌上,擺著一封泛黃的信封。

寄件人是祈雨陽,收件人是吳建杼,但收件地址卻是一串國外的地址。

吳建杼想來想去,根本毫無頭緒,她從來就沒收到過這封信,非常詭異的是,收件人卻是寫著她的名字。

她突然想起,好幾年前,她有收到祈雨陽寄來的一封信,但收件人卻是寫著祈雨月,吳建杼也沒有把信拆開,只是想著大概是祈雨陽昏了頭把信寄錯了地址,就把信還給了祈雨陽,祈雨陽也沒多說什麼,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想一想,或許這封信,是祈雨陽在那時候同時寄的,只是把收件地址寫錯了,所以把要給祈雨月的信寄給了吳建杼、把要給吳建杼的信寄給了祈雨月吧?

那,就算她看了這封信,應該也不會怎麼樣吧?反正本來就是要寄給她的。

吳建杼看了一眼熟睡的祈雨陽,然後便直接拆了信封,她訝異的發現,這封信竟然沒有被拆封過的痕跡。

攤開信一看,裡面的信紙跟信封一樣都已泛黃了,信上只寫著短短的一句話,卻讓吳建杼不禁看傻了眼。

”建杼,我想,我好像是真的愛上妳了。”

To   be   continue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