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

吳建杼晴天霹靂的看著那封信,呆呆的站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

她覺得自己的心底深處,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騷動著。

「建杼…是妳啊…」祈雨陽打了個哈欠,揉著眼睛起身說道。

「呃…嗯…」吳建杼嚇了一跳,趕緊抓起那封信,連同信封一同藏到了背後。

「怎麼突然來啦?」

看見祈雨陽裸露的上半身,吳建杼不禁愣了一下,趕緊撇過頭去,不想讓祈雨陽發現她那張紅的發燙的臉。

這幾年來,祈雨陽的裸體對吳建杼來說根本就是司空見慣,簡直是看到不想看了,但前天兩人才經歷過那樣的激情,吳建杼實在是很難不用異樣的眼光去注意祈雨陽的裸體。

「建杼?妳在幹嘛?」

祈雨陽疑惑的走到吳建杼面前,吳建杼馬上滿臉通紅的低下頭,神情無比尷尬。

「幹…幹嘛啦?」

「是我要問妳吧?妳來我家幹什麼?」

其實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她何必這般扭扭捏捏一點也不像自己?

大概是看見那封信的關係,讓吳建杼原本的勇氣頓時減了八、九分,她這輩子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膽怯過。

早說晚說,總是得說,吳建杼只好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了床邊坐下,然後喃喃的說道,「我是要跟妳討論,關於那天晚上的事。」

「嗯…」祈雨陽的臉瞬間紅了,大概也是想起了那晚的事,她拿起衣物穿好,然後坐到了吳建杼的旁邊。

兩人呆坐在床上,一臉僵硬的說不出半句話來,吳建杼正想打破沉默時,小套房的門卻突然被打開了。

「吳建杼?妳在這裡幹什麼?」安喬關上門,一臉納悶地朝著她們走了過來,才不過六、七坪的小套房塞了三個人頓時顯得非常擁擠。

「那個…我…」一看見安喬,吳建杼馬上又想起那晚的事,罪惡感迅速的湧上心頭,她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忽然之間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才好。

安喬從未見過吳建杼在她面前如此慌張過,不禁疑心大起,眼神移到祈雨陽身上接著問道,「雨陽,這女人來找妳幹嘛?」

「呃、建杼,世芸還沒回來嗎?」祈雨陽顯然也是一臉心虛,但安喬大概是累壞了,並沒有看出來。

「哦…世芸明天晚上就會回來了。」

「謝謝妳今天拿我的錶來還我。」祈雨陽指了一下桌子上的手錶,然後對著吳建杼連使了好幾個眼色,「建杼,妳…應該沒事了吧?」

「嗯…對啊…再見。」吳建杼站起身,趁著安喬和祈雨陽不注意時,迅速的把那封信塞進了口袋裡,然後故作鎮定的離開了小套房。

等到吳建杼離開後,安喬馬上就問祈雨陽說,「所以吳建杼那傢伙是拿錶來還妳喔?」

「是啊,那天我喝醉了睡在她家,把錶拿了下來就忘記帶走了。」

「睡在她家?妳們應該沒有給我偷來暗去吧?」

祈雨陽臉色一僵,「這…這怎麼可能?妳別胡說…」

「哎呦,開開玩笑的嘛,那麼緊張幹什麼?」安喬抱住了祈雨陽,語氣撒嬌的說道,「人家知道妳只愛我一個…」

「那是當然的。」

「對了,雨陽。」

「呃…怎麼了?」

「我接演了一部電影,要由我演出女主角,可能要去南部取景一、兩個月。」

「哦…嗯…」

「怎麼啦?妳心不在焉的。」

「沒有…只是…妳又要忙工作的事啦?」

「嗯,抱歉,可能又要留妳一個人了。」

「沒關係啦,妳就去吧。」

「妳這次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呀?之前不都會抱怨個幾句之類的嗎?」

「所以妳是希望我抱怨呀?」

「當然不是…只是覺得妳這幾天怪怪的…我覺得有點擔心妳…」

「笨蛋,我沒事啦。」

自吳建杼進來又離開後,祈雨陽的心一直就忐忑不安,總覺得有那裡不太對勁…她打量了房間四周,瞄到書桌的那瞬間,她才突然驚覺到讓自己不安的原因是什麼。

天啊!那封信!!!

祈雨陽快步走到書桌旁,看見空無一物的書桌,不禁愣了一下,不會吧?不見了嗎?昨天晚上不是還好好的放在桌上的嗎?

「喬,妳剛剛有看見桌上有一封信嗎?」祈雨陽緊張的問道,然後打開了每個抽屜翻箱倒櫃的找,但不管她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那封信。

「信?沒有啊,我剛剛又沒靠近書桌。」

「不會吧…難道是…建杼?」

太糟糕了。

祈雨陽愣愣的望著門外,背脊一陣發涼。

--

吳建杼雙手顫抖的從口袋拿出那封信,再度瞄了一眼信上的那行字,這筆跡確實是祈雨陽的沒錯,代表這封信的確是她寫的,可是…可是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難道,祈雨陽當年不只是把吳建杼當成替代品而已嗎?

所以這封信的意思是,祈雨陽也是有愛過吳建杼,只是吳建杼一直渾然不知、直到至今看到這封信才恍然大悟嗎?

吳建杼心亂如麻,從前第一次發現自己愛上祈雨陽的那一刻,她自己也覺得非常莫名其妙,但仔細一想,彷彿又很理所當然。

那時候的祈雨陽是多麼的惹人憐愛……

無助、孤獨、落寞的眼神…溫柔、體貼、熱心的個性……

那玲瓏有緻的胴體…高潮時那令人陶醉的神情……

祈雨陽的一切曾經是多麼讓吳建杼無可自拔的心動,無限的回憶盈滿心頭,那些令她早已遺忘、塵封已久的情感,竟因為這封信又再度被勾起。

直到此刻,吳建杼才突然驚覺祈雨陽在她心中佔有多大的位置,只是她自己一直不願意承認罷了。

她是真的很不甘願,自己放了那麼多感情,卻總是被對方當成替代品來看待。

她跟祈雨陽發生過無數次關係,但卻始終沒有接吻,那是因為吳建杼始終覺得祈雨陽根本沒有愛過她,她不想要把自己的初吻浪費給一個不愛自己的人身上。

如今知道了祈雨陽當時的心意,吳建杼才得以稍稍慰藉自己,至少,那時候的她不是癡癡的單戀著祈雨陽。

吳建杼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唉,就算如此,那又如何?

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都過了那麼多年,彼此的身邊都已經有了深愛的人,一切只不過是過往雲煙,為什麼、為什麼祈雨陽要讓她看見那封信呢?

「建杼,我回來啦。」

「世芸?妳不是明天才會回來嗎?」吳建杼嚇了好大一跳,趕緊把信偷偷摸摸的摺好藏在沙發底下。

「我太想妳了,等不到明天…」梁世芸撲進吳建杼的懷裡,親暱的吻著她的臉。

「世芸…」

「妳想我嗎?」

「嗯…當然…」

梁世芸摟著吳建杼,開始慢慢的親吻著她的耳朵,在一起這麼多年,吳建杼當然知道,每當梁世芸這麼做的時候,就是她想要做愛的暗示。

吳建杼被觸碰到的那瞬間,突然腦袋浮現祈雨陽的身影,但隨即想起身邊的人是梁世芸,罪惡感源源不絕的湧現,不自覺的就推開了梁世芸。

「妳怎麼啦?」

「我現在不想…」

「不想?為什麼?我們已經一個多月沒見面了…妳不想嗎?」

「抱歉…世芸…我最近心情比較亂一點…」

「怎麼了嗎?在我去巴黎的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嗎?妳看起來好像不太好。」

「沒什麼…」吳建杼嘆了口氣,依偎在梁世芸的肩膀上,聞到她熟悉的味道,頓時間覺得好想哭。

吳建杼不肯說,梁世芸也不再多加追問了,她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一直都是如此。

吳建杼天生強勢、性情乖僻,梁世芸優柔寡斷、既包容又體貼,吳建杼說一,她根本完全不可能會說二。

說到底,除了梁世芸以外,任誰應該都無法忍受的了吳建杼這種偏執的個性吧?她們就像兩塊拼圖,一塊是凸的、一塊是凹的,才有辦法能夠拼湊互補在一起。

「對了,妳的樂器行準備的怎麼樣了?不是過沒幾天就要開幕了嗎?」

「嗯,雨陽有在她們雜誌上做了廣告,多虧那篇廣告,雖然還沒正式開幕,不過特地來詢問的客人還蠻多的。」

「那就好,雨陽還是一樣對你有情有義,妳要好好謝謝人家。」

「我知道。」

「對了,既然我回來了,後天又是假日,明天晚上約大家一起去唱歌怎麼樣?」

「大家一起?」吳建杼一顆心怦怦亂跳,這麼快就要再見到祈雨陽了嗎?這…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呢。

「是啊,已經好久沒一起唱歌了,就這麼決定吧。」

梁世芸興致沖沖的打了電話,剛好大家都有空,就連平常忙碌到不行的安喬居然也抽的出時間,李蓁還問說她能不能帶她的初戀情人林晨曦一起去,梁世芸馬上就欣然同意了。

吳建杼雖然還沒有心理準備見到祈雨陽,不過她好像也找不到什麼藉口不去,只得硬著頭皮答應了。

--

梁世芸、吳建杼、祈雨陽、祈雨月、安喬、謝文棋、李蓁等人很難得的齊聚一堂,姚嬅長年在國外,姚孀今天剛好有個非常重要的工作抽不出時間,於是除了姚氏姐妹以外,其他人全都到齊了。

梁世芸東張西望著,然後對著李蓁說道,「蓁蓁,妳的初戀情人還沒來嗎?」

「她去停車了,等下就進來。」

李蓁才剛說完,包廂的門忽然就開了。

「抱歉,這時間車位有點難找…」林晨曦推開門走進來的瞬間,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林晨曦長髮披肩、長相秀麗,顯然就是個大美女,姿色還不亞於吳建杼或是安喬,這時大家才突然明白李蓁這麼多年來對她念念不忘的原因。

「蓁蓁,妳渴了嗎?我去幫妳拿飲料好不好?」林晨曦坐到了李蓁的旁邊,然後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祈雨陽一臉興奮的說,「咦?妳們在交往嗎?」

「是啊。」林晨曦十分爽快的說,「蓁蓁,妳沒跟妳朋友說嗎?」

「嗯…這個…就是…嗯……」李蓁紅透了臉,顯然是非常不知所措。

祈雨月愉快的說,「嘿,美女姐姐,妳不先自我介紹一下嗎?」

「我叫做林晨曦,大家叫我晨曦就好了,我是蓁蓁的主管,也是她的女朋友。」

「哇,蓁蓁姐,妳女朋友好美喔,好羨慕妳喔!唉,我也好想要有個女朋友喔,可惜有人就是一直不肯答應我。」祈雨月邊說邊瞄了一眼謝文棋。

謝文棋尷尬的紅了臉,然後撇過頭避開祈雨月的視線。

李蓁和林晨曦簡單的介紹了其他人,大家便開始輪流點歌,第一首歌是吳建杼點的,她拿起麥克風,瞄了一眼祈雨陽,然後才開始唱起。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妳早已遠去…消失在人海…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

祈雨陽有注意到剛才吳建杼的那個眼神,很明顯的,這首歌便是為她而唱了,她深深的嘆了口氣,是啊,她們實在錯過太多了。

結束了一首歌,下首歌是祈雨陽點的歌,她同樣也望了一眼吳建杼才開始唱。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妳…妳不屬於我…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聽完祈雨陽的這首”十年”,吳建杼瞬間感到心有戚戚焉,是啊,她們是朋友,只是單純的朋友就好……

「妳不該妳不該移情別戀…妳不該妳不該拋棄我走…啊!負心人負心的人!可愛的人兒…可恨的人兒!幾時幾時再回頭……」

安喬帶著開玩笑的意味唱著這首老歌,只見祈雨月和李蓁等人都哈哈大笑著,但吳建杼和祈雨陽實在是笑不太出來。

接著輪到梁世芸,她一直覺得自己五音不全,老是非常害羞不敢開口,直到這幾年大家比較熟了,她才敢慢慢試著開口唱。

「傻瓜…我們都一樣…被愛情傷了又傷…相信這個她不一樣…卻又再一次受傷…傻瓜…我們都一樣…受了傷卻不投降…相信付出會有代價…代價只是一句…傻瓜……」

吳建杼頓時紅透了臉,雖然明知道梁世芸不是有意的,但她的還是忍不住心虛了一下。

接下來是謝文棋點的歌,她望了祈雨月一眼,然後才拿起麥克風開始唱。

「我是好人…也是個壞人…分得夠狠…妳才有藉口轉身…寧願愛一點不剩…也不忍…看戀人愛成路人……」

祈雨月瞪著謝文棋,然後跑到點播台直接插播了一首歌。

「為妳付出那種傷心妳永遠不瞭解…我又何苦勉強自己愛上妳的一切…妳又狠狠逼退…我的防備…靜靜關上門來默數我的淚……」

「再向前一點點…我就會點頭…再衝動一點點…我就不閃躲……不過三個字…別猶豫這麼久…只要妳說出口…你就能擁有我……」緊接著是林晨曦,她也是邊唱邊偷瞄了李蓁好幾眼,看來這首歌也是寓意深重。

「原來妳是花言巧語…真情給妳騙騙去…原來妳是空嘴薄舌…達到目的做妳去…啊~我問妳…啊~我問妳…妳的良心到底在哪~~裡!」

「哈哈!安喬姐,妳唱得實在是太棒啦!」祈雨月忍不住捧腹大笑。

安喬哼了一聲,「對啦,要是妳姐敢劈腿,我這首歌就獻、給、她!」

「我姐?怎麼可能啊?她那麼愛妳耶!對吧,姐?」

「呃…當然。」祈雨陽一臉尷尬的點了點頭。

「吼!姐,妳猶豫囉?」

「沒、沒有啦…」

李蓁打量著祈雨陽跟吳建杼,總覺得這兩人之間有些異樣的氛圍,想起那天她們倆獨處一室,該不會發生了什麼吧?

同是大學時的摯友,當年祈雨陽和吳建杼之間的曖昧情愫雖然並無公開,但心思細膩的李蓁當時早已把一切全看在眼裡。

那時李蓁還以為這兩人總會在一起的,沒想到兩人竟是在差不多的時間各自另結新歡,著實出乎了李蓁的意料之外。

李蓁心想,和祈雨陽比起來,她跟吳建杼還比較要好一點,如果要問發生了什麼事,應該找吳建杼會比較合適吧?

「建杼,我有話要跟妳說,妳可以跟我出來一下嗎?」

「嗯。」

吳建杼看著李蓁嚴肅的神情,大概已經猜到她要和自己說什麼了,但既然已被識破,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吳建杼起身,便跟著李蓁的後頭走了出去。

「妳們要說什麼事?」林晨曦眼看著李蓁要和吳建杼私底下談話,趕緊拉住李蓁的手,頓時眉頭緊皺、一臉不悅。

「就一些工作上的事啊,妳也知道建杼是我客戶嘛…」

「好吧。」林晨曦半信半疑的盯著李蓁,李蓁好說歹說了半天,才同意讓她和吳建杼私下談話。

兩人走了出去後也沒人起疑,大多只認為是去拿食物、或者是去上廁所,大家還是各唱各的、各玩各的。

過沒幾分鐘,輪到梁世芸點來要和吳建杼一起唱的對唱歌曲,她拿起麥克風,卻不見吳建杼的蹤影,連忙向眾人問道,「建杼呢?」

「她和蓁蓁去談保險的事啦,剛剛出去了。」

「這樣啊。」

梁世芸切了歌,想想既然吳建杼是和李蓁談保險的事,身為吳建杼的另一半,自己也多少該參與一下吧?

她便站起身,走出了包廂。

To   be   continue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