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五、際遇(5)

  十月中的天氣挺好,只可惜了今天有國防課,必須穿制服,否則語資一群過動兒肯定都要跑下去打球的。語資給人的印象不是該文靜內向嗎?只嘆那可是遇見了一大群奇葩,而且還是奇葩中的奇葩。

  「——馨昀說他們班今天有體育課耶,我也想去打球。」劉品柔十分沒形象地雙腿大開,也不管穿著的是條裙子,坐姿像個爺們般豪邁不羈。

  「妳坐好看一點好不好?姊姊,妳穿的是裙子欸。」杜郁庭比起劉品柔,已經可以算是相當有身為女孩子的自覺了。至少坐姿沒有那麼慘不忍睹。

  「反正我裡面有穿褲子,根本也看不到什麼。」劉品柔絲毫不在意。

  「穿制服還想打球?妳會不會太過動了。」王京芸捧著一本排球雜誌,聽劉品柔這樣一說,不禁翻了個白眼。

  「手上拿著排球雜誌的才沒資格說我。」劉品柔用鼻子哼了一聲,仍是相當聽話地調整了下姿勢。雖說坐時雙腿打開是大提琴演奏的標準坐姿,只是少了正式的禮服和體積龐大的琴,那是怎麼看怎麼怪。

  「噢對了,馨昀現在還待在數資嗎?還是掉下去了?」謝馨昀,也是老同學了。不過人家是這所完全中學國中部直升的老油條,能認識她的因緣際會其實說起來也是滿妙的。

  至少這世界上真的沒幾個人會在根本不認識時就跟人家借衛生棉的。

  就是這麼巧,讓杜郁庭和劉品柔碰上一個。

  「講那什麼話,人家數資待得好好地,怎麼就要掉下來了?」杜郁庭一臉哭笑不得:「就不怕遭天譴麼妳,我傻眼。」

  「隨便啦,反正我等一下要去找馨昀打球,一句話,跟不跟?」劉品柔一臉無所謂,看著課表上下一節大大寫著自習二字。

  「唉……死小孩,受不了。」杜郁庭突然有一種化身保母的錯覺,不禁感到有些驚恐。

***

  「後排準備!」數資的二傳碰到球後立刻往後排中央托去,一個皮膚略顯黝黑的高瘦男孩起跳,從進攻線後方手腕一個發狠往網後一扣――

  「碰!」對方自由球員犁田,球落地。

  「翊緯好球!」場內一陣高喊,被稱作翊緯的男孩點點頭,順手抹了一把下巴上的汗水。

  劉品柔依然霸佔著場中央的位置,充當一傳的穩定角色。她身旁的女孩束著高高的馬尾,小麥色的皮膚顯示出她充足的運動量。

  「郁庭妳真的不考慮也來打排球嗎?」女孩在下課鐘響起後,一隻手臂撐著球,和劉品柔一同走向杜郁庭。

  「我又不會打,去打辛酸的喔。」杜郁庭哭笑不得道:「而且我也不懂規則,只知道你們打得很暴力,動不動就要殺球。」

  「就是要殺才能得分啊,不然老在那邊接來接去有什麼好玩的,又不是打拋接。」劉品柔指了指隔壁場的國中部學妹:「國中生的娛樂,好吧,原諒我完全無法理解。」

  說到這裡,學妹們便巧合似地尖叫出聲,看著那顆被對面丟過來軟綿無力的球,沿著一條完美的拋物線落地,就連對數學一點興趣都沒的杜郁庭都想替那條軌跡算準線焦點了。

  「不要這樣好不好,好歹我以前也是打拋接才練正式的。」謝馨昀一臉正經,不料說到最後卻在句尾一個噴笑,破功:「尊重友善包容,做人要先學會積陰德好嗎?」

  「妳哪時候肯自己把球拿來還,妳人生就圓滿了好嗎?」一個頗為熟悉的聲音橫插進對話。三個女孩兒回頭一看,發現是穿著球衣的馮彥君一手提著呈現四十五度角的球籃走進體育館,渾身都被汗水浸得溼透:「嗯?怎麼妳們也在這?」他才發現同站在這裡的杜郁庭和劉品柔兩人。

  「下來打球的啊,不然你以為我來這裡幹嘛?」劉品柔哼了聲:「你是剛去洗澡喔,太扯了吧?」

  「外面很熱好不好,又不像你們排球場還蓋在體育館裡。」馮彥君翻了個白眼:「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小孩,居然還要我從操場過來。」

  「這哪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啊?鬼扯。」謝馨昀道。

  「其實我比較想知道怎麼會是你在收球,難不成你是康樂?」劉品柔突然用一種全新的眼光上下打量著馮彥君。

  「他這康樂當的超廢的,連操都要別人帶,自己在旁邊打球。」謝馨昀顯然對此挺嗤之以鼻:「學妹殺手是吧?哼哼……」

  「妳夠了喔……」馮彥君一臉啼笑皆非:「上課鐘快打了啦,我要趕快把球還一還,下一節物理是不是?」

  「快滾。」謝馨昀毫不客氣地罵了聲,活像趕狗似的。

  馮彥君又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眼神忽然飄向一直沒有出聲的杜郁庭:「小公主,總覺得我們最近很有緣呢,連堂體育課都能遇到。」而後朝三人揮了揮手。

  突然被點到名的杜郁庭一愣,便反射性地抬起手也朝馮彥君揮了揮。馮彥君一聲輕笑,提著球籃又走了,留下一個瀟灑到讓謝馨昀很想摘下鞋子往他後腦杓砸下去的背影。

  「這人是賀爾蒙分泌過剩嗎,受不了欸。」謝馨昀翻了個大大的白眼,讓杜郁庭很擔心她的眼珠子會不會就這樣掉出來。

  「怨念太深了吧。」杜郁庭簡直笑到不行。

  「說到這個,誰可以教教我一個月姨媽來兩次該怎麼辦?」突然像被什麼打到一般,謝馨昀話鋒倏地一轉,轉到了害人匪淺的女人病上。

  「怪你濾泡期太短啊,還怎麼辦。」劉品柔原是漫不經心地說著,過了一段時間見另兩人都沒有反應,抬起頭來,只見杜郁庭和謝馨昀一臉看到鬼似的表情看著她。這才發現自己剛講的話究竟是多蠢。

  「什麼濾泡期呀,妳生物老師聽了一定會想把妳直接從三樓教室丟出去。」作為一個三類的學霸,謝馨昀率先吐槽:「基生到底都在學什麼啊妳,真該慶幸妳不是念三類的,不然念到後面選修肯定弄得妳不要不要的。」

  「明明就生物不好還硬要濾泡期呵……」杜郁庭難得也嘴了一句,謝馨昀聽了那是一陣大笑不止。

  「對啦對啦,就是這樣才來念社會組啦,才不想被生物那種東西搞死。」劉品柔側過身去哼了一聲:「我還寧願去念二類。」

  「二類?妳確定?身為一個過來人我勸妳從良——」謝馨昀手裡可拿著和二類組同個版本的化學和物理:「在妳被生物DNA那個章節弄死以前,妳會先被物理的運動學和化學的氣體分壓給弄死。」

  「從良什麼啦,是不是想打架?」劉品柔被謝馨昀浮誇的表情給弄的氣不打一處去。

***

  「欸——聽一下好嗎——」班長彭子綺趁老師還沒來的空檔站上講台,拿著手上的點名簿敲了敲講桌:「這張是段考的考程表,我等一下拿下去傳閱喔。」游老師不在班上的話,那麼就是語資班也跟一般班級吵鬧無異。

  「不是才剛考完模考嗎?」台下不知道誰突然蹦出這一句話,一石激起千層浪,班上的吵雜程度似乎又往上疊加了一個層次。

  「大哥,你考模考是九月初的事情,現在都十月中了。」彭子綺毫不留情地狠狠打了那人一臉。

  不顧四面升起的哀號聲,杜郁庭逕自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想了想,發現數學根本是完全沒救了,上次只考不到四十的她不禁有些哀怨地嘆了口氣。

  「姊姊呀,又怎麼了?」杜郁庭聞聲抬頭,發現劉品柔已經自顧自拉了把椅子拖到她位置旁邊。她總會幹這種事,假借沒帶課本之名義行換位置聊天之實。

  「我在思考我的數學。」

  「不用思考了,反正再怎麼思考也不會考比較好。」這桶冷水澆的,讓杜郁庭突然有種想把劉品柔從窗戶丟出去的衝動。

  「少囉唆啦。」杜郁庭翻了個白眼:「有沒有人可以教我數學啊——我要求不多,只要有班平均就好了,班平均我就很滿意了。」

  「真沒出息。」劉品柔鼻子挺得高高的:「妳可以去找馨昀啊,明晃晃數資班擺在那邊不去問,在這邊傷春悲秋。」

  「別鬧,上次她數學也沒及格,當我不知道啊。」

  「就算沒及格肯定也考得比妳好。」又是一桶冷水。她一個眼神瞪向劉品柔,卻見後者只是滿不在乎地聳了聳肩:「我是有個提議啦,看要不要讓俞銘把彥君叫出來,我們再拉馨昀看要去哪裡念書。」

  「妳說像圖書館那種嗎?那很遠欸,不是都在市區中心?」聽了劉品柔的提議,杜郁庭卻是一個懷疑的眼光丟過去。

  「又沒叫妳走去,搭公車啊。」劉品柔一臉孺子不可教也:「彥君這人請得夠大牌了吧,聽說數物化好到沒朋友。」

  「也要看人家想不想去吧?說不定他喜歡一個人唸書?」

  「就妳問題最多,自己去問不就好了?」劉品柔說著,便揮了揮手要何俞銘過來:「欸你去問一下彥君,看要不要我們幾個週末揪一揪看要去圖書館還是誰家念書,順便救救這小孩兒的數學。」

  「好喔,剛好我們儀隊也有人要彥君幫忙,就一兩個吧,你們也認識的,我去和他提一下。」何俞銘爽快地應下了:「但我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喔,不答應的話我只能再抓幾個儀隊數資的出來而已。」

  「行,成交!」劉品柔竟是幫著杜郁庭應下了。

  此時姍姍來遲的老師正好也推門進入教室,聲浪慢慢平息下來。待老師開始講解平面方程式時,神遊的神遊,認真聽課的認真聽課,一間教室可說是塞滿了人間百態。

  不知為何,杜郁庭一邊轉著筆,思緒一邊飄,連著天上行雲那份開始漫無邊際地放空,聽課聽得心不在焉。就算是在紙上躍動著的樹葉光影,也組不起數學符號散落在各地的碎塊。

  突然劉品柔傳來一張紙條,難得正經的她在上面用潦草的字跡寫著:

  上課認真點寶貝,你不聽課誰幫你都沒辦法喔

  杜郁庭一聲失笑,提筆在上面半開玩笑地寫下:

  秋天到了,我在想春天呢

  接著杜郁庭便傳了回去,劉品柔一翻開看到裡面的內容,抬起頭來直接賞了杜郁庭一個白眼。

  天空挺藍的。杜郁庭一邊放空一邊如此想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