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四、際遇(4)

  「標兵注意——立正!」馮彥君一個口號喊得中氣十足,隨後便是整齊劃一的跺地聲。所謂儀隊,就是一個精神和身體同來暴力的社團,尤其又挨上馮彥君這人,這個虐隊員不遺餘力的無良隊長,能堅持到現在的大家肯定都是身心被淬煉至頂尖的老夥伴了。

  現在雖還卡在不上不下的剛開學期間,但對全國高中職儀隊比賽的準備早已進行得如火如荼。恰好落在十一月的秋末時分,關於音樂、動作排練等也已安排的穩妥,就差整體隊員的一致性。這也是馮彥君身為隊長最頭痛的問題之一。

  「重來重來!後面的,手腕沒力啊?轉槍轉這麼亂!」何俞銘同樣也是眉頭緊鎖,沒等馮彥君先開口,逕自朝後排的學弟們罵道。

  對何俞銘這種見不得不完美的個性,隊員們表示早已非常習慣。學弟聽了何俞銘的挑剔,也只是喏喏地應了聲。

  從音樂教室裡傳出來的樂音,從鋼琴聲變成了大提琴聲。

***

  放學留下來自主練習的社團,一概和晚自習的同個時間回家。不過像杜郁庭和劉品柔這種沒有買車票的,只能很委屈地搭公車。

  學校往公車站要走一段路,杜郁庭也不知道為什麼學校地處偏僻就算了,離最近的公車站居然還要沿著一條幹道一直往下走,算來也有快一公里吧。除了人擠人以外,路遠到一個不行也是她總會把搭公車放在很後面的選項的原因。她們不是沒想過要偷搭學校校車回家,只是她們那個路線的司機總會很勤勞地查票,連續幾次偷渡不成,只好跑去搭公車,然後再很可憐地轉車。

  途中停下來買了點東西吃,再到公車站的時候,突然發現那邊站了兩個彼此才剛碰面的人。

  「嗯?妳們怎麼也來了?」何俞銘正和馮彥君講著話,眼神一飄便發現從遠方徐徐走來的杜郁庭和劉品柔兩人。

  「我們又沒有買晚自習的車票,不搭公車難道騎山豬啊?」劉品柔朝何俞銘翻了個白眼,一旁的杜郁庭聽著這一段話露出一臉懵逼。

  「騎山豬?什麼梗啊。」馮彥君問道。

  「沒聽過『北部人說南部人都騎山豬』嗎?」隨後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邊上兒的何俞銘。

  何俞銘,以生物老師的話來說,正是『北部下來的刺客』。他一臉哭笑不得地說道:「再來戰南北啊!」

  「來互相傷害啊!」劉品柔挺了挺高傲的鼻子。

  「幾歲了呀,兩位小朋友?」杜郁庭表示對這種對話已經十分習慣:「其實你們唸的是國二而不是高二吧?」

  「並沒有好嗎!」劉品柔也跟著笑開了:「八月出生的郁庭小朋友,姊姊可是明年就能考駕照了。」

  「妳不是年底嗎?不等學測考完喔?」何俞銘一臉奇怪道。

  「還是會吧,等到那時候都離學測剩不到一個月了,考完再去考駕照是一樣的。」劉品柔曾經說過她想直接考汽車,直接略過機車。

  「說起來我也是明年就能考駕照了。總覺得有點老啊。」何俞銘摸了摸下巴:「彥君我記得你是十一月吧?到時候要不要一起去考?」身為九月出生的老大哥,何俞銘已開始規劃成年後的生活。

  「大哥,你學測都沒考完就在想這些啊?」馮彥君是個非常認真在準備大考的孩子。

  「反正我們又不像你們班,學校門面呵……」

  「你真的很無聊……」馮彥君那是一臉啼笑皆非:「車來了啦,聽你廢話就飽了……」

  另外三人一抬頭,果不其然看到藍幹線緩慢地從轉角彎入街口,往他們的方向而來。

  公車上挺空,「學生票刷卡」的女聲前前後後響了四次,再來是衣襬摩擦的沙沙聲。眾人都不是愛說話的,挑了兩排靠後的位置,便開始滑起了手機。

  杜郁庭馬上發了篇限時,內容是剛剛劉品柔練《帕格尼尼二十四號隨想曲》時的片段,一旁註明著:

  這人要是平常也能這麼有氣質就好了。

  坐在她旁邊同樣也在滑IG的劉品柔幾乎是馬上就看到那條發出去沒幾秒鐘的限時,直接朝她翻了個白眼。

  alessia1227_liu已回覆你的限時動態

  alessia1227_liu:賣隊友,姊姊母湯喔

  alessia1227_liu:姐可是走氣質路線的

  杜郁庭直接很不厚道地笑出聲來,忍著笑一邊又傳了一條訊息回去。

  yuting_0811:妳看,哪裡氣質了,剛剛那個白眼已經出賣妳了  

  其實杜郁庭真的很少發限時,不像一天大概可以發個快二十條限時動態的劉品柔。一般她只喜歡看別人的限時,只是最近的實在沒什麼可看性——大部份都在抱怨冷血無情的第一次模考。

  此時手機突然震了一下,一個她從沒想過的人居然回了她的限時動態!

  yjfeng_4719已回覆你的限時動態

  yjfeng_4719:那妳什麼時候才要讓我看妳沒氣質的樣子?

  杜郁庭轉過頭看向馮彥君,只見後者正斜著眼睛看著她,嘴上還噙著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確實是長得很好看的一個人。心底突然浮現這個想法,連她自己都覺得嚇了一大跳!

  所幸是隔著一排座位,自己又背對著他,於是故作鎮定地敲了一條訊息回傳給他。他收到後,只是發出了幾聲低低的輕笑。

  yuting_0811:現在就很沒氣質好嗎

  yjfeng_4719:那可能是因為妳背對我我才看不到吧

  那條訊息真的挺可愛,馮彥君還在最後面加上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

  yuting_0811:明明就坐前後還硬要小盒子欸,我傻眼

  yjfeng_4719:車上太安靜了,我可不好意思講話

  打著那條訊息的杜郁庭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是「硬要小盒子」人的其中一員,而馮彥君很貼心的並沒有對她戳破。

  待他們一下車對焦上眼前繁華熱鬧的景象,就是看了無數次,仍不禁為大都市鬧區優越的生活機能而感到感慨。

  熟門熟路的走去一旁待車的總站,杜郁庭很難得的沒有馬上拿出手機,而是對著行色匆匆的路人多駐足了幾眼。因為大補習班大多開在這裡的原因,在這個時間點還在等公車的也大部份都是學生,來自不同學校的。

  杜郁庭眼尖,在不遠處發現了站在邊邊角角地帶的,某個會使劉品柔非常尷尬的人:「欸,那不是Vic嗎?」

  Vic,學校熱舞社的社長,本名鄭學祐。他好像早就發現站在這裡的杜郁庭一行四人,待杜郁庭看過去他那裡,他的眼神也只是微微地瞟向他們,沒有多作表態,很安靜的。

  聽到關鍵字似的,劉品柔從一開始的能言善道,突然變得沈默寡言。馮彥君也許不清楚他們兩個什麼關係,但何俞銘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哎,戀愛中的女人呀。」何俞銘露出深不可測的謎樣微笑:「就是這樣,看,連話都不會講了。」

  鄭學祐似乎也沒想繼續藏著,大大方方地自對向而來。然而劉品柔卻像是成了個雕像似的仍維持背對著的姿勢,這樣讓杜郁庭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這世界上能把劉品柔壓得這麼死的,除了鄭學祐也沒別人了。

  他壓低嗓音向劉品柔說了些什麼,聲音很輕,甚至連離她最近的杜郁庭都沒有聽清——只見劉品柔一個嗔怒的表情瞪向鄭學祐,他仍舊是笑得很輕,聽劉品柔小小聲地抱怨著,手上一個發力便扯過她的外套袖子,拉到另一個相對昏暗的地方。杜郁庭非常識相的轉向何俞銘及馮彥君那方,卻見兩人也是背對著另兩個當事人並偷偷笑著。顯然,馮彥君大概也從何俞銘的嘴裡知道了他們的事情。

  孔子曾云:「非禮勿視。」身為我大中華文化優良的後裔,餘下三人彼此心照不宣的不去戳破這個劉品柔撒的小謊。

  恪守孔子教誨的三人,自然是沒發現在離他們一點距離的旁側,多了兩個人相互耳鬢廝磨地擁抱著。

***

  「他明明跟我說今天不會去補習的,我才敢搭那麼早的班次……」劉品柔看起來有些煩躁。她一說,杜郁庭才發覺今天下車時確實是比平常時間要早上很多。平常她們都是要趕末班車的,思及此,她終於明瞭一直以來都被劉品柔給玩了!

  「妳這死小孩,不讓我那麼早回家還要我陪妳在外面閒晃,就為了要躲Vic!」杜郁庭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

  「小姊姊,妳就當幫我個忙吧,每次看到他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劉品柔略帶歉意地看了杜郁庭一眼。

  「就跟妳說在一起就好了呵,就妳不知道在矜持什麼,磨磨蹭蹭的。」

  「現在就不會去想那些事情嘛,我討厭麻煩。」劉品柔走著走著突然停下腳步,緩緩道:「雖然我也知道這樣不好,還要他等,很不公平。」

  劉品柔一向是沒心沒肺的,不是大哭就是大笑,很少會有像現在這樣在中間搖擺不定的模樣。見她如此,杜郁庭心裡竟是軟了下來。

  「Vic應該也會要你想清楚再給他答覆吧,這位姊姊,妳聽我一句話,對感情千萬不要衝動,好好想清楚。」杜郁庭頓了一陣:「只要不要像我之前那樣就好了。」

  認識多久的朋友,劉品柔自然是知道杜郁庭指的是哪件事情。等她從她自己的情緒裡恢復,又換上一貫的笑容:「那些都過去了啦!想這些幹什麼!」

  「我已經沒有放在心上了,不用擔心我。」杜郁庭搖搖頭:「妳也知道,我是不可能回頭的,不會也不想。」

  劉品柔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自己逕自開啟一個慣有的話題,聊八卦、聊音樂比賽、聊學姊……她們相當默契的不再提起甫出現過的傷感話題。

  互相道別後,杜郁庭一回到家便連衣服也不換地直接躺倒在床鋪上,用臉頰磨了磨棉被的柔軟布料。此時手機又是一震,杜郁庭面朝上地滑開鎖屏,發現震動源後,露出了一個微笑。

  9:48PM

  yjfeng_4719:小公主,回到家了吧?

  yjfeng_4719:下次妳真的得讓我看看妳的表演,免得妳又說自己沒氣質

  杜郁庭看了真的止不住笑,心頭好像浮現出某種她曾經熟悉過的情緒。她便敲了一串訊息——

  yuting_0811:小公主很難聽欸!換個稱呼行嗎

  yuting_0811:才不想給你看表演

  yjfeng_4719:小公主怎麼難聽了,反正也只有我這樣叫妳

  yjfeng_4719:那可難說,反正到時候聖誕節的才藝表演妳還不是得上台

  看了他傳來的訊息,杜郁庭不禁心裡一驚。馮彥君麼會知道她聖誕節要上台表演?雖然不是什麼祕密,但知道的人應該也在少數才對。

  yuting_0811:你怎麼知道我要去表演?

  yjfeng_4719:俞銘說的啊

  何俞銘!賣隊友!可恥!不知是該哭該笑的杜郁庭只忿忿不平地傳了一條訊息給何俞銘。

  yuting_0811:死小孩!(截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