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4

      幾分鐘又或者是十幾分鐘過去,卻遲遲無法入睡。心中略感煩躁,他捋了捋一頭亂髮,被太陽曬得暖呼呼的。外套被他一把掀開,接著他有些不敢置信。

      她還在看那本書。

      不過她換了個位置,到另一頭去了。陳盼能瞧見她,然而她卻不行。

      難不成剛是他錯怪她了?

      突然,她快速地眨了眨眼睛,然後摀著嘴,打了個細微的噴嚏。嗓音有些軟,不似剛剛說話時的冷清。

      對方把手機放下,然後就推開椅子站了起來,看那模樣應該是要前往洗手間。

      圖書館洗手間在一樓,這代表著她還得下樓。

      見她身影離去,陳盼沒多加思考,手一撐便從地上爬起,走向她的位置。

      手機螢幕沒關,她開了個記事本,裡面密密麻麻的文字。他眼神一掃,發現竟然真是與醫學有關的內容。而她借閱的那本書籍已經被翻閱過五分之一了。

      他插著口袋,臂彎掛著皺巴巴的外套,腦袋難得出現了些許混亂。

      因此,沒發現位置的主人已經回來了。

      「有事?」

      陳盼一愣,猛地回過神。扭頭一看,正巧對上那雙清澈的眼眸。

      見他看過來,她便拉開椅子,坐回位置上。低頭繼續做著自己的事。

      陳盼被晾在一旁。這表示她剛剛那句問話就只是隨口一問罷了。

      他何時被這麼對待過?

      聽到身旁椅子被拉開的聲音,許清眉頭有短暫的皺起,接著又鬆開。

      沒管他,手下書本被翻過一頁。

      「喂。」陳盼側坐著,一隻手撐著腦袋,腳踢踢她的椅子。

      「有事?」她頭也不抬,目光依然停在書本上。

      陳盼火氣莫名就冒上來了,嗤笑一聲問:「妳中文只會這兩個字啊?」

      意料之中,她抬起頭來看他。

      卻讓他的火瞬間被澆熄,他呆愣地聽她淡聲道──

      「滾。」

      扔下這個字,彷彿是懶得再和他多說一個字,她又扭回頭了。

      半晌,陳盼笑了。他捏了捏鼻樑,漫不經心地問:「妳叫什麼?」

      對方連一個眼神都沒給他。

      他也不惱,瞇著眼道:「沒事,剛看到妳學生證了。」就大喇喇擺在桌上。

      「許清,」陳盼好心情地勾著唇,「嗯?」

      結果卻沒出現他想像中驚訝或者錯愕的表情,許清只是應了一聲。

      這令他有些挫敗。

      他竟然比不上一本書?

      「妳看這書做什麼,未來想當醫生啊。」睡意早就消了,此時他有些無聊,加上難得遇見一個不怎麼正常的女生。不讓他反感,反倒起了些許興趣。

      十五年來,從未有過的經驗。

      「嗯。」

      聽到這回答他扯了扯唇角,剛要說些什麼,就突然反應過來。

      這是回答他了?

      「……真想當醫生?」他不敢置信地問。

      這幾分鐘的觀察下來,他意識到也許真是他誤會她了。她的目的真的只是那一本書,他確實擋住了她的道路。

      畢竟這種枯燥乏味的書,沒有興趣是半分鐘也啃不下去的。她卻還做了那麼多詳細的筆記。

      許清淡淡地瞥他一眼,抿了抿唇硬是將煩躁壓下。最終只道:「你很吵。」

      「我叫陳盼。」他細長的五指把頭髮往後梳,一雙明亮勾人的眼睛牢牢盯著她,「哪個盼,要不告訴妳?」

      似是真被他吵到煩了,許清眉頭皺起,手機不輕不重地往桌上一摔,然後站起身,把書跟手機帶上。一個眼神都不分給他,轉身直接下樓了。

      陳盼坐在原位愣了幾秒,回過神來,忍不住勾唇,慢悠悠地起身,外套往背後一甩,踩著慵懶的步伐跟過去。

      剛開學一個禮拜,學生證還沒發下來,自然就不能將書借閱回家。他腳底踩到一樓的木製地板,頭一抬,便發現那個站在角落邊的女孩。對方剛要把東西放在桌上,就看見陳盼出現,動作微頓。

      等著他慢吞吞地靠近後,她和他對視幾秒後,直白道:「你很煩,陳盼。」

      被喊出名字的人眼皮抬起,眼神有一瞬間的呆滯。回神,低頭輕輕地笑。

      「你要坐可以,」她沒理他,「但不要煩我。」

      「行。」他反常地爽快應道,拉開她身旁的座位,先她一步落座。

      對於他的俐落有些意外,許清多看了他一眼,這才坐下。

      接著便一心投入書上。陳盼也並非不懂察言觀色之人,沒去煩她,手機玩了幾分鐘,越覺無趣,便把外套往腦袋上一蓋,再也抵擋不住翻湧而來的睡意。只在意識渙散前來得及輕喃幾字:「待會兒離開時喊我。」

      大約半分鐘後,旁邊才響起不輕不重的一聲應答:「嗯。」

      然而陳盼早已沒了意識。

      放學鐘聲響起,許清反射性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接著便收拾東西,準備上樓將書歸還原位。

      一旁的陳盼仍舊睡得深,絲毫沒被鐘聲干擾一絲一毫。視線在他蓋著外套的腦袋上停留幾秒,便挪開視線,把椅子靠上,離開。

      從二樓下來,瞇眸一瞧,他竟還沒醒。低低嘆息一聲,許清走到他旁邊,沉默半晌,這才開口喚道:「起來。」

      「陳盼。」

      趴著的人沒有任何動靜。等待幾秒,許清耐心耗盡,果斷轉身離開。

      陳盼醒來時,外頭夜幕已經降臨。夏天的夜晚來得慢,天空被黑夜取代之時通常得過了七點。

      腦袋尚未清醒,他望著身旁乾淨的位置,原本那還坐著一個人的。

      「同學你醒了?」遠處,正收拾準備關掉圖書館電源的老師冷不防出聲,陳盼腦袋頓時清醒。他把外套穿上,沒拉拉鍊,手插口袋朝對方走去。看似不經意地問:「那女生呢?」

      「妳說她啊?鐘一響就走了。」

      陳盼忽地一笑,摸著自己的耳朵,壓著心中的煩躁,毫無情緒地道:「謝了。」

      接著就準備離開。

      老師雖奇怪他的態度,但也沒多問。在陳盼離去前,突然想起些什麼,連忙開口補充:「對了,她還有叫你。不過你似乎沒醒,那女孩就走了。」

      腳步略頓,陳盼沉默數秒,開口時嗓音莫名染上了笑意,「哦。」

      原來又誤會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