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開學考一結束,班上的同學便互相對著答案,整間教室鬧哄哄的。一道題解出相同答案,便能讓不熟的彼此的關係瞬間躍上一層,昇華為朋友。

      許清懶得搭理這些,反正答案即使互相對照,自己的答案仍舊沒有改變的機會。她趴在桌上想小睡一番,卻礙於吵雜的環境,她根本睡不着覺,反倒讓腦袋隱隱作痛。

      學校並沒有強制收手機,而是讓學生自己懂得自律。除下課時間、吃飯時間外,手機都是不允許被使用的。違者一支警告是必定的,當然不被抓到就沒事。

      許清拿出手機,發現他們五個人的小群此時已經99+,不斷有新訊息。

      葵花籽:數學最後那題計算答案是不是二分之根號六!!!拜託一定要是T_T

      鄭沅恒:早上第一科,誰記得答案?

      邱江:嗯……反正我是來不及寫那題啦。算了,寫了我也錯,沒寫剛好省時間。

      孫賀:沒印象。

      邱江的數學一直是弱項,他很難有次寫完又能檢查的。大考那次超常發揮,聽說鈴一打,他右手整個僵硬,一動就痛。

      許清看花葵惶恐不安的樣子,便打了個字。

      許清:嗯。

      葵花籽:真的嗎?太好了哇哇哇!

      鄭沅恒:妳這是中樂透了?激動成這樣。

      後面的對話她沒再看,從位置上站起,披了件外套,便走出教室。

      與旁人激動、悲傷、高興的神情不同,她神色漠然,對周遭不怎麼關心。

      經過八班門口,花葵從窗邊探出頭,臉上洋溢著可愛的笑容,因為激動的緣故,臉頰透著粉,「阿清,妳去哪呀?」

      看見她,許清臉上露出個不明顯的笑,「圖書館。」走過時,伸手輕輕捋了捋花葵的頭髮。

      「放學要等妳嗎?」

      「你們先回。」

      「好!」

      待她走遠後,教室裡本跟花葵對著答案的人問:「花葵,那誰啊?」

      「看上去真冷淡。」

      花葵鼓了鼓臉頰,拳頭不自覺握緊,語氣加重:「許清是我最好的朋友!人可溫柔了。」

      對方看不出許清身上半點溫柔的地方,但也明白那是花葵的好朋友,聳聳肩沒再反駁。

      陽光毒辣,行走的學生沒有半個不是滿頭大汗。許清悠哉的步伐和乾淨的面容倒是有些突兀,更何況她還披著件外套。

      她不怕熱,也不易出汗。倒是怕冷怕得要死。

      最後一節自習課,沒老師來。加上剛考完開學考,大家也不怎麼想再碰書,經過每間教室都鬧哄哄的。

      她花費了點時間才找到圖書館,輕輕呼出一口氣,便走了進去。

      感應門一打開,迎面而來的就是一陣舒爽的微風。圖書館阿姨有些意外這時候有人來,「同學,上課了妳怎麼會在這?」

      許清朝對方點點頭,言簡意賅:「教室太吵,來這裡讀書。」

      「哦,那妳進來吧。」阿姨沒再多問什麼,讓她進來了。

      一個學生說的話是真是假,看眼睛就知道。許清說話時眼神不閃不躲,雙眸清澈,沒人會去懷疑她欺騙師長。

      由於第一次來,還不太知曉書擺放的位置。幸虧天花板都掛有指示牌,方便學生尋找。但也許是圖書館真的太大,她花了整整二十分鐘才找到想要借閱的書籍。

      然而那條走道,卻躺著一個人。雙手撐在腦後,臉被外套隨意遮著,露出半顆腦袋,只能瞧見一頭黑髮。陽光恰好穿過落地窗,灑在他身上,整個人鍍上一層金光。

      是隔壁一中的學生。雖然圖書館本就是兩校共用,但也不知道對方是用什麼理由進來的。

      她平時是不會關心這種事,然而對方擋著她道路了。

      但打擾人美夢不是件道德的事,因為她也討厭被人吵醒。而且對方躺的那個位置,肯定很舒服。

      有溫暖的陽光、舒適的空調、寧靜的氛圍──比起吵雜的教室還要好上太多。

      她要的那本書在最下層。並且恰好擺在那男生的身旁。

      思索幾秒,她跪坐在地,上半身微傾,手伸向了那本書。

      幾縷髮絲滑落到胸前,她沒注意。指尖碰到書側的那剎那,她鬆了口氣。

      拿本書怎麼如此艱難。

      下一刻,一隻手猛地擒住她纖細的手腕,「妳幹什麼?」

      許清愣住,反射性低頭,剛好對上一雙勾人的桃花眼,眼眸帶著點霧氣。外套被他扯開扔到一旁,於是她能看清他緊繃的唇線。臉色稍顯蒼白,聲音冷然。

      視線彼此對上,兩人都呆滯了片刻。

      許清回神,有些意外自己剛剛的失態。手一動,書被她抽出書櫃,然而那隻手仍是扣得牢牢的。

      「放手。」嗓音依舊清淡,宛如剛剛的失神只不過是錯覺。

      陳盼眼眸半瞇,手上加大力道,她白皙的手腕上隱隱出現紅痕,「妳沒回答我。」

      傳來的痛感令她眉頭微蹙,加上此時的姿勢實在是不怎麼雅觀。他的咄咄逼人更是讓她不舒服。

      「你擋著我拿書。」她冷聲問:「還有問題?」

      陳盼不怎麼信,畢竟她手上那本書的名字是《外科醫師》。這種書是一個女高中生會借的,說出去誰信?

      然而他此時頭可痛了,懶得耗費時間再與對方爭。唇邊露出的笑容無比諷刺,他慢慢鬆開她的手,「沒了。」

      觸目一片驚人的紅,他不屑地嗤了一聲。皮膚是有這麼脆弱?

      許清看也沒看他,拿著她要的書,起來轉身走了。另一手無意識地揉著發紅的手腕。

      到不遠處的一張木桌,拉開椅子坐下。動作一氣呵成,看不出半點不自然。

      陳盼從側面能看見她細長捲翹的睫毛,宛如羽毛一般。她背脊挺直,眼神淡漠又專注,似是把遠處用火熱目光凝視著她的陳盼當空氣一樣。

      她時不時就拿出手機記著什麼,眼神在書上快速挪動,閱讀速度驚人。

      陳盼扯扯唇瓣,收回眼神,把外套往腦袋上一扣,又按照原本姿勢躺了回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