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尾聲:歸零之後

冬夜,張泰山警官開著警車,正欲返回局裡。

時間已過十一點,路上的紅綠燈孤零零地閃著,道旁只有少數幾間賣滷味的攤販還亮著燈,但也差不多要熄燈打烊了。夜晚是個容易起憂思的時間,他過去曾好奇陽光之於人類是不是就像水之於青蛙:青蛙可以沒有水而活,卻會因此難受痛苦。

他下意識的自懷中掏出一根菸,正要點時,一隻手從旁夾走了他的七星菸。

「車內是公共場合,還請你注意我這第二個人的存在,張警官。」

張泰山無奈地笑笑,「別那麼緊繃嗎,小劉。」

「如果你不在意吸入二手菸的我的肺會變成什麼樣,也請你注重身為警官的形象。」劉楠望著前方,彷彿在宣讀講稿。

張泰山撇了撇嘴,「下班後去喝一杯?」

「蛤!?」

這次劉楠真的轉過了身,她真不知道他怎麼能在看過那場景之後還說出這種話,「你還喝得下?啤酒……」

「我只是說果汁。」張泰山有意逗她。

「是哦!?」翻白眼。

「小飲怡情嘛!」

劉楠沒有回應,她知道張警官只是想要讓她放鬆一些,但她無法。雖然在警察學校就看過無數兇案現場的照片:被槍殺的、亂刀砍死的、被淹死在浴缸膨脹發紫的屍體……很怵目驚心,很可怕,但那遠比不上上吊自殺的來得震撼。

門打開的時候,嫌犯就吊在房間的正中央,舌頭伸得很長,眼睛整個凸出來。地上撒滿了褐色接近黑色的屎尿,氣味濃重、沉重、刺鼻。

「第一次吧?」張泰山。

「……什麼第一次?」劉楠愣了會才意識過來,「沒錯,是第一次。」

「害怕嗎?」

「不。」

張泰山勾起嘴角,「這下可以肯定他就是肇事逃逸的兇手,他畏罪自殺是罪有應得,不是嗎?」

「的確……」

「他撞死一個正要步入青春的女孩,還開著那輛該死的賓士揚長而去,要不是我們展開追捕,他或許根本不會悔改,會繼續去酒吧,繼續喝酒,繼續在撒旦附身的狀態下開那台撞過人的賓士。」

「我知道──」

「他本來該死。」

劉楠秀眉緊蹙,她不知道自己的前輩那樣憤世嫉俗,更糟的是她不知道如何反駁,也不該有理由反駁。

但她就是覺得怪,某種鬱結卡在心頭,好像一顆生鏽的螺絲釘,拔也拔不起,插也插不進。

「即便如此,你還是憐憫他。」張泰山道。

劉楠錯愕的望著他。

「在沒撞死人之前,他是個年紀輕輕的工廠老闆,員工說他為人海派,員工的生日派對不曾少辦、過年過節總是發好幾個月的年終獎金,對於生病受傷的員工還會噓寒問暖……乍看下他是個好人,就是不該喝了酒,頭腦不清的開了車出去,最終撞死了小孩。似乎他只是一時糊塗,太倒楣,才讓原本一個好人從山頂墜落谷底,何況他最終都自殺了,為什麼還有人要譴責他呢?」張泰山道:「你是這麼想的嗎?」

劉楠沉默不語。

張泰山繼續道:「可這對於受害者家屬而言,又太過殘酷了。我們怎麼能要求他們原諒這肇事逃逸的傢伙呢?他們的女兒可是被車輪輾了過去,內臟破掉、頭骨碎裂,說不定連瞻仰遺容這件事情都被禮儀師勸退了……對他們而言,這人就是渾蛋,打開始就不該出生,下地獄都算便宜了他……」

「根本沒有答案。」劉楠得出結論。

張泰山不置可否,他已可看到警局的燈。稍後在更衣室換完衣服,就能早點結束這該死的晚班,回到溫暖的家裡呼呼大睡。他幹刑警這途已十八年,從年紀輕輕到現在已是略顯福泰,再大的案子都看過了,對他而言,這只是個小案子罷了。

對,嫌犯很可惡也很可憐,劉楠煩心的事情,他二十多歲的時候也在煩惱。

但他學到抽離,從每趟該死又讓人絕望的命案現場抽離,從那些受害者家屬的痛哭中抽離,從處理到的每件憤怒的、無奈的、失魂落魄的申訴案件中抽離。

只有把工作當工作,生活當生活,他才不會瘋掉。

當然,也可能他已經瘋了,只是他不知道。

「聽人家說自殺的人在死後還是會不斷輪迴──」

「夠了,小劉,都要下班了,你到底要不要去喝一杯?」

劉楠瞪著他,「不要。」

「前輩在邀請你耶。」

「我不想跟中年胖子喝酒──果汁也一樣。」

「我單身。」

「那更慘。」

「我有錢。」

「乾我屁事!」

劉楠氣呼呼地關上車門,留下張泰山一個人微笑,然後那絲微笑緩緩的消失。

他往後躺進座椅深處,閉上眼睛,深深地吐了一口氣。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