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小皇帝與傳說中的義子(二)

      黃裳睡了個美美飽飽的覺,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先摸摸自己的臉,嫩滑細緻的像豆腐,黃裳得意的嘿嘿傻笑。

      每天都被自己帥醒這句話真不是口號。

      小皇帝雖文不成武不就,顏值卻是妥妥的,黃裳來了以後曾經祭祀過不幸的父王與兄長們,五張高掛牆上的畫像排排站,黃裳再看看鏡中的自己,突然很能明白這小黃帝以前受寵的原因。

      用五個字可以概括先皇與上面四位短命兄長。

      高大硬黑粗。

      這可不是指某部位,而是指外貌。

      先皇與四位兄長都長得又高又大,一頭黑熊似的,粗粗硬硬的天然捲紮手黑髮,肌肉練的又硬又結實,皮膚黑而粗糙,即使是平日都待在宮裡處理政事的先皇與太子,也違反自然原則的養成了一副邊塞大漠剽悍將軍的硬漢外貌。

      與他們成強烈反比的就是這小皇子元大力,元大力也能用五個字來形容。

      白嫩軟萌細。

      細細軟軟的黑髮,白白嫩嫩一掐就能留塊紅印的豆腐肌,萌萌的小鹿眼,即使普通抿著也像是在噘嘴撒嬌嫩嘟嘟的粉紅小唇,配上一個纖細腰肢,過了十七除了增長身高以外看不出與十四歲時有什麼差別。

      跟那群兄長們紮在一起,就像一堆榴槤裡放了棵水靈靈的小白菜,特別顯眼。

      聲音也是輕輕細細的,有種雌雄難分的清亮。

      總體來說,這美色程度比原身高了不曉得多少,雖然要承認自己不如一個男人美有點難以接受,但如今這也是自己的身體了,黃裳珍惜疼愛的很,沒事對著鏡子也能流一掛口水。

      要換做她以前有這麼個弟弟,她肯定也是拿根打狗棒天天護衛呢!

      「陛下起了。」福實說著,旋即兩名宮女就把床簾打起來。

      黃裳應了聲,一骨碌坐起來,接過宮女遞來的溫帕子擦臉,洗漱間福實又溫聲稟報了。

      「李美人一早就在殿外等候,說給陛下做了些小點。」

      黃裳轉轉眼珠,唔了一聲,「讓她進來吧!」

      黃裳來了三年,經營最好,也最常被大臣碎嘴的一件事──就是後宮。

      其實這也不能怪黃裳,一穿來糊裡糊塗的,拱上位的一件事就得選妃,畢竟皇室直系只剩這根獨苗苗,開枝散葉責任重大,黃裳當下興奮極了,搞穿越都要進宮選秀的,就沒看過親自選秀的,當然要好好實行一下皇帝的終極特權。

      於是這也好那也好,黃裳拿著朱砂筆得意的批個沒完沒了,簡直把自己的後宮當成一個模特兒經紀公司在蒐羅人才。

      當衛曾看到那張攤開來另一頭掉到地上臉都黑了,後來黃裳才知道,這元家皇朝雖每個人都長得一夜七次郎的長相,但對於妻子也相當敬重,他的短命兄長們都只有一名王妃,太子因為是太子,責任比較重大,於是他多選一個側妃。

      選妃明面上沒有限制,因為這早已是心照不宣的規矩。

      誰想得到黃裳這個搞不清楚情況的,一下就點了四五十個小美人,把后宮塞得滿滿,一時間連福實都忙得腳不沾地。

      黃裳什麼政績都還沒做出來,「荒淫無道」的帽子已經扣到頭上。

      雖然衛曾面色難看,但這件事終歸是小皇帝的家事,他能在國事政事上出言勸阻,卻是秉持清官不斷家務事的概念,沒有阻止這番行為,黃裳曾經弱弱的想懺悔,打算裁減一些人,卻被衛曾瞪了回去。

      「陛下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這件事也讓陛下長長教訓,荒淫無道不可取,出爾反爾更不可取!」

      黃裳摸摸鼻子,沒敢吭聲。

      好吧!就當賞花也行,賞心悅目的。

      但大臣又嚷嚷起來了。

      小皇帝一口氣點了一堆人,但一個都沒碰,這可怎麼得了,大事啊!要知道先皇先太子那是一個賽一個的勇猛,先皇后大婚隔日甚至起不來床,兩日後起來了,還讓人一扶一步走。

      現在皇室剩這根小獨苗還不趕緊開枝散葉的?

      於是衛曾又來了,黃裳縮在福實背後露出一雙烏溜溜的眼,可這回福實也幫不了他,因為福實也是一臉擔憂煩惱。

      「我我我……我太小了。」黃裳想半天,終於想出這理由。

      「我……朕其實不是每個叫進宮來的女子都想要,朕覺得既然是要做夫妻,總要彼此深入了解才行,這才讓她們待在宮裡,先熟悉一陣子,而朕……朕也需要一點時間,朕今年才十四……男子太早有性行為,對身體也不好……」

      這番話說的坑坑巴巴,黃裳自己都底氣不足。

      沒想到衛曾想了想,竟然贊成了。

      黃裳心裡也苦啊!現在自己身為一個有小XX的皇帝,而且還是僅剩的唯一一根超珍貴,如果說自己不想選妃,下面大臣們要撞柱磕頭痛哭流涕,但選了又被逼著上,不上還是撞柱磕頭痛哭流涕。

      她內在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啊……

      叫她欣賞欣賞美女風流的調戲一下可以,叫她真槍實彈來一發?

      ……黃裳很糾結。

      但衛曾根本不給小皇帝糾結的機會,一滿十五歲,就盯著黃裳選到對象沒,黃裳再次翻開覆蓋的拖延卡延到了十六歲,這回衛曾不買帳了,粗暴直接的摁著

黃裳選人,再把兩人扔在一房裡上鎖。

      黃裳記得,的一個小美人是個臉圓圓,笑起來像顆甜蘋果的少女。

      兩個人都很緊張,一個是處,一個不是處,但第一次當男人。

      黃裳當時一咬牙,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依樣哄著,好不容易兩人都有了點感覺,箭在弦上,那小美人雙眼含淚盯著黃裳,用一種「我全身心都交給你了,今生今世你就是我的男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的神情流淚時……

      黃裳當場軟了。

      這他媽太沉重了,壓力好大……

      感覺這一下戳進去會毀壞純情少女的真情與清白啊!

      小蘋果隔天哭哭啼啼地走了,黃裳覺得很抱歉,封了一個貞靜縣主給她,還給她拉紅線配了個英挺的小將軍。

      但同時,不只衛曾,整個朝廷跟後宮都把眼珠子關注在小皇帝的房事上了。

      小蘋果沒了,後面又來了個小孔雀,這麼叫她只是因為這少女姓孔,與黃裳見面當日穿了件孔雀綠的衣裳。

      小孔雀是嬌媚型,雖然才十五歲,胸前已經很可觀。

      黃裳跟她關了一整晚。

      然後又在緊要關頭黃裳很沒用的……軟了。

      黃裳想哭,小皇帝這根小龍根八成是瑕疵貨,能退原廠維修否?

      小孔雀也被封了一個貞德縣主,開開心心的嫁了個侯爵世子。

      每個跟黃裳試過但不成的女子都被封了一個「貞」開頭的封號出宮嫁人了,而且個個婚姻美滿,小皇帝的房事秘辛一時越演越烈,酒樓禮天橋下茶館裡嗑瓜子的全都在討論。

      直到李美人才打破這窘境。

      李美人,原名李恕,禮部員外郎次女,臉上有一塊不小的紅胎記,因為那畫家送畫像來時只畫了美美的側面而被黃裳點上。

      李美人沒有比前面的人美,但她個性豁達大氣,沒用一種此生此世我是你的女人的表情看著黃裳,兩人發生關係以後甚至和和氣氣爬起來喝完一杯茶,黃裳問她感想如何時,沒臉紅,正正經經的分析了下。

      「我沒感覺到什麼,陛下弄得我不太疼。」

      黃裳:「………」

      這是暗示朕的小龍根很小?

      不管如何,李恕小姑娘就此成了李美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