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小皇帝與傳說中的義子(一)

      黃裳雖在批著那堆小山一般的奏摺,耳朵卻拉得老長,把對話一字不漏地聽了進去,打了個寒顫。

      義子?

      深受信賴?

      不日就要推薦入官場?

      衛曾的忠誠跟賢能是無庸置疑的,衛曾的鐵血嚴厲與不近人情也是有口皆碑的,能被衛曾這樣稱讚的人,八成就是個小衛曾,黃裳心都絞痛起來,一個不夠,還想父子倆一起來禍害朕。

      好歹自己現在也是個皇帝好嗎?

      老虎不發威你把我當病貓?

      黃裳下定決心,管他是誰,管他賢能與否,管他是不是長得像國外混血男模一樣帥,只要是掛著「衛曾義子」名號的傢伙,第一時間就把他踢到本國最偏遠的綿縣去當縣令。

      等個十幾年後,自己孩子都生了位子也傳了再一紙詔書把人叫回來輔佐新君,也算英明賢德。

      黃裳想到這裡眉頭也舒展多了,身邊第一內侍福實這時端著托盤過來,托盤上放著兩白瓷碗,福實雖年過四十,雖不高,但身材修長挺拔,自有一種文人般的文雅從容氣度,就像美酒,模糊了年齡而越陳越香,笑起來除了慈祥還有一種發自真心的溫柔。

      福實也是黃裳來到這時空後第一個敞開心胸接受的人。

      「陛下辛苦了,福實給陛下準備了消暑甜湯,雖然夏日已盡,餘熱猶存,陛下還在長身體,可別熱壞了。」

      他端給黃裳一碗楊枝甘露,旁邊還附了一小碟醃桂花,另一碗端到返回的衛曾面前,是一碗黑呼呼的涼仙草。

      黃裳撸起袖子就吃起來,小皇帝粉白的額上泛出一顆顆汗珠,福實皺眉拿過一旁宮女的扇子自己親自搖起來,眼裡頗有心疼。

      黃裳感受到湊近的涼風,忙亂中抽空轉頭朝福實一笑,福實也寵溺的朝小皇帝笑笑,氣氛美好。

      「皇上。」衛曾的聲音又不鹹不淡的響起來。

      黃裳一口楊枝甘露水簡直都要噎在喉嚨。

      「奏摺看得如何?」

      「用餐時候談事情對胃不好。」小皇帝振振有詞的頂回去。

      她可是過來人,慢性胃炎急性胃炎胃潰瘍什麼都得過了。

      衛曾面色不虞正要說話,福實卻搶先一步插進來。

      「陛下說的沒錯,太醫們也這麼說,陛下只管放心吃,湯水花不了多少時間,政事可一會兒再議。」

      然後神奇地鐵血宰相不吭聲了,自顧自地吃起涼仙草來。

      福實跟衛曾認識很早,是竹馬竹馬,同個村子出來的,小時候還曾一起玩。衛曾是那村子裡大戶人家的少爺,一路正途科舉平步青雲,福實則是村裡窮寡婦的小兒子,為了家計早早賣身幹活,後來一路賣進了宮裡,喔對了!這朝代還是有人性化的地方,男人賣身進宮不用切小鳥,福實還是正常男子漢。

      兩人同樣經歷兩位皇帝,一個爬上了外朝最高官位,一個成了宮裡位階最高的內侍,福實擁有宮門落鎖後仍留宿宮內的特權,緊急時甚至有調動宮裡侍衛的權利。

      大約是同鄉之情,福實是這宮裡唯一敢軟性頂撞衛曾的人,福實不會在國事政事上干涉,卻會像個老母親一樣注重黃裳的健康與生活習慣,每次遇到這種狀況,衛曾大多會讓步。

      黃裳看見福實把衛曾制住了,很高興地給福實豎起一根大拇指,福實也朝小皇帝眨眨眼,又低頭繼續打起扇子。

      但即使喝了甜湯,衛曾也沒甜半分,一如往常的嚴厲,當晚黃裳批奏摺批得手都發抖,墨跡在奏摺上糊成一團,福實心疼極了,睡前一直守在床邊給黃裳按摩寫字的手,黃裳躺在床上咬牙切齒。

      「福實,幫朕查查這位衛曾宰相的『義子』的資料,越詳盡越好,祖宗十八代,如今在做些什麼等等,越詳盡越好。」

      深夜返家的衛曾在看見一身藍袍出門相迎的青年時,嚴肅的臉上不由得綻開笑容,青年上前一步,親自把衛曾從馬車上迎下來,衛曾很欣慰,握住他的手輕拍。

      「義父辛苦了。」

      「德昱你長途跋涉該盡早休息,但怎麼會這麼快,提早了近十日?」

      「秋高氣爽,路途平坦,馬每日都能比預計多走幾里路,也就早到了。」

      衛曾點點頭,又問了些路上的近況,領著義子往屋裡走,在坐定後不由得深深嘆了口氣。

      「義父可有什麼煩惱?」

      「也不過是陛下,雖現在國內看來一片昇平,但花無千日好,皇室如今只剩一脈單傳,陛下身負重任,雖聰慧卻懶散不肯學好,著實令我憂心。」

      青年沒接話,只默默給衛曾倒了杯茶。

      衛曾啜了口茶,緊皺的眉頭舒展些,看了看穩重的義子,稍感安慰。

      「你既下定決心來京城為官,我自然要好好扶持你,明日就吩咐管家開始著手準備宴會,邀請許多官場上的同僚們來,把你以我的義子身分對外介紹。」說到這裡,衛曾又啜了口茶。

      「到時定會有許多人注意到你,你如今無家室在身,也不妨到時好好看一看,可有合意的對象,男子成家立業,先成家方是根本,你妻子已亡三年,又無子嗣之累,續弦也是理所當然。」

      青年抿抿唇,當他這麼做時,左邊的頰上出現個小小梨窩。

      「多謝義父關心,不過我現時並無再婚的念頭。」

      「德昱。」這回衛曾的語氣重了點。

      「男人情長不是壞事,但遲遲放不下,也不是大丈夫所為,明白嗎?」

      青年僅僅拱手一揖,沒有回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