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下-

晚間八點,帕斯歐的會客室。

沙發上坐著一名中年男子,他的身材微胖,髮際線略禿,一雙肥滋滋的手交握在胸前,大有企業家找合作對象談判的氣勢。

空無一人的狀況下,他放肆地張望整間會客室,似乎看不慣這裡的所有擺設,所以忍不住嘖嘖出聲。

隆重的復古,太浮誇了。

不適合經營這間店的年輕人。

「讓您久等了。」

門口傳來轉動門把的聲音,一名年輕的男子走進來,朝他的方向點了一下頭,算是禮貌性地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榮光集團的董事長,陳志陽。」中年男子伸出手。

「幸會,我是KH。」駱謙回握,然後趁對方不注意時,很自然用衣角擦了一下被握過的手。

他是一個習慣獨來獨往的人,儘管面對人群不怎麼有問題,但對於「觸碰」這件事情,多少還是感到排斥。

若對方是董事長或企業家,就更排斥了。

這些人之所以能爬到那麼高的位置,就算嘴上不承認,背後肯定也有許多不可告人的黑暗。

而他討厭他們的勢利,只要碰到一下,就有被迫弄髒自己的感覺,超不舒服。

「很特別的代稱。」

「謝謝。」駱謙比了一個請坐的手勢。

帕斯歐的成員來自不同地方,不是彼此認識,就是接了莫辰指派的委託換酬勞,執行各自擅長的事。

現在的他則是扮演和客戶商量的角色,用著代稱,只要過程別太over,莫辰就不會干涉。

「在談正事之前,我想問一下你今年貴庚?」陳志陽一屁股坐下,偏頭挑眉的樣子,大有長官和下屬對談的氣勢。

「二十。」

「二十歲的話……應該還是學生吧?」陳志陽面露驚訝。

「是。」

儘管對方自認藏得很好,駱謙依舊從他的眼裡看到許多的不可置信和質疑。

但他無所謂。

反正比起客戶,要怎麼在短時間內完成委託才是他關心的事,至於對方怎麼想,他不在乎。

「這附近很多大學,你是哪一所?」

「我們來談談委託的事吧。」駱謙懶的廢話。

陳志陽打趣道:「呦,你這年輕人做事還挺效率……別著急,我只是擔心這份委託對你來說超出負荷。」

「你想多了。」

陳志陽故作無奈地聳肩,那笑容說有多輕蔑就有多輕蔑,「帕斯歐的名聲可是遠近馳名,希望不要因為你資歷過淺,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言下之意就是:我的委託不是你這等小朋友能勝任的,你要不考慮換個更靠譜的來?

聽出他的弦外之音,駱謙只當沒這回事。他接過不少委託,自然也遇過各式各樣的客戶,對於這種倚老賣老的歧視,他早就習慣選擇忽視。

他們總以為自己有選擇權,而遺忘究竟誰有求於誰。

「您是搭捷運過來的對吧?」

駱謙懶洋洋地抬眼,「從家裡出發後,您先是去便利商店買了飯糰和香菸,搭了99號公車去捷運站,一共坐了7站抵達市區中心,最後才轉乘計程車來到這裡。進門之前,您似乎還查了一下e-mail,確定約談時間真的是今天才推開大門……原來董事長您也很怕遲到嗎?」

陳志揚瞪大眼睛,張嘴啊了半天。

「手機很容易出賣一個人,只要我願意,您的行蹤完全能被我掌握。包括您的身家背景、黑歷史,或者……那些您想透過帕斯歐抹滅的『非法紀錄』。」駱謙勾著嘴角,或許是天生自帶冷感,那抹笑容看上去相當嘲諷。

「你、你……」過去從未遇過這種情況,陳志陽傻了半天才回過神,「你是駭客?」

駱謙沒回答他的問題,「您願意談談委託了嗎?」

陳志陽咳了一聲,似乎想起自己是董事長,論身分論地位都不該這麼小題大作,「你真有辦法消除網路上的所有紀錄?」

「可以。」

「如果消掉了,別人還有辦法復原嗎?」

駱謙挑眉,「您在否定帕斯歐的能力嗎?」

「沒有。」

「那您希望我怎麼做呢?」委託書上只寫著幫忙消除紀錄,除了這個,還有其他要求嗎?

「我要你在我面前立刻處理這件事。」陳志陽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說,「這些東西絕對不能外流。除非親眼看見你弄好,否則我不會走人。」

「可以。」駱謙點了點頭,「那請您在這稍等一下,手機不方便作業,我得去櫃檯拿筆電。」

陳志陽點頭如搗蒜,又不放心地說:「動作快一點。」

「小子,你能力不錯啊。」

過了一段時間,陳志陽親眼看見筆電裡的紀錄全數銷毀,最初的瞧不起已不知飛到哪去,取而代之的是忍不住上揚的嘴角。

「過獎。」

「有興趣跳槽嗎?」陳志陽摸著下巴,天外飛來一筆,「老實說,我們公司很缺你這種人才,如果你有意願,我可以為你爭取……」

「委託期間不談私事。」駱謙無情打斷。

陳志陽皺了皺眉,不死心道:「我可是真心推薦你來,像你這樣的人,待在這裡簡直浪費……」

是真心推薦我去當你的專業善後吧?

「委託已經完成,也是時候送您離開了。」駱謙闔上筆電,「希望這次的服務能讓您滿意,未來若是還有其他需要,歡迎再度光臨。」

「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

「不需要。」

駱謙頂著一張不容許任何人拒絕的冷臉,算是禮貌地把陳志陽送到門口,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才「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吵死了,這個人。

暴躁地搔著頭髮,他一屁股坐回沙發上。

「人前人後一個樣,了不起。」

身後冷不防傳來一道男聲。

「我沒轟他出門已經很有良心了。」同樣的事情他不喜歡講兩次,因為他沒有耐心。

「很高興你沒轟他出門,不然我還真擔心帕斯歐的名聲會因此掃地。」

後頭的門簾被人緩緩拉開,莫辰依舊是那抹不失禮貌的紳士微笑。

「要是帕斯歐的名聲能為我這個無名小卒掃地,那也是我的榮幸。」

莫辰不在意他的貧嘴,頗有興致道:「他提出的條件很有誘惑力,你怎麼沒有心動?」

「我不喜歡因為看到我的能力才對我讚賞有佳的人。」

「那假設今天他一進門就對你抱有崇拜,你會考慮跳槽?」

「你說呢?」駱謙不答反問。

有一剎,莫辰的臉上好像失去笑意。

他正懷疑那究竟是不是錯覺,對方卻笑著轉移話題:「我不相信你真把所有紀錄刪了,說吧,看出什麼了?」

不用問莫辰為什麼知道留底的事,反正問了也只會得到一句「因為我是店長啊」這種狗屁回答,久了,他也懶得糾結真相了。

「有一封e-mail是他在委託前就刪掉的。」駱謙點開被隱藏在角落的資料夾。

本來完成委託書上的要求,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不過瞥到垃圾桶似乎有相關信件,他突然覺得這東西必須留著。

別問為什麼,直覺要是可以用言語解釋就不叫直覺了。

總之,在徹底刪除之前,他copy一份在D槽打算事後研究。

陳志陽畢竟也是四五十歲的人了,對待科技這種東西想必不會認真看待,隨便弄個表面呼嚨過去並不是難事。

反正就算沒有銷毀資料,帕斯歐也得遵循保密原則,執行人不能隨意透漏委託人的資訊,否則……他也不知道最後會怎樣,但根據莫辰表示,下場一般都不會好到哪去。

「上面寫了什麼?」

「後山、毀屍滅跡什麼的……」還有一個奇怪的單字。

「單字?」

「Devil。」他想不透這些詞有什麼關聯,像是刻意擾亂別人似的,斷斷續續又亂碼一堆。

「Devil?」莫辰好像在挑眉。

「怎麼?」

「沒什麼。」莫辰搖頭,「你應該有辦法復原整封e-mail吧?」

「你說呢?」駱謙抬眼。

都多久了,還在懷疑他的能力?

「脾氣收斂一點,你知道我沒那個意思。」莫辰失笑。

駱謙冷哼一聲,「目的呢?」

「你要不要猜猜?」

對方莫名的微笑讓他意識到什麼,「我的委託應該已經結束了,難道你想讓我繼續……」

「不能算是繼續,說正確點,這是第二個委託。」莫辰伸出兩根手指,笑著說:「我要你幫忙調查這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為何?」又沒人委託。

「有的。」

「誰?」鬼嗎?

「我。」莫辰笑咪咪地說。

「……我拒絕。」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

「我不……」

「你沒有拒絕的權利。」莫辰不厭其煩地打斷他,又是一臉笑咪咪的樣子,彷彿是在威脅:要是敢拒絕,之後就給我等著。

「……」

姓名:未知,別稱:KH。

年齡:約二十初。

排名:001。

目前活躍地區:未知。

特殊事跡:無。

備註:目標專挑犯罪者及職業殺手。

異界總部,閻夜冥拿著一疊資料。

這是剛才送到他辦公桌上的東西,裡面寫滿連警方也未必知情的機密情報。

「一個橫跨全世界的新生代殺手,不僅執行力強,武力值還高到不像話。根據犯案結果,初步推測這人沒什麼同情心,不在乎過程,為了目的一向不擇手段,步調從不拖泥帶水,行事也相當乾淨俐落……」

究竟是怎樣的病態,才會讓一個年僅大學的年輕人走向這條修羅之路?

看到這裡,閻夜冥有了興致,「還以為又得無聊一陣子,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一個新人物。」

「老大?」跟在他身邊的隨行人員,顧淵疑惑地喚了一聲。

若說FBI是眾所皆知的反恐怖主義、反間諜組織,異界就是政府底下追討所有犯罪的秘密組織。

他們不公開,不上報,只接受各國轉讓執行權的案件,簡單來說,就是只有無法處理而被放棄的犯罪案件才會轉交到他們手裡,而在調查的過程中,異界既不屬於任何附屬,也不受任何機關拘束。

「這次的目標棘手嗎?」顧淵好奇。

「算是吧。」閻夜冥頷首。

要處理這些麻煩的犯罪者,異界自然有許多「特殊執行人」,底下的殺手不少,能進排行前百的卻只有各位數,現在目標是那個傳說中的001……感覺以後應該會有不少樂子。

「001?」顧淵表情頗古怪。

在科技發達的現代,殺手界有一套排行系統,以執行力和戰鬥力為參考,數字代號越前面,代表實力越強。

但不是所有殺手都有排行,只有註冊名字的職業或業餘殺手,才可能出現在榜單上。

在這排行之中,名次互相交替是常有的事,被替代掉的那一方,通常就意味著死亡。

「是啊,001。」閻夜冥點頭。

「他蠻棘手的,聽說他只挑犯罪者下手,出沒率極低。」顧淵說。

「很多犯罪者都覺得自己的罪行是為了正義,所以憑著那股腦勁追求審判……就像我們一樣。」閻夜冥衝他一笑。

異界是一群被政府養著的雙面刃。

他們曾是國家的子民,現在則是被世界遺忘的黑戶,既擁有名字,同時也沒有名字。

由犯罪者處刑犯罪者,輕則抓出罪犯交給政府公然審判,重則讓罪犯接受私刑死亡──反正是已被放棄的案件,再加上異界的「真實身分」,即使有任何傷亡,也不歸類在定罪範圍。

畢竟說到底也不過是場黑吃黑。

「老大,你說這傢伙如果進到異界會不會成為我們的得力助手?」顧淵笑道。

閻夜冥深棕色的雙眸轉了轉,「得力是一定的,是不是助手這個角色就不一定了。」

資料上的描述,以及心狠手辣的手段,不管怎麼想,他都不是甘願成為下屬的類型。

「也是。」顧淵點頭。

「派人追蹤一下他的活動範圍,記住,不要打草驚蛇。」

「是。」顧淵應聲,隨後想到一個問題,「他有什麼特徵嗎?」

世界那麼大,要從中找到一個人追蹤還真是大海撈針哪!

閻夜冥把資料拿在顧淵面前晃了晃,「黑髮黑瞳,長相不錯,看似白皙瘦弱,實際上是格鬥好手,最重要的一點──他的右耳戴有一枚靛藍色的耳釘,還有一枚銀色鑲金的耳骨夾。」

顧淵愣了一下,「一個殺手造型這麼拉風?」

「我勸你最好小心這個拉風的殺手。」閻夜冥懶洋洋道:「他的排行可是001。」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