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3)

這事情呢,其實也沒鬧大,這帖子都掛了三個小時了,也沒有半個人出面,想也知道就是我們兩之間真的什麼也沒有,沒有東西可以爆料啊!

畢竟我跟薛凱易是什麼咖?如果出了個雲華高中瑯琊榜的話,我們兩個就是路人甲乙,連榜的邊框都摸不到的那種,所以就算有人問八卦,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

但我都還沒想出要不要回個帖在下面澄清一下時候,我手機居然響了,打電話來的居然是薛凱易。

我偏著頭,看著這個來電人,有點困惑。我跟薛凱易交換電話號碼還是幾天前的事情,畢竟我們要合作帶兩天的新生輔導,身為伙伴,沒有電話要是突然有什麼事情要聯絡也很麻煩,所以我們才換的手機號碼。

我說這個只是想要表示我跟薛凱易一點交情都沒有。

「接啊!」潘潘在旁邊催促。

「喔。」我接了起來,「喂?」

薛凱易劈頭就問了我有沒有看到論壇上的帖子。

「有啊,我覺得不用放在心上……」吧?

我話都還沒說完,薛凱易已經打斷我了。「不行!一定要澄清!」

他口氣裡的急切,我差點都要以為這事情重要的像是不澄清的話美國就要跟中國打起來了。

「呃……」我想了幾秒,「那你想要怎麼澄清?」

手機那頭安靜了好一會兒,久的我都以為他掛斷了,還拿下來確認了一下,然後才聽見薛凱易說:「我想一想再告訴妳。」

我喔了聲,「好吧,那你想清楚再說,我是沒怎麼放在心上啦,反正久了就知道不是真的了。」

「不行!」他又一次強烈的否決了我的提議,然後掛了手機。

我其實也不是真的很介意,可是怎麼說手機對面的那個人這麼極力的想要跟我撇清關係,讓我一下有點不爽了。

你什麼態度!老子配不上你嗎?  

我把手機扔在一旁,「潘潘,你說這個人是不是有病啊,我都不介意了,他一個大男人這麼彆扭,好像跟我扯上關係有多丟臉一樣。」

潘潘從頭到尾就對這件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轉著自己筆桿,「他大概是有喜歡的人,所以怕被誤會吧。」

我想了想,「如果是這樣我就能原諒他了。」

潘潘頭也沒抬,「妳幹嘛原諒他?他喜歡誰干妳屁事?妳何必受他這種鳥氣?」

「那……也不是這麼說,畢竟要是我有喜歡的人,我也怕被誤會。」

「可以了,收收妳那氾濫的善良,我就不懂了,妳這麼善良是能集點換飯吃嗎?」

「我要是不善良,妳還能在這裡抄我的作業嗎?」我踹了踹椅子,提醒了一下潘大小姐,她現在在誰的地盤。

潘潘立馬改口,「妳說的對,善良真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的美德,既然這樣,那我就去幫妳跟薛凱易說清楚好了,反正上帝製作我的時候忘了幫我添加善良,倒是手滑了一整瓶的厚臉皮跟沒良心,這事情我去說清楚正好。」

潘潘拿之前網路上的那張搞笑圖開玩笑。

「妳真的要幫我跟他說清楚啊?」我不可置信,「我一直以為上帝在製作妳的時候是倒了一整瓶的懶惰跟拖延,沒想到居然還摻了一點挺身而出?」

潘潘朝著我假笑,「好,妳不要吵我,我要開始寫作文了,我要是寫不完,晚上只好睡妳家了。」

我隨便擺了兩下手,就當聽見了。

潘潘睡我家,或是我睡她家的次數,多的兩隻手都數不過來,這根本就不算什麼。

倒是這件事潘潘既然說她要去辦,我也就交給她了。

主要我跟薛凱易超級不熟,況且他都這麼想要跟我撇清關係了,我還去找他說清楚,感覺就是熱臉貼冷屁股,我何苦?

想清楚了之後,這事情就這樣被我拋到腦後了。

於是我就這樣歡樂的跟潘潘一起揮霍了開學前的最後一個假日。

直到開學那天,第一堂下課,我被導師喊進教師辦公室的時候,我才頓悟了一件事,潘潘這傢伙根本沒有跟薛凱易說清楚!

想想也是,我們整個週末都在看動畫跟BL漫,以及複習了一次在CWT買的同人誌,她哪有空去跟薛凱易說上半句話。

「……所以啊,你們這一代早熟,老師也不是要阻止你們談戀愛……」

我在導師的聲音中回過神來,連忙抬起手,「等等、等等,老師,我沒有跟薛凱易談戀愛,我跟他一點都不熟啊!」

我苦著臉澄清,薛凱易說的對,我要是早知道有這一天,這事情就該早點說清楚。

「所以你們沒有談戀愛?」

「沒有啦,他就請我喝了一杯果汁,我們就散了。」我扁嘴,「老師你不要亂說,我才……」

我話才說了一半,看見窗外走過去的那道頎長身影,小心臟忽然縮了一下。

天啊,運氣太好了,居然在這裡看見了鄧季維,過了一個暑假,他還是這麼帥。合身的制服顯得他身材如此好,要是他能壁咚程譽軒的話,那畫面不知道有多美多動人!

光是這麼想,我心裡的小鹿就亂撞的我胸口都痛了。

「才怎麼樣?」導師追問我。

「我才不會喜歡他,」我眼光追著鄧季維跑,「我要也是喜歡鄧季維啊!」我無意識的說著。

大概是因為我的聲音太大,或者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總會下意識的停頓,總之,在那一瞬間,我跟鄧季維對上了眼。

他淡漠的眼神停在我臉上看了幾秒,又面無表情的轉了開,慢慢的從我的視線裡消失。

「林軍綺。」導師無奈的拍著我的手臂,「好了,我知道妳的意思了,沒事就好。」

我對導師扁嘴,「為什麼只問我啊,薛凱易也是當事人啊,老師你重男輕女。」

重點是,也不知道鄧季維聽到了多少,嗚嗚嗚,好丟臉啊……我真的不是故意這麼說的,我就是脫口而出啊!

如果可以讓時間重來,我一定會想過再說話的。

嗯……或者我可以把握那個時機跟鄧季維說:

我無限期支持你跟程譽軒在一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