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

當我拎著喝剩的半杯飲料回到家的時候,潘潘已經在我家門口等我了。

我看了看她,偏了偏頭,挑起眉。「我們有約?」

潘潘猛地衝上前來,一把抱住我。「綺綺~~救我~~」

她哭喊的像是世界末日,我無動於衷的用一隻手指抵住了她的額心,把她推遠了點。

「把話說清楚我再考慮考慮要不要救妳。」

實在不是我狠心,而是這傢伙是拖延癌末期患者,任何事情,不到最後一刻,她是絕對不會動工的。

就算我也不是那種暑假第一週就把暑假作業寫完的人,我依然無數次的救了她的數學寒假作業、英文暑假作業、國文心得報告,以及各式各樣的觀察日記。

後者是因為我們從國小同班到現在。

感謝雲華的創辦人,開了一間從幼稚園到高中都一手包了的學校,讓我跟潘潘孽緣不滅。

順帶一提,潘潘他爸也是我爸的合作伙伴。

「我作文來不及寫了!」潘潘抱著我的手臂嚶嚶假哭,「施小姐那個性,一定開學第一天就要收了。」

施小姐是我們的國文老師,人非常好,長的很有氣質,就是頗為嚴格,不喜歡學生耍小聰明,所以說一不二,暑假作業就絕對只能暑假寫,開學第一天就一定要收,遲交等於妥妥的扣分,遲交越久扣越多分。

我從包包裡找出我家鑰匙,從容不迫的開了門,「太熱了,進來說。」

潘潘跑得老快,像是沒趕在我前面進我家門,下一秒就會被我關在門外。

我倒了杯水給已經在客廳裡坐好的潘潘,「我又不能幫妳寫作文,妳來找我沒用啊。」

「但是妳可以幫我寫數學跟英文。」潘潘接話接的飛快,絲毫不覺得自己需要檢討。「妳肯定寫完了,借我抄……」

我眨了幾下眼睛,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樣。「這台詞我怎麼覺得我好像聽過?啊……是寒假快開學的時候吧,妳也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潘潘老臉一紅,「那……此一時彼一時……」

「妳怎麼不說『物是人非事事休』?」我瞪她一眼,「妳這拖延症什麼時候會好?」

「該好的時候自然就會好了。」潘潘嘿嘿笑,亦步亦趨的跟在我身後一起進了我房間。

我從書桌上抽出了幾本簿子,「數學跟英文。題目又不多,就算是一週前開始寫都寫的完啊。」

「就像妳改不掉你的碎碎念兼吐槽一樣,我的拖延症也是很難戒的。」潘潘坐在我位置上,「我就在這裡寫了,不然帶回去我又要發病了。」

我朝她做了個鬼臉,潘潘直接把我撲倒在床上,「我最愛妳啦!」

「滾開,我愛的是男人。」

潘潘呵呵笑了,「最好還是兩個男人。」

我立馬也笑了,但察覺自己這樣真的太像變態,拍拍臉,趕緊把這笑容收起來。

「妳快去抄啦,我去看小說。」我拿起桌上的筆電,盤腿坐在床上。

潘潘死到臨頭了,這時候也不再繼續胡攪蠻纏,拿起筆就開始抄作業。

用抄的當然快很多,但我依然時時驚嘆潘潘的腎上腺素真是不簡單。

大約四十分鐘她就已經把數學跟英文都抄完了。

這期間我不過就是看了幾回BL漫,又喝了杯水。

潘潘起身倒在我床上滾來滾去,「欸欸,妳說這屆都沒有帥學弟喔?」

我嗯了聲,搶救了差點要被潘潘推到床下的筆電。「欸,我的電腦!」

潘潘停下來,眨了幾下眼睛,「對了,游泳校隊今天有練習嗎?」

我想了會兒,搖搖頭,「這幾天泳池清掃的樣子。」

「那今天學生會有開會嗎?」

我又想了會兒,「我剛剛去學校的時候學生會辦大門深鎖,感覺是沒有開會。」

潘潘嘖了一聲,「我的兩大男神都消失了,要我怎麼活下去?」

我把枕頭扔到她臉上,「妳還是想想怎麼一個週末生出三篇作文給施小姐吧,男神?現在沒有妳的份了。」

潘潘哈哈大笑,「妳得意什麼,妳現在什麼都寫完了,兩大男神還不是也沒妳的份,跟妳一比我超不虧的。」

「……我明天就去告訴老林妳的作業是抄我的。」

潘潘抱住我的腰,「別這樣,我請妳吃晚餐?」

我拍拍她的手,表達我對這個提案極度不滿意。「妳抄了我的作業,本來就應該要請我吃飯。」

潘潘厚著臉皮膩上來,「說起來,妳覺得今年兩大男神會不會兄弟成CP?」

我眨了眨眼,想了想那畫面,美的我不敢直視。

「妳在說什麼啊?他們早就是CP了啊。」我駁斥了潘潘的問題,開始跟她聊起今天去當輔導學姐被薛凱易請了一杯飲料的事情。

潘潘很顯然的對這問題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去寫作文了。」

「妳怎麼這樣……我覺得我被妳利用了。」我捧著胸口,「我也是想跟妳閒聊的啊。」

「我現在沒空閒聊,何況薛凱易有什麼好聊的……」潘潘扁嘴,「他不萌。」

確實啦,薛凱易看起來就是妥妥的直男,還真是一點都沒什麼好說。

「好吧,那你去寫作文,你寫快點,吃飯前還可以去逛街。」我一邊開了電腦,一邊盤算了會兒,「要開學了,順便買點文具。」

「好啊。」

我滑上了我們學校學生專用的論壇,本來也就是閒著沒事,想說能不能刷個八卦打發時間之類的,但卻沒想到看到了個莫名其妙的標題。

【偷問】有沒有一年5班輔導學長跟輔導學姐的八卦?

我眨了幾下眼睛,再定睛一看,嗯……依然還是這標題,但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要問我跟薛凱易的八卦?是誰瘋了?

我點了進去,畫面裡是薛凱易抱著一些資料,站在我對面,我們之間隔著一條窗框,但他看著我,我看著他,就算隔著窗框,視線依然連成了一條。

……這說明簡直是廢話連篇,他問我話,我當然會看著他眼睛啊!莫名其妙!

我往下一滑,還沒有半個人回帖。

我抹了把臉,「潘潘,出事了,妳快來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