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南方的魔獸

300年後,獸族領地,南方荒漠。

“鏘”劍鋒與利爪間的撞擊極為清脆,力度之大,激起了漫天飛沙。

  伊莉絲從恍惚中回過神來,低低向身側一頭銀髮的少年道了聲歉:「抱歉,方才有點觸景傷情了。」

  說完,她的鬥志凜冽,抓起一枝箭矢,也不用弓,直直就往那甲殼狀魔獸的右眼刺去。

「沒想到妳這樣的女性,也會在戰鬥中分心。」銀髮的少年冷聲說道,冰藍的雙眼如同往常半點毫無波瀾,依然是平時不問世事的模樣。

「妳生來便是注定戰鬥的。」

“刺啦”伊莉絲冷不彷拔出箭,魔獸瑩藍色的體液滴滴答答的流入乾燥的黃沙中,很快地在毒辣的日光下蒸發於荒土之間。

  她向後空翻,避開魔獸因憤怒而吐出的火球,側過的臉有些淒涼。「我這樣的女人嗎?」她自嘲的笑笑:「只要還活著,不管是人、是獸、是龍還是精靈,都會又那麼幾個忘不掉的誰吧,烏爾。」

  伊莉絲透過劍影與魔獸併發的火炎看著烏爾。出她意料地,他那張冰塊臉竟然破天荒的愣了半晌,聲音悶重,似乎頗為隱忍:「忘不掉嗎......是誰?」

「甚麼?」甲殼魔獸的咆哮阻隔了烏爾的低喃,饒是精靈族聽力再強,她也只隱約看到他牽動了嘴角,並沒有捕捉到那聲掩蓋於嘯聲下的斷句。

  烏爾若有所思地看向她,又回復成冷然的模樣:「……沒什麼。」

「是嗎?」伊莉絲看著他出色的外貌,不禁覺得有些可惜,明明生有這麼一張俊美的皮囊,怎麼偏偏卻長成了這麼個冷傲厭世的男子。

  她“嗖、嗖”地幾聲,瞄準其餘幾隻色彩鮮艷、凶猛的魔獸,她忽然想起曾問過他的話。

『你有想過要復國嗎?』

『……不曾。』銀白色的髮遮住了他的眼,光華流轉,色澤異常的絢麗。雖然所有人都說那是屬於北方特有的、冰雪的顏色,但她卻覺得那更像她家鄉森林中的月光,一樣的輕柔,一樣的閃耀。

『那個國家早已敗落了,即便不是魔族,也遲早有一天要被滅的,對那裏,我沒絲毫留戀。』他回答的相當果決,引得她是一陣苦笑。

『真是一位決絕的王子殿下呢……』

  記得那是在她接下來到南方荒漠剿滅魔物委託的第三天,素來冷漠寡語的烏爾卻跟她說起了他的身世。

  他說他是北方龍族王室的直系子孫,在龍王被魔族襲擊後,他們一族也基本做鳥獸散了,他一路南逃,渾渾噩噩地流浪到了西之森。

  那時她忽然意識到,自從在當年救起重傷的他成為搭檔後,也過了兩百多年,按精靈族的年歲來算,她也從女孩長成了妙齡少女。

 

  那日,她似乎是第一次真正了解了他。

「又來了一群……看來一時半會而解決不完了。」伊莉絲回過神來,看著遠方滾滾的揚沙,大批大批的魔獸奔騰而來,蹙眉說著。

  其實這次交手的南方特有種,甲殼類魔獸,等級並不高,但卻勝在殼硬、生命力強,只要時間一拖沓,數量一多,就極可能有生命危險。

  據說千年來,喪生其中的屠魔師多不勝數,腳下踩的荒沙更是近半混合著古今往來不同族類的屍骸。

「是該撤了。」烏爾長刃一削,將刀身砍入魔獸殼肉間的細縫,畫拉出老大一道血口子,魔獸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

  伊莉絲見他忙完了手頭事,就也不說什麼,收了箭便跑。

  沙漠中的天氣炎熱乾燥,細軟的沙地無疑是極不好跑的,沙漠中的一龍一精靈深深淺淺跑了一段,速度明顯比在平地時慢了許多,與魔獸間距離正急遽拉近。

「烏爾,我有個提議。」伊莉絲聽著身後震耳欲聾的魔獸鳴叫,說道:「不如你化形,我們用飛的回去。」

  烏爾沉默了下,並沒立刻接話。

  在伊莉絲納悶他是否熱衷於長跑時,才聽他傳來:「這個地方……有東西在牽制著我的力量。」

「你該不會是想跟我說你翅膀會融化吧?」她想起了烏爾化形後背上的半透明雙翼,摸著果真冰寒刺骨,她生長於西方,連雪都沒見過,但據說北方的冰似乎就是這個樣子的。

  透明、寒冷。

「不,並不是天氣,而是某種即將出世的東西。」他說。

「出世?」她偏頭想了想,尖尖的耳朵垂了下來,明亮的眼瞳變得有些空靈:「好久以前,也有人說過同樣的話,可是不久後,她卻死了。」

  玲蘭老師……

  她在心裡喊著這個名子,腦海裡閃過初見時少女聖潔美麗的身影,和臨終時白髮蒼蒼的模樣。

  為甚麼人類的生命這麼短暫呢?而妳說的神之冠冕……又是甚麼?

  養育她的是人類,迫害她的亦是人類。儘管過了這麼多年,恩人仇人都死了,她也遲遲無法走出這種對於人類的矛盾情感。

  伊莉絲揚起一個恬靜柔美的笑,開玩笑地說:「吶,烏爾,你絕對不可以死喔。」

「你是在質疑我的實力嗎?」烏爾嗤之以鼻,覷了她一眼:「妳大可放心,我不會比妳先死,我死了可沒人來替妳立墓碑。」

「……烏爾,其實你有時候講話挺多餘的。」

  烏爾這次倒沒再搭理她什麼,只是寡淡地說:「那些東西,近了。」

  伊莉絲感到背後一陣惡寒,頭頂的正盛的陽光忽然黯淡了下來,地面得影子也從兩個身影糊成了一大團。

  是魔獸的影子。

“吼!”高頻的吼聲震盪了空氣,她盤於腦後的髮髻都些被吼的散落,伊莉絲震驚的回過頭,只看到一個色澤鮮麗的龐然巨物拔地而起,撲向一旁不及反應的烏爾。

「趴下。」也不知怎麼地,伊莉絲忽然變得十分冷靜,只向他這般輕聲命令。隨後憑藉精靈天生敏捷的優勢,飛身朝他撂去。

“嘶啦———”

  魔獸間銳的利爪削去她髮上緊繫的絲帶,一頭鉑金的長捲髮隨風散開,輕柔蕩漾,比晨光更純粹、比落日更醉人。

  就連烏爾也略略晃了眼,伊莉絲平時在他面前的打扮向來俐落颯爽,像個立於戰場的女騎士,他還是第一次目睹她如此清麗動人的女性化姿態。

  如果說先前她是個英氣逼人的女騎士,那麼現在的她就是一個真正不落凡塵的精靈。

「伊莉絲……」他斂下眼,接過她的身子,任由背後粗糙的碎石磨娑,護著她滾下了高聳的沙丘。

  天空漸漸被沙塵掩蔽,漫天的黃褐色,地面上飛沙走石,凶險無比,也正是因為如此,那大批的魔獸才未曾追來。

「喂!」烏爾感到手心一片黏膩,伊莉絲破損的騎裝鮮血不住的外流,見到她受傷流血的樣子,他心裡像被什麼狠狠劃了一刀,莫名的心塞。

「是剛才嗎?」他的聲音很悶,像在努力壓抑什麼。

  伊莉絲苦笑了下,沒有搭話。

「妳真傻。」烏爾的聲音柔和下來,伸手輕輕撥開她的散髮,嘆息似的說。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