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不幸之人

      我不是個幸運的人。

      剛升中學五年級那個耶誕,我的父母在一場意外中逝世。兩星期後,接獲通知的外祖母將我接回照應,帶我前往另一個更繁榮的北方城市生活,並讓我在附近中學繼續學業。

      那時,看著車窗外鋪著白雪的街景,我沒來得及意識到:原來,對一個十五歲青少年而言,失去至親並非最悲慘的事。

      那僅能代表另一段悲慘生活的開端。

      珍妮佛總是忙碌,除了給我一個房間與基礎生活費外,並沒有太多時間關心我的狀況。

      但我不怪她,她是公司裡的高階主管,典型職場女強人,繁雜工作早已讓她忙得焦頭爛額,自然沒有餘裕再理會一個拖油瓶的心理活動。

      可作為拖油瓶本身,我卻十分清楚這身分意味何其可怕的標籤——在這個國家,擁有不健全的家庭,便象徵種種被霸凌的理由。它無關資質與樣貌,純粹是你的同儕,無法容忍周遭有個家庭殘缺的怪胎罷了。

      當然,這是極度不公平的狀況,也不足理性。我知道,誰也都清楚。但很遺憾,這就是我們所處的現實。

      所以當抵達新班級的第一天,聽著老師給予我的介紹詞時,我就知道,接續的日子勢必得活在煉獄裡了。

      「這是泰勒休斯。他的父母已經不在人世了,往後大家要好好照應他。」站在臺上,勞倫女士拍拍我的肩膀,要我去教室邊角的空位坐著。

      我低頭盯住鞋尖,握緊背帶快步行走,努力不去觸碰任何一雙探究的眼神。

      當我一落座,旁座的金髮男孩便笑吟吟地朝我伸出手。「你好,我是維克托。」他說,帶著一種電視劇裡好聽的都市腔調。

      以外表來說,維克托也確實是那種典型的都市公子哥。他留著南方少見的新潮髮型,以及一套熨燙平整的襯衫,使他看上去體面且神采奕奕。尤其是那雙笑彎的藍色眼眸,滿溢著和潤水光,想必任誰也無法拒絕他的邀約。

      所以,面對這份都市人的熱情,我受寵若驚地回握......這或許是近一個月來,我內心最雀躍的時刻了,像是在汪洋裡找到一座可供暫棲的島!

      他收回手,又笑著將書遞到我桌前。我猜,他是想借我書。但很快地,我看見了貼在上頭的紙條。

      「失去父母的可憐小狗,放學一起玩吧!」我轉過頭,恰好看見隔壁維克托正拿紙巾擦拭著手——正是方才與我交握的那隻。

      他朝我眨眨眼,再度露出一個恰到好處的微笑。

      ............

      ......

      從那天之後,我總會晚一個鐘頭回家。

      幸好,珍妮佛總是回來的更晚,她時常用過晚餐才回來——我衷心希望她不是看著我的臉食不下嚥,否則我也願意去外頭找食物。畢竟雇請傭人的錢不由我支出。

      無論如何,別讓她看見我身上花花綠綠的傷也好。過去幾天,我實在從維克托口中聽過太多孤兒院的故事了。即便他的話語真實性不高,我也不想佐證任何失去居所的可能性。

      有天週五,我抱著書包打開房間門(由於背帶早在上週三被扯斷,我只好一直抱著它)。將書包扔到床邊的地毯上,我一頭紮進被窩裡——珍妮佛老不喜歡我這樣做。她似乎有點潔癖,深怕我身上的髒污弄髒她的床單與動物毛地毯之類的。

      但這一刻我可管不了這些。

      這已經是轉學後的第二個月了。日子不僅沒有好轉,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我剛在路邊吐了半個鐘頭的胃液,肚子還有些絞痛。而事實上,我也只能吐胃液了,這陣子我的午餐總會被「意外」打翻,只能靠零用錢偷偷買些巧克力充飢。幾乎每天都處於空腹狀態。

      可今天狀況還是有些不同。又或者說,是「不同的悲慘程度」。

      就像這個學校裡,不全是些壞傢伙,偶爾也有些美好的小天使......譬如潔西,一個漂亮的猶太族女孩,就讀即將畢業的六年級。她擁有一頭亮麗的及腰黑色捲髮,以及一雙深邃迷人的黑色眼睛。

      對我而言,潔西無疑是特別的,總不像其他女孩指著我的糗樣嘲笑。甚至願意冒著被閒話的風險,從人群裡扶起我,遞給我一方乾淨手帕。

      我永遠無法忘記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那時,我坐在食堂地板上,午餐撒了一地,被廚房阿姨凶狠訓斥一頓。是她走出人群拉起我,替我說話,更主動為我收拾環境。

      「聽瓊斯先生說你的文章寫得很好。今天終於見到你了,長得可真帥!」她站在水槽擰著拖把條,溫柔地對我說。那時,柔霧似的陽光從她背後照來,像是為她披戴神的光輝。

      毫無疑問,那是我見過這世上最美的笑容。它不若維克托那樣高傲完美,卻象徵這世間最含蓄真誠的心意。連同她臉頰上的細小雀斑,也彷彿跳躍的火精靈,帶著強烈生命力,繼而點燃我死灰般的人生。  

      對我而言,潔西無疑是天使的化身。是她提醒我還是個人,而不是一袋任人打摔的沙包。是她給了我勇氣與希望。

      那次照面後,我們偶爾會一同討論新的文學作品。溫暖的時光總是寧靜而美好,我便像是在狹縫裡伸展的野枝,偷偷沉浸在這見不得光的美夢。

      但必須先提及的是,潔西總是不談自己。她的出身,以及相關的課後活動,我是全然一無所知。原先我以為,她只是較注重隱私罷了。這或許是城裡人慣有的保護色,我遲早得熟知這些。而身為她貼心且忠誠的摯友,表現基本尊重,只是應有的禮節。

      所以,駑鈍的我完全無法想像,這樣美好的她竟然無法長命。

      甚至連她的死亡,都得託維克托之口告訴我。

      「嘿,泰勒寶貝,還記得你的潔西甜心嗎?」今天一到校,站在男孩中央的維克托向我走來。

      很顯然,他的心情十分愉快。他反常地勾著我的肩,用兄弟般的親暱語氣道:「你應該也聽說了吧?那女人昨晚居然跳樓了!據說腦袋當場砸破,直接省了急救費用,真不愧是節儉的猶太人!」

      維克托誇張地笑了笑,又話鋒一轉,繼續說:「不過,這可難為杜魯門先生了。昨晚住在隔壁的他氣得不行,直嚷嚷他新刷漆的郵箱被濺得全是腦漿,要潔西那單身婊-子媽即刻刷洗乾淨!——哈,你真該親眼看看,那混亂景象可真夠逗的!」

      他一邊說著,故意在我面前比劃高空跌墜的拋物線:「怎樣,你也覺得很好笑吧?可憐的小泰勒......幾個月前父母沒了,唯一的馬子也沒了,就剩我這兄弟了。你肯定感動得想哭吧,泰勒小孬孬?」他得意笑著,白皙臉龐幾乎貼著我的鼻尖。

      如此近的距離,我可以看見他湛藍眼瞳裡的光斑,以及青春期初萌芽的鬍茬子。噴在我臉頰的熱氣,更帶有一種無法忽視的強勢壓迫感,使我想起盯著紅布條的公牛,那是象徵進攻的前兆。

      其實,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與「磨合」,我很清楚維克托渴望我做的事:他只希望我哭,好讓他更痛快地揍我一頓,供他抒發對社會抑或家庭的不滿,就像平時一樣。

      但這時,我只是僵滯住了,腦漿像是一桶凝固的水泥,理智被包裹在最中心無法被呼喚。所以,在這不清醒的零點一秒間,我居然回嘴了。要知道,這輩子我從來沒質疑過他。即便他說太陽是九大行星之一時,我也只敢低頭默認。

      可這時,我卻回嘴了。

      「你說謊。」我低著頭悶悶地說。

      很顯然,維克托也不敢置信我膽敢反駁。他先愣了半晌,才皺著眉道:「你質疑我?」

      我繼續說:「沒錯,你是個騙子。我知道你也沒有母親,你所謂的兄弟時常在背後笑話你,說你是個婊-子養的渾蛋。你那有錢父親娶了你婊-子媽的親妹妹,你根本就是個孽種......」我抬起頭,看進他的眼:「維克托,你是個孽種,一個婊-子養的可憐蟲!」

      我敢保證,這輩子我沒這麼大聲過。

      但話一說完,我的肚子即刻受了一拳。那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道,我咬傷舌頭,嚐到滿嘴的血腥味。可沒來由的,這時我反倒充滿力量,於是也掄起拳頭,朝著維克托那張俊臉砸了一拳。

      很抱歉,女孩們。我知道破壞一張藝術品似的臉蛋,是不被允許的揮霍。但請你們理解,這傢伙實在壞透了,我當下只想在那臉上多蓋幾枚印章,此外別無他想。

      可同時,我心底卻也清楚:或許,維克托並沒有撒謊。至少他此刻沒有騙我。只是從他的嘴裡聽見潔西的名字,便彷彿玷汙她的名節似的——她向來是個好人,一個無比美好的女孩,她的死是我無法承受之重,所造成的心理傷害,或許遠比我失去父母時更甚......

      好吧,這聽上去是挺怪異。但幾個月前,由於事發突然,我忙著應對迎接生活劇變,尚且來不及分析失去至親的痛,只曉得裝作一架渾無所覺的機器人,將情緒收納於內心的最底處。

      直至此時,失去潔西彷彿觸動了我大腦的某顆開關。一條擁擠水道頓時有了破口,幾個月來積攢的悲傷與委屈被完全釋放,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然而,現實總是不斷向我昭示它的殘酷。

      遙望過去一個多月,每當我被揍得滿地找牙時,從沒有人通報師長前來救援。這回,我不過給了維克托幾個拳頭,卻得被廣播留校察看——更可惡的是,維克托這爛人還不必留校!

      要知道,這場架他給我的拳頭至少是我的五倍之多。一切真是該死的毫無道理。

      但光是被我這處於「食物鏈底端」的傢伙揍了三兩拳,顯然也夠維克托氣了。從他離開校長室時陰惻惻的眼神,我可以知道這次戰役我獲得了巨大勝利。

      那雙藍眼睛狠狠瞪視我,裡頭寫著:不殺了我、誓死不休!

      不過看著那張青紫交錯的臉龐,以及高挺鼻樑上那張染血的繃帶,我確實感受不到任何肅殺之氣,只兀自偷樂地想著:能看到他這副倒楣模樣,就是想再捅我一刀,也算是值了。

      ***

      關於文中的學制設定:

      [本文]中學五年級=[華人]國中三年+高中兩年=[華人]高二學生(15.16歲)。所以潔西和南森就讀的六年級即將面臨升學。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