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預習題:夢境的距離

在姚成旭那次隊遊的浪漫告白之後,時間很快的來到了新的學期。

由於各自都升上了新的年級,彼此承擔的責任也隨著邁向新的階段而迎來了不同的考驗。我成了除了讀書別無選擇的高三準考生,姚成旭則成了球隊中新進學弟們的榜樣,因此,我和姚成旭在學校相處的時間不可避免的越來越少……

某天,一個難得我們能一起走回家的放學後。

或許是因為校門外的人很多,或是他最近心情不太好,不知怎地,今天他一反常態的放慢了腳步,沉默不語的落在了我後面,既沒有主動的牽起我的手,也沒有蹭到我耳邊說些會讓我臉紅心跳的話,我狐疑地轉過頭望他,正想說些什麼的同時,他卻搶先一步開口。

「姐姐,我們分開吧。」

我錯愕地盯著他。

從頭到尾,他一直保持低頭盯著地面的姿勢。我茫然的眼神找不到相應的承接,周圍的空氣彷彿被抽離似的,一聲不響。

忽然,他再度開口,熟悉的聲音透露出一種是我未曾感受過的緊繃。

「我發現要以一個男人的眼光看待妳,太困難了。」

說完這句話的同時,他終於看向我,目光卻成滿了歉疚,用著無奈而消極的語氣接著說下去,「果然,妳只能是姐姐。」

「什、什麼?」呆愣正校門外的我一時難以言語,只能結結巴巴的表示我的不可置信。

他在說什麼?

這句話的意思是,我、我被他甩了?

姚成旭,你怎麼能這樣!你不是說過,不管怎麼樣你都會愛我……

你怎麼能……不行、不行、不行!

「不--」

睜開眼的瞬間,我看到的是姚成旭不知道放大幾倍的臉。

他的表情像是偷翻櫃子想找零食吃卻被抓到的孩子一樣,儘管出乎意料,卻沒打算理會。

甚至,他溫柔的笑了笑,替我順了順額前的瀏海,卻順勢將我的雙手固定在頭頂。

「早安。」

他朝著因為這個姿勢而不得不正視他的我說。

語氣裡有著難以言喻的閒散而無賴。

然後,他用他柔軟的雙唇開啟了我一整天的知覺。

直到我覺得我快被他吻到窒息了以後,才終於意識到他突然出現在我房間裡的這件事,急忙使盡吃奶的力氣把他推開,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終於能和他保持著安全距離。

顧不上此刻坐在床邊的姚成旭擺出多麼受傷的表情,我的腦袋才一剛開機就要短路了。

明明腦海還重複著夢裡他對我說那些話時,決絕而無奈的表情和無力挽回的消極語氣,但是剛剛一醒來,對上的卻是他滿載著寵溺和溫柔的藍色雙眼,像湛藍的大海在夏日的陽光下閃耀著誘人的光輝,什麼也還來不及說出口,就被他柔軟的雙唇堵上,口齒間還留有他洗漱完的清新氣息。

作惡夢的我滿肚子委屈卻又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可是不說又覺得內心那股氣憋著難受,轉頭看了一眼床邊那頂著一頭蓬鬆金髮,剛才趁我還沒睡醒就偷襲而現在正在打哈欠的姚成旭,我立刻抓準時機傾過身捏住他的雙頰,像小孩子鬧彆扭時的把氣都出在他身上,「都是你、都是你,你怎麼可以跟我講那種話,你怎麼可以!哼哼哼,可惡的姚成旭!」

我的攻擊猝不及防,他只好這麼任由我蹂躪他用來吃飯的帥臉,整個人連著身體都隨著我捏他的臉頰而晃動,一臉無辜而含糊不清的說,「我按麻了?以夢到我了嗎?(我幹嘛了,妳夢到我了嗎?)」

我哼了一聲,當作回答,看著他似乎真的有些吃痛才終於鬆了手,扭過頭刻意不看他,繼續調適剛才因為做夢而失落和難過的心情。

過了幾秒,他都沒發出任何聲音,才在想他該不會真的被我捏出個什麼事情吧,忽然就感覺到一個東西往我身上掛上來,耳邊同時傳來他興奮的聲音。

「哇--真的嗎?妳夢到我了?」

姚成旭的語氣充滿莫名的喜悅,而他撲過來的衝擊力之大,害我直接倒回身後的床鋪,被他壓制住,動彈不得,而他繼續沉浸在被我夢到的喜悅中,用自己剛才被我捏到通紅的雙頰蹭我的瀏海,嘴邊還一直說著「真好,我也想夢到妳」之類的語句。

我一時掙脫不開他,只好任由他就這麼壓在我身上,只當作是被一隻好客的大型犬撲倒在地,直到我忽然看見他瞳孔裡的眼神不太對勁,想逃,卻已經來不及。

「蓉瀞,我們在一起了對吧?」

他忽然拉開了我倆間的距離,雙手撐在我的頭頂兩側,帶有混血基因的帥氣面孔透露著曖昧的神色,雙眼一掃方才的湛藍和明亮,一瞬間竟變換成盯緊獵物的掠食者,有著不可探測的深邃。

感覺到危險層層逼近,我感覺到自己的腎上腺素狂飆,連忙在他再度俯下身前狼狽地滾下床,倉皇逃出那明明是我自己的房間,跑到樓下若無其事的和終於回國的老媽和姚咪阿姨吃早餐。

這就是我的,高三日常。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