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男人把這個看起來很無害的小女孩拖行回家後安置在沙發上,想了想還是拿了條毯子蓋上去,自己則坐在一旁晃著腿。

          他後來想到這會不會是詐騙集團的新手段?說不定小女孩一醒來就哭著說自己被綁架了要付一百萬給她不然就要告訴警察伯伯之類。

          所以禾咸思量許久決定到廚房拿一把鐵鍋,準備如果小女孩有這樣的言行就把她打昏送去警察局,從他手上那把直徑三十公分、黑得發光的小鐵鍋來看,他是認真的。

          在這個世道裡,不是你不害人別人就不害你。

          但是一個多小時過去,小女孩還是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她不像是昏倒,反而像是睡著了。

          禾咸不禁仔細觀察那張可愛的臉龐,他是家裡獨子,當然沒有妹妹,可爹娘不僅不寵他,甚至還拿他當奴役使。

          好不容易有個兒子,不好好使喚真是太可惜了。禾家二老不吝承認這個事實。

          於是他成了家裡的苦力一號。

          指著前方三十公分處遙控器的禾爸:「阿咸,幫爸把那個拿過來,就是嘿。」

          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禾媽:「小咸,雞卵沒了去買幾顆,緊啦別抱怨了去去去。」

          另外還有──

          源於書房的召喚:「那書櫃搬去你那邊,厚袂重啦!」

          來自浴室的慘叫:「小咸!蟑螂蟑螂!來打蟑螂啦!」

          禾咸儘管無限的腹誹還是會任勞任怨的執行,原來他的奴性是從小時候就培養起的,難怪國高中做事做到死,活該。

          在這樣艱難刻苦的環境下長大的禾咸,特別想要兄弟姊妹。

          一個人是十分孤單的。

          人是自覺性的動物,自覺生命的存在與逝去、生命的美好與無常,所以對於未知人們常常抱著畏怕及恐懼的心態,孤獨與寂寞時時入侵我們的心靈,而人們解決的方法便是最簡單的:尋找他人的陪伴。

          從小就孤單一個人的禾咸當然也不例外。

          他時常都會羨慕別人有哥哥可以倚靠,或有妹妹可以炫耀。

          禾咸:「媽,妳可不可以生個哥哥姊姊給我?」

          禾咸媽:「你勒肖,擱生也沒法度生比你大漢的啦!」

          禾咸撒嬌:「那弟弟妹妹咧?」

          禾咸媽拭淚:「小咸你聽媽媽講,媽媽其實有苦衷,袂使講,沒兄弟姊妹也要懂事,知嘸?」

          禾咸握拳拭淚:「知。」

          於是他再也沒有和爸媽提起這件事。

          以上花了五百四十三個字這麼長的篇幅只是想說明禾咸會像個變態看著小女孩其實是有原因的。

          他只是覺得如果自己也有一個這樣的妹妹那就好了。請別以著歧視的眼光對待他。

          小女孩穿著很喜氣的絳色古裝,上面的金絲繡上繁複圖樣,腰際綁上金色的中國結,下面絲絲的流蘇十分漂亮,精巧的小腳套著一雙只有老街能見的紅色繡花鞋,配上那一襲綢緞般的黑髮,完全給人一種──

          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的感覺。

          詭異的感想令禾咸不禁顫了一下,「是說妳到底什麼時候要醒來?」

          總不能讓她在這裡睡一整……

          然後被禾家獨子認為是一語成讖的、那女孩的眼皮居然真的有了微微的顫動,像是在掙扎什麼,眉頭微蹙,她慢慢睜開眼睛,空洞無神的眼睛完全是剛睡醒的呆滯。

          女孩撐起身子,紅潤的嘴唇開闔,「好……」

          「啊?」

          「好想睡。」她又向後倒了下去,埋進暖暖的絨毯裡。

          禾咸抽了抽額頭,敢情她是把他家當飯店了嗎?完全還無視於他的存在。

          男人無奈,「妳可以先跟我解釋清楚妳是誰嗎?不然我很難安心的讓妳在這裡睡得像頭豬。」

          小女孩聞言瞬間驚醒,她反射性緊抓著被子蓋滿全身,「你你你你是誰?為什麼闖進財神府?還有奴家睡覺很像豬嗎?」

          啊?

          禾咸突然覺得很想死,「孩子,這裡是我家,是妳倒在我家門口,我好心把妳拖回來的,以後發生事情要尖叫前先搞清楚狀況好嗎?」

          小女孩聞言一愣,她眨眨眼,似乎極為不敢相信。

          她很快的垂下頭,兩隻手指頭不斷的交疊畫圈,緊咬著雙唇不發一語,禾家獨子以為她是真的很認真在反省自己誤會別人的事。

          但是她似乎反省過頭了,女孩身體微微顫了戰、光潔的手緊絞著絨毯,像隻無助的小兔子。

          禾咸意識到自己這樣說話是不是對一個應該才九歲十歲的孩子太過分?其實也她不用太自責……

          女孩像是思考很久,她緩緩抬起頭,雙眼頓時溢著閃閃水光,那小動物般仰視的神情簡直是大犯規!

          完了完了完了他居然把一個小孩子弄哭了,他說的話有嚴厲到這種地步嗎?應該沒有吧?他記得他一直是走溫柔派的啊!

          小女孩是真的難過,微微抽著氣的樣子真是天見猶憐。

          一直對可愛事物難以招架的禾咸咳了兩聲搭上她的肩,「我沒有怪妳的意思,妳也不用太自責……」

          「奴家睡覺時真的很像豬嗎?」

          禾家獨子愣了兩秒才意識到一件事,「等等,妳剛剛完全不是在反省妳誤會我的事?」

          小女孩一臉天真無辜樣,「反省什麼?」

          原來他們從一開始的思考迴路就完全不一樣嗎?他馬的原來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在糾結?

          「從妳剛剛驚醒尖叫的話之後我說了什麼妳到底聽進去了哪些?」

          女孩撐著下巴想了想,「原來你剛剛有說話?」

          「幹。」禾咸簡單扼要的回答。

       

        男人把自己丟進另一邊的沙發裡,扒了扒天生的淺色頭髮。

        「你生氣了麼?」小女孩弱弱的問。

        禾咸瞪了她一眼,「沒有。」

        「你真的沒有生氣麼?」

        「真的沒有。」

        「你真的確信沒有生氣麼?」

        「靠北……邊走,老子不想造太多口業,所以不要逼我……」

          小女孩立刻點頭表示自己理解。

          「那個,其實奴家是財神。」

          「啥小?」

          「你不知道財神麼?」

          他當然知道,就是廟中穿著紅色官袍、戴著黑色烏紗帽,總是笑呵呵手上還捧著金元寶玉如意的那位嘛!之後還聽說財神怕冷,所以每年過年都會放鞭炮替他取暖,進而演變出所謂炸寒單的習俗,因此財神還叫做寒單爺。

        他會啥小的點是在於,這小女孩說的話很詭異。她是財神?她怎麼可能是財神?該不會是國小話劇演出角色入戲太深了吧?還是只是純粹壓力過大導致思維異常……

        滿臉關懷的禾咸:「孩子,我不知道為什麼妳會這麼崇拜財神甚至還幻想成為祂,其實我也非常崇拜他而且需要祂的幫助。但是再怎麼幻想妳也不可能成為真正的神明的,知道嗎?」

        「可是奴家真的……」

        禾家獨子決心要讓小女孩放棄,只好發下狠話,「我以我禾咸的鄰居的阿婆的姨妹的弟弟的腳毛擔保,不可能。」

        雖然感覺並沒有什麼魄力。

        然後小女孩出乎意料的竟沒有再辯駁,她睜著圓圓的大眼睛,滿臉不敢置信,「你說你叫禾咸?」

        把記憶轉了一圈,確定自己除了國中時在校長花園偷種仙人掌以及在同學椅子上偷黏口香糖之外應該沒做什麼壞事,所以與人結怨的機率只有百分之七點三二六、告訴她也不會有生命危險後,禾家獨子點點頭,「嗯啊,我叫禾咸。怎麼?妳知道我是誰?」

        小女孩爬下沙發,滿臉都是笑意,點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男人有一種非常不祥的預感,然後應證了。

        女孩瞬間撲上他,愉悅地喊著,「相公~奴家終於找到你了!」

        禾咸腦袋斷線所以暫時沒有反應。

        「相公相公相公相公!」

        禾咸腦袋依然斷線所以繼續沒有反應。

        「相公相公相公!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你了,奴家好高興!」

        幹幹幹幹幹這是什麼超展開!千里尋夫是這樣嗎?現在是發生什麼事?

        禾咸深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再睜開,但是在他懷裡不停蹭著的小女孩依舊在,完全不是幻覺。

        跟當初閉上眼再睜開依然看到蟑螂、打開泡麵沒有調理包的情形一模一樣。

        以上,就是禾咸的回顧,忘記的話可以回到第一行重新記憶唷。

        然後他現在依然是被小孩纏著。

        禾咸:「好,妳說妳是財神,但是財神是男的吧。」

        「嗯是啊,奴家是男的。」

        「那就對……等等!妳說什麼?妳是男的?」禾家獨子瞬間拍沙發而起。不對,現在要用你了。

        「對啊,奴家是男兒身喔。」小孩一臉笑語盈盈,「相公不相信?」

        禾咸嚥下一連串的髒話,不會吧,這麼可愛的小孩是男的誰都不會相信啊!

        到底是這世界的性別觀念已經錯誤還是他辨識能力有問題?

        他那表姊梁曉妤那句什麼,「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的鬼話現在好像真的應驗了。

        「我死都不信。」

        小孩一臉儒子不可教的怨嘆,他指指自己跨間,「奴家有證據,要不要看?」

        「不要。」他對男人下面一點興趣也沒有,「還有,你自稱詞為什麼是奴家?你知道聽起來很詭異嗎?」

          一說到這個,小孩的臉色馬上多了幾分哀戚,他望向遠方,緊咬著雙唇,驀地抬首,又驀地閉眼,似是有什麼事難受,「其實奴家……」

          禾咸皺了皺眉,他的家庭教育沒有逼問別人說話這條,「如果有什麼隱情不好說也沒關係。」

          有些事只適合埋在心裡,多說也無益。

          小孩吐了吐舌頭,「這是賭注啦,誰輸誰就要把自稱詞改為奴家。其實是當初和楊戩哥哥賭說在玉帝睡覺的時後偷戳祂,玉帝會不會發現,結果他居然和玉帝串通好!然後當然奴家就輸啦。」

          真的超生氣的呢,勝之不武勝之不武。

          禾咸的眉頭緊的可以夾死一隻蒼蠅,「這是原因?」

          小孩開心的點頭。

          「去死。」男人放下鍋鏟,拿起一邊抱枕甩了過去。

          趴砰。地上橫著一枚死屍。

          死屍四肢伏地,抬起頭嗚咽:「嗚嗚、相公你怎麼這麼對奴家。」

          「既然是財神就打不死。」而且他控制過力道,就是真的小孩也不會受傷。

          抗議的死屍:「可是還是有痛覺啊。」

          嘶……禾家獨子又深吸了一口氣,「算了,我管你是男的女的、叫相公還叫奴家、有痛覺還沒痛覺,那不干我的事,只是你媽媽到底什麼時候要來接你?」

          小孩到時候走掉他就可以認為這一切都是幻覺,是紅蘿蔔星人入侵地球後誤植了他的記憶,其實根本什麼都沒發生過。

          「奴家活了幾千年,娘親早已經投胎了,怎麼會來接奴家?」

          男人還想開口,「我說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