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新世界(5)

        當我再度繞去帳篷區域的時候,村民早已各自回家休息,商隊的人也離開大半。剩下的人紛紛收拾商品,正在做結束營業的準備,唯有只有那名斗篷老者仍然悠哉地坐著發呆。

        我蹲到他的毛毯前面,指著飛行城市的岩石碎片。

        「這個是真貨嗎?」

        「當然啦,你怎麼會問賣方這麼愚蠢的問題。」帳篷老者失笑說。

        「有證據之類的東西嗎?」

        「你有聽到我剛才的故事吧,那個就是最佳證據。從商之前,我可是一個環遊世界的流浪說書人呢。」

        我摸著飛行城市的岩石碎片。手感毫無特別之處,應該只是普通的頁岩碎片。但是說到交易品,我伸手到口袋,只碰到幾枚硬幣和智慧型手機。硬幣應該不行吧?

        「貓小子,要不要交換快點決定,我要處理的事情堆積如山,沒時間在這裡陪你拖拖拉拉地浪費生命。」

        「我沒有藥草或雕刻品,用這個行嗎?」我遞出智慧型手機。

        按照天翔的說法,舊時代的科技產品應該滿有價值的。

        「這個是……」老者伸出袖子的手臂內鑲嵌著好幾顆綠色石頭,接縫邊緣的皮膚就像灼傷似的凹凸不平。他是礦物型的類人生物嗎?

        老者發出思考的嘟噥聲把玩著智慧型手機,眼神逐漸轉為深沉。

        糟糕,該不會完整的產品很不妙吧?我心念電轉,這時代確實難以取得完整的產品,就連整天在廢墟亂晃的天翔也只能拿到殘缺品,剛才的我實在太不謹慎了。早知道就只拿電池來交換了。

        「不行的話就算了。」

        我伸手想要將智慧型手機搶回來,老者卻靈敏地將手機往旁邊一拋,正好落入旁邊的大布袋裡面。喂!那樣摔螢幕會破掉耶!

        「交易成立。碎片你就拿走吧,手機我收下了。」

        這時繼續追討應該更不自然,我只好默默地收下手中的頁岩碎片,頭也不回地離開攤販聚集處,準備去赴天翔的約。

        廢墟到處都是廢棄倒塌的大樓,再加上我只去過一次,找了好一陣子才發現通往秘密基地的通道。

        我低頭穿過歪斜的天花板,找到那間原本是會議用途的秘密基地。

        「等很久了嗎?抱歉,我稍微迷了一下路。」

        「還好。」天翔放下書籍說。我稍微瞥了眼,只見書名是「科技發展所帶來的社會性負面影響」,這種死板的書籍我大概終生不會去讀吧。

        「還好。嗯?你幹嘛撿一塊石頭?」

        「這是飛行城市的碎片……大概吧。」我隨手把那片頁岩放到桌面,解釋說:「從一個全身都罩著黑斗篷的老人手上買來的。除了這個,他還賣精靈什麼之山的水晶。」

        「印象中沒有這個商人耶,應該是今年新來的。」天翔偏頭想了想,隨即露出苦笑:「你也挺天真的。奧爾瓦佩藍托斯只是虛構出來的城市,我收集數百本舊文明的書籍,當中連一個字都沒有提到關於飛行城市的事情。話說回來,你拿什麼去交換?看你似乎沒少件褲子或外套。」

        「口袋的智慧型手機。」

        我據實以告的結果就是換來天翔難以置信的誇張表情。我馬上打算將手指塞到耳朵預備卻遲了一秒。天翔幾乎是怒吼地大聲咆哮:

        「那算什麼不公平的交易!完整的智慧型手機的價值大致等同於整座村莊一個月的生產額耶!竟然只換到隨處可見的岩石碎片!那個商人太過分了!」

        耳膜差點被怒吼震破的我不悅地皺眉。

        「換了都換了,別再囉嗦了。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討論吧。」

        「但是……」

        「反正交易基於雙方的自由意願,我和那位商人都同意,所以這個話題到此為止……還是你認為區區一個智慧型手機比若兒絲更重要?」

        天翔頓時語塞,支支吾吾好半晌才頹然坐下。

        「好,不管那個了。現在來談正事。」

        「嗯……我剛才稍微想過你說的話。既然如此你不想讓若兒絲被賣去玻璃城市,你們一起離開村子不就好了?這種機會應該很多吧?」畢竟你們隨時都可以到離村子很遠的秘密基地。

        「你見過村子的田地了嗎?」天翔突兀地答非所問。

        我點點頭。梯田種的作物也不曉得是麥還是稻,反正我也不清楚那兩者的差別,只是覺得作物都枯萎得差不多了,顏色皆是慘澹的暗褐色,和我印象中的翠綠色相差甚遠。不過在缺乏陽光的現在,作物能夠生長應該就要額手慶幸了。

        但是天翔接下來所說的話卻遠超越我的思想。

        「因為舊時代生化武器的影響,附近所產的水與食物都帶有毒素。雖然是極微量,卻也會在內臟器官累積,其中植物型所受到的影響最為劇烈,大概是他們必須攝取大量水分和礦物質的原因吧。」

        我忍不住感到反胃。這麼說來,我吃的那些麵包也帶著毒素嗎?帶著幾百年前人類所遺留的毒素?但是緊接反胃出現的情緒竟然是憤怒,連我也覺得意外。

        「放心吧,最脆弱的是植物型,其他人的話光吃食物不至於喪命。」

        「我……不是在擔心那個。」

        但是我也說不出自己在擔心什麼?該對什麼發火?

        「村子只有兩人懂得製做解毒劑,長老和村長,而花之少女每晚必須服用一劑,否則不出十天就會累積過量毒素死亡了。」天翔苦澀地說:「這也是我和若兒絲無法離開村莊的理由。」

        「那樣一來豈不是無解了?」

        若是村長和長老沒有囤積解毒劑,就算偷到兩三瓶也無濟於事。

        「八天後是村莊五年一度的重要祭典『魁燈祭』,祭典結束後花之少女將被帶到玻璃城市,屆時商隊會拿到大量的解毒劑,劑量足夠讓數十名花之少女撐過旅途到達首都。」

        「我大致猜到你的計畫了。」我打斷說:「不過即使你搶到解毒劑又如何,就算確保若兒絲不會死於毒素,也不能改變開花後就會死的定律吧。」

        「搶到解毒劑的瞬間我們要立刻啟程前往玻璃城市,盡量縮短旅途的時間。」

        ──那麼你知道到達玻璃城市需要多久的時間嗎?

        我並沒有將這個疑問付諸言語。自幼生長在世界盡頭之村的天翔不可能知道答案,他最多只能從商隊的口耳相傳當中去猜測、去揣摩。況且此刻的他光是思考要如何讓若兒絲安然離開村莊就使盡全力了,沒有餘力去顧及這些後續事項。

        「只要能夠進到玻璃城市,絕對有辦法救若兒絲。」

        明明是毫無根據的猜測,天翔的語氣卻帶著絕對的肯定。

        「人類的科技足以製造奇蹟。聽說玻璃城市裡面有一種儀器,只要躺進去數十分鐘就可以醫好任何外傷內傷,也有能夠治療任何疾病的藥錠。」

        「假設那些儀器需要專門的人員才能夠使用怎麼辦?」

        「我們只好返回村莊,讓若兒絲進入冷凍睡眠裝置,直到我找出治療方式為止。這個是找到你後我想到的第二個後補計畫。」

        那麼如果你窮其一生也找不到治療辦法,難不成就讓若兒絲一直沉睡下去嗎?我將尚未構成言語的質疑嚥回喉嚨。

        天翔與若兒絲之間的羈絆不是我這個局外人可以妄自介入的,他們有自己專屬的默契和言語,只要若兒絲不反對,其他人也無法再多說什麼。

        「明天開始為了準備魁燈祭,所有農務都會中止,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檢視計畫的闕漏。幸運的是,有你的參與,行動的範圍可以變得更加有彈性,否則當初只靠我和若兒絲兩人,有很多部分都必須靠運氣。」

        隨後天翔花了數個小時向我詳細說明計畫內容。簡單總節就是偷盜解毒劑、逃離村莊以及進入玻璃城市延長若兒絲生命這三項目標。就我看來是運氣成分遠大於努力的計畫。也不曉得天翔是故意省略或是太過單純,竟然沒有考慮過追兵或是如何進入玻璃城市等細節問題。

        那時我也沒有對計畫多加批評。或許天翔早有想到,卻無法找出解決辦法才一字不提,比起那個,我更在意的是為什麼若兒絲願意接受那樣的待遇?即使是命運,也不該默不作聲地全盤接受啊!

        疑惑在心底持續環繞,漩渦狀的中心就像把我所有思緒都吸入似的。

        那天晚上,我待在聖樹之間做手工藝。雖說如此,也只是將樹枝和藤蔓纏繞成籠狀,再在下方安裝一片木板,做成可以飄浮在水面的型式。據說這東西是魁燈祭的重頭戲。將蘊含心意的藤蔓互相纏繞,製作成燈籠,最後再放到河面讓燈籠漂向大海,藉此祈求新願可以實現。

        「認真點!必須將心意徹底融入枝條用心編織,心願才會實現。」若兒絲甩手背搧了我的後腦杓一下,不悅說:「拆掉重做,你手上的垃圾根本不能拿出去,如果我是神明,見到那種粗製濫造的燈籠肯定會降下神罰。」

        如果我是神明……是吧?

        我放下糾纏成一團的藤蔓,那瞬間,凌厲的視線立刻射過來。

        「幹嘛?不想幫忙就滾出去,要不是天翔說你想要學做燈籠,我才懶得在這邊浪費時間。」

        「妳許了什麼願望?」

        「啥?答非所問也要有個限度吧,我怎麼可能會回答你,少蠢了。」

        若兒絲一愣,隨即以辛辣的言語將無意間洩漏的內心層層包裹,令我無法再次窺探她的內心世界。

        「妳許了什麼願望?」我平靜地重複一次。

        所謂的「如果」是反映說話者內心的希望。

        正因為曾經想過,才會出現如果,所以我想知道若兒絲究竟在腦海構築過什麼樣的未來。

        「那麼你又許了什麼願望?」

        沒料到她不答反問。我愣了愣,下意識回答:「還沒決定。」

        若兒絲俏麗的臉龐頓時蒙上一層警戒的冷淡,粗魯地拽住我的手臂,半拖半拉地將我拖到門邊,然後伸腳將我踹出去。

        「滾出去!不准再進來我的房間!否則我就把你捆起來扔給長老!」

        刻有薔薇的門板碰地重重甩上。

        「……啊啊,被趕出來了。真搞不懂女生發飆的底線。」

        我無奈抓抓頭髮,視線卻緊盯著那朵盛放的薔薇,試圖看穿若兒絲真正的心意。或許她此刻正背靠著門板,握緊拳頭忍耐,也有可能她不當一回事地繼續縫製布料。不管怎麼想後者的可能性都遠遠高於前者。

        徘徊在心底的疑惑漩渦變得更濃了。

        為什麼若兒絲可以坦然面對自己即將死亡、以買賣為名被帶到陌生的地方、甚至是死於那麼不合理的理由。我無法理解。

        這麼說來,我似乎曾經被父親罵說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傢伙。不過當初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會令個性溫和的父親如此大發雷霆,我卻不記得了。離開聖樹的時候,滿腦子都塞滿父親激動嗓門與言詞。明明多想起一個回憶是值得開心的事情,我卻無法驅散盤據內心的沉重情緒。

        若兒絲隱瞞著自己真正的想法。這點我看得出來,但我也只能看出這點而已。

        我並非偵探,也沒有窺探他人內心世界的超能力。我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在我十七年來所見過的人與事尚未豐富到足以斷定一個人所隱藏的心事。

        思考時下意識避開村民的結果就是走到了商隊的帳篷處。掛在帳篷外側的編織品似乎換了一批新的,也有可能沒換。我不擅長辨識針織花樣的圖案,在我眼裡,那些圖案和若兒絲房間掛的樣品幾乎一樣。

        其他攤販前或多或少都有村民聚集,卻只有那名說故事的老者攤販無人問津。而老者依然用斗篷將自己圍得密不透風,活像得了皮膚碰到空氣就會死的病一樣。我蹲在他的毛毯面前,平靜地問:

        「有其他商品嗎?」

        「貓小子,我還沒營業呢。」老者連抬頭瞥我一眼也沒有,逕自整理貨物。

        「我上次用高價的物品交換一塊隨處可見的岩石,被朋友狠狠罵了一頓,真是狼狽。」

        「你給我的那東西一打開就流出金屬液體,害得我的手差點沒被溶解掉。沒去找你算帳就算了,你倒是自己跑來了。」

        金屬液體?啊……這麼說來,我都沉睡數百年了,手機裡的電池早就過了使用期限,會流出電池液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想到自己理虧,氣勢不免矮了一截。雖說我本來也沒有找碴的打算就是了。

        「你有其它的商品嗎?」

        「無色之海的人魚眼淚、邁普登濕原的遺忘草、超古代文明遺跡中的人形土偶、連接地獄洞窟的水晶鑰匙。」老者扳著手指如數家珍,隨即冷淡地說:「你有沒有相同價值的交換品就是個問題了。」

        「舊時代的桌上型電腦如何?」

        我也不明白自己換到那些稀奇古怪的物品有何用處,不過或許能夠和自己生活時代的連結有所連結,即使只有微乎其微的機率,我也想要將之握在掌心,確切感受到重量。

        老者停頓片刻,從帽沿後方射出灼灼目光。

        「我不要那些廢鐵,如果你想要,就拿『實話』來換。」

        「──!」

        心跳與呼吸同時變得急促,立刻轉身逃跑的念頭充斥腦海。我加重手指的力道,殘存的理智強迫我待在原地。沒有什麼事情比不打自招還要愚蠢了。

        「雖然電池壞了,不過機殼與零件都是真貨。那不是世界盡頭之村的人可以得到的物品。告訴我,你在哪裡找到……不,應該問說你究竟是誰?」

        我的身分被看穿了?還是單純的虛張聲勢?後者的機率壓倒性得高,我卻滿腦子都在擔心前者。表面上,我依舊裝出一副稀鬆平常的表情。

        「村、村子的東邊有舊時代的廢墟,我在那邊找到的。」

        老者發出冗長的呻吟聲,一副完全不相信我的模樣。故作鎮定的我起身假裝要去其他攤販逛逛,卻在離開老者的視線後,倉皇逃離那個區域。

        不知道是幸運或者不幸,驚慌讓我將若兒絲的心事忘得一乾二淨。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