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三)包養的前奏

        幸好安全梯還有緊急電源供應,就著指示燈,我踏上兩道階梯,想想不對,回頭對嚴謹示意:「你來走我前面。」

        嚴謹先是驚訝的掃過四周一眼,才撩袍往上爬,「姑娘果然居住寶地,格局奇妙,燭火遇風不滅,雖然陰陽氣流不勻,但也不至於…….   」

        他唇邊勾起ㄧ抹淺笑,整張臉鮮活如丹青水墨,我絕對不承認我被驚豔到半刻說不出話來。

        難怪有人說美色可以殃國禍民,這傢伙根本是妲己的好朋友。

      「你意思是這裡真的有鬼?」我不動聲色的悄然退下一階。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陰陽本是互為消長,這屋子看來不像是氣煞破壞,但卻形成煞氣旋,只怕是有人的氣味吸引了鬼。」

      「公子,還真的有股香味啊!」小地鼠嗅嗅鼻子,不過就算是靈鼻子也遍尋不到味道來自何處。「就是奇怪,不知從哪散發出來。」

      「可以看見鬼的是不是代表就會吸引鬼?」我就知道我跟李頁不能走太近。

      「非也。」嚴謹有所深意的瞧了我一眼,「泛指來說,陰陽雙眼不過只是工具,只是大多數的亡魂未了的私怨冤屈都在於生人,假設有另一人可供其媒介,自當糾纏不休,而隨姑娘恰恰不就正有一對天生的陰陽眼嗎?」

        什麼陰陽眼,本少女什麼時候有陰陽眼?

        「我什麼時候有陰陽眼?」我的小心臟負荷可是有限,不能這樣嚇唬。「江湖術士是會被警察抓去關的!警察你懂嗎?就是衙門捕快,還有包青天,包青天你總聽過吧!」

        我拿出手機,決定求人不如自救,開始滑快速鍵,但當電話響了十幾聲都無人接通後,我已經決定把我弟驅逐自己人的圈圈裡。

        「隨姑娘的法器好生特別,還能攝人魂魄,隔空對話。」四隻眼睛好奇的緊盯著我手機螢幕,一張張韓中歐爸迷人笑容盡現眼底。

        「公子,我都說了她是妖…….」

        嚴謹快手捂住小地鼠滔滔不絕的嘴,不解的接著問,「隨姑娘為何要攝取這些人的魂魄?」  

        照片管叫魂魄?這是地方方言嗎?  

        「冤親債主,懂了嗎?」要花我零用錢買唱片,買門票參加見面會的債主。

        「手機可是現代科技偉大的發明,等你賺錢,你也可以買一支。」越說我越覺得他古怪,不懂酒店,不懂計程車。也不懂電燈手機,到底是什麼樣的深山林內連個現代品都沒有?

        「你說的那個嵩山嶽頂,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還有你進城又來幹嘛?」

          難道就像電影中常演的那種遠立於高山,又不食人間煙火的傳說派門秘地?

        「抓伏……」小地鼠又搶著要發言,就被嚴謹打斷。

        「尋親,我等是來尋親,只是沒料到這城都如此繁華,在下的孤陋寡聞真是讓姑娘見笑。」

        此時,就在談話中,熄滅的電梯指示燈驀然打亮,整層樓熄滅的天花板燈也一併啪啪啪逐戶亮起,我這才發現我們已經錯過三樓樓梯口,但是,卻一丁點事都沒發生。

        「等等,你剛經過三樓有感覺到什麼嗎?像是靈異感應之類的?」不對啊,李頁明明告訴我有個唱曲的鬼守在那兒,難不成是嚇唬我的?

        「在下並無見到。」

        我邊拿鎖開門,邊喃喃碎念,「也不能這樣嚇人,難道之前說的小妹妹無頭鬼和流浪鬼都是假的嗎?」

        一打開門,室內不過二十坪大小,家具俱全,一眼就能望盡,平時也只出租一些學生或是上班族,佈置乾淨簡單,我換過拖鞋就開始一一交代起來,「喏,按這個可開燈,就是你說的燭火,還有房間只有兩間,廚房你如果不會開爐火,就不要動它了,洗澡水轉左邊是冷水,轉右邊是熱水,電視和冷氣遙控器都在這。」我想了想,還是將冷氣遙控器先設好溫度,「只要按這個鈕開關就好。」

      「你都聽懂了嗎?」我一回頭只看到嚴謹背過身,若有所思的望著對門的李家,「你在看什麼?」

      有人抓了抓我的運動褲角,低頭一看,小地鼠瞅著一雙骨碌碌的大眼,「我都聽懂了,這事交給小爺就成。」

        「雖然我心理素質比一般人高,不過你在別人面前可不要說話,當心被抓去解剖。」我決定既往不咎這隻寵物提過的妖女二字,良心的多叮囑兩句。

        「一般人是聽不見我聲音的,只有修為人才能聽見。」小地鼠傲嬌的扭扭鼻頭,「妳既沒開眼又沒開智,也不知妳到底是怎麼聽到本小爺的聲音。」

        「搞清楚,我是包養你們的金主。」我低下身,嫌棄的伸出食指推推牠的肚腹,再也沒有比見到一隻四肢動物撐腰站立更奇妙的畫面了。

        「麻煩隨姑娘了。」

        嚴謹回過身走來,俊秀的臉龐不知為何蒙上一層凜肅,他撩起袍子,正襟端坐在沙發中央,掏出百寶袋裡的桃木劍︑羅盤︑扇子和不知名的法器,一一排在茶几上,仔仔細細的擦拭起來。

        他垂下眼睫,潤紅的薄唇輕抿,神情專注不二。

        金戈鐵馬,寶劍出鞘,我突然有種錯身在將軍帳,見證諸葛亮排八卦陣的實地感。

        唉,高顏質的歐爸創造的氣場果然與眾不同,還自帶蘋果光。

        驀地突兀的咕嚕聲響起,帥氣歐爸尷尬的抬起頭,耳尖泛紅,「在下餓了…….」

        「…….」民以食為天,我懂得。

    〄                                     〄                                       〄

        帶上門,我正打算回家偷渡些換洗衣物和零食,卻聽見三樓樓梯口有喀喀的怪聲,一探頭,只見到李頁坐在樓梯間。

        好傢伙,說曹操,曹操就到。

        「李頁,你坐在這裡幹嘛?欣賞風景?」李頁套著件紅色T-shirt,直直地望著樓梯轉角處的小小窗口,嘴裡卻喀滋喀滋啃著雞腳。

        「吃雞腳。」他木然的回答,視線仍是望著外頭。

        我順著他的視線,只見到窗外黑壓壓的一片,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外面有什麼好看的?」

        「好黑。」李頁目光呆滯的喃喃自語起來,「好黑,好暗,他都知道我最怕黑了,怎麼還讓我等?」

        「你在說什麼?我一句都聽不懂。」

        「小燕子。」李頁突然回過神來,轉頭看著我,「我唱首歌給你聽好不好?」

        唱歌?他腦袋撞壞了吧?

        「那我要點歌……」李頁最討厭唱歌,以前他跟我和我弟去過一次KTV,從頭到尾當壁草,讓我忍不住想耍他。

        他沒理我,站起身,自顧自的開始熱場起來。

      【同宵捧金盅……】

        當他唱起第一句,我全身便泛起一層雞皮疙瘩,這帶著假音的京劇旦角唱板,難以想像是李頁能唱出來的。

      【高裴二卿接手捧……】李頁手持雞腳,往右推開出蘭花指,腰一折,在空氣中擬劃出一緞水雲袖,眼波顧盼流露出一股嬌媚。

      【人生在世如春夢,奴且開懷飲數盅……】李頁停頓會,似乎無意再唱下去,他斂下眼,愣了一會又坐下。

        不知為什麼,我彷彿能從這曲裡聽出一絲悲嗆,「我都不知道你唱歌這麼好聽。」

      「好聽嗎?」他有些失落的繼續啃起雞腳。

      「好聽好聽。」見他心情不好,我沒敢再落井下石,順著階梯原路走下去。「我要先回家了,你慢慢吃。」

      「小燕子。」他又叫住我,「妳對我真好。」

        聽他唱歌就是對他好,這傢伙瘋了吧?!    

        回到家裡,我覺得身為一個完美女兒,有必要對我媽交代一下,免得她隔天一早把人家當作小偷。

        「媽,我有個學長學校宿舍漏水,他老家住在鄉下,這裡沒有親人,所以我把那個空的小房先租給他。」除了這件事,我對我媽一向真誠以待。

        「恩。」我媽緊盯著平板追劇,一對眼睛仍放在來自星星的都教授身上。

        過了五秒,她只問一句:「帥嗎?」

        帥嗎?

        帥嗎?

        為什麼不關心別的,只關注外貌?

        「很帥。」我照實回答。

        「難怪。」她做出總結。

        難怪?我像是這種膚淺的人嗎?

        「他現在念大學?什麼系?」我媽總算拿出點為人母的自覺了。

        「歷史風俗系。」抓鬼,畫符,也算是歷史裡的一種文化。

        我媽轉過頭來,面無表情的瞥過一眼,「什麼時候有這個系?」

        「聽說今年剛設的,為了讓迷失在現代潮流的我們了解中國歷史及特有的信仰風俗,再加以發揚光大,媽,我跟妳說…….就像一眉道長那樣……」

        「妳是在說那種出來賺錢可以不用納稅的職業?」大Boss果然很會舉一反三。    

        「差不多吧……」我開始支吾起來。

        「很好,非常有發展性。」單憑一個沒聽過的系,我媽自動往上修正加權分數,「妳以後也可以考那個系。」

          我媽把注意力又重新調回平板,畫面上男女正感人的互訴情衷著,深情款款的都教授對著螢幕外的我說著經典台詞,句句敲中心坎裡。

        【如果有必要相遇就終究會遇到,如果遇不到就說明我們沒有必要相遇,無論是否情願,該發生的事情總會發生,地球人把這種事情叫做“命運”。】   ——   都敏俊   《   來自星星的你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