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論垃圾桶的用處

        也不知是因為農曆七月,還是全天下的人都跑去大操場看哈雷流星,除了在電梯遇到的李頁,這下來的一路都沒遇見其他人,拉開不鏽鋼鐵門,我抵著厚重門板輕輕帶上,手腕絲毫感受不到迴風捲力,整座騎樓安靜到詭異。

        門口的街燈忽明忽暗,燈泡燒壞的滋滋聲苟延殘喘著,我左左右右的觀望,確定巷頭巷尾找不到半個生物,連平時帶著狗嘴套閒晃的小黃都不知躲哪去,只好死心的快速奔往對街的垃圾桶。

        清潔隊七點才剛收完垃圾,所以整個綠色垃圾桶難得空空盪盪,我甩下一包垃圾,正當要甩下第二包,門口的街燈突然壽終就寢,啪,一聲暗了。

      深受李頁影響,我不自覺開始想到ㄧ些都市傳說。

      提著垃圾袋的手僵在空中,我不確定現在到底是該丟下還是甩進,遊走在良好國民的道德邊緣,第二支街燈啪一聲也暗了。

      第三支街燈,第四支街燈,第五支街燈,整條路的燈連續啪啪啪一瞬全暗了。

      萬籟俱寂,一片黑暗,獨留我心中默念的阿咪陀佛︑觀世音菩薩︑聖母耶穌︑阿拉。

      無心欣賞停電後天幕齊齊刷落下的流星雨,我扔下垃圾,開始退著走,心裡不斷向落下的流星許願,保我平安,妖魔鬼怪速速遠離,我一定會做好事,當好人,不再亂丟垃圾。

      倏地,專收資源回收的紅色垃圾自桶心散出一道青帶紅的螢光,在黑暗中,褶褶發亮。

      猶如引導鬼魅路途的青色鬼火一樣悚怖。

      驀然驚嚇到左腳絆右腳,我踉踉蹌蹌的往後跌坐在地。

      害怕自己會尖叫出來,我反應快速的緊緊捂住嘴,瞪大雙眼,看著那道光由螢光轉成白光,亮度從20瓦數直接破百,想起手腕上這條據說被大師開過光的紫檀佛珠,我抬手拱在胸前,馬上把它當作保身救命符。

      「你是什麼妖魔鬼怪?我跟你說,我平日樂善好施,又孝順家裡老幼…….」眼見併散開來的白光越來越亮,我開始哆哆嗦嗦,連自己到底在碎念什麼都不知道,「我我……我年紀還小,還沒談過戀愛,還沒認識好男人,還沒牽過手,還沒過上大學生活,還沒環遊世界,還有還有…….還沒買房子。」

        一顆地鼠頭率先自垃圾桶探出來,濕潤的大眼靈敏的掃過四周一眼,再回頭朝桶裡的同伴通風報信,渾身毛體偏栗色,雖然短手短腿,動作卻是無比靈巧,下一秒就從桶身翻跳下來。

        我表情糾結,絕對有種想看科幻大片卻誤買到勵志片的錯愕感。

        想退票啊,真的。

        地鼠剛落地,只見另一人自垃圾桶內一躍而出,我才剛放下的心又轉瞬提高,那人修長的身影在空中翻個圈,素白的衣袖往兩旁利落散開,手腕上一串紫檀佛珠,背後佩把桃木劍,仙姿翩翩的自半空緩緩降下。

        靈氣裊裊,凌空出世。

        老媽,老爸,原來我不是遇鬼,我是見神了啊!

        從垃圾桶降世的神仙啊!

  〄                                     〄                                       〄

      逆著白光的神仙朝我走來,越靠越近,直到白光褪盡,我這才看清祂的樣子。

        一身素白,袍裙拖曳在地,身著像是訂製的古代雙襟大掛,又有幾分像是狩衣,祂腳步穩健,身材碩長,一支木簪子簡單束起髮髻,面孔年輕,劍眉下有雙細長的丹鳳眼,眸珠烏黑不見雜色,鼻梁挺直,脣紅齒白,俊秀媲美韓國當紅歐爸。

        老媽,我可以接受這種來當妳未來女婿。

        高顏質,高經濟價值,秒秒點石成金,帶出門走路都有風!

        那隻圓滾滾的地鼠不知何時從地面竄爬到祂肩頭,這樣被四隻眼睛直晃晃的俯望著,饒是生性大方的我也會覺得不好意思。

        「歐爸,拉我一把吧!」不懂風情沒關係,我願意創造機會給你。

        神仙歐爸盯著我伸出的手,開口問出第一句話:「姑娘,妳受傷了?」

        人帥連聲音都這麼好聽,分數都已經破百,我不知要如何再往上加。

        「公子,我覺得這位姑娘怪怪的。」祂肩上的小地鼠跟著開口,經過剛才戲劇化的出場,ㄧ隻會說話的仙寵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麼值得驚訝,我可以愛屋及烏。

        「她說她想與公子你成親。」小地鼠又冒出神來一句。

        就算是寵物我的忍耐也有限度,可以隨便窺探你未來主子夫人的心思嗎?

        等了一會兒,神仙歐爸終於動作,他攏直衣袖,曲起手臂,示意我搭著起來。

        瞧,這就是中國的紳士風度。

        沒料到我才把手搭上,神仙歐爸隨即轉頭駁斥,「胡說,姑娘怎會是這等寡廉鮮恥的女子。」

        是在罵我嗎?這是在罵我沒錯吧?!

        「就算是神仙也不能隨便罵人……」我拍拍屁股,悶聲嘀咕著。

        「神仙?」神仙歐爸挑起眉,「我們只是一般人,不是神仙。」

        「不是神仙?那怎麼會憑空從垃圾桶跑出來,還有那道光,那道光是怎麼回事?」

        「因為那個大桶子實在太暗。」神仙歐爸自身後挑著桃木劍的百寶袋裡掏出一支火摺子,急促ㄧ吹,又是閃瞎眼的光亮。

        敢情我剛用生命演的那一幕,全都浪費了?

        「好,你不是神仙,那你身上那隻地鼠總是妖怪了吧?祂還會說話呢!」

        「姑娘不必驚慌,在下派門歷代傳承者都會有位引路者,阿涼雖是修道的妖,但自小與我一塊長大,受我靈契制約,並不會危害他人。」

        被點名的傢伙無辜的睜大著眼,努力散發出我很乖很好養的賣萌感。

      「那你叫什麼,幹嘛揹一支桃木劍,演戲啊?」什麼派門?什麼靈契?原來這不但不是神仙,還是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神經病。

      「在下姓嚴,單名謹,乃茅山派第二八代嫡傳弟子,敢問怎麼稱呼姑娘?」神仙歐爸,不,是這位仁兄還舉揖行禮。

      「嚴謹?哈,我還叫輕鬆哩。」是在搞笑嗎?

      「輕姑娘。」

      「什麼輕姑娘,我還叫隨便哩!」我輕嗤出聲。

      「隨姑娘。」

      「這位先生,不要亂叫,我的名字是琉燕。」

      「恕在下愚鈍,不知姑娘究竟何名?」嚴謹困擾的微蹙眉頭。

      「啊──隨便叫啦!」有誰會花那麼長時間在自個兒名字打轉。

      「好的,隨姑娘。」

        我已經放棄糾正一個神經病的想法,再帥沒有經濟值萬萬不是好老公的首選。

      「自我介紹完畢,慢走不送了。」我揮揮手,瀟灑的轉身要走。

      「隨姑娘。」嚴謹又喊住我,回頭只見他尷尬的清清喉嚨,「在下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不知附近是否有客棧可休整幾宿?」

        客棧?是指酒店沒錯吧?

      「你這條巷子出去左轉,過兩個紅綠燈,再右轉直走個800公尺,就有間酒店啦。」

      「隨姑娘,紅綠燈是何物?酒店又是?」

      「不是吧?你到底是打哪來的?連紅綠燈和酒店都不知道?不然你出這條巷子,攔台計程車坐去酒店總會吧?」

      「計程車又是何物?」嚴謹接著問。

      「你到底是哪年代來的人啊?」我簡直想扶額。

      「本門派深居於嵩山嶽頂,並不問世事,對於國代掌權輪替之事並不甚清楚,應是北宋?」

      「等等!」我打斷他,語焉不詳就是說謊的前奏,還北宋哩!當我沒看過穿越劇?隨隨便便跳進垃圾桶就說是穿越?「別說那麼多,住酒店要花錢,打車也要錢,你剛才躲在垃圾桶裡找資源回收是換不了幾毛錢的。」

        我見他一臉茫然,接著說:「沒有現金,那卡呢?Visa卡,Master   卡,還是黑卡金卡普通卡?」

      「公子,姑娘再問你要錢,叫你把身上所有值錢東西吐出來。」小地鼠又開始充當翻譯官。

      「姑娘怎麼可能會如此淺薄,阿涼,你莫要以小人之心度之。」

        叫你拿錢出來,就是小人之心?

      「嚴公子,奴家不知你到底以前住在什麼偏僻深山林內,但在這裡,每件事都要錢,money,you   know?先不說住酒店,你連喝口水都要錢!」

        嚴謹皺了皺眉,派門修行主問見素抱樸,少私寡慾,幾千師兄弟們返璞歸真,多半以自植自足生活,而他自小身帶天契又為純陽之體,恪守守護伏魔禁門陣地,地位崇高,自吃穿用品,皆是他人打理,根本沒機會用到錢財。

        但是既然來到世俗,就要遵守世俗禮法。

      「在下身無分文,不知此金鎖可否當作夜渡金?」嚴謹自懷裡掏出片金鎖,再看到我亮晶晶的目光時,遞出的動作停頓了一下。

        純金999啊!我拼命壓住內心的吼叫,趁他還沒反悔前快手收下,面上還是完美無害,「現在黃金換值不好,但是我是好人,暫住地方我可替你想想辦法,剛好承租我媽另一套小房的學生退租了,你住個幾晚,應該不成問題。」

      「啊,對了。」我突然想起另外ㄧ個重要問題,電梯停電罷工,想必我要自己爬著安全樓梯上去,如果平時還好,現在聽李頁這麼一說,我倒犯難了,「你剛說你是做什麼的?」

      「茅山派……」嚴謹噤聲了。

      「收鬼,抓妖,看風水?」我小時候最愛的電影就是一眉道長了,茅山派應該是指那意思吧?

      「公子,我怎麼看都覺得此妖女有不良企圖。」小地鼠靠在嚴謹耳邊咬起耳朵,自動把心裡層面如此活泛,又裝滿千奇百怪東西的姑娘定位成妖女。

        嚴謹難得此次沒有反駁。

      「走吧。」

      「姑娘是要去?」

      「除了顏質,咱們還要去創造你的高經濟價值。」我不懷好意的笑出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