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商店街騷動 上

「現在雷茲競技場沒有舉辦任何活動,那麼我就不帶妳們進去了。大家的肚子應該都餓了吧?等等帶你們去各大學員人流動最廣泛的商店街逛逛吧!順便買一些生活用品。」離開巧克力蛋糕競技場,學長並不急著走,示意我們在原地稍等,將手指放進嘴裡吹出一聲響亮的哨音。

「天呀!學長有召喚獸,太帥了……」有些吃驚的看著學長,熙袁鈴跟熙袁傑兩人的雙眼都瞪的大大的,對於學長有召喚獸的事情表示非常崇拜與新奇。

比起熙袁鈴熙袁傑的驚訝,我淡定許多,或許是因為家族當中每個人都有一隻,誰知我小時候因為少女心太嚴重,居然養了一個自帶粉色光影效果的召喚獸,不過當我升上初中後,就再也不希望牠被公諸於世了……

那真是一個很可怕的黑歷史,現在想想還會忍不住渾身顫抖……

也許是我真的抖得太大力了,引起了其他人的關注,熙袁傑關心的看著我,小聲地問著:「燁燁,妳很冷嗎?怎麼在發抖?生病了嗎?」

「啊?沒有,不是的。」趕緊揮揮手表示否認,現在氣候宜人風光明媚,要是有人在我眼前瞬間感冒,我也不會相信。

「小燁凌,身體不舒服要說啊,不要都憋著不說,這樣很不好。」學長一臉不贊同的看著我,對於隱瞞病情的行為非常反對。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真的不是……

「燁燁沒關係,等等商店街那裏什麼店都有,到時候我們帶妳去給醫生看看。」熙袁鈴擔心的看著我安慰的說道。

「……我真的沒事,我剛剛只是不小心抖了幾下,不是感冒生病。」萬萬沒想到光是回想起他的依稀輪廓就對我造成如此大的影響,早知道就不想了可惡。

看他們好像還是一臉不相信,我只好說什麼「我太興奮會手腳發冷跟一般人的反應不一樣」或是「會發抖是因為太期待去商店街所以發抖」……之類的諸多謊言,而且還很不營養,見我再三強調以上的行為都是出自於對於商店街的巨大期待而造成的強烈反應,三個人看我真的沒事後,才不再糾結於我到底有沒有生病的事。

……從沒想過說謊是為了不去看醫生,原因卻是自己沒有生病。

為什麼這種連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言他們居然都相信了?

忽然,空中傳來翅膀煽動的聲音,一個龐大的體積降落在眼前,激起了地上的沙塵,沙塵一大片的飄過來,讓我打了好幾個噴嚏。

接著那龐大的身軀快速的縮小,縮成一個剛好可以給四個人乘坐的坐騎,這隻召喚獸是一隻魔龍,一落地後就親暱的蹭在學長身上撒嬌,身上的鱗甲像是經歷過許多風霜,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無法消除的傷痕,面目看起來有些嚇人。

「他叫做阿七,阿七,這是我學弟妹,來打聲招呼吧。」摸摸魔龍堅硬的鱗甲,學長笑著說,魔龍轉過頭向我們吼了幾聲,應該是在跟我們打招呼。

「哇~這隻不是傳說中的盤岩龍嗎?學長好厲害!」新奇的繞著盤岩龍打轉,熙袁鈴興奮的開口,甚伸出手搓了幾下鱗甲,盤岩龍看了她一下,任她亂摸。

「原來他是盤岩龍啊,我現在才知道,對不起啊阿七。」摸著盤岩龍的頭,學長意外的回答。

盤岩龍一聽到學長說居然剛才才知道自己的品種是什麼後,情緒激動的不停用頭頂著學長的肚子,看起來非常的不滿與委屈,學長卻以為對方不舒服的將牠抱起來看,不過也看不出個所以然,還是繼續摸著那隱約像是要長出角的兩個小包。

盤岩龍的眼神變更委屈了。

我們乘著阿七前往商店街,阿七背上並沒有馬鞍之類的乘坐器具,而是鋪著一張又大又厚的毛毯,坐在上面很柔軟很舒服,而且空間也不小,雖然阿七之前縮小了體積,但是大家就算是躺著去商店街也沒問題。

光是離開學院就花了一段時間,也是這樣我才發現競技場也才位在學院偏向中心的地方而已,後面還有一大片像是教學區的教育大樓,那怕是飛到了空中,還是看不到盡頭,學校的面積到底有多大啊?!

在前往的途中可以看見許多人乘著召喚獸要前往商店街,剛剛我才大致了解,並不是所有人都擁有召喚獸,但是就眼前所見,在空中飛的就有十幾隻,更多的是在地上行走的,少說也有二十幾隻。

「入學之後學案會開放報名獲取召喚獸的活動,名額不多,但是我看大家抓回來的召喚獸都不錯喔,如果想要召喚獸,可以去報名喔!」看到我在看著空中飛的與地上跑的召喚獸,也許是我的表情表示出很想要召喚獸的樣子,學長跟我們說著。

其實我是有,不過不想用,我看到時候我去報名一下好了,也不知道有沒有限制說一個人只能擁有一隻召喚獸。

「這是真的嗎?太棒了,所以學長的召喚獸也是在活動中抓來的嗎?」聽到到時候有機會可以獲的屬於自己的召喚獸,熙袁鈴很開心。

依我看吧,這隻盤岩巨龍就不是一般人能抓的,除非是自己撿到龍蛋自己養,要不然野生的龍是很難馴服的,而且個性很難琢磨,基本脾氣很差,大多都是用暴力打到他服氣,要不然根本不能抓,攻擊性很強,皮硬防禦力高,比起做召喚獸更適合當主攻擊的戰獸,若是可以將牠訓練成戰獸,會是一個很大的助力,因為一但牠承認你,那牠一生就只認定你這位主人,不過人類的生命對龍來說太短了,所以一般也不會有人去抓龍。

「嗯?不是喔,阿七是我借來的。」摸摸佈滿棘爪的龍背,學長回答。

召喚獸原來是可以借人的嗎?話說阿七的主人是誰啊?

重點是這隻龍也沒有任何不滿意甚至是反抗的行為,一整個乖巧得不像話啊。

「借來的啊,那燁燁妳有嗎?有的話可不可以借我?」

「這個……」有是有,至於要借人的話是不太方便的。

「沒關係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報名吧!我要跟阿傑燁燁一起抓,抓一隻算一隻。」不等我回應便拉著我跟熙袁傑的手臂,熙袁鈴開心的說著。

所以是抓到一隻或是兩隻就共用,抓到三隻一人一隻嗎?

「到時候我們一起幫燁燁抓吧。」熙袁傑向熙袁鈴說著,兩人笑著看我。

「我們互相幫忙就好了,而且我沒有召喚獸也沒關係的,謝謝你們。」怎麼辦啊,我已經有了說但是又好想去參加,或許可以幫點忙。

……應該也幫不太上什麼忙就是了。

「好!到時候我們一起打召喚獸!到時候誰想要的召喚獸是不臣服,打到牠乖為止。」熙袁鈴熱血的說著,還在空中揮了幾下拳頭。

典型拳頭大就是王道的言論。

看了一眼另一邊的熙袁傑,原本靦腆文靜的臉變得有些扭曲猙獰,在他的臉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用暴力制裁一切——的七個大字。

接著,雙胞胎對看了一眼,發出了「咯咯咯」令人心裡發寒的笑聲。

我選擇無視一切,看著快速劃過眼前的景物,我感受到了心靈的平靜。

也許是學院距離店街比較近,也有可能是阿七速度快,也才沒幾分鐘就到達了商店街。

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多數的人都跟我們一樣,屬於學長姐帶隊熟悉各地形,這裡的道路很寬敞,但是人真的太多了,基本上是看不到路面的,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一大片又一大片的人頭海。

「開學季大特價通通打一折!所有你能想像的到的東西這裡通通有,各位同學趕快過來買啊啊啊啊~」

「祈願符水、艾紋精靈眼淚、蜥蜴腳掌、公雞的第一聲鳴叫……所有材料通通賠命賣!錯過此家,在無此店!」

「各位同學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水水夢夢進貨全新各式職業武器,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買不到,要來要快喔!」

「最新戰獸幼獸還有……」

各式各樣的叫賣聲此起彼落,還可以看到某些商家的店員飛到空中,撒著傳單跟商品優惠券,有的直接看中某一個路人便直接抓起來丟到自己的店中強制消費……

學長在前面想找個時機擠進人群中,因為目前情況來看我們根本進不去商店街,而熙袁鈴跟熙袁傑不知道為何在一旁興奮的摩拳擦掌,像是在準備做點什麼事情,我就這麼待在原地不知道要幹嘛。

忽然腰間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低頭看過去,一個個子只到我腰間處的小孩抬起頭,笑容十分燦爛的看著我:「美女,要不要來體驗一下所謂的極樂……

他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被距離我最近的熙袁鈴一腳踹走了。

「不乾淨的東西!走開!」嘴上喝斥著,但是熙袁鈴臉上掛著迫不及待的表情,對於剛剛踹出的那一腳非常滿意,一整個人都很興奮。

就像貓看到老鼠那樣,隨後雙胞胎兩人便追著那個小個子竄入人群不見蹤影。

看著茫茫人海,回過神來才發現,就連待在旁邊的學長也不見了,而我在不知不覺中竟然被人潮推到了商店街的中間。

萬萬沒想到這裡的人會這麼多,如果沒有好好地站在原地的話,就會像滾輪一樣鼓溜鼓溜的轉,轉著轉著就不知不覺地被轉走了。

「?!」一瞬間,我被抓到了空中,在我還處於茫然的同時,就被轉手丟進一旁的店裡。

什麼?剛剛發生了什麼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

現在是在玩什麼遊戲嗎?抓住客人丟向店裡加薪水嗎?我是不會介意啦……但是動作可不可以溫柔一點,差點被嚇死。

無奈的看了一下上方,倒是有很多人都被丟得很開心就是了,在那邊開心的尖叫,還聽到有人說:「再丟一次!」

等等,喊再來一次的那個人根本就是來看熱鬧的吧!

看了一下被丟進來的店,是專門賣各式調配材料的店面,藥劑師、煉毒使、煉金師都是常客,而傀儡師則是為了要製作傀儡,某些材料比較難得,基本上也不少光顧,一般其他職業也都會為了調配一些用品,不過大多都是交由煉金師製作,除非個人有涉獵,要不然也只有輔助型屬的人會來光顧。

看了一圈這裡賣的材料,發現這裡也有賣很難得的旭光藤,旭光能屬於極品製材,數量很稀少,不過這裡賣得數量很多,而且價格也不高,不尤得停下腳步多看幾眼,考慮一下要不要買,最近在製作一隻新的戰鬥型人偶,將旭光藤融入骨架可以提高靈敏性,還可以增加強度,而大部分的性能最低也可以提高一倍左右。

正當我專心的挑著旭光藤的時候,吵雜的街上傳來東西爆炸的聲音,接下來就是此起彼落的驚呼聲與咒罵聲,有許多人突然湧進了店中,朝街上望了過去,那邊已經被清出一個空地,有兩個人疑似在鬥毆。

他們身上都穿著便服,所以也不知道他們是哪一所學校的。

兩個人手上個別都拿了些瓶瓶罐罐,唉呦,居然是藥劑師跟煉毒使,是我最喜歡看的戰鬥組合,不只道為什麼看他們彼此之間拿著瓶瓶罐罐灑來灑去就特別激動,尤其是你丟我一罐子我回敬你一把粉的模樣……

真的是特別好玩~呵呵呵。

傳聞說戰鬥組合中最沒看頭的就是藥劑師跟煉毒使,因為一個是製毒的一個是解毒的,你讓我中毒我解毒,你再讓我中毒我再解,你繼續灑毒我繼續解。總結來說就是在比雙方彼此之間跟評審老師與觀眾的意志力看誰能夠撐到最後。

也有人也藉此來刷成就順便跟別人吹噓:我可是看過十幾場藥劑師跟煉毒使的決鬥,而且每一場都看到最後的喔!我還可以跟你說哪一場是誰贏了吧啦吧啦的。

恩,我就是那種人,但我不是來刷成就的,純粹是因為看著看著總是能發現那麼一咪咪的奇蹟。

以獲勝比例來說煉毒使所占數字是相對較高的,也會有藥劑師獲勝但是比例不高,就像戰士與法師拚體力的話法師經常體力不支的道理,以此比喻來說的話煉毒使是戰士而藥劑師就是法師了。

凡事都有奇蹟嘛,像我身為傀儡師對於操縱傀儡十分不拿手也很奇蹟啊,只不過是不太好的奇蹟。

雖然他們都分在輔助系屬,但是再細細比對一下,煉毒使會偏向戰鬥系屬而藥劑師就是確確實實的輔助系屬了。

但是不要因此看不起輔助系屬,他們也是很偉大很厲害的,我也是在一次觀看了藥劑師跟煉毒使的決鬥中愛上了這種組合。

街上,披著一件長袍的人正在喝一些藥罐,他應該是藥劑師,先將解毒劑喝下預防中毒,對面身著無袖帽T的煉毒使擺動他的手臂,一片顏色詭異的粉末朝藥劑師襲去。

藥劑師將一罐液體拋起,罐子在還未接觸粉末前破裂,液體像澆淋在一個殼上在藥劑師身邊形成一個圓形的防護罩,粉末包圍著防護罩旋繞,繞著繞著,粉末漸漸消散。

我曾聽那位勝利的藥劑師說過那麼一句話:沒有人能夠比藥劑師還了解他自己所調配出來的藥劑,它就像是個承載了所有可能的寶盒,其中的驚喜往往會為困境帶來奇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