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熙袁雙子

我們來到輪盤大廳,圓形的廣場裡一共有八個長廊,分別通往不同系所,現在算是假日期間所以不用特別選通道,只要選一個自己覺得順眼的通道在上面輸入自己想要去到的系所就可以了。

「我先幫妳看一下要去哪裡……」摸出顯示屏輸入訊息,過沒多久就有訊息傳送回來,學長看了一下,「唔~因為小燁凌是新生,目前還沒有所屬的系所,直接前往白原學區的教室報到就可以了。」說完,毫不猶豫的走向左邊的第二個通道,輸入:白原學區   後,通道就開啟了。

走入通道,學長補充:「一般升上高等學部的學生都不會有所屬的系所,我們學院有幼學部、初學部、中學部、高等學部及進修學部,還有研習學部,總之就是一入學可以送到妳出社會的概念,阿然後就是一般升上高等學部後就會有系所分別。」接著遞給我一張選修課單,「因為高等學部的課程屬自主學習,想修什麼課程就自己選,不過要選修一些專門課程,就要看一下自己的系所是否有課程,沒有的話要記得去申請,不過剛入學的一年級新生都還不用擔心這種問題,二年級開始才會分系別。」

剛入學的一年級新生都還不用擔心這種問題……看一下選課表,所以這個是要我到明年二年級的時候再拿出看嗎?好怕會不見。

「新生訓練的這三天都是可以體驗課程的時間,有各式各樣的課程開放旁聽,雖然主要是給二年級的去聽的啦,不過能先去聽個經驗也不是件壞事。白原學區只有在新生訓練的時間開放,長時間都是封閉起來的狀態,也有時候會整理成宿舍讓學員入住,而新生都可以去申請指導者指導妳整學年度的校園生活,我個人十分建議小燁凌去申請喔!」在學長詳細的說明下,我們來到了白原學區,環境如其名,一大片的白色草原批滿整座小山坡,坐落於此處的建築物也全都是白色的,佔地的大小挺適中的,敞開的大門上掛著一面旗子,上面大大的寫著:歡迎蒞臨蕾克亞茲白原學區!

「指導員是什麼?」慢慢地跟著學長走上小山坡,才發現山坡蓋住了建築下方占地較廣的一到三層樓,它是一個很像三角形的建築,全部有九層,最底下三層是最廣的,中間的三層面積就往內縮了一些,更上面的三層面積是最小的。

「嗯?妳去申請看看不就知道了。」雙手背在腦後,學長沒有正面回答,一臉對自己的提議感到很滿意的表情。

「不申請會怎麼樣嗎?」

「應該是不會怎麼樣,我之前是有去申請,所以不知道沒有申請會是什麼樣子,要不然妳也可以不要申請,等怎麼樣了不就會知道會怎麼樣了嗎?」

說了一串像是繞口令的句子,所以是到底會不會怎樣啦!

預防到時候會發生事情,保險起見,到時候還是去申請一下好了。

「走吧,妳的教室是一年E班喔,我帶妳去。」看著顯示屏上資料的學長對我說。

這裡的班級是依照什麼標準來分的?

走進建築物,裡面十分冷清,寬敞的走道兩旁門板近距離的排列著,好像不是教室,看起來比較像是宿舍之類的。

環境白外觀白,裡面還是一片白,除了白色之外,還是白,沒有除了白以外的顏色,確定這裡真的是讓新生來適應學校的教學樓嗎?在這個環境下度過一年級生活?我覺得不太行,感覺在這裡待久了遺失快樂與活力的機率蠻高的。

「好還念喔,還是一點污漬都沒有的白皙,想當年因為看膩了白色,所以我個天就帶了綠色的油漆過來打算換個顏色,結果妳知道嗎?這裡的牆壁居然會吃油漆耶!妳有見過吃油漆的牆壁嗎?反正我當時是第一次見到,那時候我還將整桶的油漆直接潑在牆上,還有看到了他的嘴巴喔,不過牠想用我潑過去的油漆噴我,還好我跑得快,要不然我就要被噴成小綠人了,哈哈哈!」學長爽朗的笑聲迴盪在寬敞的走道,「哈哈哈哈」的回音不絕於耳。

……所以這裡潔白的毫無瑕疵的原因是因為這裡的牆壁會吃掉其他顏色?牆壁是活的?

確定這事件不是校園怪談嗎?把新生放在這種大樓裡真的沒問題嗎???

「接下來會稍微辛苦一點,新生的教室一般都設在九樓喔。」學長掛著天真的笑臉,伸手朝上指了指,我順著方向看著向上延伸的樓梯與勉強看得見的頂樓天花板。

「原本這裡整棟都是宿舍,後期因為學生變多不得已改成教室,但是由於下面樓層的占地太廣了,很多人在整理的時候抱怨連連,不停向學校反映,最後新生的教室就被改成最高的那三層。」

難道爬到九樓整理成教室就不辛苦嗎?好棒棒的邏輯。

沒再多說什麼,學長已經開始在爬樓梯了,我趕緊跟上。

………

話說一口氣爬上九層樓還真是很讓人吃不消啊。

撐著有些發酸的雙腿,學長領著我走到牌子上寫著「一年E班」的教室,打開門,裡面卻沒有想像中的人多,可以看見只有兩個人正在收拾東西,像是準備要離開了。

「哈囉,你們知道其他人都去哪裡了嗎?」

學長撐著門框詢問著留下來的新生,那兩人對看了一眼,搖了搖頭,女同學回答:「不好意思,我們也不知道,剛剛學長只是將我們帶過來就走了。」說完,將放在桌上的背包背起。

「請問你是……白羽松學長嗎?」一旁的男同學在學長開口的時候就盯著學長的臉,語氣裡充滿不確定,雙眼卻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學長疑惑的看向對方,不曉得自己是怎麼被認出來的。

看不出來學長還挺有名的喔,瞬間替自己感到榮幸是怎麼一回事?

兩人又對看了一眼,我感受到了空氣中瀰漫了一種詭異的氛圍,嘴角在兩人的臉上不停的向上生長,兩雙眼瞬間併發出雷射光朝學長掃過來,那氣勢簡直不要太強大,我被驚的稍稍退了半步,學長卻是感受不到的站在原地沒動,很懷念的打良著教室。

「天吶!真的是白羽松學長!小鈴我們快上!」男同學朝女同學招呼了一聲,然後兩人快速的朝學長撲過來,一人一邊的緊緊抓著學長的手臂,臉上的表情像是飢餓的松鼠找到了結滿像樹果實的樹般,興奮的眼神亮的嚇人。

「學長你之前在競技大賽上的打鬥真的是太帥了!我跟阿傑都很崇拜你!可以的話……可以麻煩學長借我們參考一下課表嗎?」緊緊地貼在學長兩側,看著還是滿臉疑惑的學長左右為難的模樣,特別的有趣,消除了我一口氣爬上九樓的疲憊感。

「呃,你們要我的課表幹嘛?」將兩人從身上剝下來,學長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將口袋裡的時刻表拿出來看了一下,終究沒有遞出去,而是再度塞回口袋裡,兩位同學的臉上遺憾又失落,像是對於未來的校園生活沒有了任何的期待。

「我這學期修的課都是專職課,你們選不到的,給了也沒用。」雙手拍了拍兩人的頭,學長可惜的說著。

聽完學長的回答,兩人瞬間萎了下去,在視線飄忽時終於發現站在一旁充當背景的我,馬上鬆開學長的手朝我抓過來。

這被抓的力道不是普通的小,但是也不是特別的大,有被狠狠的嚇了一跳倒是真的,像是暴衝過來的速度嚇爆我了,不好意思你們的臉貼得有點太近了喔,鼻子都快貼到我臉上了。

「妳好妳好,我是熙袁鈴,他是熙袁傑,接下來我們就是同班同學了,請多多指教!」開心的拉著我的手,熙袁鈴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另一邊的熙袁傑也掛著微笑,我還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好打量一下兩人,發現他們的臉看起來雖然不同,但是再多看一眼又覺得兩人的五官有著說不出的相似。

任由我默不作聲的打量,熙袁傑笑笑「我跟小鈴是雙胞胎喔。」說完,兩人便移開了距離我很近具有壓迫感的臉,實在是萬分感謝。

「學長等等有事情要去辦嗎?我跟阿傑都是從初學部一路升上來的,對校園還挺熟的,可以帶她熟悉校園。」揮了揮我被他們抓住的手,熙袁鈴開心的向學長說,像是不久前要課表被拒絕的事並沒有發生過一樣,熙袁傑也靦腆的點了點頭。

「我的工作就是帶新生熟悉校園啊,看樣子這次的新生訓練並沒有要做什麼,大家應該都是被帶去逛校園了,要不然你們也一起來吧。」將教室的門關上,學長熟門熟路的帶著我們走到走廊尾端搭電梯下樓。

什麼這裡其實是有電梯的嗎?!

正當我還處於「白原學區其實有電梯,但我卻跟學長親腳爬到了九層樓」而感到傷心難過,整個人渾渾噩噩、靈魂出走的時候,多虧熙袁鈴一直拉著我的手,要不然我可能會走到一個連我自己都不認識的地方。

回過神時,我們已經到達了下一個地點。

眼前是一座很雄偉的建築物,外觀看起來很像一個巨型的巧克力蛋糕……

不是我說,它真的長得很美味,漸層的巧克力色,上面甚至還有類似奶油的裝飾物,光是這麼一想我怎麼好像聞到可可的香味了。

「是雷茲競技場呢。」   剛說完建築物的名稱,熙袁鈴的雙眼瞬間亮了起來。

看了看被稱作雷茲競技場的建築物,它看起來實在是太像巧克力蛋糕了,名字卻這麼帥,感覺有點不太搭,如果是叫雷蒙納或是可可茲這種感覺像是甜點的名字就很不錯呢……不對啊它可是競技場。

「燁燁,我跟阿傑之前就是在這裡看到白羽松學長跟其他團隊的對戰的喔,到現在我還記得當時的場面,學長的表現超帥的啦!」興奮的揮著我的手,熙袁鈴開心的跟我說著,雙眼散發著懷念又興奮的光芒,一旁的熙袁傑雖然安靜的站著,但也是雙眼發光的笑著。

「可是競技場只有擁有高等學部學籍的學員跟特殊工作人員可以進場的,觀眾也只限定高等學部學籍才能夠進場,而且進場剪票人員可是很嚴格的,你們怎麼可能進來看?」看著熙袁鈴與熙袁傑兩位雙胞胎,學長很疑惑他們怎麼通過嚴格的檢查進到競技場裡面來觀看比賽。

對啊,話說回來妳們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我也不記得剛剛有說過。

疑惑的看著熙袁鈴,對方朝我神秘的笑了笑,摸了一下我的手臂,當手掌伸到我眼前的時候,掌心已經握著一個東西。

攤開一看,是一個很小的備忘錄,上面還用很醜的字跡寫著「洵燁凌   腦袋沒有海馬區」的字……

上面的字跡其實很醜,大部分的人撿到都不知道上面再寫些什麼,真虧妳還能看得出上面的在寫什麼。

話說大腦的海馬區好像是主宰記憶的。

不過我都會把這本備忘錄塞在衣服裡的小口袋裡,有時候連我自己都找不到,妳是怎麼把它摸出來的!

「我跟阿傑都是魔術師喔~」將備忘錄還給我,好像並不覺得上面的字跡很醜是一件多麼驚訝的事般,開心的向我們解答。

喔原來是魔術師啊,隨便的從別人身上摸出人家的東西還真是一點都不奇怪呢。

看熙袁鈴的反應應該是沒有認為這字跡是我的,希望她真的不認為是我寫的,因為字真的不是我寫的,是一位比我大一歲差兩個學籍的人寫的……

都長這麼大了,字還是那麼醜。

熙袁傑拿出兩張證件及入場券,「這是當時我跟小鈴當時做出來的。」只給我們看了幾秒的時間就快速的收回去。

對他們來說應該很具紀念性吧,入場券都拿去護貝,也許平時都供在房間的某一處也說不定呢。

看著學長沉默的反應嚴肅的表情,並默默掏出顯示屏的動作,手指快速的在屏幕敲出一排的號碼,在食指快要點到發送按鈕的時候,熙袁鈴快速的點了一下顯示屏,螢幕瞬間轉跳畫面,變成一個小貓在抱手作道歉的動畫。

「學長學長,先別急著舉報我們啊,我們會做出這件事都是為了要交作業。」憑空抓出一張紙,上面寫著課題,就是希望學員們去做一件跨越學籍的事情,達成之後,才允許畢業。

向下一瞄,一欄備註用紅色明顯的標註了起來「達成條件:需觸犯學院法條卻不被舉報、發現;行動場所人數必須達五百人至千人以上,註:廣場型的流動人數不算,必須是大眾會停留的場所;不可以造成任何人傷亡、令他人觸犯學院法條;也不能造成他人的困擾與製造問題需要他人解決。若未達以上條件,將不予畢業。」

「學長,當時我們是默默的來又默默的走的,並沒有造成任何的問題與對他人帶來傷害。」熙袁傑小心翼翼地看著學長,連帶語氣也是那麼的小心,「而且這是學校出的作業,校方也是默默認可的。」

學長默不作聲的盯著眼前的雙胞胎,看了一下紙張上的某處角落,然後了然的笑了:「是作業就早說啊,我之前也常做這種作業,如果以後再出這種作業,有什麼困難或疑問的都可以來問我喔!」學長爽朗的笑著,然後伸手拍了拍兩人的背。

所以學校默許學生去做觸犯學院法條的事情是的?!啊不對這已經不算是默許了,居然還以畢業門檻來當條件讓學生一定要去完成,這麼刺激的作業居然是從高等學部開始出現的嗎?

看著瞬間相處融洽的三位,老實說我的心裡還沒有從驚訝中緩和過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