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依絲塔──一出生就擁有永久詛咒形飾品是什麼感受?

        順利到達跆拳社。

        「呦,司尹你今天終於肯穿褲子來上學啦?」竟然有人敢從我背後一巴掌打下去!靠,痛死我也,敢這麼做的絕對是我的死黨。

        「媽啦,很痛欸李明陽!」我轉頭怒吼,果不其然,就是那該死的錢鬼,遊戲中那個死要錢隊長。「小百褶被我媽拿去還了啦!」

        他一臉幸災樂禍,「喔,節哀,過不了多久我想你也要跟你的長髮說再見啦!」

  我死死抓住我的黑長直,「可惡我這次絕對不會讓她剪!」

「say   goodbye~~不留一絲遺憾~~」

這傢伙還給我唱起歌來啦!「李.明.揚!你欠揍是吧!!」

「揍得到就來啊~~」他還邊跑邊扮鬼臉!

「有種你就別跑!不然下次我就不幫團補血啦!」

      「有種你也別給老子用威脅的啊靠杯!」

        我才不管呢,反正這裡是跆拳社的練習場地,抓到死黨就是要理所當然的來個過肩摔再加十字鎖喉!

        「投降投降!痛痛痛,司尹快放手……」

        社團此時也陸陸續續有人來了,見到這場景便紛紛上來勸開。好吧,看在社員人都很好的份上,就暫時放他一馬。

        「哈哈哈,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別囂張,等等正式練習敢不敢來比一場?」

        「來啊!準備吃敗仗吧你!」

§§§

        「可惡,又添一敗。」我在社團部室後方的廁所換衣服。

        社團練習時間是到第一節上課前,但為了不要被汗臭熏死,通常都會提早個十分鐘離開社團到廁所把臭掉的T恤換掉在套上制服。

        再次哀悼可愛黑色小百褶的消失,我穿著男版制服長褲推門出去。

        「喔,這不是非常有名的『跆拳社之花』嗎?怎麼會來男廁上廁所啊?」討人厭的聲音響起,是三個籃球隊的。

        「我上男廁礙到你了?」去哪上廁所是個人自由吧。

        「今天真難得,不是穿裙子上學啊?」開頭的那名男生用噁心的目光瞄著我的下半身,「女裝癖治好了是嗎?」他從鼻腔發出的笑真讓人厭惡。

        之後另兩個跟著笑,「不是女裝癖啦,他不是說過他本來就是女的?早就沒小鳥了!」「被切掉的人妖,偽娘啦!哈哈哈……」

        人若白癡,不知其可。

        我本想不理他們直接出去的,沒想到他們還故意擋路。

        「幹嘛?」籃球隊的人長那麼高除了好扣籃以外還有啥用?仰頭看他們真的會大大增加不爽度。

        其中一個人邪惡的笑,「我們只是好奇,被切掉之後會長怎樣!」回答完後竟想聯合另兩個來脫我褲子。

        嗯,我腦中某條線斷了。

§§§

        李明揚在上課鐘響起前三分鐘尋過來,「李司尹你衣服怎麼換得特別慢……嗚啊!他們幾個怎麼回事?」他指著在廁所地板躺著的三個可燃燒垃圾。

        我慢條斯理的洗手,「反正也差不多是那樣。媽的,我以後還是去女廁好了,不管是環境還是人都乾淨很多!好啦快走吧,要上課了。」

        「他們說了啥?」邊趕去教室時李明揚問我。

        「什麼沒雞雞、人妖、偽娘……反正都那一套。」我如數家珍,他們罵的幾個名詞都聽爛了。「我問你,我有很娘嗎?」

        「……認真說的話還挺Man的,只不過就是……」

        「就是說啊,我娘的話那他們被我打趴的算啥?他們幾個才更娘吧!」

        「呃,我想他們有可能是別的意思……」

        「啊,教室到了。」我也不管明揚後面要說啥,先進教室打招呼!「姐妹們,大家早──。」

        「呀──司尹今天和明揚一起到教室呀!」「對啊。」「咦?司尹你今天怎麼穿褲子?」「唉,我媽把小百褶還給小嬉了。明揚你怎還不進來?打鐘了喔!」

        ……李明揚決定把剩下的話默默的丟進肚子裡消化。

§§§

        午餐時間,我趴在桌上戳著馬鈴薯沙拉。「哪,明揚,今天晚上出團去哪?」

        唉,訂錯飯了,當時我為什麼眼殘按到這鬼東東──咖哩飯配沙拉。

        份量超大,最近明明在減肥的,我好想吃關東煮。

        「其實以我們的實力可以去打打看北面的殭屍──只要某人別給我擺爛就好。」李明揚邊講還用怪罪的眼神直視我,很明顯就是在說我嘛。

        「拜託好不好,也不知道是誰死要錢的,連一點紅藥的錢也不肯花,是想累死我這唯一的補師啊?」我沒好氣的戳回去。

        他拍桌了。「媽的!我不這麼省你們那些高等裝哪來啊?!那些都是錢啊!」

        他敢拍我當然也不甘示弱的拍回去!「去高等區打怪啦!在城市周圍打那些零零扣扣賺屁錢啊!」

        「那就要麻煩你這補師了,給我專心補血啊!」一副「給我好好幹」的表情真讓人覺得冤屈無處伸。

        「我,」我語氣一窒,重新趴回桌子上,「媽的,你叫那些傢伙別給我暴衝啊!衝那麼遠我奶給誰?人家這麼一個嬌弱少女……」

        「少來,推卸責任的時候就給我嬌弱少女了?好啦,我會勸勸那些傢伙要奶就別那麼衝……是說你的姐妹們怎麼圍在一邊看我們吃飯?」他看了一下離我們有點遠又不是很遠的姐妹們,「平常你們不都黏在一起討論啥鬼脣膏的。」

        我聳肩,「喔,她們說什麼要留點空間給咱們培養感情……靠你那啥表情?」

        他還慢慢向後退,「李司尹,我很嚴肅的問你,你是gay嗎?」

        我也很嚴肅的回答:「媽的你才是gay,你全家都是gay。」

        「不對,這樣問你不對。」他搖頭,然後皺眉做沉思狀。

        「那怎樣?」我挑眉。

        「李司尹,你認為你是男的女的?」

        「很man的女的。世人稱之為男人婆。」

        李明揚的表情很是無言,「那你下面那一根是幹啥的啊?!」

        「裝飾用,永久詛咒型飾品,一直誘導老媽想帶我上理髮院把頭髮剃掉。」我用不容質疑的語氣說。

        「那你喜歡男的還女的?」

        我思考了一下,「欸?這樣好像應該喜歡男的……幹,就說你那表情很靠杯,我又不是變態!」

        「差不多了。我竟然現在才發現,難怪班上其他男的都離你遠遠的。」

        「拜託,那是因為他們打不過一個女的才在一旁靠杯,你又不是。」

        「靠,我也才贏你一點點……」他像是想到什麼,做出恍然大悟狀,「該不會就是因為這樣……」

        我很誇張的張開雙臂,「喔,明揚寶貝!那我們就在一起吧!」

        他也給我很誇張的嘟嘴,「喔,司尹甜心,我們來親親吧!啾──」

        我們就僵持著動作,過了一秒、兩秒、三秒……

        我玩不下去了。「才不要。死明揚,還說我變態,老娘都被你噁心到了。」

        「你還敢說,誰先噁心誰的啊拜託!」他在一旁搓雞皮疙瘩。

        另一邊圍成小圈圈吃飯卻緊盯發展的姐妹們很是失望的嘆氣,啥也沒有啊,真可惜……。

----------------------------------

好的,繼續維持小學生文筆(根本改都改過)

這麼大量的對話真是看得我........OTZ

這麼中二的對白我也真是佩服當時的自己怎麼可以寫得這麼愉快,哈哈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