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依絲塔──為了賺錢而吵架

        放學了,後門的阿勃勒小黃花瓣隨風飄盪著,很是詩情畫意……

        被壁咚的我只覺得很囧。

        要壁咚也給我來個美少女啊!這樣我還能玩個反壁咚……

        「喔!學妹,妳知道嗎?在運動會時妳那柔中透剛氣質和矯捷的伸手深深攫住我的目光,自那一刻起,我滿腦子都是妳的身影,但我實在太遲鈍了!直至今日見到妳和另一個男的聊得那麼開心,我內心糾結的痛楚才讓我明白!我,愛上妳了!」學長一手撐在我背後的牆上,「學妹!請妳跟我交往吧!」

        學長,你是不是文藝片看太多了……

        我哈哈乾笑……捂著嘴巴說話。「學長,很謝謝你把我當『學妹』,可我──」

        「嗯?」學長閉眼嘟著香腸嘴逼近,果然有捂嘴巴是正確選擇。

        「雖然我也認為自己是女的,但我很接受我有著跟你們一樣的飾品,所以,對不起,就算你有特殊的性取向,我也不能跟你交往。」我阻擋著學長恐怖的攻勢,邊捂嘴巴邊和學長講道理拒絕。

        「什麼?為什麼!給我個理由!難道妳有喜歡的人了?!」

        「不,沒有,但是……」理由我早給你了。

        「是那個今天中午和妳一起吃飯的傢伙嗎?!」

        他媽的你好好的聽人家說話!!

        但學長似乎瘋了,仗著身高優勢只想先下「口」為強。

        拜託別學那些噁心巴拉的少女漫好不好啊!非要逼老娘說嗎?!「我生理性別是男性!!」

        學長一呆,竟然脫我褲子。

        啊啊啊我的豹紋四角褲露出來了!

        學長愣愣的看著我的豹紋內褲,竟然給我掩面淚奔了。

        你娘的,想哭的人是我吧。

        拉好褲子,背起書包,很剛好的在轉角遇到眾姐妹們和明揚。

        「『司尹,別哭。你哭了我會心疼……』這樣講怪怪的吧?」李明揚捧著一本書,很是認真的向姐妹們求解。

        她們也很熱心地提供建議,「不會不會!這樣講超讚的!」「然後接下來要緊緊抱住他好好安慰一番……」「要輕拍他的背喔!」「等他心情好點的時候要溫柔的給他一個吻……」

        「媽的這太噁了老子辦不到!!」

        「欸,是你說要安慰他的欸!」「對呀對呀!」「就當作是在消毒殺菌嘛,漫畫上都這樣畫的。」……

        我大囧,「我說,明揚、小嬉、星星、小姃、小妮……你們在幹嘛?」

        蹲著的眾人迅速的站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姐妹們把明揚推出來後就通通跑走了。

        「明揚就交給你囉──。」「要照剛剛說的做喔~」「哈哈哈……」姐妹們邊逃還不忘給明揚建議。

        明揚目送了一下我的姐妹們,轉過來尷尬的笑笑。「啊哈哈,那個、司尹,」

        「你敢真的照做我就宰了你。」

        他又乾笑幾聲後問:「沒吃虧吧?」

        「我的內褲被視姦了。怎麼?要幫我的四角褲消毒殺菌?」

        晚上十點,戴上遊戲頭盔,準時上線。

  全息網遊已經是現今遊戲的趨勢了,聽說我現在玩的這款遊戲還是一開始首次推出的全息遊戲。但不知為何突然關閉了,隔了兩年後才再次營運。

  反正現在可以玩了,誰管他。

  發現隊長也在線上,我用密語:『呼叫死要錢,呼叫死要錢。』

  『喂!依絲塔!我不是叫你要稱我為隊長嗎?!』

  『喔,死要錢隊長在哪集合?』

  『你這傢伙……媽的我先不跟你計較,滾來中央廣場幫忙把東西賣一賣!』

  『喔,需要我的美色嘛~好,等下見。』

  來到中央廣場,依照往例,分兩堆,他賣一堆我賣一堆,互相比較看誰先賣完或賣的比較多。

  也一如往常的,我這堆已經賣出兩三件護甲了,他那邊還是原封不動。

  嗯,看來要幫幫他了。

  「嘖嘖……死要錢,你也大方一點,像你這樣呆呆坐著都不動別人哪會想買你的東西……啊,這位帥哥,路過就看看嘛,我這兒的商品品質都挺不錯的,像這些藥水啊……」

  又賣掉一打藥水和一個虎皮護腕,我朝他鄙視的笑笑。

  很好,接下來就要互嗆了。

  「真正識貨的人會了解我這些物品的價值,我才不屑像妳一樣做個諂媚他人、欺騙他人的黑心商人!」隊長一臉的正氣凜然,配上挺得筆直的身軀,真有正義人士的感覺。

  「我、我才沒有欺騙他人!」我硬擠出眼淚做出泫然欲泣狀,「我的商品絕對都是品質保證!才沒有黑心!我沒有諂媚別人!」

  「那妳為何賣個東西還要整個黏到客人身上去?出賣身體的傢伙!」

  「身為女性難道就不應該利用一切優勢為自己爭取尊嚴嗎?我們又不像男性一樣天生就有社會優勢!這位姐姐,你認同他對我的指責嗎?」

  「我指的是自身的尊嚴!我能夠抬頭挺胸的說自己有捍衛身為騎士的尊嚴,那妳呢?妳口中的神是否依舊存於心中?妳敢說自己沒做過對不起神的事?」

  ……

  就這樣,我和隊長你一言我一語,分別扮演迫不得已出來賣掉自身裝備但貧賤不移的高貴騎士,和為了賺錢向眾人證明自身能力而把上帝深藏心中的悲催牧師,利用吵架把人群吸引過來,順便分陣營賣裝備。

  有時是騎士贏,有時是牧師勝。但不管怎樣,裝備都能賣的一乾二淨。

  真的非常神奇,大家都喜歡看吵架。

  中央廣場的市集是集散制,大家大多是擺地攤,或是推個推車就在賣東西,系統收的場地費也很便宜,許多玩家喜歡來這買賣物品,跟夜市相差無幾。在中央市集解散得差不多時,我和隊長邊收攤邊算錢。

  「喂,死要錢,你那邊賺多少?」

  「40金25銀79銅。你呢?」

  「跟你差不多。」

  「唉……我想要的劍價格在80金左右哪……可這樣就沒辦法幫大熊換鎧甲了,唔……」隊長抱頭糾結著金錢問題。

  「隊長我口渴了──再沒喝的我就要開藍藥來喝啦……」這是剛剛講太多話導致唾液分泌不足的後遺症。

  「去教堂那邊討水吧。那邊不用錢。」隊長果斷決定。

  「……你這是貧賤不移的高貴騎士?」

  「高貴騎士是給別人看的。咱們最重要的是賺錢和省錢。」

  「我為那些買你東西的人默哀,你這錢鬼。」

  「同上,你這人妖。」

  「媽的你才人妖,你全身上下長滿了人妖。」

  「幹!」

-----------------------------------------

嗯,依絲塔的存稿沒了!!

(看我會不會找時間把舊稿翻出來打吧=W=   )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