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好久不見

依照與高晴鎂約定的時間,夏曈曈準時來到了西萊飯店一樓的咖啡廳,服務生將她帶到可以看見咖啡廳入口的桌子,她不確定要等多久,便點了一杯熱摩卡。

半個小時之後,穿著一身火紅洋裝的高晴鎂闖進了夏曈曈的視線。

高晴鎂風風火火地走進咖啡廳,沒理會門口帶位的服務生就往裡面衝,她看見夏曈曈向她招手,臉上立刻露出大大的笑容,快步朝著夏曈曈的方向走去,服務生看見她找到了等候的朋友便沒再上前招呼她。

高晴鎂走到夏曈曈身邊,張開雙臂緊緊抱了抱她,嘴裡嚷著:「想死妳了,夏曈。」

放開夏曈曈之後,高晴鎂盯著她的臉說道:「嘿,妳怎麼又黑又瘦,醜死了,就不知道保養一下嗎?死丫頭!」

夏曈曈扯著她的手肘小聲說道:「阿鎂,拜託妳,小聲點好嗎,人家都在看我們了啦!先坐下啦!」

兩人一坐下,夏曈曈便調侃高晴鎂道:「我說妳啊,什麼時候改行當紅娘了,穿得一身這麼火辣的紅,嘖、嘖、嘖,…啊,不對、不對,應該說妳是替哪家辣椒醬代言啊,呵、呵…」

高晴鎂瞪她一眼,「不就是為了見妳嘛,我怕太久沒見會認不出妳唄,這樣穿至少可以讓妳可以一眼就找到我啊!」

夏曈曈嗤之以鼻道:「呿,妳少來了!分明就是晚上要跟阿娜達去黑皮!」

高晴鎂嘿嘿一笑,然後向服務生點了一杯果汁,接著她正色道:「說說妳為什麼突然就辭職了,啊,是不是那個小馬開口向妳求婚,所以妳跑路了!」

夏曈曈瞪她一眼說道:「怎麼可能嘛,妳想太多了!」

高晴鎂接口道:「那妳從實招來,到底怎麼回事,啊,難不成是在高雄又惹了別的感情債,所以跑回台北躲債!」

夏曈曈橫眉豎眼地說:「哼,以為我跟妳一樣嗎?我在廠裡每天累得像條狗,光應付那些老頭子就連腦袋都不夠用了,哪有那個精神去惹什麼感情債…」

「唉,」她嘆口氣,神情沮喪地道:「本來我還想在這家公司做到退休的說,可就是人算不如天算…」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高晴鎂神態認真地準備洗耳恭聽。

夏曈曈皺起眉頭開口說道:「就是…」

正要說自己前段時間水深火熱的日子時,兩人同時注意到一名身材偉岸的男子停在她們桌邊。

夏曈曈打住了欲出口的話,仰起頭看向這男子,卻見高晴鎂一臉驚喜道:「啊,陶建築師!」她的聲音比剛才高了三度,甜度增加了一倍不只。

被稱為陶建築師的男子向她揚起手中的電腦包,她立刻跳起來:「啊,我忘了,謝謝,謝謝,不好意思,麻煩您跑一趟!」她趕緊伸手接過電腦。

原來急性子的高晴鎂在結束採訪時,發現超過約定時間半個小時了,匆匆忙忙告辭竟忘了她的電腦。

「嗯。」他只是隨口應了一聲,並不在意她的謝意。

他沒來由地記住了高晴鎂說她與友人約在一樓的咖啡廳見面,於是趁下樓吃飯便把電腦給送了來,他自認不是熱心腸的人,對她也沒有特別的好感,不知今天怎麼就心血來潮做了好心人,他大可放在櫃檯等她自己去拿。

高晴鎂接去了電腦,他不經意轉頭看向坐在對面的女子。

一眼之間竟令他心神一震,一雙美麗靈動、清澈見底的眼眸正一眨一眨地望著自己,眼神彷彿在問『你是誰呀?』,而這雙眼睛、這樣的眼神讓他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他不自覺地瞇起了雙眼鎖定了她的臉,比對著腦中的記憶。

夏曈曈仰著頭看他倆的互動,她好奇是什麼人讓高晴鎂說話的聲音像是掐著嗓子灌了糖精似的嗲得嚇人,便盯著男子看,但沒想到他轉頭看向自己的眼神瞬間變得深沉而銳利,她一陣心慌,趕緊低下頭迴避他的視線。

高晴鎂把電腦放在另一張沒有人坐的椅子上,再回頭時卻見陶景川注視著夏曈曈,她趕緊說道:「哦,讓我來介紹兩位認識…」

聽見高晴鎂的話,夏曈曈不得不起身,當她與男子互相正視對方時,兩人同時露出了有些意外的神情。

果然是她夏曈曈,陶景川的記憶力很好,只要他想記住的就一定不會忘,他腦中的容貌清晰了起來,只是面前的她比六年前黑了、瘦了,沒變的就是她的個頭還是沒長進,還不到五呎六吋(一百六十五公分)。

是他嗎?夏曈曈努力在腦中搜索那個高大身影的模糊印象,眼前的他看起來多了些滄桑,西裝頭變成了小平頭,眉心、眼角、額頭都有了細紋,嘴上及下顎留了短而有型的鬍鬚,讓他成了不折不扣的型男,全身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她心想:『嗯,留上鬍子比較好看,嘻、嘻…』她的嘴角微微上翹。

高晴鎂走到她身邊,拉著她的手肘說道:「夏曈,這位是陶景川建築師,那…這位是我的好朋友夏曈曈。」

陶景川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用他低沉而中氣十足的聲音說:「好久不見,夏曈曈。」他直視她的眼睛。

夏曈曈頗為意外他竟還記得自己,只是他的眼神讓她感到一股莫名的壓力,她低下頭回應:「呵、呵,是啊,好久不見!老師,您好。」

老師?!高晴鎂訝異道:「兩位認識啊!」她看向夏曈曈,等著解釋。

撓撓自己的臉頰,夏曈曈開口說道:「那個,就大四的時候,老師到建築系擔任客座的時候認識的,我那時候不是在建築系當助理嗎?…沒想到老師還記得我,嘿、嘿…」她的心臟居然驚喜地怦怦跳個不停。

陶景川眼神一閃,她竟不記得他們曾在六年前的一場研討會上遇見過?!

兩人打完招呼便有點冷場,高晴鎂見陶景川並沒有要離去的意思,便主動邀請道:「建築師,您要不要跟我們一起用餐呢?」

高晴鎂的邀請正中他的下懷,陶景川面不改色地問:「方便打擾嗎?」他的目光卻是看向夏曈曈。

夏曈曈見他看著自己,她便看向高晴鎂,果然不出她意料之外,高晴鎂帶笑的眼中正傳達著『快說好啊!』

夏曈曈只好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老師若不嫌棄就一起坐吧!」

嘴上雖然那麼說,但她心裡卻忍不住罵道:『色女!見色忘友!又跟他不熟,這樣吃飯多尷尬啊!也不怕消化不良嗎?死阿鎂!』

正當夏曈曈在心裡怪怨高晴鎂的同時,卻不知自己那怨懟的眼神已被陶景川盡收眼底,他不禁懷疑,她就這麼嫌棄自己?她有男友了或者是嫁人了?這個想法讓他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陶景川入座後叫來了服務生點餐,然後他請她倆繼續聊,自己則拿出手機看似要查找資料,實際上卻是在一旁觀察著夏曈曈,聆聽她倆的談話。

高晴鎂也不避諱有外人在場,直接就問道:「廠長特助做得好好的幹嘛辭職,得罪人了?還是闖禍了?」

「我沒得罪人更沒闖禍,」夏曈曈偷瞄了陶景川一眼,蹙起眉頭道:「問題是出在廠長,廠長交代我這個特助做的事都跟副廠長掌管的業務有關,所以我就好像有兩個婆婆的小媳婦,妳想我的日子怎麼會好過,而且夾在他們兩派人馬之間,每天提心吊膽,就怕講錯一句話,整個廠就像演間諜片一樣,你防我我防你的,沒完沒了…」越想越覺得憋屈。

高晴鎂關心道:「這種情形很久了嗎?之前怎麼沒聽妳說?」

夏曈曈挑眉說道:「從一開始就這樣了,只是剛開始有老董事長壓著,兩邊人馬還很節制不會太過份,我也就沒跟妳說,是五個月前老董事長又中風了,然後副廠長也就是他弟弟開始有了動作,然後他兒子也動了起來,廠長是兒子的人馬自然聽命於他,所以廠裡就越鬥越激烈,最近連員工也開始選邊站,我想單純做個職員都不行了,所以我才會決定辭職的!」

「那妳遞辭呈沒遇到麻煩吧!」高晴鎂急急問道。

「哪會沒有,」她瞇著眼、嘟著嘴說:「兩邊人馬都表示關切,拼命套話,就巴不得我說出對方什麼缺失、漏洞的,呃,那陣子真的每天都會作惡夢,我真怕早上醒來頭髮都變白了呢!不騙妳!」

還好沒事,高晴鎂轉而問道:「那妳有什麼打算?」

夏曈曈笑逐顏開道:「呵、呵,我說要做全職孝女當啃老族,我媽說我家沒名額不受理,所以只好再投履歷表囉!好歹要養活我自己吧!」

陶景川放下手機像是不經意地問道:「妳想找什麼樣的工作?」很好,她還沒嫁人。

夏曈曈沒多想便回答:「嗯,應該還是跟營建管理有關的吧!畢竟我是學這個的,別的我也不會。」

「那妳就做我的助手好了,我正好缺人。」他看她的目光深不可測,說話的口氣更是肯定而理所當然。

陶景川發現經過幾年的工作歷練之後,夏曈曈在應對上變沉穩了,而當初打動他的那些善良、簡單、可愛的本性卻依然還在,她依舊吸引著他,既然如此,那就不能辜負老天爺第三次將她送到自己面前的好意,這回絕不會再讓她與自己擦身而過了,他潛意識裡認為,這是得到她的最後一次機會。

學營建管理擔任建築師助手也說得過去,雖然現在沒想到要她做什麼,但先把人綁到身邊再說,反正他是老闆,一切他說了算。

聽見陶景川的話,夏曈曈與高晴鎂同時愣住。

高晴鎂先回神過來,滿臉豔羨地看著夏曈曈說:「喂,在說妳呢!」

「哦,我…」嘟著嘴的夏曈曈稍稍回神過來,她是在想,自己確實要找工作沒錯,但儘管做他這個大名頂頂的建築師助手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可是她若馬上說好,不就顯得自己好像很沒行情似的。

在陶景川堅定、不允許拒絕的眼神注視下,夏曈曈小嘴抿了抿開口說道:「哦,不知道我的學經歷合不合適擔任您的助手,…不如我先送履歷給您參考,如果您覺得…」

她話還沒說完,陶景川突然就說道:「好,妳明天上午把履歷送來。」

足足愣了三秒鐘,夏曈曈才訕訕地應道:「噢,好。」

她不自覺地撇撇嘴角,小嘴微微噘起,心裡嘟囔道:『哼,連話都不讓人說完,沒禮貌的自大狂!』

陶景川從夏曈曈的表情與反應就知道她對自己的安排並不領情,但他一點也不在意,因為這回他對她勢在必得,而且他一旦決定的事就絕不會放棄,他的氣場無形中更見強大,大到將她完全籠罩、吞噬。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