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回家了

雖然已經是十月下旬了,但南台灣的太陽卻依舊熱力不減,接近中午的氣溫仍然高得像夏天一樣,位在左營的高鐵車站裡卻涼爽宜人。

在車站一樓大廳的一隅,夏曈曈一身T恤牛仔褲的輕便裝扮,配上她脂粉未施的俏麗外貌,讓三十歲的她看起來依然像個學生,與身邊穿著鐵灰色制服而皮膚黝黑身材健壯的馬志宏顯得極不協調,尤其是他手上拖著一只桃紅色凱蒂貓大旅行箱更讓人覺得突兀、滑稽。

馬志宏看了一眼高鐵的驗票口,開口說道:「車票先拿出來吧,免得等一下手忙腳亂的。」

正在東張西望的夏曈曈聽到馬志宏的話回過神來,連忙回答:「噢,好。」

她將背包直接放在地上,人也跟著跪了下去,低著頭在背包裡翻找了一陣,最後才終於在外層的袋子裡找出了車票。

她喘了口氣:「啊,找到了,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我把票弄丟了呢,好險,咻…」

馬志宏站在旁邊看她那只有如百寶袋一般的背包,嘆為觀止。

夏曈曈從地上站起來,重新背好背包,看著馬志宏道:「小馬,送到這兒就好了,你快回去吧,你還要吃中飯呢,別誤了時間!」

馬志宏看了看腕錶說道:「現在時間還早,來得及的,妳別擔心,再說早上吃得晚,中午我買個麵包回廠裡吃就行了,倒是妳應該買個便當什麼的帶在路上吃,不要到時候肚子餓找不到東西吃。」

〝啪〞,夏曈曈一掌拍在自己的額頭上,如夢初醒般叫道:「對喔!我都忘了,你幫我看一下行李,我去超商買個吃的,馬上回來。」她伸手拽了一下他的手肘,然後轉身就跑。

看著夏曈曈的背影,馬志宏朝她喊道:「妳慢慢來別急,還有半個小時呢!我在這裡等妳。」

他的目光緊緊鎖住她的身影,她終於還是要離開了,內心悵然若失。

十分鐘之後夏曈曈笑容滿面地回來,馬志宏看她兩手空空便問道:「妳沒買?」

她揚起眉頭回答:「買啦,放在背包裡了,我買了茶葉蛋、大熱狗、三明治,還有一罐奶茶,呵,我覺得好像要去遠足、野餐一樣!」

忽然,她歛起了臉上的笑容,神色有些羞愧地對馬志宏說:「那個…小馬,謝謝你特地來送我,還讓你請了半天假,真不好意思。」

馬志宏不自然地撓撓後腦勺說道:「別這樣說,都認識五年了,算是老朋友了,送妳一下算什麼,何況我還是代表大家來的。」

他停了一下又接著說:「妳回台北以後…,別把我們這些老朋友給忘了,有空就連絡一下,讓我們知道妳還活著。」他極力維持著臉上的笑容。

聽到馬志宏的話,夏曈曈臉上再次綻放出笑容,兩頰上的酒窩若隱若現,她伸手拍拍他的手臂說道:「放心吧,我才沒那麼沒良心呢,我會隨時跟你們報告我的動向的,就算我上火星工作也會打衛星電話給你們的,放心吧!」

馬志宏笑了,她就是這麼古靈精怪,他又看了下腕錶,提醒道:「時間差不多了,妳把票拿出來,就進去吧,裡面還要走上一段路,妳走得慢,別到時候匆匆忙忙的。」

他們朝著驗票口走去,她把口袋裡的車票拿出來,伸手接過她的行李箱,看著馬志宏說:「那…小馬,掰啦,謝謝你,再連絡囉!」

他面帶微笑地看著她說:「進去吧,自己小心點,如果要上火星工作,記得帶上我們的電話號碼,…掰掰!」他向她揮揮手。

她拖著行李箱通過了驗票口,回頭對著馬志宏大力地揮了揮手,然後就頭也不回地往北上月台前進。

夏曈曈不敢回頭,她不想讓馬志宏看見她感傷與朋友分離而流淚。

五年來他對自己的好她心知肚明,可是自己對他就是沒有感覺,只是單純地喜歡他這個朋友,她不想在這個時候讓他心生誤會,還是簡單點好。

『小馬,謝謝你,請保重,後會有期!』她在心裡說著。

看著她的身影越走越遠,直到再也看不見,馬志宏這才鬆開自己插在口袋裡緊緊握拳的手,慢慢轉身離開,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對她來說只是普通朋友,五年來她對自己的態度從來就不會曖昧不明,是自己執著地、一廂情願地、不求回報地在她身邊陪著她、看著她、照顧她。

「唉…」他嘆口氣,或許這樣結束才是最好的,對兩個人來說都是一種解脫,他昂首闊步地走出車站大門。

五年前,馬志宏是化學工廠裡的工安人員,夏曈曈以工務部助理職務報到的那天,他便聽聞了她的美貌,直到一個月後,她為安排廠裡擴建工程施工人員的工安講習才與他有了第一次接觸,而他對她一見鍾情。

她租的雅房恰好與他家隔著一條巷子,在一次下雨天他開車載了騎腳踏車上下班的她回家之後,他便開始順道讓她搭便車,她則以幫他買早餐做為車資,兩人下班後也常約著去逛附近的夜市,週末假日也偶爾一起去市區逛街。

廠裡的同事都認為他倆是一對,但他知道她只視他為普通朋友,因為自從傳出兩人的閒話之後,她便避免與他單獨行動,每次逛夜市或是逛街出遊總會拉上其他人一起,而且從來不佔他的便宜,吃他一頓定會還他一餐。

夏曈曈認真負責、不居功不諉過的工作態度及溝通協調能力受到廠長的賞識,當她三年工務助理聘約到期時,廠長以廠長室特別助理的職務聘她為正式員工,當時不少人在背後說她耍心機、耍手段,馬志宏忍不住出面為她澄清,不久就傳出她利用他老實、善良的本性而玩弄他的感情,他很生氣但她卻安慰他別在意,這樣的她更讓他著迷,可是她始終跟他保持一定的距離,讓他很無奈。

如今她離職回台北,也讓馬志宏徹底對她死了心,他們永遠都只會是朋友。

※※※

三個小時之後,夏曈曈終於回到台北的家了,才打開客廳大門,她便扯開喉嚨喊道:「媽!媽!我回來了!妳的寶貝女兒回來啦!媽…」順手脫下了背包放在地上。

夏母急急忙忙從房間裡出來,開心笑道:「聽到啦!臭丫頭,別叫了,我來啦!我來啦!」

踢掉腳上的鞋子就往夏母的身上撲過去,夏曈曈緊緊抱著與自己一樣身高的夏母嚷道:「噢,媽,我想死妳了,快給我親親,啾、啾,嗯…,媽,妳有沒有想我啊?有沒有嘛?」

夏母眼睛笑成了一條線,回答道:「有、有、有,想得頭髮都白了,還害我要花錢染髮,嗯,對喔,該跟妳要染髮錢才對…」

夏曈曈攬著母親的脖子說:「嗳喲,談錢多俗氣,以後我幫妳染就好啦!叫老爸出材料,因為惹妳心煩的…老爸也有份!嘿、嘿…」

夏母拍她的腦袋笑道:「妳這隻鐵公雞啊,真是一毛不拔,呵、呵…」

夏曈曈稍微鬆開手,一本正經道:「媽,我跟妳說喔,我決定回家給爸養,我不要出去工作了,我要在家做全職女兒,全心全力孝順二老!」

夏母假意斂起臉上的笑容,拒絕道:「臭丫頭,想回家當啃老族?對不起,夏小姐,我們家沒有名額,申請恕不受理!」

夏曈曈驟然離開夏母的懷抱,雙手搭在夏母的肩頭,挑起眉頭看著夏母說道:「唉呦,我怎麼有這麼狠心的父母啊!請問夏太太,我能退貨嗎?」

〝啪〞,夏母一巴掌打在夏曈曈的屁股上,瞪了她一眼才說:「臭丫頭,妳還越玩越來勁了啊!快點把箱子拎進去,洗洗手來吃蛋糕,是妳爸昨天下班特別繞過去買的,快去!」

夏曈曈兩眼頓時亮了起來,抓著夏母的手肘叫道:「啊,是起士蛋糕對不對?對不對?哈,老爸萬歲!老媽…嗯…千歲!哈、哈…」

她笑著躲開了母親的鐵沙掌,拖著行李往房間走,推開半掩的房門,她環視著自己三坪大的小房間,裡面有一張單人床、一張書桌、一個書架和一個衣櫥,床前鋪了一塊紅色愛心形狀的地毯,上面坐著大大小小一堆的絨毛玩偶。

她跪在地毯上摸過每一只絨毛玩偶的頭,邊說道:「寶貝們,媽咪回來了,開心吧!」她臉上露出了溫柔而滿足的笑。

越過玩偶,她坐在床邊,雙手來回撫著小狗圖案的床單,自從她去高雄工作,五年來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有空回來住上幾天,但每次都是頭兩天興奮地睡不著,後兩天又想著要離開而難過地睡不著,現在終於可以安安心心地睡個好覺了。

她拍拍枕頭:「現在我要去吃蛋糕了,晚上再跟你敘舊囉!嘻、嘻!」她哼著歌走出了房間。

夏曈曈回台北轉眼就過了三天,除了第二天陪母親出去買了菜,其他時間都在床上睡大頭覺,夏母看不下去便催促她打電話約高晴鎂見面,希望她能出門走走別老是窩在家裡睡覺。

晚上陪父母看完了談話節目,夏曈曈便說要打電話給高晴鎂而踱回房間,拿起桌上的手機躺上床,撥通了電話,今晚是她的截稿日,所以她一定會乖乖待在家裡趕稿。

調整好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聽到對方接了電話,夏曈曈便說:「喂,阿鎂,是我。」

高晴鎂應道:「我知道是妳,這時間打電話找我有何貴幹?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還欠兩篇稿沒寫。」

夏曈曈淡淡地說:「我回來了。」

高晴鎂語帶諷刺地說:「喲,什麼事讓妳這隻樹懶願意從高雄爬回來啊?」

沒在意她的調侃,夏曈曈躺在床上翹起二郎腿說道:「我辭職不幹了,不回高雄了。」

「啊,妳辭職囉!…哎呀…」高晴鎂驚呼一聲。

聽到她慘叫,夏曈曈趕緊問:「怎麼了?」

「臭丫頭,都是妳啦,害我差點按錯一個鍵,」高晴鎂被她嚇一跳,隨即追問道:「妳什麼時候辭職的?」

夏曈曈晃動著翹起來的那條腿回答:「我已經回來三天了,這事說來話長,不知道明天妳有沒有空…」

「嗯,明天嘛…,」高晴鎂想了想,說道:「這樣好了,明天中午十一點半,妳到西萊飯店一樓的咖啡廳等我,我明天上午在那裡有個採訪,十一點半應該就結束了,我們明天見面再聊,一個下午都是妳的時間,怎樣…對妳夠慷慨吧,所以妳現在先讓我把稿子趕完。」

夏曈曈爽快地答應道:「好吧,那就明天見囉,掰!」

高晴鎂與夏曈曈是從幼稚園小班就玩在一起的好朋友,在高中分班前她們一直都是形影不離的同班同學,儘管兩人都是家中的獨生女,但個性積極、大膽、熱情、爽朗的高晴鎂總是會先一步站在夏曈曈前面保護她,不然便是站在她身後給她撐腰,讓人摸不清楚夏曈曈真正的底細。

事實上,夏曈曈的個性天真爛漫、淘氣卻膽小、有些小聰明卻又不夠精明,小時候有高晴鎂伴在身旁當保鑣、當靠山,成年後父母希望身為獨生女的她能獨立自主、自立自強,而使得她為了要讓父母安心,便把不如意的事都憋在心裡,表面佯裝著無所謂,讓人誤以為她個性豁達而堅強,就連她父母都被她矇騙了過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