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暗夜的初遇

有句話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她是不知道這句話正不正確啦!不過她確實因為一時的好奇心差點死掉。

她的名字是寧玉嫤。

那天,她聽隔壁的杜鵑說丞相家舉辦壽宴,要找幾個手腳伶俐的丫頭去幫忙,工錢有十錢銀子呢!杜鵑認識丞相府的總管,所以特地留了兩個名額給她,杜鵑問她要不要結伴去,也好有個照應。

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不過這件事要瞞著她娘元氏,因為元氏不准她出去拋頭露面,所以她騙元氏說自己要和杜鵑去廟裡上香。

壽宴當天她被分配到的工作是端茶遞水,杜鵑一臉羨慕,因為這個工作可以接觸到客人,來參加丞相府壽宴的客人可以說非富即貴,若是幸運的被貴客看上了,豈不是要飛上枝頭當鳳凰了,偏偏杜鵑被分配到的是廚房的工作,這個工作既吃重又不討喜。

「杜鵑,我跟妳換吧!」她說道。

「真的?」杜鵑難以置信:「小嫤,妳人真好。」

她只是扯著嘴角笑了笑,其實和丞相府的客人接觸對她來說才是充滿危機,因為有可能會遇上……他們,那些她最不想遇見的人。

廚房的工作說忙還真是忙,不過等到陸陸續續上菜後,她們就空閒下來了,空閒下來的眾人說起了府裡的八卦,寧玉嫤不想聽這些隱私的事,於是便獨自一人走出了廚房。

沒想到才一走出去就聽到了熟悉的說話聲,那是一對年輕的男女,那兩個人對寧玉嫤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了,那女的是寧玉瑾二伯的庶女寧玉嫺,而男的則是寧玉瑾曾經的未婚夫童少華,如果不是發生了那件事,說不定她早已經嫁給童少華了,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他們,寧玉嫤急忙躲了起來。

「嫻兒,等等我。」童少華拉住寧玉嫺道:「妳講點道理好不好?不是我不願意娶妳,而是……。」

寧玉嫺冷哼:

「童少華,你以為我眼睛瞎了不成?都沒看見你和丞相府的那個六姑娘眉來眼去嗎?」

丞相府的六姑娘雖然也是庶女卻極為受寵,看來童少華是想要一箭雙鵰,寧玉嫤冷笑,忍不住慶幸自己已經和那個男人解除婚約了。

「玉嫻,你知道的,無論我做了甚麼事我最愛的還是妳。」

只聽童少華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竟隱隱約傳出了呻吟聲,不用看也知道他們正在做甚麼,竟然在別人家裡做這種事,她們還真是不知羞,寧玉嫤臉一紅急忙走開。

由於走得太急了,等她回過神時已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心理一緊張就容易亂闖,這時,她聽到一個微弱的聲音低叫。

「不,不要,救命!」

救命?

她因一時好奇就往聲音處走去,沒想到竟然看到一個男人站在一棵樹下,他的腳下倒了一名女子,在月光的照射下,寧玉嫤清楚的看到了那女子倒臥在血泊之中,連那男人的手上也沾滿了鮮血。

天哪!難道她撞見了殺人的場景了嗎?

寧玉嫤忍不住尖叫,雖然她立刻摀住了自己的嘴巴,還是來不及阻止自己發出聲音,男人轉頭看她,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寧玉嫤看到了一張漂亮得不像是凡人的臉,他的周圍就像是閃著光芒似的如夢似幻,男人慢慢的走向她,她像是被人定住似的動彈不得,男人的手扣住了她的脖子問:

「妳都看到了?」

「不,我沒看到,我甚麼都沒看到。」這個時候只有傻子才會承認自己看到了,可是剛才的那一幕卻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裡。

男子顯然不相信她的話,寧玉嫤又道:

「拜託,我不會說出去的。」

「只有死人才不會亂說話。」

男人的手稍微用力,她的眼前突然一黑,之後她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她……死了嗎?

「小嫤,小嫤。」

寧玉嫤是被杜鵑給叫醒的,原來宴席已經結束了,杜鵑找不到她,怕她發生意外,便請總管幫忙尋找,丞相府的總管便派了幾個人四處尋找,才在這裡找到了她。

「小嫤,你怎麼會跑到這個偏僻的地方來了?」

「杜鵑,我看到有人被殺了,就在這裡。」寧玉嫤抓著杜鵑的手臂急道。

杜鵑不解的看著她,愣了一愣才道:

「小嫤,妳是不是做夢了?哪有人甚麼人被殺,大家都回去了,也沒聽說有誰失蹤,我看妳是睡糊塗了。」

「是這樣嗎?」寧玉嫤見樹下沒半滴血,這裡也不像是兇殺案的現場,難道真是自己睡糊塗了嗎?可是那一幕卻又如此真實。

「我們也快回去吧!」杜鵑道。

「好。」

寧玉嫤回到和母親相依為命的小房子,元氏沒有睡,還在等著她,而且似乎還生著氣。

「娘。」

「嫤兒,妳老實告訴娘,今日妳到底去了哪裡?」元氏問,杜鵑的娘已經告訴她了,她們根本不是去上香。

寧玉嫤只好老實說了,誰知聽了她的話之後,元氏非但不再生氣,還滿是自責的說道:

「再怎麼說妳也是寧家的三姑娘,都是娘害了妳。」

當初元氏就是太懦弱了,才會讓人陷害趕出寧家,害得寧玉嫤從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變成要為生活所苦的小女子。

「娘,我並不怪妳。」

「娘知道妳是個好孩子,而且我們現在也不比從前,算了,妳想做甚麼就去做吧!娘不會在阻止妳了。」

其實,杜鵑的娘也曾經勸過元氏,兒孫自有兒孫福,元氏也不再堅持女兒要像個大家閨秀,而且寧玉嫤一直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她相信寧玉嫤在做甚麼事之前都會先想清楚。

「娘。」她知道要元氏從根深蒂固的觀念改過來是很困難的。

「好了,忙了一天妳應該也累了,快回房休息吧!」

「好。」

回到自己的房間,寧玉嫤沐浴了之後坐在梳妝台前梳頭髮,然而當她往鏡子前一看時,她被眼前看到的景象嚇住了,因為她白皙的脖子上赫然出現了明顯的五指印痕。

這是怎麼回事?

寧玉嫤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脖子,難道之前的兇殺案並不是她睡糊塗了,而是真的有人被殺了?如果真是這樣,為什麼兇手會放過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