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神秘的王府

如今都城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一件事就是翼王回都城的事,說起翼王真的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的父親曾經幫太祖打過天下,大韶的半壁江山幾乎是老翼王打下的,人人都說沒有他的話就沒有大韶的江山。

翼王的事和寧玉嫤沒有任何關係,寧玉嫤如今只關心元氏突如其來的病,大夫說元氏是積勞成疾,要慢慢的調養,問題是寧玉嫤身上可用的銀子早已經捉襟見肘,眼看著就要斷炊,更別說要調養元氏的身體了。

走投無路的寧玉嫤想到向還在寧家的親哥哥寧玉琉求助,可是她卻連哥哥的面都沒見倒就被擋在門外,知道哥哥在寧家也過得不如意,她便打消了向哥哥求助的念頭。

這時候杜鵑跟她說起了翼王府正在招收短期丫鬟的事,期間有一年,每個月的月俸足足有一兩銀子,這筆錢足以讓元氏好好調養,唯一讓寧玉嫤放心不下的是元氏怎麼辦?

「我娘可以照顧嬸子。」杜鵑道:「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而且妳也可以常常回來看嬸子,小嫤,這真的是很難得,畢竟是連皇上都要敬幾分的翼王府,就算是當丫鬟也有幾分體面,而且翼王身邊並沒有妻妾,若是幸運被他看上,就是飛上枝頭成鳳凰了。」

「杜鵑,妳想到哪去了?」寧玉嫤白了杜鵑一眼。

此刻的她只想著賺錢醫好母親的病,其他的事她不願多想。

然而,這件事對杜鵑來說卻很重要,她可不想一輩子這樣庸庸碌碌的過了。

「對象可是那個翼王啊!」

這是年輕的翼王第一次來到都城,可關於翼王的傳說卻很多,除了驍勇善戰外,其中最讓人感興趣的就是翼王的長相。

雖然在都城很少人看過翼王的長相,但年紀大一點的倒還記得前任翼王的長相,那真是一個絕世的美男子啊!老翼王都有那樣的長相了,想必年輕的翼王長相應該也差不到哪去吧!

「老翼王真的長得那麼好看?」

寧玉嫤忍不住想有她那天晚上見到的男子好看嗎?那時候她以為自己見到了天上的神祇,如夢似幻,若不是脖子上的勒痕,她或許還會以為是做了一場夢呢!如今雖然勒痕消失了,那天的景象卻深深的刻印在自己的心裡。

杜鵑突然放低聲音道:

「聽說當初太后喜歡的是老翼王,還有人說當今的皇上其實是老翼王的親生子。」

當然,這都只是聽說而已。

「杜鵑,這種事可不能隨便亂說。」寧玉嫤急忙制止她:「萬一被有心人聽去了可是會獲罪的。」

「我知道,我這不是看這裡只有妳和我嘛!」杜鵑又不是傻子,當然知道這些話不能隨亂說。

轉眼間就已經到了翼王府選丫鬟的那一天,因為待遇優渥,所以有不少人來應徵,寧玉嫤見有些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就覺得好笑,翼王府選的又不是王妃,打扮得那麼漂亮有甚麼用?

他們被帶到了一個廣場,之後來了個被稱為王管家的中年男子,他看了所有人後將那些打扮得太過於誇張的人剃除了,就像寧玉嫤心裡想的,又不是選王妃,可以想見那些人入了府後也不會安分。

之後,王管家問了她們一些問題,譬如識不識字、家裡是做甚麼營生之類的,寧玉嫤當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家世說出來,只是含糊的帶過,說自己靠著祖產和母親相依為命,而王管家只是點了點頭,也沒再多問甚麼。

最後,有二十幾個被留了下來,而寧玉嫤很幸運的是那二十幾個的其中一個,最重要是被選中的人王管家還先給了一兩銀子,這下有錢幫元氏買比較好的藥材了。

寧玉嫤高高興興的回家,元氏卻不像她那麼高興,畢竟是給人當丫鬟。

「唉!都是娘拖累了妳。」元氏嘆了口氣,要不是她生病了,女兒也用不著去給人家當丫鬟。

「娘,妳千萬別這麼說,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如果妳真是為我好的話,就好好的養病,妳健康了我才能放心。」

「好,娘聽妳的。」

第二天寧玉嫤便去了翼王府,要半個月後才能回來。

到了翼王府王管家先安排她們的工作,寧玉嫤和杜鵑都被安排去打掃庭院,而其中有兩個面貌比較姣好的被安排去打掃翼王的房間,杜鵑知道後便帶著酸意說道:

「哼!還說不注重外貌,還不是選了漂亮的去了王爺的房間。」

去王爺房間打掃是怎麼一回事?大夥兒都心知肚明,不就是為了以後做通房丫頭做準備嗎?其實不只是杜鵑,其他的人也都很羨慕那兩個丫鬟,寧玉嫤也很羨慕,因為她聽說去打掃王爺的房間月俸可以多一兩銀子呢!

只是,那兩個丫鬟高興才沒幾天,也不知是哪裡惹惱了王爺,王管家將那兩個丫鬟給換了下來,另外選了寧玉嫤和另一個叫孫香的丫鬟去王爺的房間打掃。

杜鵑得知這個消息後,忍不住羨慕忌妒恨,她酸溜溜的對寧玉嫤說道:

「小嫤,若妳攀上高枝的話,可別忘了提拔我啊!」

寧玉嫤知道杜鵑在想甚麼,她正色道:

「杜鵑,就算翼王再好。我對他也不會有任何瑕想,因為寧家的女兒不會嫁人做妾。」

「是嗎?」杜鵑半信半疑:「那妳可不可以在王爺面前提提我?放心,我若是被王爺看上了,絕不會忘記妳的。」

杜鵑自認長得還不錯,真不知那王管家是瞎了還是怎樣,竟然沒有發現美貌的她。

「再說吧!」寧玉嫤道,她連王爺的面都不知道能不能見上呢!又要怎麼在他的面前提起杜鵑?

杜鵑以為她不肯,心理更加的不高興了。

寧玉嫤嘆了一口氣,她自覺沒有做錯,所以很快便將這件事拋到了腦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