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楔子│

      泱泱浮雲,玄素薄嬝,微微之風,宣春至。一地華帛,盡全稀散,殿中清冷如寒,帛一匹復一匹深疊,引作為毯任人踩踏,抬眸望殿中處處艷華,步步下如生花,燦麗並孤漠存於浮煙之中。

      兀起撕帛聲,婢子一日撕帛撕至磨皮藏血,血紅暈染於帛上,鬆手一脫落於地上,高座上那一名華裳女子,歛起脣邊地笑靨,眼裡暗湧著的顏彩一一碎裂,隨手拿起一旁的玉石朝著婢子一擲,正正擲中額頭,一晌便倒下,額上湧湧地鮮血徐徐流淌,將身下那一匹帛,染得薄紅。

      「王后息怒。」

      眾人伏地,瑟瑟顫抖,就怕下一個遭殃便是自己。

      無人看見,那高座之上,臨鳳席榻,桃妝艷容,傾盡山河的女子,無聲無息地淌著淚花,撲簌地從眼底滑落,脣上薄紅於淚下昭顯粉淡,只是她哭著哭著卻又勾起一抹笑。

      心能多疼?屢屢嘗試,透骨之疼,無藥能醫。

      淚流不止,她無抽泣聲息,無論如何都不會有人知曉,眾人伏著頭與身子,彷彿將與地相融,人人皆畏懼、惴慄著她,她如疾疫般令人見而避之。

      這載的她尚是一朵璀璨地花,好好地開著、盛著,等著最好的良人將她摘走,細心捧於掌心中呵護,孰料,那一名良人看中了她,允了承諾,終歸將他任由他人摘除。

      既是恨過,復心曉能如何?只因她成為夏朝中最浮艷地一朵花。

      恍惚間,一名男子身著華裳悠悠地踱進,身高八尺,冷俊堂壯,眸藏暗湧,宛如天賜氣度,經臨那一名女屍時,男子冷冷瞟了一眼,一晌,撫了指尖一處僵硬,嗓音縈有一絲清啞。

      他道:「還不將這髒東西拖走,」話落下後,走到女子身邊,抬手撫過那一縷柔絲,然而落座將之擁於懷中,「妺嬉,妳可知寡人想死妳了。」

      妺嬉直勾勾瞅著那一具女屍任著人拖離,不動聲色地撇了脣角,她的嗓音令聞者不禁一怔,深濃著一絲魅音,孤魅中復含一縷浮淡。

      「大王方離不久罷了,這會兒亦太過份了。」

      履癸眉頭輕輕一挑,微露深笑,指尖撫著妺嬉的下頷,鼻尖倚於柔髮上,聞著那絲絲芳菲,復是滿意再是一笑,「妳當知寡人是怎樣愛妳的,如入魔障般,再無人能入寡人眼中,妺嬉,惟有妳方是寡人的一切。」

      「……真的麼?那大王可不能捨妺嬉而去,否則,妺嬉可不會原諒您的。」

      話一落下,牽縈著綿綿媚音,她復轉過身子趴伏於履癸身上,一氣柔蘭吹拂於耳邊,指尖不安份於胸膛游移,眼尾定定察著履癸湧起千丈情慾,爾,將脣復再勾起,這一抹並無了先前的孤漠與悲涼,是嫵媚與蕩漾。

      在履癸面前她就是妺嬉,花蕩百樣的女子,是有施國奉上的貢品。

      履癸抬手握住她的花腰,令她能坐於腿上,定定地瞅在坐於腿上的美人,勾起一抹深笑,眼底並無孤冷雷厲而是牽縈萬邊地深情。

      「寡人怎麼捨得捨妳而去,美人?」話一落下,延著她的背脊撫摸著,撓得她癢呵呵,履癸復是一抹戲謔地笑靨,「寡人於妳之愛,那怕將國都托於妳亦甘願,妺嬉啊,可知寡人是這樣深愛著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