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986

對鄧于庭和劉晉軒來說,阿勇家外面的那塊空地,以及旁邊的小公園,就是他們童年時的所有記憶了。

而那天也如同往常一般,當夕陽西下,從幼稚園放學後,幾個六七歲的孩子便興沖沖跑到老地方集合,沒多久,李得勇從家裡拿出跳繩,說是就讀小四的哥哥上體育課時玩的遊戲。

「阿勇,你會玩嗎?」豹哥身穿制服,他剛就讀小學一年級,是這群孩子裡年紀最大的人。

叫做阿勇的男孩點頭,「我哥有敎過我啦,就是一手拿著繩子的一邊,然後開始跳。」

解釋的同時,他也開始試玩,動作卻是異常笨拙,那模樣讓劉晉軒看了簡直於心不忍,「李得勇,這跳繩的繩子那麼長,不是一個人玩的啦。」

「什麼意思?」

「就是要有兩個人在兩側抓繩子,其他人在中間跳才對,你拿到的應該是團康繩吧。」

李得勇大吃一驚,「怎麼會?」

「還是阿軒聰明。」豹哥笑著問,「你有玩過喔?」

「沒,只是電視上看到。」晉軒搖頭,隨後勾起淺淺笑容,「但感覺蠻有趣的。」

「那我跟思琪先拉繩子,劉晉軒、等雨停,還有豹哥先跳,怎麼樣?」李得勇提議。

「婉青跟克克咧?」安靜許久的于庭終於出聲,她指向長板凳旁石階上,有兩個正在玩娃娃的小小孩。

豹哥朝那方向一望,隨即二話不說搖頭,「他們太小了啦,等等劉婉青如果受傷,劉晉軒又要揍人了。」

「知道就好。」劉晉軒訕笑,「那我們開始吧。」

大夥好整以暇後,躍躍欲試準備跳繩,與此同時,一雙輕快的步伐從外頭馬路走入公園,站定在盪鞦韆面前的背影,比其他孩子都還高挑,「鄧于庭,回去吃飯了。」隨後,一道聲音冷不防傳來。

說時遲那時快,已經做出跳躍動作的鄧于庭,在聽到自己名字時,下意識的循聲抬頭,這聲叫喚同時打亂了她原先的節奏,等鄧于庭回過神來,整個人已經被繩子絆倒在地。

「啊!」刺痛的感覺迅速從小腿蔓延開來,鄧于庭低頭一探,雖然並沒有造成什麼傷口,褲子卻明顯沾黏到灰黑的塵土和碎石。

「鄧于庭,你這個老鼠屎!」李得勇忍不住嚷嚷。

「是因為我姊剛剛突然叫我,所以我才沒注意到繩子啦。」她主動替自己抱不平。

被提及的那人只是事不關己看著一切,夕陽把鄧于惠的影子拉得很長,也同時牽起她嘴角的笑意,「怪我囉?」

站在身旁的劉晉軒不語,只是淡淡凝悌一眼,接著便主動朝鄧于庭伸出手,順勢拉起她以後,劉晉軒彎下身,替鄧于庭把殘留在衣褲上的灰塵拍掉。

「等雨停,妳非得這樣老是笨手笨腳的嗎?」劉晉軒不禁問,話倒是問得挺認真。

沒料到他會有這些舉動,鄧于庭就這麼呆愣不動,任他替自己善後。

這樣的畫面,讓豹哥臉上漾起曖昧不明的笑容,「哎唷,劉晉軒,就你對等雨停最溫柔了欸。」

「對啊,你是不是喜歡等雨停啊?」就連阿勇也跟著八卦起來。

面對兩人的笑語,鄧于庭先是一律回以白眼,但當她偏過頭,正好觸及劉晉軒那張素淨的側臉,只見深邃瞳眸中映著淺淺笑意,那張表情背後所代表的心思,鄧于庭卻不得而知。

半晌,劉晉軒重新站直,兩人原本緊扣的小手也隨之分開,站在角落的鄧于惠朝妹妹走近,拉住她的手,把半分鐘前烙印的那抹餘溫給覆蓋掉了。

「你們也該回去了吧,時間已經不早囉。」身為群中年紀最長的孩子,鄧于惠就像個班長一樣,對其他人發號施令。

此話一出,豹哥、阿勇紛紛跟著收拾,晉軒則是走到一旁長椅,關心妹妹婉青的狀況,同樣準備帶她回家。

十分鐘後,四個孩子漫步在天色漸暗的街頭,劉晉軒牽著妹妹劉婉青走在前頭,鄧氏姐妹和他們只有五步之遙,緊牽著姊姊的同時,鄧于庭的目光卻老是不自覺往劉晉軒的方向飄去。

鄧家和劉家住在同一棟樓的對門,自鄧于庭有記憶以來,除了父母和姊姊外,劉晉軒一家便是她最熟悉的人,生日只差了兩個月的他們,從出生後幾乎形影不離,彼此間就像家人手足一樣親近。

總是對這一切習以為常的她,卻在聽到李得勇提及「喜歡」二字時,頓時腦袋一滯,雖然心知肚明那幾個男生是帶著很大成分的起鬨性質,她的心思卻從那句話之後變得縹緲。

剛剛在公園發生的插曲,每回想一次,鄧于庭也同時感覺到胸口隱約傳來的陣陣起伏,原本就有些紅潤的臉頰,在此刻也燥熱了些。

思緒至此,于庭不禁再度抬眸,夕陽緩緩灑落在前方的那對兄妹,柔焦的金色光芒投射劉晉軒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眸,自他眼底映出的關愛表露無遺。

明明是再熟悉不過的青梅竹馬,眼前這幅平凡無奇的光景,卻讓她好幾秒都無法移開目光。

六歲那年,鄧于庭的初戀就這麼無預警的含苞待放。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