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994

即使隔著一層紗窗,依舊不敵熱情的蟬鳴聲湧入,座落於涼蓆上並始終維持運轉的電風扇,在七月酷暑,此刻抗衡的不只是高亢啼聲,還有瀰漫在空氣中難耐的炙熱溫度。

房間內的鄧于庭沉浸在漫畫情節,慵懶賴在床上,偶爾稍微翻個身,盡情享受著愜意暑假。

沒多久,門把轉動的聲響引起她的注意,幾秒鐘過後,在門應聲開啟的那刻,劉晉軒就這麼走入視線,此舉也把客廳的電視聲給帶了進來。

「來啦?」

看到來者是劉晉軒,鄧于庭下意識用不著痕跡的方式,稍微改變自己原先邋遢不雅的姿勢,表面上仍文風不動,心平氣和問著。

劉晉軒當然沒留意這番細微的小舉動,他二話不說走到書桌前坐下,像是在自家房間一樣的熟悉。

日光燈反射下的一道白光,瞬間吸引了鄧于庭的視線,發現劉晉軒手上似乎拿著東西,她不自覺好奇問,「那什麼?」

「CD,跟我大伯借來的。」他一邊興致勃勃解釋,同時打開唱片盒,「妳知道Beyond嗎?」

他口中陌生的名詞,讓鄧于庭臉上瞬間寫滿疑慮,她搖頭據實以告,「不知道。」

「土不土啊妳?那麼有名的樂團竟然還不曉得。」劉晉軒除了嘖嘖稱奇,還帶著嫌棄的口吻,「電視很常有他們的報導啊,搞不好妳爸媽都知道。」

「我又不愛看電視跟聽音樂。」鄧于庭小聲咕噥。

劉晉軒沒再回應,他取出光碟片並放入收音機,沒幾秒,高亢的配樂就這麼流瀉在房間角落。

鄧于庭先是跟著靜心聆聽,約莫半分鐘過去,伴隨著心中納悶,她的眉宇也瞬間緊縮在一起,「這是……國語嗎?」

「沒有,是廣東話,Beyond是香港的樂團。」

聞言,鄧于庭新奇瞠大眼,「你會聽香港的音樂?」

劉晉軒搖頭,「沒有啦,本來只是常常聽我大伯放這張專輯,之所以會真的注意到他們,是因為從上個月開始,電視就狂播他們的新聞。」

「因為出新專輯喔?」

「嗯,還有就是他們主唱逝世一週年。」

意料之外的言詞,讓鄧于庭一臉驚愕,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主唱逝世?」

「是啊。」劉晉軒回頭看她,並加以解釋,「主唱黃家駨,去年六月參加日本節目的錄影,結果不小心失足從舞台摔落。」

雖然先前對這個人,甚至整個樂團都未曾耳聞過,戲劇化的內容仍讓鄧于庭有些震撼,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回應什麼。

見她沒反應,劉晉軒接著把話題中心轉到歌曲身上,「整張裡面我最喜歡這首歌,海闊天空。」

「音樂跟主唱的聲音的確蠻好聽的。」鄧于庭稍微提出淺見附議。

「嗯,不過我更喜歡的是歌詞。」一抹微笑自他臉上的角落浮現,劉晉軒跟著哼唱音樂旋律,到了副歌片段甚至忘情唱了起來,「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你聽得懂粵語?」

「略懂吧,但中文跟廣東話其實也不會差很多,知道意境在講什麼就好。」他笑著拿起歌詞本,「歌詞想傳達的概念一目了然。」

「什麼概念?」

「追求自由,追求自己心中的夢想。」

她只是隨口一問,想不到劉晉軒倒回答的挺認真,鄧于庭點點頭示意理解後,重新把目光投入少女漫畫裡。

想不到,突如其來的疼痛伴隨著視線的天搖地動,讓鄧于庭瞬間反應不及,幾秒過後,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被枕頭砸個正著,「你幹嘛啊!」她憤而再次抬頭,大感不解質問著忽有此舉的兇手。

劉晉軒一派泰然,沒有絲毫驚慌失措,甚至未曾感到任何不妥,倒是反過來指責她,「我在跟妳分享我的心情,結果愛理不理是怎樣,很敷衍欸。」

「我明明就有在聽。」

「妳根本沒認真聽我講。」

鄧于庭翻了個白眼,懶得跟他繼續爭論,「神經病。」她重新換了個背對著劉晉軒的姿勢。

劉晉軒轉過身以後,只是安靜趴在書桌上,沐浴在旋律中,因為聽得入迷不自覺輕輕闔眼,細心品味這首歌,半晌,待歌曲結束後,相同的旋律又再度散播在空氣中。

劉晉軒緩緩睜開眼,原本清澈的瞳眸裡,好似攪和著複雜心思,「欸,等雨停。」他忽然開口喚了聲躺在床上的那人。

「幹嘛?」鄧于庭出聲之餘,逗留在漫畫窗格的目光卻無暇移開。

相較於鄧于庭的怡然自得,雖然背對著她,劉晉軒的表情卻比先前嚴肅了些,「妳有沒有什麼秘密,是從來沒跟別人提過的。」

「秘密?」

「嗯。」劉晉軒的語調平靜如水,從他口中吐出來的字句卻彷彿擁有顫抖的力度,「比如說……喜歡的人之類的。」

鄧于庭瞬間呆住。

瞬間一片空白的腦袋裡,幾秒內陸續跑出了細碎片段,當記憶碎片一幕幕拼接起來,她看見了六歲的自己和劉晉軒。

「有嗎?」一道聲音打亂鄧于庭縹緲的思緒,「妳有喜歡的人嗎?」聞言,她回過神,正好對上劉晉軒一臉好奇的追問。

鄧于庭斂下眼,佯裝沒事一般,「沒有啊,幹嘛。」她回應的平靜,內心卻早已掀起巨浪。

「可是我有。」

孰料,劉晉軒竟忽而道出驚人之語,這下,鄧于庭臉上明顯出現了訝異與驚愕,兩人也在此刻四目相接。

「我有秘密從來沒跟別人講過。」劉晉軒轉過身並坐上床沿,神情異常認真,「妳想知道嗎?」

瞬間拉近的距離,即使面對的是認識十幾年的劉晉軒,週遭的空氣仍讓鄧于庭莫名感到曖昧,心臟的跳動也越趨頻繁。

她故作鎮定吞了口水,「好啊。」

「妳會保密嗎?」

「嗯。」

直勾勾望入男孩的眼底,鄧于庭很難不去猜測劉晉軒的秘密是否和自己有關。

就跟漫畫裡發生的老梗情節一樣嗎?我們會有機會情投意合嗎?她一邊想像著可能性,同時屏息以待劉晉軒的答案。

半晌,從劉晉軒口中吐露出的字句,讓鄧于庭反應不及,原本被回憶填滿的腦袋瓜,瞬間被短短一席話沖散的體無完膚。

「其實我喜歡的是男生。」她聽見劉晉軒這麼說道。

時間彷彿隨著這句話的降臨,永遠的定格了。

埋在心底深處的悸動,自始至終都沒有被那個人看穿,於是也沒有必要提起。

她是這樣認為的。

因為從那天開始,那個人的秘密,遠比自身的心事還來的重要多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