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NO.01 幽靈少年

四周一片寧靜,僅有心電圖儀的嗶嗶聲響,白色的牆面無一絲汙染。

這裡是一間國立醫院的單人病房。

病床上靜靜躺著一名似乎只有16歲的少年。

此時,兩名護士走入病房,打破了寂靜,毫不在意的聊起天來。

其中一位護士拿起病例表,俐落的紀錄著,突然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抬起頭來,並詢問身旁正換著鮮花的護士:「欸,你不覺得這位病患的家屬有點奇怪嗎?」

「怎麼說?」

「你想想,這個少年被送進這家醫院時,已經瀕臨死亡之際,經過數次急救後才救回一命,但到現在為止卻沒有任何一位家屬來過。」

「那是誰幫他辦理住院手續的?」

拿著病歷的護士輕蔑的笑了下,隨即便說:「院長啊,院長看這位少年可憐就辦了這間單人病房給他囉。」

「妳這樣說,小心被院長聽到,那可就慘了喔,好了啦,我們該去下間病房了。」另一位護士一邊打趣身旁的夥伴一邊抱起門旁其他束的鮮花,兩人便一起離開了病房。

房內再次恢復寂靜,這時病床旁有一抹身影漸漸浮現。如果這時有人在這,一定會十分驚訝,因為那抹身影的面容竟和躺在病床上的少年長的一模一樣。

他臉上浮現出憂鬱的表情,眼神哀傷的望向病床上的自己。

「我到底是誰?病歷上也沒有我的名字……現在這副樣子又是怎麼回事?明明我還活著,卻像幽靈般的出現在這。」

護士輕藐的話圍繞在他耳邊揮之不去,他到底是誰,為什麼連家人都不願來看自己,孤獨的身影蜷曲在陰暗的角落。

「既然我毫無價值,為什麼還是活下來了呢?」幽靈少年痛苦的怒吼著。

突然一道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溫柔地呼喊著一個人名,『小向。』

「是誰?」他茫然的抬起頭,然而四周卻沒有任何人,聲音也消失了。

「小向……?」這是自己的名字嗎?還是自己的暱稱?

少年憂傷的面容緩緩浮現笑容,縱使只是個暱稱,那聲音卻讓他感到非常溫暖。

「對了!我怎麼現在才想到。」幽靈少年想到什麼似的穿過門面,飛在半空中繞行醫院每個角落。他在尋找,尋找能看見自己的人,也許那個人能幫上自己也不一定。

燃起希望的他,不管病患、醫護人員或是家屬,他都在每個人面前左晃右晃,甚至大吼,只為了確認對方是否看得到自己。

但一整天下來都毫無收獲,小向微微嘆了口氣。

看著已晚的天色,回到自己的病房。

隔天,小向依舊對著醫院的人進行確認,發現這個辦法沒有多大的進展後,便開始隨意飛行。

不知不覺就這樣離開了醫院,來到了人來人往的街上,他對這街道感到莫名的熟悉卻又陌生。

來到街道的他仍然嘗試尋找能看到自己的人,但半天下來依舊沒有人看得到他,這令他感到十分無力。

「難道那聲音只是個錯覺嗎?」

茫然的他就這樣發愣的站在行人道中間,完全沒注意到有位少女正悄悄的走到自己面前。少女身上則穿著附近T國中的學生制服。

少女用手在小向的身上揮了又揮,嘗試了數次後都沒有碰到。

她收回手,緊緊握著書包的背帶,臉上掩不住興奮的表情。

「鬼!是鬼耶!」少女掩飾不住的叫出聲,完全不在意旁人眼光,直直盯著眼前的幽靈少年。

「鬼!?哪裡?我最怕鬼了!」

小向被少女聲音嚇得不輕,完全把他現在就是幽靈這件事給忘了。

「冷靜點啊,你就是鬼啊,難道,你剛死沒多久?」少女指著小向要他冷靜點,完全忘記自己剛剛的失態。

「啊啊,對不起,我其實還沒死呢。」小向淡淡笑著,纖細的手指輕輕搔著臉頰,對於被嚇到的自己感到很蠢。

「原來是生靈呀…但還是算幽靈的一種吧?嗯,我終於見鬼了!」少女興奮的看著小向。

少女的反應太不一般了吧,這真的是一般人的反應嗎?換作是他看到鬼,大概會恨不得立刻拔腿就跑吧。

這情況使小向感到有些害怕,還懷疑請她幫忙真的沒問題嗎?但目前只有這個少女能看得見他,也只有她能幫助自己了,就放手一搏吧!

「那個,我能請妳幫我一個忙嗎?」小向畏畏縮縮的提出請求,卻也很害怕被拒絕,因為這是他現在唯一的希望。

「嗯?可以呀,要幫你什麼?」少女呆呆的看著他,非常爽快的答應了。

「記憶,能幫我尋找記憶嗎?」然而說完後他就後悔了,雖然他的確需要少女幫忙,可是他不知道該如何請對方協助自己找回記憶,他不知所措得看著眼前陷入沉思的少女。

而少女沉思了許久後,隨即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少年,記憶啊,她要怎麼幫他呢?

煩惱了許久,少女腦中突然想到一個人,就是他了!如果是他一定有辦法的!

「我知道怎麼幫你了,跟我來吧!」少女神采奕奕的在前頭帶著路,小向也顧不了太多,硬著頭皮跟上去。

今日是星期三,國小的學生只上半天的課便早早放學回家或去補習班了,因此小學的操場只剩一些附近的居民在健走或慢跑。

下午才放學的少女帶著小向來到S小學的後操場入口。

這所小學正是少女的母校,校內有兩個操場,前操場較小,後操場較大。

前操場放學之後並不開放,只有後操場是全天開放的,她說知道有個人能幫小向,而那個人最常出沒的地點也就是這裡,不過還是得碰碰運氣就是了。

但現在已經沒有學生在才對,難道能幫他們的是位老師?還是附近的居民?

「果然在呢,他應該能幫上你的忙。」少女手指向不遠的榕樹樹下,一名身穿別所小學制服的小男孩,他正靜靜的仰望著天空,好像正在想些什麼。

「小孩?」

小向不解的看向少女。

少女了解他會有這反應,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只好先帶他過去,直接介紹那個人了。

而男孩像察覺到他們的存在似的,目光緩緩看向眼前的一人一鬼,臉上毫無一絲表情。

而這情況讓小向開始緊張起來,雖然對方只是個孩子,卻沒有這年齡該有的稚氣,反而帶著一抹成熟的氣息。

「他是我表弟,黃旻耀。而我叫夏曉雨,剛剛都忘了向你介紹呢。」

少女介紹完自家表弟後,才想起一直忘記介紹自己。

「啊,我也是,我叫小向。」小向一開始也完全忘記要介紹自己,感覺非常不好意思。

「吶,姐,你終於見鬼了?」黃旻耀淡淡的看著夏曉雨,表情卻有一種鄙視感。

「對啦,我就是現在才見鬼啦!」夏曉雨不甘示弱的回嗆回去。

「那個……。」完全被遺忘存在的小向。

「啊,對齁!耀,小向的事要你幫忙一下,他想找回記憶。」

「幫忙?」黃旻耀把視線移到小向身上,在他身邊繞了一圈,「這個我沒辦法。」黃旻耀斬釘截鐵的說。

「沒辦法?」夏曉雨驚訝的看著他,她不相信,黃旻耀可是看得到鬼生前的人,居然沒辦法?

「因為他還沒死,未死之人的過去我無法觀看。」黃旻耀坐回樹下,慵懶的伸個懶腰。

看著黃旻耀一副不想管這件事的樣子,讓夏曉雨有些生氣,她直接坐到他身邊並說:「什麼叫沒辦法,你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對吧?」

「你對我生氣也沒有用呀,你為什麼要幫一個來路不明的鬼?」黃旻耀冷冷的看著夏曉雨。

「因為……。」夏曉雨無話可說,她就只是想幫忙,她都看得到小向了,能不幫忙嗎?

黃旻耀看著一副快哭的夏曉雨,搖搖頭嘆了口氣,自家的表姐就是這樣,是那種連想都不想就先衝出去的那類人,不過熱於幫助人這一點也不算壞事就是了。

「好吧。我幫你們就是了,先讓我打個電話吧。」黃旻耀將手遞到夏曉雨面前,但她卻是一副不了解他要做什麼的表情。

夏曉雨呆愣愣的看著黃旻耀,將近一分多鐘的時間,黃旻耀才不耐煩的開口:「手機啦!我沒手機這件事妳忘了喔?」

「對齁,抱歉抱歉!」夏曉雨領悟後,急急忙忙把手機交到黃旻耀手上。

黃旻耀快速的在手機上按下幾個鍵,便撥通了電話。

「喂,哲哥嗎?這裡有隻失去記憶的幽靈需要你幫忙一下。蛤?我也是有無法解決的鬼嘛!別當我跟你一樣強。好啦,下次我會去公司幫忙一下下,就一下下,那這次事情就交給你囉。謝了!」

不知道黃旻耀和誰聊的很開心,而看在眼裡的小向卻莫名有種被賣掉的感覺。

「好了,那我的任務結束了,我要去找爺爺們下棋了。」黃旻耀將手機還給了夏曉雨,便揮了揮手準備離開。

「等等,什麼叫結束了?說清楚!」

夏曉雨急忙拉住要離開的黃旻耀,想問個清楚他到底交給誰處理了。

「真是的,妳真煩,我只是交給專業的去處理罷了,別那麼急嘛。先回家等吧!最快大概今晚八點,最晚明早,就會有人去找你們,掰。」

就這樣走掉的黃旻耀留下狀況外的一人一鬼,兩個人互看了許久卻也想不通到底是什麼意思,夏曉雨無奈的嘆了口氣,便決定先和小向回家等了。

回到家,夏曉雨洗完了舒服的熱水澡後,就坐在電腦桌前畫畫圖,到了八點多始終沒等到有人按門鈴,正當她伸個懶腰時卻看到天花板有個人影,但很快就不見了。

也許是看錯了吧?夏曉雨疑惑了下後便拿起身旁的杯子準備起身倒水,沒想到眼前卻突然出現一張臉看著自己,讓她嚇的不小心大叫一聲。

後來臉再次消失,接著是一位大姐姐出現在她面前不遠處,這種速度不是一般人能做到,難道她又見鬼了?

「妳,妳是誰?」

夏曉雨緊張的看著這個大姐姐,只見大姐姐將右手食指舉到雙唇前示意安靜。

冷靜下來後,夏曉雨頓時認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大姐姐的身體呈現半透明狀,但型體非常完整,並不像小向那樣看不到腳踝以下的部分。

還有一點也讓夏曉雨驚訝的說不出話,她從未看過這麼漂亮的人,淡粉色的長髮整齊的束成馬尾,標緻的臉型配上立體的五官,如寶石般的祖母綠雙瞳,散發神秘的色彩。

外型如同混血兒般,卻又比曾經看過的照片相比來的更加漂亮,連如同是女生的夏曉雨也覺得自己可能會愛上她。

夏曉雨呆愣了將近一分多鐘,才反應回來,此時她耳邊傳來一道柔美又好聽的女聲,難道是她?不過,對方沒有開口呀……?

不對,這聲音好像不是從耳邊傳來的,而是腦中!

「聽得到我說話嗎?」

聲音再次在腦中響起,夏曉雨睜大雙眼盯著眼前有一米七以上的漂亮姐姐。

「看來是聽的到,接下來我會都用感應的方式跟你溝通,請妳也用同樣的方式。」

大姐姐提出了這樣的要求,讓夏曉雨不知所措,因為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

「別擔心,請妳在心中專注想著想傳達話語的人,並想著想說的話,妳試試看。」對方像是完全猜到夏曉雨的心思一般,仔細告訴她方式。

夏曉雨點點頭,閉起雙眼專心想著大姐姐。

「聽,聽得到嗎……?」

夏曉雨睜開一隻眼睛看著她,見她微微點頭,才興奮地在心中吶喊著。

「那現在我先來做個自我介紹,我叫梅夢,梅花的梅,夢境的夢,你們可以叫我小梅。」

「我們?」

夏曉雨驚訝的轉頭看向小向,只見他笑著微微點頭。

原來梅夢不只是在跟夏曉雨對話,而是兩個人同時,這使夏曉雨默默更加佩服對方了。

「那現在切入正題,從今天開始的兩個月將對你們進行貼身觀察,簡單來說就是我會在你們身邊預計待兩個月。」

「咦?」

夏曉雨一時沒有進入狀況,完全不懂梅夢為什麼要這麼做。

「嗯?他沒跟你說嗎?」

「跟我說?」

夏曉雨不解,但腦中突然隱約浮現黃旻耀說的話。

〝會有人去找你們〞

難道黃旻耀說的就是她!?

「看來你想起來了呢。那麼我繼續說……。」

梅夢慢條斯理的一番解釋給夏曉雨他們聽,才知道原來她是隸屬於一家公司的人,負責解決一般人無法解決的困難。

而為什麼是以靈體方式出現,這就是梅夢自身的能力之一,化靈。

*****

那天過後已經過了三天,梅夢偶爾會莫名的消失不見,但大多時間還是跟夏曉雨及小向在一起。

夏曉雨也努力練習著如何流暢運用感應的方式溝通,這樣可以避免自己被別人當做奇怪的人看待,雖然她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啦。

而梅夢在這段時間也對他們詢問了許多事情,尤其是小向的狀態。

一般生靈其實並不能夠離開身體太遠,但他卻能離開那個範圍且毫無受到任何影響。

可能其中有些什麼原因,不過梅夢還未調查出來,畢竟這也是她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直到某日,梅夢一整個下午都不在夏曉雨他們身邊,直到放學時才出現,卻也帶回了相當震驚且悲哀的訊息。

「小向,我們查到你的本名為陳向明,而此刻你已被家屬視為死亡。醫院好像也私下同意了,因此你的身體也不能再繼續待在那間醫院。」

梅夢臉上無一絲情緒,無情的語氣說出了令人難以接受的事實。

「怎麼會,那小向會被帶到哪裡?」

夏曉雨努力克制難過的情緒,握緊的雙手卻在顫抖,難道最後一點忙都幫不上了?

「醫院明天就會實施安樂死,也就是讓他真正死亡。身體會被送到哪,我們還未確定。」

「這也太過分了……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夏曉雨心理掙扎,她怎麼樣都不想讓小向就這樣死去……

她想要他活著,直到他真正醒來的那一天!

夏曉雨哀求著梅夢,卻被陳向明阻止了,他臉上帶著笑容,卻搖搖頭,要她別再為難梅夢,他難過但他接受了事實,這也許就是他這一生的命吧。

「我問你,你想活下去嗎?」

沉默許久的梅夢,突然詢問了這樣的問題。

夏曉雨卻不知道梅夢問這個問題的用意,她難道有辦法嗎?

「我……。」但陳向明卻顯的有些猶豫,他一開始只想找回記憶,想找到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卻沒有想過有天竟然會被自己的家人判死……。

這讓他回到當初的迷茫,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梅夢的問題。

陳向明想著自己在昏迷前,到底是怎樣的人?沒有一個人願意來看他,甚至希望他死,難道自己是個讓人厭惡到極點的人嗎…?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繼續活下去的資格。

「小向,活下去吧!小向是個非常溫柔的人,活下去,我會一直陪你的,好嗎?」

夏曉雨感受到陳向明的迷惘,已經克制不住情緒,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著,雖然只相處了三天,但他卻已經是她最好的好朋友了!

有誰會想看著自己的好朋友死去?

既然有一絲希望,她也想要抓住!

陳向明愣愣地看著夏曉雨,雙眼也止不住哭泣。嗯,他還是想活下去呢。

就算家人遺棄了他,世人也唾棄他,但只要還有那幾個人喜歡著自己,那他就會為了他們活下去。

他想體會這世界的美好,想吃些好吃的東西,想做他想做的事。

陳向明擦乾臉頰上的淚水,看著梅夢,這次沒有猶豫只有堅定,「我想活下去。」

聽到他的回答後,梅夢臉上綻放出溫暖的笑容。

「你願意,我就會幫你。」梅夢溫柔的說道,接著從口袋中拿出手機,使用了快速撥號,且電話很快的就接通了。

「哲,是我。事情就是這樣,那邊的就交給你了。」

梅夢簡短的講完一句話便掛了電話,前後時間不到一分鐘,完全不拖泥帶水。

「接下來我們來談件重要的事吧。」

梅夢找了個地方優雅的坐下,神色輕鬆的看著他們。

夏曉雨和陳向明兩人面面相覷,但還是認真的聽著梅夢接下來所說的事。

「這三天其實我們的人採樣了小向的DNA及腦細胞等等,得出的結果剛剛出來了,小向,你是個天生異能者,雖然能力跡象目前變得很弱,但這結果是絕不會錯的,也許還是你為什麼能脫離活動範圍的原因之一。」

「異能者?那是什麼?」陳向明不太了解,有些感覺到不安,會不會就是因為這個而被家人厭惡呢?

夏曉雨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些什麼。這些彷彿只會在小說中看到或電影中聽到的詞,居然在現實中存在!而且就在自己身邊?!

「那個……小梅姐,你說的異能者是指常在小說裡看到的那種有特殊力量的人嗎?所以你們公司的人也都是異能者嗎?」

夏曉雨感到非常興奮,原來她遇到的不是一般的生靈呢!

「是,而小向的主能力為思想控制,是最無殺傷力,但也是很危險的能力。然後,剛接到消息,現在我們已將小向轉院到我們公司底下的醫院,醫院跟家屬的合約雖未解除,但小向的生命是安全的了,請你們放心。」

陳向明與夏曉雨聽到梅夢的消息,感到非常放心,另一方面也敬佩梅夢處理事情的速度。

「至於這次委託的費用,可能以你們目前的狀況付不出來。不過呢,小向可以到我們公司工作並學會控制自己的能力,順便還清委託費用。」

梅夢輕笑的說出委託金的事情,夏曉雨才知道原來對方並不是免費幫忙呀,頓時心理開始暗罵黃旻耀不事先說明白。

但若沒有梅夢在,也許她一點忙都幫不上小向吧。

現在事情解決了,陳向明是不是也要跟她道別了呢?雖然說好要一直陪他,但她沒有異能,因此無法到那公司吧。

想到這裡,夏曉雨頓時感到有些鼻酸。

「那曉雨也能一起進公司嗎?」

陳向明突如其來的請求,梅夢沈思了一會才給了答案。

「可以。」

「謝謝妳。」陳向明笑的很開心,剛剛夏曉雨一副快哭的樣子,兩人其實都看在眼裡,他也馬上猜到夏曉雨在想些什麼,所以向梅夢提出這樣的請求。

而梅夢也因為知道,所以並沒有拒絕,有夏曉雨在,也許會給陳向明帶來一些好的影響也說不定。

都沒問題後,梅夢拿出兩張透明的卡片,遞給兩人。

「之後會有人來接你們,給他看這個就可以了,那我這次的工作就到這結束了。」

梅夢站起來正準備要離開,即時被夏曉雨的問題攔下。

「小梅姐不是要觀察兩個月嗎?」

「我沒說嗎?兩個月是這次工作完成日的安全估計,但因為陳向明的家屬太心急,不得不提早做一些更精密的檢查,且發現小向是能力者後更好處理了,我們的公司有一項規定就是發現流浪的能力者就得帶回,當然流浪是指在外尚未被發現或是未在公司訓練的能力者統稱。

但我們會給予能力者兩個選擇,一、進公司接受訓練,穩定能力。二、選擇喪失能力成為普通人。但第二點容易讓能力者面臨生命危險。所以我給了小向想不想活下去的選擇。」

「原來如此。那我們之後還會再見面嗎?」

夏曉雨聽完梅夢簡單的解釋後,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會的,在公司裡我們隨時都能見面。」

「好的!小梅姐,這次謝謝妳的幫忙。」

夏曉雨開心的微笑,小向則是淡淡笑著看著她。

之後兩人目送梅夢離開後,也回到家中休息。

夏曉雨回想了這幾天所發生的事,專注的看著手中的名片,臉上有著藏不住的興奮。

世界真的是很不可思議,原本以為不可能存在的事物卻呈現在自己眼前,能夠接觸到這些事情對自己而言也許是一種幸運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