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NO.02 神秘組織

週六早上十點,夏曉雨迷濛的從床上爬起來坐著讓自己慢慢清醒,睡眼惺忪的往門方向看去,沒想到有一個人就站在她的房門旁,那個人疑似正再滑手機,夏曉雨急忙拿起放在床頭的眼鏡想看清楚是誰。

看清楚他的長相後,結果不看還好一看整個讓夏曉雨的心跳漏了一拍…

混血兒一般的標緻五官,淡褐色短髮,深邃的海藍雙瞳,高挑的身高,搭配藍黑色的西裝,帥氣程度都覺得曾在網上看到的帥哥整個遜色了許多…

「終於醒了?」冷漠的口氣及冰冷的眼神,讓夏曉雨完全不知該如何反應,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離開三次元了。

「醒了就快點準備,我出去等你。」

完全不理會夏曉雨的反應,那個人冷冷的說完話後就走出她的房間,獨留她還愣坐在床上,回過神來才驚慌的換好衣服,才走出房門到浴室洗臉刷牙,但發現那個人並不在房外也不在客廳,難道是錯覺?

夏曉雨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睡昏頭。

但一回到房間,那個人再度出現在那,讓夏曉雨嚇得不輕。

「你很慢呢。」

夏曉雨啞口無言,眼前的帥哥真的是神出鬼沒,原先說要在房門外等,結果出去時也沒看到。

等她再次回到房間時,卻又出現在她房裡,她,她到底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夏曉雨再次呆愣在原地,而對方似乎有些不耐煩,白皙的手直接牽起夏曉雨,打開房門後便拉著她走出去。

然而眼前的景象卻不是平常熟悉的客廳,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空間,裡頭有著無數的高科技設備,沒有一樣是她見過的東西,就彷彿像她借著時光機來到了未來一樣。

他帶她延著寬闊的走道來到深處的一座電梯前,進入電梯時,夏曉雨發現電梯並沒有樓層按鈕,那這是要如何啟動呢?

「到A1主會議室。」眼前帥氣的少年冷冷的開口後,電梯便開始啟動。

「原來是聲控嗎…」夏曉雨像是恍然大悟般喃喃自語著,突然她發現這座電梯似乎沒有他所想像得如此簡單。

這台電梯的移動方向不只上下樓層,它是以一個複雜的路線在運行,時而直行,下一秒又立刻轉彎,透明玻璃外甚至還能看到其他台『電梯』在運行。

還真是方便的設計,尤其對路癡而言,不過這種電梯到底有幾台啊…?

「A1主會議室,到達,感謝搭乘。」正當夏曉雨還在思考時,廣播器傳來一道女音,告知他們已到目的地。

冷漠的他看了眼她後便一聲不響的走出電梯,夏曉雨愣了下後連忙跟上他的腳步,緊張的情緒平復一點後才發覺對方的身高真的好高,目測應該也有190吧?

雖然口氣淡淡的,甚至有些冷冽,但剛剛牽著她的手卻十分溫柔,力道雖然足以拉著她走,卻又不會弄痛她。

夏曉雨胡思亂想著,沒發覺身前的人早已停了下來,便一臉撞上對方的背。

「走路不要發呆。」他轉過身看了一眼夏曉雨,深邃的雙眸看著她。

但眼神停留的並不久,他接著拿出一張卡,疑似是工作證之類的東西,對門旁的一小台偵測機刷了一下,門便緩緩打開了。

「請進。」

夏曉雨頓時覺得這個人也太惜字如金了吧。呃,這成語應該是這樣用吧,算了,現在也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歡迎,夏曉雨妹妹。」一道熟悉且動人的聲音傳進夏曉雨耳裡,夏曉雨目光穿過眼前高挑的身軀往會議室內望去。

裏頭放置著一張龐大的長桌,四角為圓弧,接近最內側的坐位有三個,而最右邊那個座位卻沒任何人坐在那。

左邊第一個是一位有著黑髮的少年,臉龐上戴著半面白色面具,身上則穿著和那名帶她來的男子一樣款式的西裝;第二個位置坐的便是和她相處了三天的梅夢,還是一樣漂亮阿,夏曉雨不禁感嘆著。

「小梅姐!」夏曉雨看到熟悉的梅夢,便想要衝向前,但卻被身旁的他一把給拉住了。

「你的位子是那唷。」抓住她的那個人,露出淡淡微笑,很好看可是卻在那笑容背後感受到了令人恐懼的寒意。

原來面無表情的他,笑起來這麼可怕……。

夏曉雨乖乖坐到那個人所說的位子坐好,這時門再度開啟,是陳向明飄了進來。

他微微一笑,便坐到夏曉雨身旁的位子,原來小向一直沒出現是因為先到公司參觀了呀。

嗯,是她的錯覺嗎?感覺小向好像沒有之前那般透明。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先簡單做個自我介紹,讓你們認識一下。我的名字是卓泉彥,三聖中的第一聖,之後請多多指教。」那名戴著面具的少年微笑說道,接著便看向身旁的梅夢。

「梅夢,二聖,請多指教。」說完後,梅夢便將手中的棒棒糖塞入嘴裡,雖然是非常簡短的介紹,不過畢竟她之前便已經向兩人介紹過一次了,所以他們也沒覺得有任何不妥。

「林哲飛,我是第三聖,請多指教。」她看像這個剛剛一路帶她進來的人,他這次的表情並沒有像剛剛那般冰冷,但依舊讓人感到神秘,明明沒有像一聖一樣帶著面具,卻又感覺他的面容十分模糊不清,無法猜測出他真正的情緒。

「我們這所公司如你所見算是一個秘密組織,因此請盡量保密這裡的一切,接著就分配部門吧,陳向明你就先到技術培育部門學習吧,而…夏曉雨小姐,妳就先在雜物部幫忙可以嗎?放學之後有空過來就可以了。」

「好的。」夏曉雨和陳向明異口同聲回答。

「那向明就跟梅夢去技培部開始訓練吧,而夏曉雨就交給哲飛帶著參觀一下環境以及了解詳細的工作內容。那麼,解散吧。」

而臨走前,陳向明向夏曉雨點了點頭,表示晚點後見便離開會議室了。

「吶,吶,妳就是新來的人嗎?」剛關上的門扉,再次被打開,一個有著紅褐色頭髮、碧綠雙瞳,身穿白色襯衫打著鬆垮領帶的少年來到她面前,用一副像是看到什麼新奇事物般的眼神盯著夏曉雨看。

「嗯?你是?」夏曉雨有點緊張的低下視線,完全不敢看著對方。

「哦哦!失禮了,我是騎士部2A團長,徐朔彥,綽號冬瓜,請多指教!」對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

「我,我叫夏曉雨,你好。」夏曉雨懦謹的開口並緩緩抬頭,她感覺到自己的聲音正顫抖。

「不用緊張啦,你會很快就適應的!對吧,哲哥!」徐朔彥開朗的笑著,然後來到林哲飛身邊,不知為何她有種錯覺,徐朔彥好像一隻忠犬……。

「都沒看你對新人這麼興奮過,你今天是吃錯什麼藥了嗎?」林哲飛整理好桌上的資料後,便起身整理下儀容。

「哲哥才是今天吹了什麼風,竟然要親自帶新人呢。」徐朔彥撇嘴道,裝作有些不悅地看著林哲飛。

夏曉雨則是很狀況外,難道新人都不是給三聖帶的嗎?

「因為她是耀的表姐,好了,剩下的以後再聊,我先帶她熟悉工作內容跟環境,朔你也過來,以後她就交給你了。」林哲飛淡淡的笑了下後便走出辦公室,完全不理會徐朔彥的反應。

「咦咦!我嗎?」徐朔彥驚訝的看向林哲飛後,又轉回目光看向夏曉雨,而夏曉雨只感到不知所措,雖然她沒什麼能力,但她這是被嫌棄了嗎?

不過也是啦,畢竟這裡和她生活的世界完全不一樣,沒有能力的人大概就跟廢物一樣吧,就像那些巫師電影一樣,夏曉雨默默想著。

「恩,曉雨我們也走吧!沒跟上的話哲哥可能會生氣喔。」徐朔彥開朗笑著,便拉著夏曉雨立刻走去林哲飛身後。

「其實妳不用太緊張的,這裡人其實都很好。如果遇到困難的話,都可以來找我和哲哥,加油!」徐朔彥小聲的為她打氣,就好像看出她剛剛的想法似的,不過這的確給了夏曉雨很大的安慰。

「好的,謝謝你。」夏曉雨鬆了口氣,但才剛鬆口氣背後卻傳來一陣冰涼。

然而當她緩緩轉頭看後,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寒氣也消失了,難道是她的錯覺嗎?

「哲哥……?」徐朔彥微微皺起眉,表情有些嚴肅的看向林哲飛。

「先靜靜觀察就好。」林哲飛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但並不是他不在乎,只是目前情況只允許他們靜觀其變。

原來1A會議室樓上便是雜物部的辦公室阿,走廊十分寬敞,採光也異常的好,為什麼會說異常呢?因為就算採光在好,也不會一直如此明亮吧?不過這個問題以後再問問他們吧。

而樓梯上來的第一間辦公室是『資料部』,空間十分龐大,因為延伸到底才看到另一間辦公室,那就是雜物部,比起資料部…雜物部門的辦公室真的小了很多呢。

辦公室內現在空無一人,較內部的牆壁是五個比夏曉雨還高的置物櫃,而最靠近牆角的便是公司為她準備的置物櫃,櫃內非常乾淨,且掛著幾件服飾,一件應該是制服,白色襯衫搭配黑領帶再加上灰格紋百褶裙;一件是打掃服吧,比較偏行動方便的運動服類型,最後是一件跟梅姐很像的西裝外套,嗯…原來雜物部也要穿的那麼正式嗎?

「這件制服跟外套是平常處理資料運送及其他事務時要穿的,清潔裝不用多說就是打掃時穿的,但主要是盥洗室、廁所及廚房打掃才需要就是了,其他像是圖書館或會議室打掃其實穿制服就行了,畢竟還要換應該很麻煩。」徐朔彥親切的解釋。

「後面有點廢話。」林哲飛一針見血的打擊了徐朔彥,讓他感到有些尷尬。

徐朔彥一臉哀怨的看著林哲飛,但那個人完全無動於衷。

「這是妳的工作證及通訊錶,這兩個請務必隨身攜帶,工作證請勿被其他人發現,關於我們的事情再次提醒不可告訴任何人,關於每日工作都會以錶通知。」林哲飛從口袋中拿出了這兩樣物品交給夏曉雨,跟徐朔彥完全不一樣的俐落講解,他立刻便結束工作內容告知的部分。

突然,夏曉雨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是個路癡阿,這裡走道又都長得一模一樣,如果不跟著人走她很有可能會不斷的迷路……。

「那個…請問有公司內部的地圖嗎?不好意思,我是個,嗯……路癡。」夏曉雨一手微微舉起,有些緊張的發問。

但這問題都讓眼前的兩個人愣了一下,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提出這樣的要求呢……。

徐朔彥把持不住噴笑出來,便接過夏曉雨的手錶,快速的做了幾項設定。

「好了,設定好了,之後曉雨要去哪只要輸入地點,它就會自動引路給妳的,當然禁止進入的地方它會鎖住。」徐朔彥笑笑的說著。

「好了,走吧!來去隔壁串個門子。」徐朔彥再次拉住夏曉雨,立刻拉著她離開雜務部。

夏曉雨一臉疑惑,沒有要開始工作的意思嗎?

「那我先回辦公室了,你慢慢帶她參觀吧。」林哲飛對徐朔彥說道,但那個傢伙早已帶著夏曉雨衝了出去,只留下林哲飛只能無奈搖搖頭,便離開雜務部。

被帶到資料部的夏曉雨一進門就完全愣住,因為裡面雖然也有跟徐朔彥年紀相仿的人,但感覺比她小或跟她同年的人相較下來比較多,這是他的錯覺嗎?還是這裡專用童工?

「曉雨很好奇他們是嗎?雖然他們年紀小,但能力可不輸外面的大人喔,還有這裡也算他們的容身之處,畢竟外面的世界很排斥『我們』這些……擁有異能的孩子。」

徐朔彥雖然臉上還掛著笑容,但眼神中卻隱約藏著悲傷的情緒,這句話他說的越來越小聲,因此後半段其實夏曉雨並沒有聽得很清楚。

「咦?」夏曉雨只聽到能力不輸大人那就沒聽清楚了,難道自己的聽力真的變得這麼差嗎?是不是以後不該在走路回家時繼續戴著耳機呢?

「沒事,沒事。曉雨跟你介紹一下他,他是羅煜亘,是資料部的菁英唷,他目前應該只小妳一兩歲吧。」徐朔彥轉移話題,開始介紹起他在資料部裡的熟人。

被稱做羅煜亘的少年放下手中的工作,轉頭看向他們。

少年有著偏藍色的短髮,髮尾部分很特別的有著淡淡的綠色,奇異的髮色卻無法在他身上感到任何一絲違和感。

他擁有著一副與梅夢相似的綠色雙瞳,但卻有微微的不同,他的雙眸如同失了光芒的綠寶石,冰冷卻又吸引著人。

夏曉語看著有些失神,突然眼前一黑,這才拉回她的思緒,卻也同時讓她不知所措。

「看到都失神了呢,以後你送資料過來都是要拿給小羅,可別每次都這樣失神唷,哈哈哈。」徐朔彥將遮蔽夏曉雨雙眼的手挪開,一臉惡作劇成功般的笑著。

「才……才不會!」夏曉雨臉頰一瞬間刷紅,想說些什麼話反擊,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哈哈,好啦!接著我們去偵查部晃晃吧。」徐朔彥笑笑的自顧自走出資料部辦公室外。

真是我行我素的人吶…夏曉雨深深這麼覺得。

便跟隨徐朔彥的腳步來到了「偵查部」,才剛推開大門便聽到裡頭傳來的喧鬧聲,接著他們就看見一名少年似乎正和誰在爭論些什麼。

「為何不讓我接這項任務?」

「你這不是才剛回來嗎?」

「我還有體力!」那名少年氣憤的雙手拍桌,坐在位子上的偵查部團長感到無奈,明明是上司卻有種害怕少年的感覺,只能好聲好氣的規勸。

看到這幕的夏曉雨正思考著要不要迴避,只見徐朔彥神色自若的走到少年身邊。

少年身高只到徐朔彥的胸口,他有著一頭凌亂的桃紅色短髮,向左旁分的劉海上隨意夾著一枚髮夾。

徐朔彥很自然的將手肘撐放在少年頭上,完全無視身旁已氣到炸毛的少年。  

「曉雨阿,我身旁這個矮冬瓜呢,叫卓顏勳,他是泉哥的弟弟,也就是剛剛那位一聖。你平常就叫他小豆就好,如果有事來這,找他幫妳就好。」

「呃,好的。」

「冬瓜你這傢伙快把手給我拿開!」卓顏勳費力的推了好幾次放在自己頭上的手肘,然而卻沒有任何效果。

於是放棄掙扎的他轉頭看向一旁呆愣的夏曉雨,並一臉疑惑的問:「所以她是哪個部門的新人?騎士部?警戒部?還是情報部?」

「你說曉雨阿?她是雜物部的喔。」

「讓2A團長帶著雜物部參觀公司也太奢侈了吧?!」他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夏曉雨,「難不成是你和哲哥的遠親?」

「不是遠親啦,不過她是耀的表姐。」大概是察覺到夏曉雨有些失落的表情,徐朔彥立刻轉移話題,「話說小豆阿,你剛在和團長爭論什麼阿?」

而不提到還好,一提到這件事,卓顏勳又立刻炸毛,「哼!還不是他不讓我接那個A級任務!明明我就符合那個資格!」

「是什麼任務讓你那麼想接?」

「那報酬剛好是我一直都想要的東西。」卓顏勳撇過頭,一臉不爽的樣子。

對方的確是那種想要什麼就一定要得到的個性,徐朔彥無奈的看著眼前不悅的卓顏勳

「既然是那麼想要的東西,去求你哥不就得了?」

「要我求他?想都別想,我想要的東西,我要自己弄到手!」卓顏勳單手拍桌,完全透露出他與一聖卓泉彥的感情似乎十分惡劣。

「嘛,隨便你吧,但你想想團長不給你這任務,應該是泉哥他們下達的命令吧?難不成你想違背三聖的命令?你也知道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不是嘛?」徐朔彥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然而這話卻讓卓顏勳完全無法反駁。

在公司沒人能隨便違背,甚至抵抗三聖的命令。

「算了!我自己去找別的方法弄到那東西。」卓顏勳放棄繼續爭論,像是賭氣般的離開偵查部辦公室。

「好了,曉雨走吧,帶你去逛逛別的部門。」徐朔彥恢復平常的模樣,帶著夏曉雨離開偵查部辦公室。

接著,徐碩彥帶著夏曉雨將情報部,警示部以及設計部都介紹一遍,徐朔彥接著停下了腳步。

「曉雨,這層樓就是我所在的部門,騎士部,厲害吧!嘿嘿。」徐朔彥一臉得意的敞開手臂。

她愣愣地看著眼前宛如自己學校操場大小的空間,裡頭有著各式各樣的訓練器材,更裡面的辦公區中,大家都忙碌的整理著一堆又一堆的資料,也有些人正在做自主訓練,雖然她不太清楚那是怎樣的訓練就是了……

「曉雨想試試嗎?」徐朔彥笑瞇瞇地看向一旁看呆的夏曉雨。

而在聽到徐朔彥的詢問後,她不禁汗顏了下,雖然對方是十分親切的詢問自己,但她不知為何有種好像要被耍的感覺。

「不,不用了……」

「不用害怕啦!有我在啊,機會難得來玩玩看吧!」說完後,徐朔彥就直接拉著夏曉雨來到訓練區,並拿起一把銀製類似武士刀的武器想讓她試試。

「這,這要怎麼使用?」接過武器後,夏曉雨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手不停的顫抖著,雖然自己緊張也是顫抖的緣故,但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這把武器真的超級重的阿!

「輕輕揮舞它就行了,記得瞄準前面的靶唷。」徐朔彥輕鬆的站在一旁。

說要瞄準,但刀是要怎麼瞄準啊?夏曉雨一頭霧水,但也只好豁出去了,她奮力抓起這武器向前揮了一下,但完全沒反應,難道是她揮的力道太小?但光是剛剛那一揮,其實就耗了夏曉雨一半的力氣了啊。

「太小力了啦,而且揮完定點要指向前方的標靶喔!」徐朔彥再次提醒道,這讓夏曉雨感到無言,原來描準是這意思嗎?不過重點是這裡武器都這麼重嗎?

夏曉雨開始被徐朔彥帶著玩起各種武器,一些較閒的團員也一起來湊著熱鬧,聲音越來越大,完全傳到了深處的辦公室。

那是騎士部團長專屬辦公室,裡頭有三張辦公桌,一張沙發和茶几。

扣除徐朔彥的位子還有一個位子是空的,偌大的辦公室內只有一位身穿黑色西裝制服的金髮男子坐在沙發上悠閒的看著書,茶几上放著剛泡好的格雷伯爵紅茶。

他有著白皙的皮膚,灰藍色的雙眸,深邃的五官,樣貌完全不輸外界的模特兒。

此時,門外漸漸加大的吵鬧聲,讓男子不禁微微皺眉,是什麼事讓紀律嚴謹的騎士部吵成這樣?

他闔上書本,站起身優雅的走出團長辦公室,印入眼簾的是一群人擠在一塊,歡呼聲、加油聲樣樣來,是在看什麼比賽?

「什麼事這麼有趣?」男子微微嘆口氣,平淡的問出這句話,音量不大,卻讓整個環境瞬間安靜下來。

原本凌亂一團的團員們馬上在男子兩側各排成一排讓出一條道路,前方便是有些疲憊的少女夏曉雨以及依舊掛著笑容的徐朔彥。

「嗨,梓哥,今天休息?」

「嗯,原來是因為你啊,難怪會那麼熱鬧……」男子面無表情的說出有點諷刺的話語,但徐朔彥依舊無動於衷。

「曉雨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騎士部1A團長梓哥,鄒梓宸。」

「請多指教,妳好好加油吧,不要想太多。」說完短短一句話,鄒梓宸便轉身要團員們回工作崗位上,接著回到團長室。

「看來妳想什麼都被他看光了呢,好啦!別想太多,我們去技培部逛逛吧。」徐朔彥拍了拍夏曉雨的頭,接著帶著不知所措的她離開騎士部。

「不對,再來一次!向你的動作還是不對啊……」梅夢無奈的嘆口氣,這還是她第一次教到這麼不好教的人。

目前陳向明的能力還處於很弱的狀態,因此無法一直進行異能的訓練,導致她只能指導他的體能以及武術方面。

剛學武術會出錯是很正常的,但基本的預備動作他卻也可以一直做錯,這令梅夢感到深深的疲憊和些許的挫敗感……

而為了專注教導小向,她特意讓其他技培部成員採取自主訓練。

因為這裡成員們在能力控制上都還不是很穩定,因此技培部內部都設有強大的保護磁場,所以技培部的大門在有成員訓練時是不能隨便打開的,此時門外也顯示著訓練中,禁止進入的標語。

但在這時卻發生了件讓梅夢非常無言的狀況,竟然有人打開了技培部的大門……而那個人還是……

「徐──朔──彥!你第一天來啊!是誰允許你把門打開的?還不快給我關上!」梅夢表情冷到極致,聲音也染上一絲怒意,然而徐朔彥在聽到梅夢的怒吼後,並沒有立刻反應過來,反而是愣了下。

而在看到大門打開後,訓練的成員們也未立刻反應過來,某位成員練習的攻擊異能就這樣直直的朝著徐朔彥的方向飛去。

「小心!」

徐朔彥在看到攻擊後,當下立刻側身閃開,卻忘了自己身後還站著夏曉雨。

「糟糕!」再閃開攻擊後,他才意識到自己身後有站著人,但卻已經來不及擋招了。

夏曉雨就這樣直直的被那能力攻擊到,整個人往後飛,而在差點撞上牆面時,有個身影迅速的接住了她。

「梅姐。」徐朔彥不知所措的看著接住夏曉雨的梅夢,他沒想到一時沒反應竟讓夏曉雨受傷了。

「幸好,雖然能力力道大了點,但還不具多少殺傷力。徐朔彥,你早就不是新人了,更何況你還昰騎士2A的團長。你難道不知道這不能隨便開門的嘛,況且你連敲門都沒有。」梅夢一邊檢查著夏曉雨的傷勢一邊生氣的對著徐朔彥訓話。

「抱歉……」。

「我沒事啦……只是被嚇到而已。」而原本再梅夢懷中的夏曉雨緩緩站起,些許蒼白的臉上輕輕揚起一抹微笑。

「還是先去醫研部一趟吧。」梅夢皺了下眉頭,便直接帶著夏曉雨前往醫研部,而小向也擔心的跟在身後,只留下還在原地自責的徐朔彥。

「你還愣在這做什麼?」一名男子的聲音出現在徐朔彥身旁。

「哲哥……你怎麼在這?」

「接到消息就過來了,所以現在呢?在這裡自責?我不記得我把工作交給你,是給我這樣收場的。」林哲飛冷冷的對徐朔彥說道,就算是他弟弟也不會偏袒任何一分。

「我知道了!謝謝哥。」徐朔彥哀愁的臉上立刻展開笑顏,接著他便直奔向醫研部。

醫研部,這裡是一處結合了醫療也負責研發新武器新發明等專業部門。

團長白軒旻,擁有一頭銀白短髮,雙瞳顏色不同,左為灰藍色、右為紅褐色。

頭上掛著護目鏡,身穿白袍,身高及年齡感覺跟偵查部的卓顏勳差不多。

「小白,檢查結果如何?」梅夢認真望著白軒旻,正在等待他詳細說明夏曉雨檢查的結果。

「沒有大礙,只是一些皮肉傷而已並沒有傷到骨頭,梅姐可以放心。」白軒旻翻了翻資料,淡淡的說道。

「叩叩。」醫研部的大門傳來敲門聲。

「進來。」梅夢冷冷說道。

門開啟後,進來的人是徐朔彥,他緊張的手握拳。

「曉雨,抱歉!是我沒保護好妳,真的很抱歉!」徐朔彥深深鞠躬,這讓夏曉雨有些不知所措。

「沒關係啦,你看,我現在也沒事呀!」夏曉雨揮了揮手,想表現自己沒事的樣子。

「但我可就不能這樣算了喔,擅闖訓練中的技培部,我還不好好懲罰你?」梅夢露出邪笑,這令徐朔彥瞬間感到惡寒。

「梅……梅姐,請手下留情。」徐朔彥害怕的瞬間跪下,不斷的求饒。

而徐朔彥的懲罰便是再明天到來之前,做出一百道甜點交給梅夢,此外還要負責修復技培部走道上的一些損壞,跪下的徐朔彥在聽到後露出哀怨的表情,卻也不敢不接受對方下達的處罰。

看到這畫面讓夏曉雨笑了,小向也笑了出來,而除了再一旁蹲在角落畫著圈圈的徐朔彥,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笑容。

而輕靠在門邊的林哲飛在看到這幕時也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這時,鄒梓宸突然出現在他身旁,「我去看過現場了。應該是人為的。」

而林哲飛在聽到這話後,臉上的表情立刻冷冽下來,水藍色的瞳孔中微微散發著怒意,「繼續查,記得不要驚動到大魚。」

「好。」鄒梓宸點了點頭後,下個瞬間他便消失在原地了。

而林哲飛嘆了口氣,再看了眼醫研部後,便悄悄離開了現場。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