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1-1神棍與神只有一字之隔

第一章

        「九天,祢回來啦!」註生上前,親暱地拉住祂的手,「看看我給祢找的乖女兒,還不錯吧。」

        「我已回歸,莫再問我人間事。」

        「真無情啊,九天。」

        眾神皆知九天玄女性子冷,卻沒想到竟冷到此種地步。好歹也是親生的,還養了十六年,卻能說棄就棄。

        與九天玄女相處了有一段時間,哪吒膽子也大了,竟偷偷向其他神仙提議。

        「不如我們一起去偷看她,收她做乾女兒?」

        「好主意!」

        那可是難得的孩子啊!母親是九天玄女投生,父親是陰間冥官轉世,雖然靈魂並無特別之處只是普通人魂,卻依然是天地間罕有的存在。

        在無聊得沒事做的神仙之中,可是難得的好玩具啊。

        自從太虛易主,太易掌管太虛,規則序律已經鬆動,眾神性子放鬆,行為也變奔放了。

        一旦決定便馬上行動,真是難以比肩的高行動力啊。

        以註生為首,哪吒、二郎神、星君等諸多神仙紛紛闖入凡間,但是因為缺少女媧的土偶,眾神只能浮於空中……哪吒除外。

        「哈哈,我有土偶!」頂著俊俏少年容貌,穿著隨時下年輕人的打扮,哪吒得意洋洋站在地上。

        「……」眾神仙想揍祂,但是現在揍不到。

        眾神在天上偷看人間,對九天玄女的女兒身在何方可是一清二楚,祂們一起到墨小娹的學校外蹲守,堂堂神明幹這種跟蹤埋伏的行為一點也不害臊。

        好不容易等到放學,眾神看見墨小娹揹著書包,騎著腳踏車往郊外騎去,紛紛尾隨在她身後,十足的變態行為。

        「她要去哪?有誰之前看到過她去哪裡嗎?」

        「不知道。」

        哪吒發現有了肉身後跟蹤不方便,只好把土偶拆下,和眾神仙一起飄在半空。

        這是天地間的規則,沒有肉體的神仙絕對不能干涉人間。不過還是有漏洞的,就像這樣只待在空中,不碰到地板。

        墨小娹一路騎到靈鳩山下,看著山頂的方向良久,默默離去。

        「……對了,墨小娹的娘剛死不久,我們興沖沖去找她不太好。」

        「那之後再來吧。」

        回到天庭,等著祂們的是面無表情的九天玄女。

        最前方領頭的哪吒一陣顫抖。

        「誰讓祢們下凡玩的?」

        「……我們自己想去的。」

        「墨小娹只是凡人,祢們去找她,這行為過分了。」九天玄女語氣冷淡,卻並無怒氣。

        發現九天玄女並沒有因為祂們試圖去騷擾自家女兒而生氣,眾神祇便放心了,並決定等風頭過了再去找墨小娹。

        墨小娹此時還不知道,只是去媽媽死去的地方看看,後面竟跟了一大幫跟屁蟲。

        三個月後,墨小娹已經從母親逝世的傷痛中走出了。她升上了高中,開始新的生活。就像眾多紀家子弟一樣,就讀紀家開設的學校——長明高中。

        「小娹,在學校要開心喔,有人欺負你就跟我說,我一定會處理。」

        「別別別,爸你千萬不要露面,我不想要太高調。」

        墨小娹的父親墨左離揉了揉她的頭髮,「好,我會偷偷處理。」

        「……」墨小娹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紀家是國內知名的道術世家,法術符咒都走在前端,而墨左離正是現任家主。雖然家主不姓紀,不過墨左離還是保留了紀家的稱呼。

        雖是家主的獨生女,但是墨小娹沒有任何特權。紀家對於實力比血統更為看重,想要有特權,就得拿出實力。

        從小熱血的墨小娹不想給家主丟臉,很認真學習每一樣作業。只是她天賦有限,不能像傳說中的天才,或是她爸爸一樣馬上學會。

        雖然墨小娹天分沒高到人神共憤,但和普通人相比也是極高了,一番努力之下也算是同輩中的佼佼者,這才讓人不在輕視她。

        說到天才,常常有人說,若不是曾舞雩死了,家主的位置哪能輪到墨左離?

        因為好奇,墨小璇就去問了她爸爸,她爸爸只說了一點點,像是兩人都是前任家主收養的,還有她因為意外去世。

        墨小娹從墨左離的眼中看到深深的眷戀。

        「爸,她該不會是你的初戀吧?」

        墨左離聽到墨小娹說的話,只略點頭,「放心,我最愛妳媽媽。」

        「那是!我媽最漂亮最好,誰都比不過。」

        墨左離苦笑,那時墨小娹以為她爸是無奈,很久之後才知道有更深的原因。

        長明高中有設置僅供知情人修習的法術符咒課程,且都開在晚上,因此大多數人都會選擇住宿,墨小娹也不例外。

        想到要上高中,墨小娹很興奮,只可惜她的媽媽看不到她的新制服了。

        在學校的生活很愉快,墨小娹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夜晚的課程雖然是進階版,有點難度,但是對從小就接受訓練的墨小娹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雖然天分不是高得誇張,她還是算有天分的,墨左離便常常教她額外的東西,像是只寫一個字就能起作用的一字符。她的媽媽連寒衣雖然不會任何法術,也常在一旁看她練習。

        預先學習在高中得到極好的效果,同學們都用欽佩的眼神看著她呢。

        近期讓她覺得沮喪的事只有一個,就是上星期在郊外遇到危險時,她一身本事都用不到。突然出現的大量陰氣讓她整個人都傻了,而那位神秘的修道者竟然是如此強大,一張符瞬間平息如此龐大的陰氣,自己貼上五張符紙卻都不見作用。

        自己果然太弱了啊。

        星期五放學,墨小娹準備回家。星期五晚上是沒有課程的。

        和好友郭雨宸在校門道別,墨小娹從反方向離去,她打算到街上走走。

        走著走著,一個相貌清秀俊美的少年叫住她。

        「嗨。」

        「……我不認識你吧,你是做強迫推銷的嗎?幫社團募集經費?都知道要用美男計了啊,我告訴你我不是隨便的人,是不會因為一點美色就被誘惑去的!。」

        「……妳想多了……我不是強迫推銷的人。」

        「那有事嗎?」

        「是這樣的,我是一名修道者,神明託夢讓我給妳一樣東西。」白衣少年用溫和的微笑對著墨小娹。

        哪吒自以為自己的想法很好,找一個令人接受的藉口,這樣就能輕鬆把東西給小娹啦。

        「……」墨小娹用一種看怪人的眼神看著白衣少年,也就是哪吒。

        哪吒的笑容越來越僵硬,心想怎麼還不快點接去。

「說真的,你的台詞很像宗教詐騙的,其實你是神棍吧?等我拿到東西之後要天天奉養,花錢為她開光,時時勤拂拭不使染塵埃之類的。」

「……」哪吒哭笑不得,有人知道神仙被當成神棍是什麼感受嗎?

        這時,一名褐髮少年經過,看著路邊僵持的兩人睜大了眼睛,眼角餘光瞄到白衣少年的後方,更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誰能告訴他為什麼會有一大堆神明在當背後靈啊!

        哪吒發現有人在看他,而順著目光看去,驚喜叫道:「陰陽,你來幫我說說!」

        少年揉著太陽穴,無奈地走上前。墨小娹轉身便要離開。

        聽完哪吒的解說後陰陽強行從哪吒脖子上取過土偶,快步追上墨小娹,硬塞到她的手中。

        「他說的是真的,妳母親連寒衣到天上做神仙了,交代那傢伙把土偶給妳,只要向祂誠心祈禱就能召喚神仙。」

        「咦?」墨小娹轉身,沒看到剛才的帥哥推銷員。

        「他事情辦不成,我叫他先離開了。」事實上只是因為失去土偶,哪吒無法化形而已,因為身上的那個已經由陰陽硬塞給墨小娹了。

        這是祂們的想法:只要墨小娹喊誰,祂們就用土偶現身。

        土偶就這樣變成神仙召喚器了。

        墨小娹瞠大眼睛,一臉難以置信。自己的母親成仙了?

        「反正用用看就知道了,對了,用的時候土偶不要掛在身上……還有妳是沒辦法召喚妳母親的。」

        墨小娹握緊土偶的手放下,一臉失望。

        「畢竟妳母親未具仙名,凡間名字又不可用。」少年面不改色胡扯,讓哪吒等神仙都佩服,拍手稱讚直說好厲害。

        「就這樣,我先走了。」本來就在閒晃卻突然被拉來的少年手插著口袋準備離開,沒料到會被再次拉住。

        「你也是修道者嗎?我是墨小娹,請問你是?」

        剛拉住人墨小娹就覺得自己衝動了,但是沒辦法,她很好奇這個少年,好奇他怎麼知道自己的母親。

        少年突然邪邪地一笑。

        「……幹陰陽。」

        「……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你是在罵我還是汙辱我媽?」墨小娹一本正經地問。

        「幹陰陽,樹幹的幹,陰陽兩隔的陰陽,我叫幹陰陽。」

        「……你是開玩笑嗎?」

        本來只是想要整人的少年在看到墨小娹面上的憐憫之後開始後悔剛剛自己的決定。

        早知道就不要用這個名字了,就算用真名不方便,再編一個也比這前世的名字好啊!

        「……不是開玩笑。」

        「你的名字真的很……」

        「很悲劇?」陰陽苦笑,將話接完。

        「對。」

        「……就叫我陰陽吧,沒事的話我走了。」

        陰陽轉身就跑,墨小娹立刻追了上去。

        「有事嗎?」陰陽問。

        「呃,就是你看起來很厲害,要不要加入我們門派?」

        「嗯?怎麼看得出來?」陰陽明明就將一身的力量隱藏得很好。

        「……就是,憑感覺啦。」除了眼前這位少年長得很帥,另外就是一種他一定知道什麼的直覺促使墨小娹攔住陰陽。只是攔住之後卻想不到什麼好藉口,才瞎邀請人去。

        「啊,不好意思,你一定有師父了,不過我們還是可以交流交流的!」

        「……我師父死了。」

        「啊,節哀順變。」

        「死了好幾年,早就習慣了。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真的不來切磋一下嗎?」

        本來打定要離開的陰陽聽到墨小娹的要求,對此十分感興趣。

        「好啊,去哪?」正好可以知道自己與普通人的差距,藉此調整該表現的實力。

        不是他自大,是他與凡人不一樣。

        「去我家的武場?」

        墨小娹家的武場不就是紀家的?想到自己要進去紀家主宅,陰陽二話不說拒絕。

        「不去。」

        「那就只好找個偏僻的山地了。」

        兩人並著走,陰陽問:「多遠?」

        「搭公車的話二十分鐘就到了,只不過……公車兩個小時一班。」

        「……太久了。」

        「所以我就說去我家啦,我剛好要回老家。」

        「不去!我才不想被罵。」

        「喔?你跟我家的誰有仇啊?」

        自覺說溜嘴的陰陽打死都不多說一句話了。

        這時,陰陽感覺到一股寒氣。

        他轉頭,看到一個嬰兒形狀的幽靈朝他飛來,是傳訊息的嬰靈,這時就像活著的嬰兒一樣哭哭啼啼撲到陰陽的懷裡。

        「嗚嗚舅舅有人要抓我!」

        嬰兒在哭,陰陽只好把手在他頭上拍了拍,安慰幾句。

        「別怕,舅舅在這啊。」

        「陰陽,你跟誰說話啊?」

        陰陽這才想到身邊還有一人,「跟它啊,妳看不到?」

        墨小娹搖頭,「我只能感受到一些陰氣,大部分的人都跟我一樣,只有極少部分的人天生有陰陽眼。」

        「那你們怎麼除妖?」

        「用牛眼淚。」

        「嘖嘖,真是老土的方法啊。」

        「不過確實很有效。所以,你懷裡的是孩子?」

        「舅舅那是舅媽嗎?不行你是媽媽一個人的!」嬰靈發現墨小娹,開始認真的說教,「媽媽不是說了,不能隨便認識別的女孩子,認識了人家又不能跟你處一輩子。」

        「我知道啦!你媽叫你來幹嘛?」陰陽很頭疼,他的妹妹因為無聊弄出了這種通風報信的嬰靈,一天到晚跑出來鬧。

        「我只是出來監視……玩玩而已,就有人要把我除掉我好害怕!」

        「誰啊?」

        「嗚他們來了!」嬰靈立刻鑽到陰陽的衣服下面,陰陽無奈,只好先幫忙藏著。

        有三個男人走過來,四處張望。

        「陰氣斷了,有看到嗎?」刺蝟頭說

        「沒有。」眼鏡男說。

        「可惡,被逃了!」娃娃臉說。

        「……」陰陽默默拉著墨小娹離開。

        「等等!」娃娃臉拉住陰陽的肩膀用力將人扳回來。

        陰陽在心裡暗罵今天真不是個好日子,不知被人叫住多少次了。

        「他還行吧?」娃娃臉問眼鏡男。

        「還不錯,招攬吧。」眼鏡男推了推鼻樑上的無框眼鏡。

        「請問,你們有把我放在眼裡嗎?」陰陽語氣不佳地說。

        「喔,不好意思,我是寒鴉,他是冰泉,就是戴眼鏡的,還有看起來像不良少年的是廣袖。請問你是?」

        「幹陰陽。」

        寒鴉,也就是娃娃臉臉色一變。

        看到寒鴉的表情,陰陽就知道他要解釋了。

        「姓幹,名陰陽,幹陰陽。」

        墨小娹讚嘆,「這名字可以光明正大罵人耶,還是有一點好處嘛。」

        寒鴉原本想回罵的台詞卡在喉頭,他遲疑地問,「樹幹的幹,陰陽兩隔的陰陽?」

        「你們真的不認識?」墨小娹看看陰陽,又看看寒鴉,「字完全說對了耶!」

        「你們想幹嘛?」陰陽說。

        「我們是暗夜的成員,負責降妖除魔,維持世界的和平。我們在找你這樣有天分的人加入。」

        「……這麼中二的名稱跟介紹詞,換一個吧。」陰陽說。

        「我也覺得很蠢,原本以為你們這個年紀喜歡這種。那我重新介紹一次,我們組織是暗夜,成員有各門派或是無門派的人,每天輪流巡視街道,清除妖怪,宗旨是無償服務。」

        「哇,志工服務隊啊。」陰陽語氣平平。

        「對,因為我們看不慣大門派收錢辦事的作風,所以決定自己來做。」

        「那你們組織怎麼維持?不可能不需要錢吧?」

        「這點你放心,全部支出由我們的首領包辦。」

        「那你們呢,為什麼要加入?」

        「因為正義。」

        陰陽有些不耐煩,「我不是說那些虛的,總有實際好處的吧?」

        「……是薪水,除妖有薪水。」

        墨小娹忍不住插嘴,「這樣怎麼還能說自己是無償服務?」

        寒鴉這才注意到墨小娹,「妳也不錯,只是比起陰陽還差了點。」

        「回答我的問題!」

        「我們的方式跟其他門派不同,別的門派是弟子辦事,門派收錢後分紅,或著是弟子免費幫門派打工,我們則是完全不跟委託人收錢,薪水由首領付給我們。」  

        陰陽笑說,「那真是大善人呢。」

        「對,我們首領是很偉大的人,你們的意願是?」

        「有趣,我加入了!」

        墨小娹傻眼,「有你這麼乾脆的嗎?」

        陰陽壞笑,搭上墨小娹的肩,「不過她也要一起。」

        寒鴉看著墨小娹,露出有點嫌棄的表情。

        「你這什麼嫌棄的表情啊!」墨小娹生氣了,指著陰陽說:「你們憑什麼說我比他差!」

        寒鴉看向冰泉,冰泉解釋道:「這副眼鏡是特殊的琉璃製成,能夠看到人額間的靈力,越亮,表示對陰氣的感應越強,照亮的程度,我想陰陽應該是有陰陽眼的人,而妳的靈感力只比普通人稍好。」

        「……可惡!我不弱!不就是見鬼嗎,用牛眼淚不就好了?」

        廣袖嗤之以鼻,「依賴這種東西,修道界才會越來越弱。」

        「那你就能看到鬼不需要牛眼淚?」

        「當然可以。」

        聞言,陰陽心跳漏了一拍,幸好他的力量夠特殊,能夠完美地將嬰靈藏起來,不然少了一隻嬰靈,回家一定會被罵。

        「來我們組織,我們自有辦法能夠讓每個人開眼,兩個人都加入也可以。」冰泉說。

        「我也加入了!」墨小娹說。

        「那麼,就跟我們來吧。」寒鴉說。

        「我們的切磋呢?」陰陽向墨小娹問道。

        冰泉聽到後主動提議,「我們那裡有訓練場,可以借你們一用。」

        「那真是太好了。」陰陽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