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1-2人肉生吃,人肉炒熟

        兩人一鬼跟著寒鴉三人來到某巷子,坐上一台廂型車。

        「路有點遠,我們直接開車回去。」冰泉坐在駕駛座,向後面的陰陽、墨小娹兩人解釋。

        「……請問那裡交通方便嗎?我們要怎麼回家?」

        「組織有配車,你們可以借來開……我忘了你們不能開車,應該還沒高中畢業吧?」

        墨小娹點頭,陰陽遲疑一下後也點頭。

        「舅舅裝嫩。」

        陰陽偷偷聚力捏了嬰靈的屁股一下,嬰靈不敢叫出聲,安靜下來。

        「我開車載他們回去就好。」不太說話的廣袖主動提出要幫忙。

        「那太好了,交給你了。」寒鴉在副駕駛座轉頭看著陰陽隔壁的廣袖,笑得很燦爛,「就說你是好人了還不承認。」

        廣袖扭頭又不說話了。

        約三十分鐘,車子開到舊市中心一棟十層樓大樓的地下室。

        「舊大樓買起來不貴,整個都是組織的地方。」寒鴉解釋道。

        「直接去五樓吧。」冰泉說。

        到了五樓,因為牆壁被打通了所以空間很大,其中一面牆放著各種兵器。

        「讓我們看看你們的實力,隊長認可了才能加入。」冰泉說。

        「原來我們只是候補啊,隊長又是誰?」陰陽說。

        「等會就來,你們先挑擅長的吧。」寒鴉笑著說:「符的話櫃子裡有現成的也有空白符紙,自己選喜歡的。」

        墨小娹選了空白符紙,寫上自己擅長使用的符文。陰陽則是走到武器櫃,挑了一把桃木劍。

        「我好了。」墨小娹說。

        「我也好了。」陰陽甩了兩下手中的桃木劍,覺得挺順手。

        冰泉挑眉,「只用劍嗎?你不會法術?」

        陰陽搖頭,笑道:「我就擅長這個,沒人規定驅鬼一定要用符吧。」

        「沒錯,所謂桃符,桃木正是符的本源,桃木劍自然可單用。」

        陰陽不置可否。

        「隊長。」寒鴉三人對說話的女人微微一禮。女人約四十歲,風韻猶存。

        「免禮。兩位好,我是他們的隊長,常凰,兩位不如這就開始?」

        陰陽說:「妳先。」

        墨小娹也不客氣,兩張符紙射出。

        符紙只對陰邪之物有用,所以在兩人練習時不必擔心對身體有什麼傷害。

        抬手,陰陽不費吹灰之力就用劍將兩張符紙拂掉了。

        「什麼?」

        符紙漫天飛舞,密密麻麻,陰陽卻沒讓符紙貼近身邊,輕而易舉脫離符陣。

        「該我了。」

        陰陽驟然出現在墨小娹身邊,劍頂著她的脖子。

        「將軍。」

        寒鴉、冰泉兩人目瞪口呆,廣袖皺眉,常凰還能維持冷靜,她拍拍手,說:「真厲害,兩人都很厲害。妳……」常凰看向墨小娹。

        「墨小娹。」

        「小娹,妳的符使得非常好,用了大量的符製造符陣也不顯凌亂,十分優秀。至於這位……」

        「叫我陰陽就好。」陰陽說。

        「陰陽,你的劍術和體術方面真是……超乎想像,你能否施展符的技術做為參考呢?」

        「……小娹,借我符。」

        墨小娹將符紙遞給陰陽,陰陽拿出符紙朝著離他最近的柱子扔過去,只見符以肉眼清晰可見的速度飛去,然後輕輕柔柔地貼在柱子上,維持兩秒後黯然飄落。

        「……你的劍跟符真是兩種極端啊。」墨小娹說。

        常凰嘆口氣,「寒鴉,你們這回看走眼了,小娹比陰陽優秀多了啊。」

        寒鴉急忙說:「不是的,陰陽他是珍貴的陰陽眼!」

        嗤了一聲,常凰無之前的客氣,「陰陽眼有什麼特別,開了眼,人人都是陰陽眼。劍術好又有何用,像傻子衝到前頭?用符才是安全又保險的方法。」

        陰陽本就不是非加入不可,他也懶得有禮貌,直接說了:「阿不就好棒棒,那我走了啊,挖我來的是你們,嫌棄我的也是你們,我才不稀罕你們組織,小娹,我們走!」

        小娹也不喜歡常凰的態度,跟著陰陽就要離開。

        「等等,你這是什麼態度!給我站住!」

        陰陽轉身,一臉痞子樣。

        「幹、陰、陽,忘記對妳說了,這才是我的全名!」

        「你!」常凰氣到說不出話來。

        寒鴉看看常凰,又看看陰陽和墨小娹,最後選擇追上去。

        「十分對不起,我們隊長她就是有些死腦筋,不如我推薦你們去別組?」

        陰陽本來是懶得和他們玩家家酒似的英雄遊戲了,但看到寒鴉,也不好翻臉,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

        「好,麻煩你了。」

        寒鴉拿便條紙寫了一串電話,交給陰陽,「這是他的電話,你們說原因他會讓你們加入的。」

        「謝啦。」陰陽說。

        「不會,對了,我去幫你們借車。」

        寒鴉正要去拿車鑰匙,廣袖已經拿著車鑰匙走來了,「不用了,我開我的車載就好。」

        「麻煩你了。」墨小娹說。

        「不會,小事而已。」

        到停車場,墨小娹和陰陽坐到車子的後座。廣袖的車只是很普通的四人座汽車。

        「送去哪裡?」

        「喔,我住得有點遠,在靈鳩山。」

「妳是紀家的人?外姓?」廣袖邊開車邊問。

        「對。」雖然老爸是家主,不過也算外姓吧。

「大門派對血統姓氏很要求,另找出路也好。」廣袖說。

「也要靠緣分啊,就像今天。」墨小娹笑道。

「陰陽你呢,住哪?」

「把我送到長安路上就好了,我可以自己回家,巷子小,車子開不進去。」

「好。」

到長安路,廣袖靠邊停車,陰陽下車正要關門,墨小娹突然想到還沒留聯絡方式。

「等等!留個電話再走!」

「喔,我都忘了。」陰陽報了一串號碼,「先走了,掰。」

「掰掰!」

廣袖不說話,墨小娹不知道要說什麼,車內氣氛頓時很尷尬。

良久,廣袖開啟了話題。

「妳不要介意常凰的不禮貌。」

「要介意也不是我啊,她瞧不起的人是陰陽不是我。」

話題結束。

「……廣袖,你有陰陽眼嗎?」這次換墨小娹開始話題。

「沒有。」

「所以你也是靠牛眼淚?」

「一開始是。」

「後來不是嗎?」

「我也不了解,只知道是五彩琉璃,就是與冰泉的眼鏡同一材質的琉璃,把它放在戶外照月光,在早上趁蒸發之前蒐集琉璃上的露珠,那露水可以代替牛眼淚,使眼睛與陰陽眼無異,而且效果是永久的。」

「還真方便,不過那是什麼神奇琉璃啊。」

「不清楚。」

在靈鳩山的山腳廣袖就讓墨小娹下車了。

「路上小心。」

「嗯嗯,你真是好人。」

「……」又被發好人卡的廣袖驅車離去。

獨自爬樓梯上山,爬到頂的時候墨小娹上氣不接下氣,畢竟是一口氣爬完一座山,還是陡峭的樓梯。

平時她是不住這裡的,不過每個月至少要回來一次,不然會被取消弟子資格。回來要做的事,就是勞動,畫好五百張符交差就好。

為了避免有人找人代畫,還嚴格要求一定要現場畫出五百張才算數。

她一向喜歡用的一字符,只要寫不同字就能有千變萬化的效果,但是這符是不合常規的,只能私下用,墨小娹還是要慢慢畫複雜的符文交差。

畫完五百張,夜也深了,墨小娹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沒吃晚餐。

「去看看廚房有沒有好吃的好了。」

墨小娹跑去廚房,發現做飯的阿姨不在,她也不敢擅自去翻冰箱櫃子,只好餓著肚子回房間。

紀家子弟人數眾多,資質好的學生能夠擁有套房,資質差的就是雅房,最差的則是大通鋪。就算墨小娹是家主的女兒也沒有優待,她可是一番苦練才得到現在的個人房間。

雖然她後來很少住在紀家,但是房間還是有留著。不過房間也不是永久住的,等到滿二十歲,房間便會被收回,必須付錢才能繼續租房間,但是有能力賺錢的人也不稀罕紀家的小房間了,紛紛去租外面更高級生活更便利的房子。

躺在床上,她開始回憶今天發生的事。

「幹,陰陽,這個名字真是太太太好笑啦!」想著想著,她自己笑了起來,「雖然總是不耐煩的樣子,其實人也不壞嘛。還有那個翻臉翻得比書快的阿姨,才不要理她,不如去找寒鴉說的那個人……靠,我沒那個人電話!」

轉念一想,反正已經有陰陽的電話,事後再跟陰陽去找人就好了,沒什麼好緊張的嘛。

本來想要洗完澡睡覺,這樣就不會覺得肚子餓的墨小娹,在洗完澡之後卻發現自己更餓了。

「叩、叩、叩。」響起敲門聲,墨小娹起身開門,門外的人是墨左離。

「吃飯了沒?」墨左離問。

「還沒。」

「一起吃宵夜吧。」墨左離笑著拿出一個三層便當盒。

「喔喔喔喔喔!」墨小娹精神都來了。

陰陽穿過巷子,走了幾步後開始奔跑,攀爬至屋頂上後衝刺,回到家的頂樓。經過劇烈的運動,他一點都不會累。

「果然不是正常的身體啊。」

由四樓一躍而下,到一樓後他用鑰匙開了門走進去。

客廳內,一個貌美,散發成熟魅力的女人坐在客廳。

陰陽懷中的嬰靈一見到她,就全速衝至她的懷中。

「媽媽!」

女人隨手把嬰靈一丟,「我不是說了我不是你媽,是主人。還有長生啊,又用那年輕長相是不服老?」

「我喜歡,不行啊。」

「待會爸媽要回來,弄回原本的樣子。」

「好啦。」陰陽抓抓頭,相貌慢慢產生變化,肌肉隆起,體型從單薄變得結實,翩翩少年轉眼間就成了一青年。

「百生,管好妳的嬰靈。」

「是是是,我的好哥哥。」

王百生的語氣敷衍,陰陽懶得理會,他從冰箱找了一瓶冰水灌了幾口,便回房間洗澡了。

「來,一號,跟我說說今天長生幹什麼了?」

「他今天跟一個女生走很近。」

「那女生是誰啊?」

「墨小娹。」

王百生露出玩味的笑,「長生啊,你一定會被左離毆打的。」

想像那個畫面,王百生憋不住笑,本來是輕笑,最後變成大笑。

「造孽喔,老牛吃嫩草。」

十分鐘後,陰陽洗完澡下來,剛好父母從大門走進來。

「爸,媽。」

「長生啊你下來得正好,我帶了特產回來,一起吃。」陰陽爸說。

「……該不會又是你們實驗室研究出來的人造肉吧。」由於多年來的經驗,已經從疑問句進化為肯定句了。

「你真聰明,猜對了!」陰陽媽說:「那你接著猜是模擬什麼動物做出來的!」

陰陽想了想,「牛?」

「不對。」一旁的王百生呵呵笑,想像陰陽知道真相時會有什麼表情。

「豬?」

「不對。」陰陽媽得意地說:「這可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喔!」

「雞?」

「不是。」這次換陰陽爸說話,「可以給你吃一口試試。」

陰陽爸從保冰袋拿出被凍得冰冰涼涼,色澤粉嫩,看起來十分可口的肉。

「那我先拿去煮。」陰陽正要把肉拿起來,卻被陰陽爸抓住手腕。

「不行煮,這是實驗品。」

「是實驗品就別拿回來要我吃啊!」

陰陽媽說:「煮了就不好吃啦。」

「……」陰陽拿起一塊最小的生肉,放入嘴中細細品味,同時觀察肉的外觀。

「看不出來也吃不出來,只能確定是哺乳類。」

「噹噹噹!公布正解!」王百生大聲宣布,「答案是眾多殺人魔最喜歡的……人肉!」

「呸!」陰陽將口中尚未吞下去的肉吐出來,「竟然叫我吃人肉!」

「這不是人肉,這是人造人肉。」陰陽爸鄭重聲明。

「還有媽,你看過哪個殺人魔生吃人肉還覺得好吃的啦!至少要煮啊!」

王百生說:「你在意的是肉沒熟嗎?」「」

「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這天底下生吃人肉的人到處都是呢。」陰陽媽趁機機會教育,「不能有人肉一定要煮熟吃的刻板印象喔,不能因為有殺人犯把肉煎了吃就認為大家都會煮人肉啊。」

「……」陰陽覺得他家母親的重點很奇怪。

「不想生吃的話我先把肉炒了,要沙茶還是蔥爆?」陰陽媽問。

「蔥爆!」王百生舉手搶答。

陰陽默,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討論要怎麼料理人肉……喔,是人造人肉。

真是喪心病狂。

「不過你們怎麼會開始做人肉啊?」王百生看向自己的父親,問道。

「贊助人要求的,說希望能做出與真人相差無幾的人肉,並以此為材料研發人體器官或著部位的移植材料。」陰陽爸說:「資金無上限。」

「真是個大聖人啊。」陰陽說完喃喃自語:「一天之內聽說了兩個呢。」

「另一個是誰啊?」王百生問。

「不知道是誰,他花錢請人去當志工。」

「不是白癡就是錢多到沒處花。」王百生說。

「或是別有目的。」陰陽笑了笑,悄聲在王百生耳邊說:「把嬰靈借給我。」

「要幾個?」

「一個。」

「用什麼換?」王百生斜眼看他。

「……賒帳?」

「小本生意,恕不賒欠。」

「……妳那分明是無本生意!」

「加工不用成本啊!」

「妳那也不費工啊!」

兩人爭吵的聲音不知不覺越來越大,吵得陰陽媽跟陰陽爸都注意到了。

「兄妹倆怎麼突然吵架啦!」陰陽媽的聲音從廚房傳來,被排油煙機的噪音掩蓋得七七八八。

「我跟百生借東西,她要跟我收租金!」陰陽趁機告狀。

「百生,斤斤計較作什麼?」陰陽爸說:「長生,你也太老實了,欠了一次,下次反讓百生欠你一筆不就好了?」

「……」陰陽無言。

「老爸為什麼要差別待遇!」

「因材施教。」

「……」王百生無法反駁。

「吃宵夜了!」陰陽媽端著一盤蔥爆……人肉出來,率先嘗了一口,評論道:「原來人肉吃起來是這樣的啊,說實在的沒有很好吃。」

「媽,我還想問妳,沒吃過人肉又怎麼能確定它像人肉?」陰陽看著令人食指大動的蔥爆人肉,陷入吃與不吃的。

「科技的力量。」陰陽媽說。

「……妳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陰陽說。

一家四口將蔥爆人肉吃完,便早早就寢了。夜深人靜,王百生帶上嬰靈,跳出窗外。

「一號,你說最近有特別『熱心』的人是吧?」

嬰靈一號不停點頭,「對,今天我還差點被滅掉,還好有舅舅。」

「帶我去你舅舅去的地方。」

「是的!」

王百生將右手插入心口,拔出一顆拳頭大的五彩琉璃,頓時身軀化為飛塵,靈魂狀態的王百生將五彩琉璃收入懷中,任由嬰靈指路,自己則跟在其身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