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光輝(1)

      */

      日魅關威靈城的聖痕廣場前,日光穿透魘塵大陸厚重的陰雲照耀而下,聖像面朝南方威風凜凜,大地的邪氤被聖光驅散,廣場莊嚴而肅穆。

      罪惡的安茲羅瑟人,瞪大眼睛看著!還有那些與之狼狽為奸、暗中支援的罪人,你們也要看!天界人就要來了,帶著正義之鎚,為了粉碎邪惡的目的前來,所有人都看得到惡障在聖光中現形。

      旭日教堂頂端的大鐘聲響起,傳遍威靈城的每一個角落。

      它提醒眾人,戰爭開始,戰爭開始了。

      軍靴踏步,整齊劃一的邁向廣場。

      白翼疾振,整齊劃一的飛向廣場。

      大鐘聲第二次響起,傳遍威靈城的每一個角落。

      它提醒眾人,安茲羅瑟人來了,他們就要過來。

      軍靴踏步,整齊劃一的邁向廣場。

      白翼疾振,整齊劃一的飛向廣場。

      天際聖光自雲端射落,不偏不倚地照亮聖座。

      大鐘聲第三次響起,傳遍威靈城的每一個角落。

      它提醒眾人,天界準備反擊,準備吹著號角,向黑暗的魘塵大陸攻去。

      軍靴踏步,整齊劃一的邁向廣場。

      白翼疾振,整齊劃一的飛向廣場。

      旗幟飄揚,整齊劃一的立於廣場。

      迅風星舟滑過半空,艦隊盡掩日光。

      威靈城主光輝之王迦太基爾烏斯轉身,面向萬千天界官兵。

      天界必勝!光輝之王說,底下群眾以高亢激昂的聲音回應。

      天罰將至,天界必勝!光輝之王說,底下群眾以高亢激昂的聲音回應。

      擊敗罪惡的首領哈魯路托、瓦解罪惡的巢穴昭雲閣,天罰將至,天界必勝!光輝之王說,底下群眾以高亢激昂的聲音回應。

      為了天上諸神,為了宙源的和平,為了蒼冥七界的安寧,天罰將至,天界必勝!光輝之王說,底下群眾以高亢激昂的聲音回應。

      很好,你們都懂了。

      去吧!艾波基爾復仇的怒燄已經燃起,英勇的戰士們都要為了光神而揮劍;怒燄燒盡魘塵大陸,揮劍殺盡安茲羅瑟人。

      士兵高呼,旗幟飄揚,銀色的盔甲熠熠生輝。

      迦太基爾烏斯坐下,在他眼前騰空飛起的天界士兵們宛如逆流的瀑布飛向迅風星舟。

      就是現在,天界人啊!該動身囉,讓那些人嘗嘗敗北的滋味!

      迅風星舟開啟雲界傳送裝置,一架又一架在雲層中接連消失。

      日光再度照耀,廣場恢復平靜,獨留坐於聖座並面朝廣場的迦太基爾烏斯。

      */

      迦太基爾烏斯依然坐在聖痕廣場上的聖座,眼前已不再是千萬軍士,而是只有他唯一的女兒──愛特萊兒。

      「汝必得離開天界了。」

      愛特萊兒跪伏於地。「但是女兒依然忠於天界,不曾有一絲一毫的背叛之意。」

      迦太基爾烏斯搖頭。「不要怨恨天界的決定,縱使留下,汝也無法再踏入聖域,徒增痛苦。」

      安茲羅瑟人擄走她後,割去她的一對潔白雙翼、讀取腦中資訊、再以咒術控制,最後被亞蘭納人玷辱肉身,以上種種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故對要求完美的天界人來說實在無法接受。即使她現在已安然回到天界,但是同族之人對待她的態度早已和先前完全不同。

      冷淡、迴避、孤立。就算是自己人,天界也不一定會為其提供無償的庇護。基於他們的信仰以及對邪惡深惡痛絕的性格……哪怕身上只要沾染到一丁點邪惡氣息,若是天界人就得花時間淨身;以外的種族一律直接淨化。會造成這種結果並非出自於天界維持正義的宗旨,而是一種已經受大環境影響的畸形特殊潔癖以及扭曲的價值觀。

      迦太基爾烏斯是七軍團光輝的領袖,個性保守頑固,對天界的規定以及教條死板遵守,為人說一是一,不會變卦。基於天界人既有的刻板印象以及對於安茲羅瑟侵入的嚴格管制,再加上當前時局非常不穩,迦太基爾烏斯毅然決定將他那個被邪惡玷污的女兒捨棄。

      愛特萊兒毫無悲傷,正因為瞭解父親的個性,因此雖然語帶不捨並嘗試解釋,但對於留在天界這件事已經看得很淡。

      「吾將提供汝必要的靈魂玉以及物資,能讓汝暫時渡過一段時間。」她的父親不帶任何感情的問:「需要為汝尋得棲身之所嗎?」

      愛特萊兒婉拒她父親的好意,甚至她內心深處覺得迦太基爾烏斯已經對自己表現出嫌惡。父親是軍團領導,自然對自己的榮譽看得比什麼還重,面對手下可能的質疑以及恥笑,自律甚嚴的他絕對不會讓自己有任何名譽受損的可能。為了不讓這種事發生,迦太基爾烏斯先一步和愛特萊兒切割,避免落人口實。

      這決定看似現實殘酷,卻又不是難以理解。愛特萊兒能明白父親的苦處以及地位的尷尬,她也不再多說,向她父親致意後收拾簡單的行囊便一個人匆匆離開威靈城。

      若當時迦太基爾烏斯知道自己女兒的狀況,或許連救援的派遣都可能省下來。

      現實猶如一把無情的利刃,對已經遍體鱗傷的愛特萊兒更是毫不留情的直刺她低落的內心。昔日威靈城七軍團領袖之女,受人吹捧、禮遇;如今被迫離開天界,就連城門口的守備人員也對她不理不采。嘗到人情冷暖的滋味,更多的是一股空虛的悲哀與無奈感。

      離開威靈城後她要去哪?其實這問題已經讓愛特萊兒思考許久。她曾想過去聖路之地,一個人平庸地渡過餘生。但現在聖路之地也不平靜,因為五國聯盟內戰再加上黑暗圈漫延的問題無法解決,那邊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避難地。

      魘塵大陸更不用說了……

      當時被亞基拉爾壓榨的艾列金曾經如此說道:「躲?要躲到哪裡去?傻瓜才會覺得在魘塵大陸只要到不和人接觸的地方就很安全。事實上,蒼冥七界所有的好戰份子全都來到這塊瘋狂的大陸上了,時時刻刻都有人死亡;不是被殺就是殺人。你以為真的有安全的地方嗎?魘塵大陸的窮鄉僻壤、田野林間還比聖路之地任何一個戰區更危險,會留在這裡的人如果不是沒本事逃出去只能認命的苟活,不然就是像亞基拉爾那種實力雄厚,能在魘塵大陸呼風喚雨的強者。認了吧!當我一腳踏入魘塵大陸時,另一隻腳也已經踩在棺木裡了。我從沒想過要死在這裡,但也不冀望能活著回聖路之地。」短短的幾句話中道出艾列金處境的尷尬。當時的他就和現在的自己一模一樣,前途茫茫,不知何去何從。

      說到艾列金這個人,他是愛特萊兒打從出生到現在唯一一個令她作嘔的下等人。自今她都忘不了那個她被凌辱的夜晚,對方有多麼的齷齪。

      該要決定目的地了,再猶豫不決的話自己只會在北境的大雪中迷失,最後被凍死在霜暴內。

      愛特萊兒想起了她的母親伊晴,同樣是離開天界前往魘塵大陸生活的白翼天界人。據她的印象,母親與父親之間的相處並不融洽。他們彼此並不會爭吵,但總是意見不合,雙方長期處於冷戰。因父親位高權重的關係,兩人聚少離多。即使難得見面了,他們也總是以沉默取代任何話語。這種情況等到愛特萊兒的弟弟出生後,母親離開天界便終止。

      愛特萊兒至今仍不明白母親離開天界的理由,她認為母親和父親之間的關係並沒有緊繃到讓她非離開不可,也沒有受到什麼外界或內部的壓力逼迫,更不是因為觸犯天界條律而被逐出。

      那到底為什麼離開?就算不喜歡和父親處於同一室內呼吸同樣的空氣,可也不必遠走他鄉離開自己居住的世界獨自一人住在陌生又危險的環境吧?

      總之,她是愛特萊兒目前可以依賴的唯一親人,在離開天界前她已經和母親取得聯絡。她知道母親現在人在西王國的魁夏居住,愛特萊兒準備從北境前去投靠。

      */

      天空微微飄著黑雪,此時的愛特萊兒獨自步行於雪林內。她向前走了幾步,後方就出現同樣步數的回音,飄雪沒能遮蓋腳步聲。她走得越急,回音就跟得越急,這不是真正的回音,傻瓜都知道自己正被人跟蹤。沒想到嗜血的野獸那麼快就找上門來,身上散發的聖系神力始終無法躲過安茲羅瑟人的耳目。

      「小妞,妳真有種,獨自在魘塵大陸最混亂的北境內行走。」一名獐頭鼠目的安茲羅瑟人不懷好意地笑道。

      其實對方說的也沒錯,自己的行為的確十分莽撞。北境非常嚴寒,但生活在此的生物大多沒受到天候的影響,反而都異常地活躍。當然,霜暴期是例外。

      因為環境的嚴苛再加上北境諸國爭奪領區和天界入侵的亂象,這裡的人經常三五成群結伴而行。不光是在雪地裡受困可多一點照應,打群架也因為人數多可佔優勢;反之,落單的人不論種族,在這大雪地內可要倒霉了。

      「天界與安茲羅瑟勢不兩立,妳一個女人敢在魘塵大陸行走,妳是有勇氣還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獨眼的安茲羅瑟人說。

      自從埃蒙史塔斯的家族領袖新嶽聖王雀一羽死亡後,埃蒙史塔斯的發言人梵迦就直指天界為造成雀一羽死亡的真正元兇。亞基拉爾與哈魯路托先後受創,雀一羽死亡,接連而來的不幸消息讓安茲羅瑟人震怒萬分,而且終於讓自掃門前雪的各個軍閥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若再不團結最後只有被各個擊破的下場。昭雲閣緊急召開會議,所有領主皆同意以報復行動制裁天界,目標直指一軍團據點亞諾瓦爾,這大概是安茲羅瑟人最團結的一次了。

      開戰以來,雙方不斷以炮火轟炸邊境,許多無辜的人民亡於爆炸波及,其中以天界百姓死傷者為眾。光神下令讓居住在魘塵大陸的天界子民撤回天界,留在這塊大陸上的只餘軍人以及支援人力。不知道是神座對人民之事不重視,又或是事態繁忙難以面面俱到,這次撤退的發佈令非常的晚,後續安排和動線全都不及妥善,能安然返回天界的子民非常的少,多數人在逃亡過程中就被昭雲閣聯軍截殺。

      「想必是被衝散的難民吧?」第三個安茲羅瑟人說:「不管她發生什麼事,天界人就該死,一個也不要放過。」他的毛髮異常茂密。

      自己淪落到要被這種人欺負嗎?想來真叫人感嘆,本來養尊處優的日子現在落得在外和野獸搏鬥。雖不到爭食逃難的地步,卻也沒什麼兩樣。不過可別以為人在異鄉就要聽天由命,愛特萊兒拔出劍,她咬著牙堅持反抗到底。諸神在上,就算人已離開天界,心中的信仰仍是不移,聖潔與光明的聖靈之神艾波基爾絕對不會遺棄我的。

      就在這時,一隻怪異的手臂抓住其中一名安茲羅瑟人的後腦勺,並往後猛力拉去。「小子,你不知道他是我女朋友嗎?」

      「蟲臂?你……你是艾列金?」安茲羅瑟人發出驚慌的叫聲。

      「看來我每天在紅城打架已經有了些代價,連你們這種不入流的傢伙也開始認識我了?」艾列金沒打算放過他。

      在這種偏僻的地方竟然會和討厭的人狹路相逢,這誰相信?

      艾列金的體格較之前更為壯碩,身體多了幾處傷疤,手臂和頸部增加一些小刺青,看來這段時間他隨著北伐軍出征並不是當兒戲在玩玩。

      趁著艾列金和安茲羅瑟人糾纏不休之際,一名女孩快速地拉著愛特萊兒離開現場。

      「娜迪雅,汝為何來此?」愛特萊兒實在不願意在這個地方看到她。

      雖為白翼天界人,娜迪雅並沒有天界特有的口音。「我是專程來找妳的,妳不知道嗎?」

      「這裡很危險,快回去。」

      「我住在魘塵大陸很久了,所以我不擔心。倒是妳……天界這麼無情,妳打算怎麼辦?」娜迪雅擔憂地說:「妳連件掩光衣都不穿,妳還想前往何處?一個人在魘塵大陸四處流離,這不是個好主意。」

      「不需要汝操心。」愛特萊兒推開娜迪雅後轉身就要往反方向離去。

      艾列金攔下愛特萊兒。「喂!老情人見面好歹也打個招呼。就算不打招呼,我剛剛幫妳解圍,妳不給點表示嗎?」

      「汝是如何找到吾?」

      「最好改改妳的口音,然後穿件掩光衣。」艾列金的提議和娜迪雅相同。「我要找妳輕而易舉,妳到那裡都一樣。」

      如果有追蹤人的咒術,愛特萊兒不可能沒有察覺。「汝、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

      「口音很難改對嗎?這樣保持下去就對了。」艾列金搖搖手指,一副討人厭的模樣。「妳猜猜我是怎麼找到妳的?」

      「這人有什麼毛病?」娜迪雅拉走愛特萊兒。「我們走,別理他。」

      「我沒說過要和他走,但我也不想跟妳走。」

      娜迪雅漸生不耐。「妳一定要這樣嗎?」

      艾列金將娜迪雅從頭到腳掃視一遍。對方有一頭金色長捲髮,頭上戴著閃亮的髮飾,雖然身穿紫色掩光衣,背後的白羽翼仍露出披風外。她的臉仍不脫稚氣,皮膚白晢柔嫩,因倔強而抿緊的嘴唇看起來格外紅潤。「妳是什麼東西?」

      娜迪雅被話激怒,「這個亞蘭納人說話真沒禮貌,妳是怎麼認識他的?」

      愛特萊兒瞥了艾列金一眼,隨後甩頭。「我不認識他。」

      「一夜夫妻百日恩,怎麼能說忘就忘?」艾列金繼續厚著臉皮糾纏。

      「這個人講話真輕浮。」娜迪雅怒道:「誰和你是夫妻?」

      「我和妳說話了嗎?」艾列金也不滿地看著這名個頭小他一截的天界女孩。「別有一句沒一句的插話,妳走開!」

      艾列金性好漁色,只要被他看上眼的美女他就會馬上過去獻殷勤,不擇手段只為了一親芳澤。但他似乎對娜迪雅不感興趣,連正眼都沒瞧過她,這倒讓愛特萊兒驚奇。「請別說得像是和你淵源很深,認識的過程令我感到羞恥,你的行為更是讓我惱怒。」

      「何必這麼說。」艾列金依然是那個嬉皮笑臉的模樣。「我知道妳沒辦法待在天界了,反正妳也無處可去,何不隨我回歿午荒地?那是亞基拉爾送我的地方,非常安全。其他地方我就不敢保證,但是在歿午荒地我絕對可以保證妳的安全。」

      「不必,我有自己該去的地方。」愛特萊兒回絕。

      「所以我說妳就和我回去。」娜迪雅拉著她,「我會讓阿姨幫妳安排住處,妳不用擔心。以她的地位和權力,沒有什麼辦不到的事。」

      愛特萊兒掙脫她的手,「我說了不需要。」

      「妳怎麼那麼纏人?」艾列金手插腰,質問道:「妳是心靈空虛需要人安慰嗎?如果妳要男人幫妳滋潤一下,或許我可以代勞。」

      「討厭鬼。」娜迪雅一腳踢向艾列金的鼠蹊部,然後拉著愛特萊兒快速離去。「我們快走,這人腦袋有問題。」

      艾列金痛不欲生,抱著跨下跪伏在地。「君子動口,賤婦動腳……真下流。」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