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漾漾,對不起!喵喵知道錯了,回來好不好?」

「漾漾,對不起!是我錯了,你可不可以回來?」

「漾漾,對不起!絕對不會再犯了,回來好嗎?」

「漾漾,對不起!我錯怪你了,求你回來好嗎?」

「漾漾......」

「對不起......」

「求你回來......」

「夠了。」煩死人了!吵什麼吵?吵屁啊?!

「漾漾!你願意回來了嗎?太好了......」

「我從來沒說過我要回去這種話。」

「為什麼......」

「為什麼?是你們造就現在的局面的,結果問為什麼的人居然是你們?你們有什麼資格問為什麼?有什麼資格叫我回去?當初罵我是背叛者的是你們,說要誓不往來的是你們,結果現在問為什麼的也是你們!」

「漾漾...可是,那是鬼族......!」

「鬼族?你該不會要跟我說這其實全是鬼族的陰謀,是鬼族害的,你們是無辜的吧?」

「難道不...」

「哼,的確,我也知道這是鬼族的陰謀。但鬼族只不過是暗中推了一把而已吧?要是你們真的相信我,又怎麼可能會那麼做?不要跟我說冰炎殿下當時被控制時你們沒有停下,你們那時有向著他喊背叛者嗎?有派公會緝拿他嗎?有人是真的抱著把他殺死了最好、他不該出現世上的想法,去攻擊他嗎?沒有吧?那為什麼當事人換做是我時,你們卻那麼做呢?更甚者,那還是別人假扮的!」

「......漾...」

「住嘴!你們憑什麼喊我的名?我跟你們沒那麼熟吧?雪野千冬歲?米可蕥?萊恩史凱爾?」

「......」

「哼!心虛了嗎?不敢回答我嗎?那我來說好了,不就只是因為我是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嗎?!因為我是先天能力繼承者,所以入學時要由公會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冰炎殿下當代導人,代導期過了還要順勢留下來監視我,順便安排住進黑藤館讓學校裡的黑袍都來監視,哼!冰炎殿下,還真是麻煩您了啊,需要隨時隨刻監聽我心裡在腦殘些什麼?」

「褚...!」

「哼,還真是無情啊!在我完全信任你們之後再對我捅刀,等我全心以為還有家人的時候再說從不認識我,而這全都只因為我是那他媽該死的妖師先天能力繼承者!!」

「對不起?你們該不會以為僅僅是幾句對不起我就該原諒你們吧?不可能!永遠也不可能!」

「那要我們怎麼做你才願意原諒我們?」

「原諒你們?我要你們死啊!要五馬分屍,要碎屍萬段,要化成灰燼!這樣你也願意嗎?你做到了就原諒你啊!」

「為什麼...明明都道歉了啊!明明就是鬼族害的啊!為什麼你不肯原諒!?」

「原諒?道歉了我就應該要原諒?因為是鬼族害的我就應該要原諒?不!如果你只是抱持著這種心態的話,我永遠也不可能做到原諒!因為你根本就沒有反省過自己本身的錯誤!你連最基本的反省都做不出來,憑什麼說你有道歉?憑什麼叫我原諒?我辦不到!」

「......」

「哼,算了,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等待不可能發生的事,我還不如直接和你們斷絕關係。不過,似乎本來就已經沒關係了吧?雪野千冬歲?褚冥玥?白陵然?」

「......」

「算了!吾以妖師褚冥漾之名在此立誓,從今以後妖師褚冥漾與爾等之間再無干係,妖師褚冥漾此後不再出現世上,吾之名為...!」

地點:???

時間:11:30

「嚇!呼__是夢啊......」也是呢,都過去多久了......不過,怎麼會突然夢見那些背叛者呢?唔...

「小妖師~該起來啦~」碰!房門被撞開,藍色的身影闖入視線中。

「唉呀,小妖師今天怎麼這麼早起呀?」男人拿著咖啡靠在門邊。((有人要猜猜看這是誰嗎??應該沒人會猜錯吧??

「安地爾,我說過不要那樣叫我。」冷冷的瞪著安地爾,我慢慢坐起身。((沒錯就是老安無誤,猜對了沒有獎勵喔~

「欸~?那要叫你漾漾嗎?」嘴上掛著欠扁的笑容,口中說著禁忌的名。

一瞬間,房內的溫度降至零點,甚至是更低,因為房裡憑空出現了雪花。

「唉呀泠墨我開個玩笑而已!」看見咖啡杯開始結霜,安地爾趕緊認錯。

「下次你在開玩笑的話我會燒了你的咖啡豆。」這時,溫度才一點一點恢復正常。

「诶~~~對不起我再也不會開玩笑了!!」旁邊的人那是什麼眼神?!泠墨他可是很有可能真的燒了我的咖啡豆啊!!

「幹嘛?」泠墨臉色不佳的看著安地爾。

「啊、那個,就是啊。。。泠墨我幫你報了Atlentis學園…!」話還未說完,安地爾馬上驚險無比的閃過一把匕首。

「安地爾!」泠墨憤怒的吼。

「冷靜!米納斯!」安地爾趕快大叫。

『主人!請冷靜!』米納斯現形,驅動大量的水包覆住泠墨。

「……抱歉,失控了。」雙方沉默著,直到泠墨開口。

「不,是我的錯才害你失控。」然後安地爾也開口。

「你也知道啊?」對安地爾翻了個白眼,接著用戲謔的語氣開口,「怎麼,你就不怕我之後又一個失控殺了你亞那的孩子?」

安地爾僵了一下,又裝做若無其事的啜了口咖啡,「沒事,反正我現在已經不是鬼王高手了,不需要亞那的孩子。」

「哦?是嗎?那麼我殺了他也無所謂?」泠墨又挑釁的問。

安地爾再度沉默,「無所謂啊~我只要有泠墨就好了~」

「……安地爾,我總有一天會燒光你所有的咖啡豆!」額上的青筋爆起,泠墨咬牙切齒的吐出這番話。

「咿!!別啊!!總之,這是制服,然後我有幫你勾選帶導人喔,還有開學日換算成這邊的時間的話是下午一點鐘,你的班級是大學部一年C班。就這樣啦,再見!」說完,安地爾馬上前去看守他的咖啡豆了。

。。。   。。。

唉…….。說是要斷絕關係,結果隔了兩年又要回去了嗎?

真是…殺了學長什麼的,怎麼可能下的了手啊?不對,我是泠墨,不是褚冥漾,不是那個呆呆笨笨,只知道逆來順受的笨蛋妖師,不是了…永遠,不再是了……。

算了,一點是吧?還有二十分鐘準備啊……先換上制服吧。

。。。。。。

「去你○的安地爾!!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是女生制服?!!!」

2015/8/9    by璿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