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Atlentis學院,我回來了!

地點:北大門

時間:   7:30a.m.

一名銀髮著黑袍的人   站在北大門的門口,那人的頭低垂著,除了讓人摸不清臉上的表情外,更增添了神秘感。

微風悄然吹過,彿起那人華麗的銀髮,那人身上的黑色袍子也跟著輕輕的晃動。縱使這幕是如此美麗,但此人的內心可一點也不美麗──

嗚啊啊啊~這種期待又害怕受傷害的心情是怎麼回事??!咦等等好像不是這樣用的吼啊算了這種事誰管它啊!?不知道這次代導人會是誰?總覺得會是認識的人,是說我認識得好像也沒幾個是真正的人類吼?不對真要說的話我好像也不完全是人類......啊~會是誰呢會是誰呢?雖然扇董事八成知道我是誰但這次總不會是學長了吧!噢等等剛剛那句應該沒有用到言靈吧?吼~到底是誰啦現在都幾點了怎麼會還沒到?原本還以為我會遲到結果反而早到在這邊吹風!

--咳咳,相信大家都能料想得到這位內心非常不美麗的人就是我們的主角大人。但是,噓…他現在是她;名字也從泠墨改成雪燄,當然這一切全拜那位重度咖啡控所賜。來,讓我們為安地爾難得正確的行為掌聲一下半好了結束!現在,旁白我要先去找個地方躲免得被報復了,我們下次見!

好慢好慢好慢好慢好慢......這位代導人到底是幹啥去了!?要是他沒好好給我個解釋我保證未來一個月會好好的招待他!雪燄低著頭在心裡惡狠狠的想著,硬是沒讓煩躁的氣息洩露半分。

直到感受到一個移動陣在前方形成,雪燄才緩緩將頭抬起來看向前方。然後在發現移動陣裡有兩個人影時又不禁在心裡猜測一番,是蘭德爾和尼羅嗎?還是阿利和休狄?不對他們好像已經畢業了欸等等他們畢業了嗎?

「好了冰炎,我們已經遲到很久了!」

「遲到就遲到,如果能脫手更好!」

「扇董事也說了她是抽籤決定不是故意的,你就別亂發脾氣了,學妹很無辜的!」

在光芒的影響下,雪燄還沒有見到兩位代導人的面貌,但傳來的熟悉嗓音和名仍是讓她在轉瞬間明瞭她在大學部未來一個月的代導人是誰,更甚者在未來四年都和兩人脫不了關係了。過去的片段一幕幕在雪燄腦海播放,造就的結果是──雪燄再次失控。

所幸老頭公及時反應過來並設下結界,米納斯也適時現身以水撫平雪燄激烈的情緒。

「『主人…』」米納斯皺著眉頭想說些什麼。

「沒事的,米納斯。」雪燄輕聲的打斷。

米納斯想說什麼她也不是不明白,她已經很久沒有失控了,然而只今天一天她卻失控了兩次,的確她可以在米納斯和老頭公的幫助下撫平情緒,然而若是一天到晚失控的話其他人一定會懷疑,因此這必定不是長久之計。但要她再離開學院她卻又感到不捨,這還真奇怪,明明是造成她失控的地方,明明是她被背叛的地方,她居然會捨不得離開。算了,若是之後被問起的話就推到扇董事身上吧!

一邊這樣想著,雪燄一邊解除結界並恢復平淡悠閒的氣場,然後正眼看向夏碎和冰炎的方向。

「抱歉學妹,我們是妳的代導人,因為任務的關係拖延到時間。」先發言的是夏碎,他帶著歉意的微笑說到。雪燄點點頭算是回應他。

「我是藥師寺夏碎,紫袍。旁邊這位是我的搭檔冰炎,黑袍。」接著就是向雪燄做她記的再清楚不過的自我介紹。

「雪燄,黑袍,無搭檔。」真要說的話,也許安地爾可以算是搭檔?雪燄冷冷的開口,不代感情的說話,卻是為了壓下激烈的情緒。

「好的,那我們先進教室吧。我們和學妹一樣是在一年C班,班導是烏鷲,班長是歐蘿妲,我想等之後學妹都會有更進一步的了解。」邊說著夏碎邊拋下移動符。

而雪燄則對剛剛聽到的某一部分感到疑惑,或者該說是某一句。『我們和學妹一樣是在一年C班』,這句話在雪燄心中不停的迴響。同班?可是他們不是高了一個年級嗎?話說夏碎學長你都沒發現你這句話有點矛盾嗎?明明同一年級為啥你可以喊學妹喊得這麼自然?不,重點是──老.子.是.男.的!!

「啊哈!我贏了!」

「怎麼可能啊?!為什麼會有黑袍需要代導人的?!」

「願賭服輸,班導記得下次要請吃冰喔~」

「知道啦知道啦!嘖,我總有一天會贏的!」

「『耶~』」

光剛散去便看到一個髮長至大腿處的褐髮女生雙手抱胸,得意的微微仰起頭看向另一位雙手抱頭,一付不可置信模樣的光頭男人。

歐蘿妲和光頭班導。雪燄在心中默念到。

夏碎笑著拍拍雪燄的肩,示意雪燄留在原地,自己和冰炎則是走到各自的位子上坐下。至於歐蘿妲,她早在全班的歡呼聲中回到座位坐好了。

「嘖,那就請這位黑袍的同學上台來做個自我介紹吧。」班導搔搔他那顆光頭這樣子對雪燄說。

「雪燄,黑袍,無搭檔。」一樣的簡短,冷淡不含任何情感。

「嗯?就這樣而已嗎?」班導驚訝的看著雪燄。

「不然?」還有什麼好說的嗎?基本上其實只要報名字就夠了吧?雪燄不解的想。

「妳可以說一下為什麼會申請代導人…之類的啊」啊,看來我們的光頭班導還是對於打賭輸了的原因很介意的。

「我並沒有申請代導人,我想那是友人的惡作劇。」更甚至,我根本沒想到要來念大學部…罕見的,雪燄這句話透露出了無奈。

「友人?」班導質疑的問,後者肯定的點點頭,但沒有再開口說明的意思。

「好,那接下來讓同學們來發問!」歐蘿妲這時也發揮社交專長拋出這麼一句話讓班上同學們一個個舉高了手等著認(調)識(查)新同學。

當然,如果C班的人真有這麼乖會先舉手再發言他們就不是C班了,手當然只是舉好玩的啊!

「雪燄同學是男生還是女生?」

「為什麼要戴面具?」

「有交往對象了嗎?」

「是什麼種族?」

「喜歡吃飯糰嗎?」

咳、我說,最後那是來亂的吧?!還有,我一個人要提防安地爾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有時間去跟別人交往啊?是說,我就愛戴面具怎樣你管我?夏碎學長還不是戴面具?(孩子,人家沒有戴整天啊(妳滾#)嗯…種族啊,安地爾好像是填精靈吧?但我明明不是精靈啊!嗯,這樣看下來沒一個問題是能回答出來的啊(妳是不是忽略了第一個問題(怒踹#)

「…烏鷲,座位。」幾秒後,雪燄選擇直接忽視所有問題。

「。。。欸?」於是班導華麗麗的愣住了。

2015/8/29    by璿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