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熊妖2 小乞丐

    幾日後的壹個傍晚,川璃又在街上遇見了那個小乞丐,不過幾日的工夫,小乞丐的情況更差了些。他跪在路邊,面黃肌瘦,雙頰內陷,幾日前還有神采的壹雙眼睛此刻暗淡地如同他身後牆角上的灰。整個人像是沈浸在巨大的悲傷之中。這是怎麽了,川璃有點驚訝。

        “妳還記得我嗎?”川璃在小乞丐跟前蹲下,從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小乞丐蓬亂的頭頂。

        聽到耳邊有人跟自己說話,小乞丐緩緩轉動脖子,看向面前的人,用混噸壹片的腦子思索了片刻,想起了是那天的好心小姐。于是呆呆地點點頭。

        “妳是遇到什麽事了嗎,或者這幾天餓壞了?”

          或者是因爲川璃臉上溫柔的表情,或者是累積的悲傷終于無法抑制,他“哇”地壹聲哭了出來,這壹下就更無法控制了。眼淚像是突然爆發的山洪,洶湧地不停往下淌。哭到後來小乞丐眼前壹黑,暈了過去。

        川璃沒想到自己的話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周圍開始聚集看熱鬧的人群,對著自己指指點點,嘈雜的聲音在耳邊嗡嗡亂響。額,她沒做壞事吧……看著暈過去的小乞丐,川璃腦子裏壹團亂麻,最後只能將小乞丐帶回了家。

        小乞丐恍惚中覺得自己躺在柔軟的棉花裏,空氣中不斷有飯菜的香氣飄來,在鼻尖纏繞打轉,不停地勾著饞蟲,眼睛壹張就醒了過來。自己竟然躺在壹張漂亮的床上,身上的被子暖暖的帶著陽光的味道。身上的衣服也換過了。這是在做夢嗎?突然間想到了什麽,慌張地翻開衣領,看到那東西還在,這才松了壹口氣。

        川璃端著熱氣騰騰的飯菜進來的時候發現小乞丐已經醒了,坐在床上摸著被子有點迷茫的樣子。

        “來吃飯吧。”川璃擺好碗盤,向小乞丐招招手。這壹桌的飯菜總該夠吃了吧。川璃看小乞丐很瘦弱的樣子想著要讓他吃得飽些,

          片刻之後,川璃瞪大了眼,看著狼吞虎咽,不停地往鼓鼓的嘴裏塞飯菜的小乞丐。今天算是見識了什麽叫風卷殘雲。想想自己也不曾這般急切過。這孩子,真是餓壞了吧。

        “妳慢慢吃,沒人跟妳搶,我已經吃過了,這些都是妳的。”忙遞上壹杯水,這都噎著了。

          話音剛落就見小乞丐的臉以可見的速度紅到了脖子根。

      桌上壹席豐盛的菜肴現在只剩些湯汁了,並且,看樣子小乞丐連這些湯汁也不打算放過。看不出這小小的身體竟然能吞下那麽多東西。

      吃得酣暢淋漓的小乞丐滿足地打了個飽嗝,想用衣袖抹抹油膩的嘴,卻在看到嶄新幹淨的袖子時頓了頓,這麽幹淨的衣服,不能弄髒啊。

        于是川璃適時遞上了手帕。

      “跟我說說吧,妳遇上什麽事了?”  

       

        原來是這個叫小七的小乞丐的朋友去世了。川璃歎了壹口氣,生老病死,這是凡人無法擺脫的宿命。天道循環,壹切皆有定數。

        小七紅著眼圈,抽抽噎噎地繼續說著:“小六明明今天早上還好好的,然後我們就分開去乞討,中午他很高興地跟我說早上討到些剩飯,可是沒過多久他就突然昏了過去,斷了氣。之後來了幾個人,把他帶走,說小六染上了疫症,會傳染,必須盡快扔到亂葬崗裏去,我不讓他們帶走,他們就把我打昏了……”說到這裏,小七有些硬咽,他咬著牙,拼命掐著自己的手,忍住眼淚。

        ”

        看到小七忍著眼淚的樣子,川璃不禁歎了口氣,小心斟酌著字句。

      “小七,人死不能複生,況且,小六不會消失。妳會壹直記得他對嗎,所以他就能壹直存在,存在于妳的記憶裏。並且人死後會再入輪回,此時,他可能已經投胎去了,也許下壹世,他能夠衣食無憂,不用再挨餓受凍。”

      “真的嗎?”嘶啞的聲音透著猶疑,濕潤的眼睛壹眨不眨地望著川璃,似乎是抓住了壹絲希望。

    “嗯,每個人死後都會進入地府,妳要是做了很多壞事,是要接受懲罰的,所以,要做個好人。”川璃自然是在睜著眼睛說瞎話,並不是所有魂魄都能進入輪回,有些魂魄根本沒有這個機會。

      “我會做個好人。”小七點點頭,鄭重道。心裏的悲傷因爲川璃的話被沖淡了些許。  

      “妳還有其他朋友嗎?”川璃壹手托腮,手指無意識地敲擊著桌面,思考著什麽。

      “我壹直跟小六壹起,沒有其他朋友了。”

      “那麽,”她停止手上的動作,對著小七燦然壹笑,“妳可以留下來,住在這裏,直到妳想離開爲止。”

        明媚的笑容如同融化冬日寒冰的暖陽,壹瞬間,萬紅開遍。

        小七看著川璃燦爛的笑,覺得渾身暖洋洋,輕飄飄,像是要飛起來。他整個人都恍惚了。恍惚地點點頭,恍惚地看到川璃跟他說好好休息,恍惚地滅了燈,恍惚地睡了過去。真像是壹場夢,他無數次在夢裏見過的,親人溫和的笑容,暖和的被子,滿桌香噴噴的飯菜……真希望,這場美夢,永遠都不要醒。

        川璃來到廚房,輕輕揮了揮手,那些鍋碗瓢盆就光潔如新,自動疊放齊整。總覺得這件事有些蹊跷,川璃趴在窗前,看著窗外如水的月光思索著。輕風吹拂著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響,交錯的枝桠在庭院裏投下壹片亂影。按剛剛小七所說,小六剛死不就就被人將屍首帶去了亂葬崗,染上疫症嗎,總覺得有蹊跷。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去那裏看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