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熊妖3 墳地

      有壹陣不曾飛行的川璃望著雲端之下的樂安城有些小小的興奮。融在身體裏的熟悉感再度被喚起,心跳加速,血液沸騰,想要在這廣袤的天地間盡情馳騁壹番。不過現在可不是好時機,按捺下躁動,川璃全速向亂葬崗飛去。凜冽的風夾著散淡的雲呼嘯著掠過臉頰,下方的樂安城越來越遠,街道房舍都融在壹片混噸的墨色中,只余下星星點點的燈火在風中明明滅滅。

        不過片刻就到地方了。川璃在壹個小山丘上站定,打量著這片夜色之下靜悄悄的亂葬崗。借著朦胧的銀白月光,可以看到四周是都被隨意抛擲的屍體,橫七豎八,散落壹地。窮人、無從查證的死者、城中的乞丐……這裏便是他們的最終歸宿。淒風陣陣,嗚咽著掠過瘋長的野草,掠過冰冷的軀體,帶著腥臭腐朽的味道。

        川璃的壹張小臉皺成壹團,左手叉腰,右手不停揮著,憤憤抱怨道:“我的鼻子啊,這味道大的。”于是她毫不遲疑地施了個術法,這才緩了味道。

        附近三三兩兩的遊魂感受到周圍氣場的變化“嗖”的壹下匿了。

      “籲,真是嚇死我了!”

        這時,遠處隱隱約約有火光在移動,窸窸窣窣的響動在壹片寂靜中尤爲突出。   四個人影深壹腳淺壹腳地走來,      

     

        “哎,大半夜的還讓咱哥幾個到這裏來走壹遭,真是晦氣。”

        “呸,這味道大的,妳說那老道士怎麽自己不來。”

        “就是這裏了,我白天做了記號。”

        “我去,讓我喘口氣,累死老子了。”

 

          大半夜的跑到亂葬崗來,准沒好事。川璃施了個隱身咒,靠近那幾個黑影。

       

      “老三,妳來吧。”幹瘦的人影遞出壹樣東西,在月光下閃著冷冷的光。那是壹把大約九寸長的刀。

        “不,還,還是妳來吧。”

        “慫包。”

        “我呸,妳不慫,妳來!”

        “我,我來就我來。”

        那身影哆哆嗦嗦地蹲下,手抖得幾乎握不住刀,側著身子不敢看屍體,伸出壹只手去小心地摸。另外三個人也在壹邊吞吞口水,緊張地瞅著。

        川璃決定先嚇唬嚇唬他們,于是顯了形。那四個人正是緊張萬分的時候,突然身邊多出了個“人”,還是個壹身白衣,面目不清的女“人”,壹頭長風在空中亂舞。我的個娘類,天知道那是什麽玩意兒。那四人差點沒被嚇破膽,壹瞬間只覺得頭發根根倒豎。跑!!!這是唯壹的想法。于是站著的三人率先沖了出去。

    “媽呀,鬼~~~~~~~~~~~~~~~~~~~啊~~~~~~~~~~~~~~~~~~~~~~~~~”

      只余下那個蹲著的人影,趙四也想跑,但是關鍵時刻他居然該死的腿軟了,那三個王八蛋,說好的朋友壹生壹起走呢!!心裏把那三人問候了八百遍,身體抖得如同風中的狗尾巴草。

        川璃目送那三個身影跌跌撞撞地遠去,挑著眉,啧啧稱贊:“跑得真快啊。”接著手指輕輕壹點,狂奔著的三人就定在了原地。

        滿意地點點頭,側過臉看向壹旁癱軟在地抖個不停的趙四。他滿臉驚懼的表情讓川璃存了故意嚇嚇他的心思,眼珠子壹轉,雙腳離地朝著趙四飄了過去,白色衣衫在風中鼓動,長長的發絲四散糾纏,有了生命壹般地拉扯,融入在夜中,將大半臉頰掩住,川璃咧開嘴陰測測地笑著接近趙四。

      娘啊,這壹定是只惡鬼,嘴巴紅的像血,臉比唱戲的還白,它還飄著……嗚嗚嗚,活了二十多年連大姑娘的手都沒摸過就要死在這裏了嗎,嗚嗚嗚,這叫人怎麽甘心啊,嘤嘤嘤,娘啊,我好怕。趙四在心裏放開了嗓子嚎,抖動地越來越劇烈,汗如雨下,牙齒打著顫,下腹壹陣止不住的尿意,這時川璃裝出惡狠狠的樣子龇了下牙,趙四終于支撐不住,兩眼壹翻,暈倒在地。

          居然暈了,川璃無語地蹲下來戳戳趙四的腦袋,鼓著腮幫子,有些郁悶。真是不禁嚇。略爲無奈地用食指在趙四眉心壹點。

          悠悠轉醒的趙四甫壹轉醒便看到眼前壹張放大的慘白的臉。此時有浮雲在天上緩緩移動,遮住了月亮,四周光線更爲暗淡。明明暗暗之間,神志已不清醒的趙四覺得眼前的壹張臉竟泛起了詭異的綠,五官也拉扯著變形,似乎下壹秒就會向自己撲過來,壹口氣沒提起來又要昏厥過去。川璃見狀忙送上壹巴掌。

        “再敢昏過去我吃了妳。”說著威脅似的壹瞪眼。趙四本來腦袋裏是壹團漿糊,壹聽這話,猛地壹個激靈努力瞪大了綠豆似的小眼,直點頭。他身體軟的如同身下腐臭的黑泥,他從沒如此希望能把自己埋進土裏,再也不用面對眼前這只凶惡的女鬼。        

        “我,我我不昏,不昏。”生怕眼前這只女鬼真的吃了自己。

        “嗯,那我問妳幾個問題,從實招來,不然,哼哼。”說著亮了亮爪子。川璃的手已讓她變成幹枯細長的模樣,她自己看著也覺得怪嚇人的,挪開眼不去看。

        “我,我我我說,說實話。”此時的趙四完全被嚇醒過來,綠豆小眼壹陣亂瞟,想著如何擺脫眼前這只嚇人的女鬼。他小心地縮了縮腿,雙手後撐,壹手握緊了刀,想著尋個好時機逃出去,卻突然發現身體動不了了。心裏壹驚,閃爍的目光對上了川璃慘白的臉,以及那張臉上挂著的似笑非笑的表情。手中壹空,刀已在川璃手上,轉眼間這利刃就在川璃手中化爲齑粉,散開在夜風裏。趙四心中大駭,壹雙小眼幾乎脫眶而出。

      他那些小動作川璃可是看得壹清二楚。于是換上壹幅陰狠狠的表情。        

        “妳要是再敢做什麽,就在這裏永遠陪著他們好了。”眯起眼,壹手托著下巴,聲音懶懶的,悠閑地說著威脅的話。

          “我不不不想了。”瞥了瞥周圍腐爛的屍骨,趙四快要哭了。

          “不許結巴。”短短壹句話拉的老長,聽得人心裏好煩躁,耐心不足的川璃送去壹個狠狠地眼神。

          “我,不,結,巴。”趙四壹字壹頓,淚流滿面,手無法動作,于是,鼻涕眼淚糊了壹臉。

          真髒。

          川璃在心裏翻了個白眼。

            哎?看著川璃遞過來的手帕,趙四愣了。

          “諾,快擦掉。”

            趙四三下兩下抹幹淨了臉。

         

    “說吧。”川璃捋捋頭發,調整了下姿勢在壹個小土堆上坐下開始審問。  

      于是趙四壹邊淚如雨下,壹邊努力地組織語言還盡量不帶結巴地還原了整件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