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們之間始於上天賦予的美好【2】

        膝上的外文翻譯小說因著初夏的風被捲起,我順手想將原本的頁數翻回,卻不小心折到了書頁的一角,令我不禁小聲哀號一下。

        「怎麼了?」身旁的男孩關心。

        「我不小心折到書的角角了。」我一臉懊惱地用食指挑起被折起的那頁,大拇指和食指隔著紙摩梭著,想撫平那折痕。

        「妳還真的是有嚴重的書本潔癖欸。」

        「這才不是潔癖,是愛惜物品的好習慣。」我理直氣壯地回覆,好像逗樂了他。

        「連從幼稚園洗澡玩到大的玩具都留在紙箱裡,這樣也算?」

        「你偷翻我的櫃子?!」我立馬起身,衝到我們後面的衣櫃。

        打開來一看,他說的那盒紙箱的確像是被翻過的樣子,但我在意的不是幼稚園玩具,而是隱身在紙箱後的,很重要的『秘密』。

        「還好沒有被發現...」我放下心的將『秘密』推往更深處,東西歸位整齊,關上衣櫃門。

        回到剛才的陽臺,我繼續坐在男孩的旁邊讀著小說。

見我不說話,男孩開始擔心起來,「家安,妳生氣嘍?」

        「沒有啊。」

        「沒有幹麼不講話?我不是故意要翻妳的衣櫃的,是看到妳的衣櫃有點打開,本來要幫妳關好,剛好看到那盒紙箱,所以就...」他說到一半被我制止。

        「我又沒怪你,小劇場怎麼那麼多?」闔上書,我決定要好好享受初夏的微風,和他聊聊天。

        「說到小劇場,妳沒比我少啊。」他轉過身面對我,不再將雙腳悠悠地垂在陽臺外。

        「好嘛,我承認,我的腦袋的確有百老匯存在。」只有在你面前不會。

        這回他沉默了,我感覺到他有事悶在心裡頭,平常我看書的時候,他不是會一直吵我就是自己做自己的事,但剛才他只是靜靜地坐在我身邊。

        我問:「阿橙,你有心事?」

        他不回答我,卻不答反問:「家安,妳想考哪一間大學?」

        我撐著頭想了會,回答:「應該是離家不遠的大學吧。」

        怎麼會突然提到這個?雖然離考大學只剩下一年,是該好好的想想未來的方向。

        他凝視我的雙眸,眸中閃耀著天空上的星光,眼裡的堅毅以前從沒有過,這讓我開始害怕他的沉默,是不是要宣布一個很可能會改變我們之間的消息。

        晌久,他開口:「我想要去讀臺北的體育大學。」

        我一怔,隨即換上笑顏:「原來是指這個啊?」

        夏橙看似很意外我的反應,支支吾吾地問:「...妳不會難過?」

        「為什麼要難過?」我搖搖陽臺下的腳,輕鬆地解釋:「如果去臺北的體育大學是你想要的,就算是青梅竹馬也不能是限制你的理由啊。」

        聽我這麼一說,夏橙好像真的鬆了一口氣,平常那個笑容滿面的他也回來了。

        他揉揉我的頭,有些欣慰道:「房家安,妳真的長大了,不再是那個從小跟在我後頭的跟屁蟲了。」

        「人長大了總是會變的嘛!」我揚起笑,也模仿他的動作,摸摸他柔軟的棕色頭髮,「那答應我,到時候去臺北要照顧自己好嗎?」

        他勾起一抹淺笑,那一刻,我永遠也無法忘記。

        暑假的開始,總是讓人特別的懶洋洋,但是我喜歡整天待在家的感覺,很自在、舒服。

        「安安,已經十一點了欸,還不起床嗎?」

        雖然頭蓋著棉被,隱約還是聽得見媽媽的叨唸聲,我只露出一雙眼,慵懶地回答:「好...我等等就起床。」

        「真是拿妳沒辦法。」媽媽在幫我打包好房間的垃圾帶走後,就沒再打擾我睡覺了。

        本來我想繼續睡,但是一個『叩、叩』的敲門聲響起,我以為是媽媽,沒想到一開門竟然是夏橙。

        「嗨!」夏橙站在我房門口,穿著簡便的T恤和短褲,我瞇起眼問:「你要去游泳嗎?」

        他走進房間後,坐在昨天我們聊了一整晚的陽臺,「對啊,我是來問妳要不要來的。」

        我笑了出來,因為他是唯一知道我不會游泳的人,居然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市立游泳池游泳。

        因為來了一個不速之客,我只好起床伸懶腰,走到鏡子前,發現我的頭髮真的不是普通的亂。

        「你明知道我不會游泳的。」站在梳妝臺,我開始整理頭髮、儀容。

        「我知道啊,所以才要教妳。」他很不以為然的聳聳肩。

        「教我?」我死命地搖頭拒絕:「我不要、我不要。」

        「房家安是怕到時候溺水丟臉嗎?」他輕笑。

        夏橙一笑,我便緊張的否認:「才、才不是!」

        沒想到他笑的更大聲了,「妳真的很不適合說謊欸,這個結巴的壞習慣什麼時候要改掉?」

        「改不掉啦!」我結巴又不是我願意的,「好啦好啦!你快點出去,我要換衣服。」

        「在下面等妳吃完早餐再一起去哦。」夏橙經過我身旁的時候,我輕輕回了一聲,便把門關起來。

        走到陽臺時,我想起了昨天他在陽臺跟我說的話。

        『我想要去讀臺北的體育大學。』

        聽說人早上起來第一件想到的事,就是你昨天一整天最在意的事,我不由得苦笑,心裡一陣酸澀。

        我快速了拉起窗簾,到衣櫃拿出輕便的衣服換上後,把許久沒拿出的泳衣再次從衣架上扯下,裝進袋子裡,然後下樓。

回書本頁